猛人坐庄(17)

  6月25日,星期四,开盘前老K看了股市要闻。

  1、副舵主会见来华访问的比利时国王菲利普,愿同比利时深化经济合作。

  2、6月24日,副舵主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取消银行75%的存贷比限制,按说应该利好银行股。

  3、沪股通结束2日大幅净流入,6月24日净流出30.39亿,港股通净流入8.27亿元。(妈蛋)

  4、中国核建等5家公司首发申请过会。(妈蛋)

  5、国泰君安(601211)6月24日晚间公告,公司股票将于6月26日在上交所上市交易,发行价每股19.71元。公司本次发行15.25亿流通股,发行后总股本为76.25亿股。(更是妈蛋)

  6、6月24日,证监会按法定程序核准了28家企业的首发申请。其中,上交所10家;深交所中小板10家,创业板8家。(奶奶个蛋)

  看完股市要闻,老K指示下属准备向交易所的报告,说公司正在进行重大资产重组,申请6月29日之后继续停牌。

===========

  包不同也在看新闻。他感兴趣的是以揭露蓝田股份造假一战成名的刘姝威,正在和乐视网(300104)撕逼。刘姝威认为,如果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连续大幅度减持股票、套现,只能判断公司的持续经营状况出现了问题。

  包不同始终觉得乐视网是一家很奇怪的公司,它雄心勃勃,涉及多项业务,公司董事长贾跃亭2014年长期出国未归,以各种借口滞留国外,后来总算回来了。当时乐视网资金困难,他姐姐卖公司股票,把钱借给公司运营,贾跃亭也抵押了股票,获得了大笔资金,然后股价开始蹭蹭上涨,从2014年12月份的不到30元,上涨到2015年5月份的179元,看得包不同目瞪口呆。

  他始终想不明白乐视网为什么会这么大涨。然后贾跃亭说要减持股票,按当时的市场价大约值100亿元,贾跃亭的说法是继续把钱借给公司运营,而且是无息。但不管怎么说,如果减持成功,这些钱都算是贾跃亭的。对于乐视网和贾跃亭的资本运作,包不同理解不了,唯有佩服。

  包不同还看了各机构对未来大盘走势的看法。国泰君安认为,市场当前的波动为加仓成长转型股提供良好机会,“中国制造2025”及工业互联网是大风口。但是当天的大盘却下跌3.46%,个股大面积暴跌,创业板重挫5%,第二次千股跌停。

===========

  6月26日,陆家嘴论坛开幕,肖钢做讲话,宣布要搞战略新兴板。看到这个消息,老K已经彻底绝望了。股市已经这个样子,肖钢居然还要再推新板块,他是不是嫌股市跌得还不够狠?当天沪市再跌7.40%,报收4192点,技术上已经破位。创业板更是暴跌9%,两市2000多只股票跌停,这是5000点以来的第三次千股跌停!

  收盘时,大盘气氛已经相当恐慌了。很多散户准备割肉离场,或者已经割肉。江淮汽车连续两天跌停或将近跌停,收盘价14.07元。包不同这个气啊:股市大涨时你不涨,跌起来比创业板还狠!200万进场的资金已经从盈利15%到套牢6个点。

  6月27日星期六,下午五点,央行宣布降息0.25个百分点,同时定向降准!散户一片欢腾,关键时刻还是央妈出手了!业内人士普遍认为,降准有望释放7000亿元流动性,重磅利好刺激股市,大金融与地产股尤为受益!

  6月28日,宝瓶网络发布公告,宣布继续停牌。

  6月29日星期一开盘,散户欢欣雀跃,纷纷抄底,之前割肉的也回来了。但是股市高开低走,权重股跳水,题材股纷纷跌停,沪指盘中连破4200点、4100点、4000点、3900点,收盘下跌3.34个点,为4053点。创业板再次大跌7.91个点,第四次千股跌停!沪指自本轮新高5178.19点调整以来,10个交易日跌逾千点,跌幅达20%,基本达到牛熊边界线,救市呼声越发高涨。

  在下午开盘不久,证监会紧急安抚市场,称强制平仓规模很小,融资业务规模仍有增长空间。晚间17:00举行新闻发布会,证监会发言人张晓军说:前期股市上涨积累了大量获利盘,此次调整是正常调整,是市场自身运行规律的结果,但回调过快也不利于股市的平稳健康发展。

  这种四平八稳的讲话,让老K相当生气。他又看了5点之后的股指期货数据。三大股指(IF1507、IC1507、IH1507)期货品种,空头方面,中信证券净空持仓增加7744手,达到9498手;国泰君安净空持仓减少2166手,目前为10664手;海通证券净空持仓减少3350手,目前为8793手;财富证券空单9026手;华泰证券净空持仓增加2156手,达到6862手。总的来看,虽然空方仓位大幅减少,但是仍然相当强势。

  股市的走势以及各种信息,都让老K越发绝望了。这段时间老K没有闲着,他在银行、券商以及各路机构到处找人,试探增发口风。但是股市连续大跌,大家的精力都不在这里,而是忙于市场上的战斗。老K自衬希望不大,现在看来只能找私募圈人士了。晚上,老K给风清扬打电话,看看能不能联系到阿翔。风清扬答应下来,争取一两天之内完成。

  6月30日早盘,风清扬看到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称,中国考虑暂停IPO,并考虑降低印花税,以应对股市大跌。但是截止到6月26日,两融余额降至2.1257万亿元,虽然连续第五天下降,但仍然很高。同时,伞形信托仍未出现大面积清算。数家信托公司伞形信托业务相关负责人称,公司触及平仓线的伞形信托子单元均在5%以内。既然大部分人还没有爆掉,现在爆掉的只是场外三倍杠杆左右的人,风清扬准备继续等待。

  6月30日开盘之后,上证一度下跌5个点,跌破3850点,然后徘徊了一阵开始迅猛拉升。看到这种走势,风清扬立刻在3900多点清掉2/3的股指期货空单。他认为结合最近几天的走势,以及高层越来越大的救市决心和传闻,还是轻仓一些为好。当股市胀破4000点时,他把剩下的空单也清掉了。这一波相对于本金来说赚了10%,可以了。市场短期太过惨烈,下面短线怎么走,他也不知道。万一证监会出猛烈的救市措施呢?但是什么时候出?一切都是未知数。所以现在就是耐心等待股市走稳,等待买入点,并为老K出谋划策。

===========

  6月30日上午10点,在大盘在跳水跌破3900点之时,包不同又来到了笑傲江湖公司。股市不好,他的脸色也颇不好看。本来他在6月27日犹豫是否离场,央行双降让他决定继续挺着,结果证明他被忽悠了。他有一种感觉,好像管理层就是想拼命留住散户,让散户接盘似的,至少从效果上看是这样。否则为什么现在的救市主力貌似是央行而不是证监会?为什么证监会的人说话那么不疼不痒,而且要搞战略新兴板,救市动作又那么迟缓?另一方面,难道这轮牛市就这么结束了?他颇不甘心,所以想来看看笑傲江湖公司的情况,再做打算。

  让他惊讶的是,公司的业务员已经少了一半,风波恶也不见了,田伯光垂头丧气地坐在总经理办公室。“田总,看你情绪不太好啊。来,抽根烟。你们的人呢?”

  “股市这么差还怎么做啊?很多人都离职了。”田伯光一边点火一边说。

  “我记得一两个星期前还有很多人,这么短的时间人都跑了?”

  “现在爆仓和割肉的客户越来越多,不需要那么多业务员了。证监会打击配资,新客户也不太多,都觉得我们危险。”

  “股市这他妈是怎么了?尤其是周末央行降息降准,股市却走成这个鸟样,真让人看不懂!”包不同的情绪也不好,江淮汽车现在已经跌破13元,向12元挺进了。他过去半年多的利润,正在大幅度减少。如果这么跌下去,他也要到警戒线甚至平仓线了。

  两个人坐着,抽着闷烟。

  过了一会儿,包不同问道:“风波恶呢?”

  “也离职了。”

  “离职了?他不是帮你监控股票,而且还在你这里杠杆了几百万吗?”

  “这小子要问我借100万翻盘,我哪儿有钱借给他?他一气之下就离职了。”

  包不同知道田伯光不是没钱,而是不愿意再借给风波恶豪赌。“那他监控的账户怎么办?他的账户清掉了吗?”

  “他的监控账户现在由别人管理,大的账户都是我直接控制。至于他的个人账户,我已经改了密码了,能平的全都已经平掉,现在还有两只股票停牌。清不掉,只能搁着。”

  “亏到本金了吗?”

  “还没有。”

  包不同突然觉得相当不妙:田伯光已经尽量把风波恶的股票清仓了,说明风波恶已经到了平仓线附近,亏得差不多了。那么,那两只停牌的股票是什么?风波恶在这两票上的仓位是多少?这两票估计是在大跌前停牌的,现在股市跌了这么多,这些股票复牌至少也会五六个一字跌停吧?那样,亏的就是风波恶配资的钱,也就是田伯光的钱了。如果“只是”亏了几十万,或者顶多一二百万,相信田伯光可以挺住。但是,万一公司的很多业务员都和风波恶一样呢?仅仅这些还没复牌的股票,田伯光的潜在亏损会有多少?那些庄家的日子是否好过?他的配资公司还开得下去吗?更进一步,包不同的账户是否还安全?

  想到这里,包不同越发心烦意乱。因为他还想靠配资绝地反击,把最近亏损的钱挣回来。如果田伯光的公司都要不保了,他的账户很可能会时刻被封掉。

  “田总,”包不同又递给田伯光一支烟,“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未完待续)

  邓元杰,财经评论人,国际局势、股市、楼市研究者。关注公众号“元杰财经”,可以获得邓元杰最新的研究成果。原创不易,点与分享,是对本公众号的最大支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百态人生大观澜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