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人坐庄(22)

  先说几句题外话,老K和风清扬要见阿翔,激动人心的时刻快要到了?哈哈!

  但是我想了很久,觉得还是把阿翔改名为“东方不败”吧。首先是为了避嫌,免得有更多问题;其次,东方不败是绝世高手,用这个名字不算辱没阿翔。第三,东方不败走火入魔,结局不妙,和阿翔类似。第四,东方不败在《笑傲江湖》中不是主角,在这里也一样。所以,从现在开始,阿翔不叫阿翔,叫东方不败了!

  另外,在第16期中写了风清扬是通过上海一个私募朋友阿坤联系上阿翔(东方不败)的。阿坤也自此也改名为向问天,哈哈!这些名字好记,而且以后还会出现的。当然,老K永远是老K,呵呵。好了现在继续。(微信号:元杰 财经)

====================

  两个人到了陆家嘴东亚银行大厦,已经是下午两点多。此时向问天已经在大厅等候。现在是非常时期,向问天没去机场接机,风清扬和老K也都理解。以前听风清扬介绍过东方不败,知道此人是国内私募界第一高手。东方不败是宁波人,他在1994年18岁时放弃高考,投入股市,勤练武功,没过几年已经赚了很多钱,1995年进军上海。由于操盘水平太高,导致上海两伙黑帮为他争斗,从此江湖名声奠定。

  东方不败年纪轻轻就奠定名声之后,有了自己的公司。此人不善言辞,但在公司内部赏罚分明,越做越好。东方不败操盘的手法相当凶悍,敢于买入,敢于拉升,由此在市场上获得注意力,在散户蜂拥而入时高位出货,屡试不爽。他的公司内部的研究员,也都是一等一的高手。长期优秀的业绩,让他各方面的资源也越来越丰厚,和上市公司以及“上面”的关系也越来越耐人寻味。在飞机上老K问过风清扬,东方不败是否真的能帮上忙?风清扬说大概这也说不好,但去上海看看,探探这条路总是不错的。如果东方不败能出手,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向问天和风清扬、老K寒暄了几句,领他们乘电梯到了东方不败的公司。门台小姐领他们到会议室,端茶倒水自不必说。三点之后,东方不败走进了办公室。三人连忙站起,握手寒暄。

  老K和风清扬以前都没见过东方不败。但见此人身材不高,一身名牌,白色的阿玛尼西装尤其引人注目。他带着一副眼镜,目光稍显呆滞,他们知道这是长期盯盘的结果。老K把名片盒公司的资料递上,朗声笑道:“东方兄,我们的情况向老弟之前已经介绍过了。我们千里迢迢赶来,还请东方兄多多帮忙。”然后互相递烟。

   老K和风清扬都比东方不败大几岁,这里称他为“东方兄”,显然是尊敬,也有套近乎的意思。

  东方不败不抽烟,对于老K的寒暄不置可否,他拿着老K递过来的一叠材料翻看起来。老K知道此人不善交际,喜欢直来直去,所以简单介绍了宝瓶网络以及他坐庄的情况。东方不败边听边看,也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东方不败抬起头说道:“这不符合坐庄的规矩。你的公司也没什么像样的题材,太难做,不行的。”

  老K一听,心凉了半截。什么是“坐庄的规矩”?他和风清扬都知道,坐庄要提前商量好,从底部开始做。何况宝瓶的估值确实很高,那些题材在东方不败和向问天看来,都是小儿科。”

  虽然老K知道东方不败的脾气,但还是觉得脸上挂不住。东方不败继续说道:“今天的行情你们也看到了,股市没希望。你们这个股票,根本拉不起来。找我没用,我做不了。之前向总给我简单说了说,没想到是这个情况。”

  这话说得跟刀子一样!一时间,会议室的气氛颇为尴尬。老K的笑容僵在脸上,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风清扬弹了弹烟,面带微笑地看着东方不败,说道:“东方兄,目前宝瓶50元出头,就算复牌后4个跌停,我们也撑得住,那时股价在33元左右。从筹码上看,现在K总已经掌握了70%的筹码,场外最多只有30%了。现在宝瓶的总市值是650亿元,场外筹码市值是195亿。如果宝瓶跌到33元,场外的市值不到130亿,精确地说是128亿左右。也就是说,如果把筹码全拿到,现在最多需要128亿,实际上根本用不了那么多。东方兄,江湖上谁不知道您的实力和地位?您是私募界第一高手,咱们的带头大哥,一百多亿对您来说不是难事。我觉得只要有您的帮助,大家一起坐庄宝瓶应该是可以的。”

  东方不败盯着风清扬:“你也是搞私募的,这不合规矩,你不知道?”

  风清扬不以为意,继续说道:“规矩还不是人定的,再说以前也有庄家坐不起,高位找别人合作的,我们要不是太困难,也不至于来找您帮忙,您说是吧。至于您说的股市已经没希望了,我觉得也是事在人为。短期来看,如果国家仍然不出重手,股市确实还会跌,甚至大跌。但是假如国家越来越大力救市呢?越是在危急时刻,恐怕越要重视政府的态度。”

  向问天面带微笑,看着两边。他只是引见人,不便发表意见。

  老K笑道:“现在我们公司确实很困难,否则也不会来找东方老总您帮忙了。还请东方兄多多考虑一下。只要能帮我度过难关,我,以及宝瓶公司,以后唯您的马首是瞻。”说完,老K竟然罕见地抱拳,隔着桌子,向东方不败做了一揖。他昂首挺胸,语气之中充满豪气。老K毕竟是上市公司老总,气势上不能栽。

  东方不败是南方人,不太适应北方这一套。他还是没说话,一时气氛越发尴尬。

  突然,办公室的门打开了。女秘书进来说道:“老板,您的电话,北京来的。”

  “谁啊?我不是说过我开会时不接电话吗?”东方不败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不知道,但他的口气不同一般,而且希望您亲自接电话,所以我才进来给您说一声。”

  “问问他是谁。”

  老K和风清扬知道,东方不败的名头太大,一般人的电话是不接的。

  过了半分钟,秘书又走进来,说:“他说他不是代表个人,而是代表上面,好像来头不小,希望您能接电话,并出手帮助国家救市。”

  几个人都瞪大眼睛,看着秘书。难道东方不败的名头已经震动了九重天?但他们转念一想,又觉正常,因为现在是非常时期,最近股灾中一些大腕都出手买股了。最有名的是定增大王、同在上海滩的刘益谦,他在7月2日晚上已经在朋友圈发了买股票的截图,差不多已经买了十个亿,还说“不在乎亏多少”,而且说近期仍将继续买入。如果刘益谦都大举买入了,东方不败是不是也有可能买?如果再往深了想一层,刘益谦为什么高调大举买入?(微信号:元杰财经,老号叫“老邓de财经茶馆”,已经被封)

  看来,国家确实非常想救市,但现在又调动不及资源,所以需要民间大鳄出手做榜样。但也许这个电话是假的呢?不太可能,因为对方希望东方不败亲自接电话。又会不会是东方不败在和秘书演的双簧,在他们面前摆谱?更不可能,因为没必要。这种低级把戏,东方不败这个级别的人不可能做。在很短的时间里,风清扬的脑子在飞速旋转。

  东方不败开口了:“多大的来头?真有来头就打我手机了。告诉他:我只是一个私募,买卖股票我有我的原则,我要为我的客户负责。救市是国家的责任,我承担不了。”

  风清扬和老K都知道,老K和各方面的关系都相当深,能直拨他电话的,不是极近的亲属、下属,就是“关系人物”。但如此拒绝接电话到底是为什么?是重视他们这几个人,还是另有原因?但很显然,如果东方不败连北京极有背景的人的面子都不给,肯定是预期股市继续下跌的,也不太可能帮助老K逆势坐庄了。加上刚才对老K的态度,因此他不可能为了表示对老K的重视而拒接电话。

  秘书还想说话,东方不败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秘书只能关门出去了。

  东方不败又低头看了看资料,说道:“神仙打架,我不参与。做不了。”

  风清扬明白,他这句话说的是两件事。第一件事是股市,多空双方背后是神仙打架,他不参与,是他大部分仓位都清掉了,而且不做空。第二件事是对宝瓶的坐庄,他“做不了”。像东方不败这种绝顶聪明之士,说话都是言简意赅,而且思维是跳跃的。不过,风清扬认为东方不败说得也不对:他已经轻仓股市,说明在一定程度上是支持空头的,这和刘益谦不同。但今天来的重点是谈宝瓶的事情,所以风清扬不想在股市大势上多说,更何况东方不败是江湖大哥。

  气氛一时间颇为尴尬。

  老K猛的站起来,笑道:“既然老总很忙,那我们就先告辞了。”他伸出手来。

  东方不败露出一丝笑容,也伸出手,和三个人握手告别。

  为了缓解尴尬,在电梯里向问天一直在和风清扬聊股市和私募界的事情。出了东亚大厦,老K实在忍不住,骂道:“什么东西!”

  向问天笑道:“K总别生气,东方不败就是那脾气。他如果不是天天钻研股票,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成绩。我和风兄是哥们。走,我领你们到我的公司看看,晚上一起吃饭。今天是周五,反正明天不开盘,你们也不用急着回去。”

  风清扬笑道:“还是老向够朋友!不过,这东方不败也不是不善于钻营的人。他做得这么大,业绩越来越好,绝不可能完全靠个人水平。我听说他在北京有个办公室,办公地点离证监会不到500米。所以尽管他实力惊人,但消息肯定也极为灵通。”

  三个人都明白,东方不败的智力和洞察力绝非一般人可比。他实在瞧不上老K的公司,而且认为老K肯定完蛋,所以才不愿意再搭理他们了。从资金实力来说,东方不败至少高出他们两个数量级。要不是找到向问天的关系,恐怕连面都很难见。像东方不败这种人精中的人精,能做出这么不客气的事情,是脑子里转了十几个弯、考虑了很多可能性之后的决定,他已经根本不在乎老K怎么想了。而且,不在不能带来收益的事情上浪费时间,是东方不败以及很多以金钱来衡量成功的人,能够成功的重要原因。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老K也是这样的人。在中国,从草根获得成功的人,首先是目光深远,其次是心狠手辣,两者基本上同时具备。

  “他神龙见首不见尾,在上海也不常露面。我听人说东方不败已经在4000多点出完货了,现在只在几个坐庄的股票上重仓。他的业绩实在太好,很多人争着要加入他的私募,他都爱理不理的,架子越来越大。”向问天说道。

   “呵呵,水满则溢。东方不败确实是绝顶高手,我非常佩服。但我觉得他有点走火入魔了,未必是什么好事。”风清扬接道,“所以K哥,咱们这一趟也有收获。”

  能混到这一层面的都是人精,老K当然明白风清扬和向问天都在照顾他的面子。他爽快地大笑:“是啊,最大的收获是认识了老向!反正今天已经没事了,晚上我请客,大家好好喝一杯。”

  “K总,到了上海哪儿能让你请客啊!”向问天说道,“老风,你也很久没来上海了,还记得以前我给你说的我的几个上海的私募和大户朋友吗?他们的水平都很高。我说我在内地有个好朋友叫风清扬,水平很高,他们都很想见你。今天我做东,我这就打电话,大家一起吃个饭!”

  老K微微一笑,不再说话。

  风清扬的心念一动,也没说话。

  只听向问天拨通了电话:“任我行,你今天晚上有空吗?有空?太好了,你召集其他几个,风清扬来了。”

  (未完待续)

  邓元杰,财经评论人,国际局势、股市、楼市研究者。关注公众号“元杰财经”,可以获得邓元杰最新的研究成果。原创不易,点与分享,是对本公众号的最大支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百态人生大观澜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