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受害者向强奸犯道歉:灯塔国最后一场楚门秀


1.灯塔国余晖里魔幻现实主义的噩梦


看上面的图,人类被做成了寿司,而本该被做成寿司的鱼类成了食客。


这是魔幻现实主义还是噩梦?事实上,我们正生活在一个魔幻现实主义的噩梦中,所不同的是,大多数人已经被深度催眠,把噩梦当成了完美的现实。


听说过被强奸的女子向强奸犯道歉吗?这不是卡夫卡的小说,这是真实的事情。一个24岁的德国女子Selin G?ren被穆斯林难民强奸,最后她在脸书上写了封信向她的强奸犯道歉(截屏如下,原文链接在此:http://archive.is/XZsev


原文是德文。其中Lieber m?nnlicher Geflüchteter,vermutlich in meinem Alter. Vermutlich ein paar Jahre jünger. Ein bisschen ?lter.Es tut mir so unfassbar Leid!Aber was mir wirklich Leid tut ist der Umstand, dass die sexistischen und grenzüberschreitenden Handlungen die mir angetan wurden nur dazu beitragen, dass du zunehmendem und immer aggresiverem Rassismus ausgesetzt bist.Ich verspreche dir, ich werde schreien. Ich werde nicht zulassen, dass es weiter geschieht. Ich werde nicht tatenlos zusehen und es geschehen lassen, dass Rassisten und besorgte Bürger dich als das Problem benennen.Du bist nicht das Problem. Du bist überhaupt kein Problem. Du bist meistens ein wunderbarer Mensch, der es genauso wie jeder andere verdient hat, sicher und frei zu sein.Danke, dass es dich gibt – und sch?n, dass du da bist.

的意思是:亲爱的(强奸我的)男性难民们:你可能和我差不多大,或者比我小几岁,或者比我大几岁。我真的非常非常抱歉。但我最抱歉的是你们因为强奸了我,(这件事被种族主义者利用起来了)而遭受到日益严重的种族歧视。我向你们保证,(为了保护你们)我会大声尖叫,我不会让这些种族主义分子给你们制造麻烦。你们根本就不是(种族主义分子所说的)问题的所在。你们更多时候都是非常好非常好的人,你们应该像所有其他人一样拥有一个自由和安全的居所。感谢你的存在。感谢你来到这里(德国)。


再来看看下面这个图,告诉我到底哪个是魔幻现实主义的噩梦—是”被强奸者向强奸者道歉并感谢他们的存在”,还是下面这幅画?


2.政治正确的天堂


请跟随我回到14年前的英国曼彻斯特,那个时候我在那里留学。一天晚上我和我的英国,德国,法国,瑞士,瑞典,总之是欧洲同学去pub crawl。我们一个酒吧一个酒吧的喝下来,最后到的这个酒吧,门口站着很多穿黑色皮夹克皮裤的男人,但他们的皮裤子都露着屁股蛋子,很邪气,我被吓得不亲。我知道曼彻斯特市中心有一大片地是同性恋村,我这该不是到了同性恋酒吧了吧?想到这里我转身就一路逃回了学生宿舍。请鄙视我的丢人和没出息,那个时候刚从中国出来的人很容易把同性恋和艾滋病等同起来,这不是什么歧视,是见识所限。第二天我那几个欧洲同学就骂我是bigot(一个充满成见的王八蛋)。我才知道在西欧同性恋者地位很高,属于政治正确的重点保护对象之一。


一个纯粹的政治正确者是这样看待同性恋的:爱一个人是不应受性别限制的,不要让性别束缚住自己爱的可能,爱也不是以生殖为目的的,因为无性生殖是科学发展的大趋势,爱将从生殖责任的枷锁中被完全解放出来。爱是自由的,神圣的。(你可以把这一段话中的“爱”用“同性恋”来代替)。爱你的同性体现了你作为一个人的超越,你超越了自己的生殖属性,毫不妥协的寻找爱的可能。爱你的同性是最最纯美的爱情,因此也是最最道德高尚,值得大力推广和提倡的。


上面这段话是不是亮瞎了你的眼睛?你可以试试我说的对不对。如果你在西欧工作,不管是公司,学校还是政府,若你有胆公开发表一些从生殖职责和道德角度批判同性恋的话,基本上就可以断定你对自己进行了完美的职业自杀。在欧洲违反政治正确的代价非常非常惨重,就和文革时期是黑五类的后果一样严重。


在欧洲,政治正确的另一个重点保护对象就是穆斯林。而政治正确对于穆斯林的态度的精华就体现在Selin G?ren对她强奸犯的道歉信中。很多人觉得Selin G?ren居然可以这样,已经超越了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范畴了,那是因为你没在欧洲接受过教育。在欧洲,政治正确已经成了婴幼儿教育,初级教育,中等教育,高等教育的核心内容(别的国家我不知道,英国的小学甚至是幼儿园的教材里已经出现了王子与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童话故事了),长期恭顺的接受这样的教育你就成为了Selin G?ren。你觉得不可思议,其实在Selin G?ren的眼里一切都很自然。这种深入骨髓的政治正确教育是一种深度催眠,你已经失去了自我意识,成为了政治正确的一个器皿。说得难听一点,你就是政治正确的奴隶,只有完全屈从并执行政治正确,你死后才能进入政治正确的天堂。


3.西方文明的悲剧


欧洲人之所以会成为政治正确的奴隶,是因为欧洲乃至整个西方文化的核心基督教(及其他一神教)本质就是奴隶制文化。基督教(及其他一神教)主张“上帝”是唯一的神,上帝由人格化的耶稣代言,圣经不仅是世俗道德规范的最高形式,也锁定了人与“上帝”的唯一的交流方式——完全屈从并执行上帝的旨意,死后就能上天堂。基督教把人与上帝的关系完全锁死了。人要完全接受上帝的旨意,就等于成为上帝的器皿(器皿是个诗意的词汇,其实就是奴隶 )。而释迦摩尼说过人皆有佛性,佛性是超越神性的,也就是说人皆有神性。完全屈从并执行上帝的旨意就是放弃自己的神性,全心全意的成为上帝的奴隶。这本质上是束缚人性的奴隶制文化。西方人从做神的奴隶,土地的奴隶,到资本的奴隶,再到做政治正确的奴隶,无不是这一奴隶制文化核心的体现。一个放弃了自己人性(本质也即神性乃至佛性)的民族,总得把什么东西高高举过头顶供奉着。这种奴隶制不管是用什么高科技包装,用什么资本形式支持,用什么哲学来遮羞,用什么荣誉来遮丑,它本质上都是奴隶制。用再高级的电饭锅煮沙子,它也不能成为好的米饭,这就是西方文明的悲剧。


用最高级的电饭锅煮沙子就是西方社会魔幻现实主义的噩梦,所不同的是,大多数人已经被深度催眠,把噩梦当成了完美的现实。最可怕的是中国的许多人把这种西方奴隶制文化奉为灯塔,要用它来照亮在他们眼里亘古如长夜的中国。


4.西方奴隶制文化在经济学领域的产物


再说到我的专业里来,西方经济学其实就是西方奴隶制文化在经济学领域的产物。笔者第一次和西方主流经济学精英作斗争是在2010年。当时美国和整个西方正处在次贷危机的水深火热之中,正愁找不到替罪羊,于是在国际媒体上很少发声的世界工厂中国就成了最理想的一个靶子。2010年八九月间,我注意到中美两国真的要打贸易战了,美国国会以超过80%的支持率通过了制裁人民币低估的法案,国际经济权威媒体上(从美国的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到英国的金融时报,经济学人等不一而足)充斥着和中国开打货币战的硝烟。


制裁中国需要有经济理论上的支撑,于是很多西方经济学家就纷纷站出来为华盛顿提供经济理论的武器,其中最出力的就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克鲁格曼说人民币汇率被人为低估,从而导致“中国制造”有巨大的价格优势,大量的中国制造充斥美国,导致美国本土产品无法竞争,难以出口,从而导致美国贸易赤字持续恶化,数百万人失业。


学过西方经济学理论的人应该知道,克鲁格曼关于汇率,贸易平衡,就业之间的逻辑是没有问题的。按照西方经济学理论,对于当时美国严重的贸易赤字,以及由之产生的债务及失业问题,中国确实应该负很大一部分责任。如果是那样,人民币就应该承担起责任来,按美国的要求升值20%—40%(否则就面对高达40%的惩罚性关税),那样一来无数中国企业就要承受灭顶之灾,数千万人将失业。


国难当头我万分揪心,我决心研究验证克鲁格曼之流的结论,找出其破绽,狠加驳斥,呈书奥巴马总统,劝阻中美贸易战。虽然没有炮弹,但贸易战杀人于无形,同样是会造成无数家庭悲剧。我想寻找的数据在以下几个方面:美元汇率变化和美国贸易逆差的关系,美国联邦债务的偿付结构,美国的国内需求与美元汇率的关系,中国对美国出口的产品结构,美国对中国出口的产品结构,美国出口与中国出口产品结构上的竞争性,中国占美国出口的份额,美国财富创造和就业创造之间的对称比较,美国就业创造的主要引擎。为此我每天晚上都在美国相关政府机构的网页上搜索相关资料,细心分析,常常熬夜到天明,洗把脸早餐也不买不吃就赶着去教课,就这样轮轴转,一个月下来自己深感这样下去是一种自杀行为,和未婚妻关系也因自己干着不挣钱没希望的傻事而紧张。终于国庆假期来了,我告诉自己就是不吃不睡也得在这期间把这事干完,然后干不干得完都得放弃了,因为自己再坚持下去,会失恋,甚至生命也会失去。


最终我在美联储的官网上发现了一些重要的数据,通过这些数据的分析,我发现克鲁格曼乃至整个西方经济学在很大程度上都是指鹿为马的神棍。如果我们完全无条件地接受西方经济学所有的理论和逻辑,无异于做砧板上的肉任由西方奴役宰割。


让我们来看下面的数据图:


如上图所示,美国经常账户净额/GDP占比和美国个人储蓄率在过去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从1963年4月开始)属于极度正相关关系(其相关系数为0.87),这个量化关系非常重要,我稍后会解释。贸易净额(出口总额减进口总额,为负时是贸易赤字,为正时是贸易盈余)是经常账户净额里最大的一部分(一般在90%左右),所以经常账户净额的趋势基本上可以完全代表贸易净额的趋势。美国个人储蓄率指的是美国人均可支配收入中存入银行的比率。


这里需要引起注意的是,在过去这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中国和美国的贸易绝大部分时间里并不占据太重要的地位。根据美国运输统计局的数据,在1990年之前中国在美国的贸易伙伴排名里绝大部分时间排在10以下,整个1980年代中国的排名在20左右,中国在美国的贸易版图里开始举足轻重是从2001年开始的,那一年中国成为美国第4大贸易伙伴。在过去这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美国的贸易赤字大部分时间里都在恶化,这里面大部分时间(2001年之前)里都没有中国什么太大的事。美国经常账户净额/GDP占比和美国个人储蓄率在过去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属于极度正相关关系,这意味着只要美国个人储蓄率不断下滑,美国贸易赤字就会持续恶化(美国经常账户赤字/GDP占比不断下滑),不管人民币汇率是升值还是贬值。


是不是还是有点不明白?那我就来打个比喻。美国经常账户赤字/GDP占比就好比一个人的信用卡账单/收入的比率,这个比率越小表明这个人越量入为出,越爱存钱(个人储蓄率就高),这个占比越大就表明这个人花钱越大手大脚,越不爱存钱(个人储蓄率就低)。美国的贸易赤字之所以越来越难看,主要的原因不是人民币汇率太低了,而是美国人自己越来越不爱存钱,越来越依赖信用卡,信用卡刷得越多,经常账户赤字就越大,哪怕这个赤字不是和中国发生,也会和别的国家发生。总之,不管和谁发生,经常账户赤字(也可以说是贸易赤字)的大方向就是持续恶化。


美国的贸易赤字问题的核心是美国人的个人储蓄率太低了,太会花钱了。房子要住大的,汽车要用很耗油的,买东西要多刷信用卡,这样的国家贸易赤字只能越来越糟糕。以前老拿日本德国说事,再后来拿中国人说事,中国人之后,还有别的国家成为替罪羊。所以克鲁格曼对中国的指责就像是瞎子摸象,把大象的尾巴当成了大象(在战后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中国在美国的贸易版图里绝大部分时间并不占据太重要的地位,美国贸易赤字恶化的病根其实早就落下了)。打个不太成熟的比喻,贸易赤字持续恶化就像是肺癌,乱花钱就像是烟不离手,等到了肺癌晚期却怨自己呼吸的空气太污浊了,而不是自己烟不离手的恶习,这就是美国人贸易赤字恶化怪人民币汇率的逻辑。这也好比一个人乱花钱上瘾,到处借钱,最后债台高筑却发现错不在自己,而在于那个借他钱的人纵容了他,如果这不是强盗逻辑奴隶主逻辑,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强盗逻辑奴隶主逻辑了。


整个西方经济学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这种强盗逻辑奴隶主逻辑,如果我们完全无条件地接受西方经济学所有的强盗逻辑奴隶主逻辑,最后就只有任其宰割。西方经济学是充斥着白人种族优越论潜意识的伪科学。那些用这种伪科学来贬低中国经济奇迹的主流精英就是以西方为精神母国的黄皮肤的英美人,自觉不自觉地帮助西方收割中国物质和精神,乃至灵魂的羊毛。中国哪怕是有问题,也不能用那种充斥着白人种族优越论潜意识的伪科学来分析和指责。中国经济的问题,必须用基于中国立场的中国特色的经济学来分析和解决。


5.灯塔国的楚门秀:精神丧尸正在入侵中国


改革开放的前夜,很多人害怕西方的跨国公司会横扫中国,那只是恐惧西方人对中国物质上的奴役,其实最可怕的奴役是精神上的奴役。而在中国的经济学领域,有很多人却以这种精神上的被奴役为荣,动不动就是哈耶克怎么说的,克鲁格曼怎么说的,萨缪尔森怎么说的,哪个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怎么说的,完全丧失了主观思考的能动性。这种奴隶制文化不管是用什么大神来包装,用什么顶级奖章和荣誉来装潢,它本质上都是奴隶制文化。


当我通过数据收集分析发现克鲁格曼逻辑的致命缺陷之后,我思如泉涌,熬夜一鼓作气写到10月6号凌晨,终于写完了那篇抨击克鲁格曼等西方主流精英对人民币汇率的指责,以及经济围堵中国政策的评论文章,给奥巴马总统,财政部长,商务部长,总统经济顾问还有华尔街日报都email过去了,结果10月8号华尔街日报就把我的文章(名为The US will lose a China Trade War)和报纸的所有者默多克先生的文章排版在一起发表在了评论版。在美国,华尔街日报评论版的影响力非常大,一般只有西方很有地位的精英才有机会在那么显著的位置发表文章,更别说我那还是一篇抨击美国主流精英和经济政策的文章。评论发表后没过几天,我就在雅虎新闻上看到美国财政部长申明,坚决不和中国打货币战,并且要引导各贸易顺差国进行多边货币升值,而不是人民币的单边升值。当然那也许只是时间点上的巧合而已。


从1997年在大学读经济学专业到在华尔街日报发表评论,我几乎一直是一个西方经济学的奴仆,而且从小到大的学校教育也都是填鸭式的无条件接受,我其实没有质疑课本的本能,但我最终还是背叛了西方经济学的教义。西方经济学的本质就是要在经济层面向全世界推广西方奴隶制文化。最可怕的是中国的许多人把这种西方奴隶制文化奉为灯塔,成了一具具空有其表的精神丧尸。可悲的是许许多多的这样的精神丧尸成为了评论中国经济转型的主流精英,并被无数人奉为圭臬。很多时候他们像Selin G?ren那样谴责那些想保卫国家利益的人为狭隘的民族主义者(难听点就是爱国贼),并向强奸自己国家核心利益的西方道歉,感谢他们的存在,感谢他们千方百计收割中国的努力。


这是魔幻现实主义的噩梦,还是被深度催眠后歇斯底里的精神错乱。看到被强奸却向强奸犯道歉的Selin G?ren,在灯塔国的”楚门的世界”里被深度催眠的人们醒醒吧。最后我想说的是,我尊重并支持同性恋者和穆斯林追求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但我鄙视那些利用他们在做道具推行奴隶制文化的西方主流精英。他们用这种深度催眠的方式来奴役尽可能多的人群,来巩固他们对文化,教育,宗教,政治,经济,和金融的绝对垄断。“西方人从做神的奴隶,土地的奴隶,到资本的奴隶,再到做政治正确的奴隶”的历史就是这些奴隶主(如果说奴隶主是寄生虫,那么神,土地,资本,再到政治正确就是他们不断变化的寄主)的进化史,而这些奴隶主正在企图用这种奴隶制文化征服中国,许许多多中国的精神西方人正在引颈期盼这些奴隶主给他们带上天堂般美丽的枷锁。放眼过去,这哪里还是中国人的的中国,简直就是一群又一群的精神西方人组成的Selin G?ren们的世界。被西方奴隶制文化异化的最可怕的精神丧尸,便是那些利率黑市的妖魔鬼怪(股奸,债奸,房奸)。他们掌握着最核心的民族资源,但是他们干的,却是拿祖国利益给西方强奸并向西方道歉同时用爱国贼的标签封堵爱国者嘴巴,他们是我们民族不折不扣的掘墓人。最可悲的是,当前社会的精神丧尸人数,已经超过了之前历史上的总和。根本原因,就是西方奴隶制文化正在全面异化中华文化。但愿Selin G?ren向强奸者的道歉成为灯塔国最后一场楚门秀,所有梦想着进入天堂的奴隶们就此醒来!


也可以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给笔耕不缀,做数据分析苦力的笔者打赏,好让笔者专心做学问,不为半斗米折腰。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百态人生大观澜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