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敌托邦”:33人出海,11人生还,船上发生了什么?(中)


大家好,我是Wapi。上篇请先读海上“敌托邦”:33人出海,11人生还,船上发生了什么?(上)


(字数8830)



 返航

 

自从被制服后,船长就用卫星导航设定回国路线,当晚就返航,而实际掌舵的是王鹏。由于对王鹏不放心,包德还站在驾驶舱看守他。


这次劫船改变了鲁荣渔2682号上的生态。


首先,刘贵夺表现出来的阴险和胆识,让其他人对他又敬又惧,他自然而然成为首领人物。


其次,别看船长平时嚣张,此次几乎没有任何挣扎就被拿下,跟随他的核心成员自然也没这个底气为他出头。


据赵木成介绍,他们当时打算绕到夏威夷附近,再一路往西,如果顺利,大约50天可以回到中国。


有人或许会问,6月17日起通信都切断了,F水产公司难道没察觉吗?


其实公司很快发现鲁荣渔2682号“失踪”了,请求中国海上搜救中心进行搜救。


6月21日至23日,中国农业部协调12艘船,在智利海域进行拉网式搜索,智利军方也派出巡逻机参与搜寻。但或许因为当时鲁荣渔2682号已经掉头返航,他们的搜寻一无所获。公司怀疑渔船被人劫持,但他们也清楚,此海域属于智利军方控制,鲜有海盗。

 


过了大半个月,一直处于失联状态的鲁荣渔2682号突然出现信号。


据青岛《半岛都市报》介绍,这其实是刘贵夺没忍住,在7月4日16点和7月5日6点30分,用船长室卫星电话给女朋友韩某打了两个电话。


这两次通话迅速被北京海事卫星地面站捕捉到。


《重庆青年报》报道:“经过密切跟踪,累计进行通信呼叫110余次后,北京海事卫星地面站终于在7月9日8点30分,与船长李承权取得电话联系。”


李承权没有在电话中吐露实情,而是报告称,渔船安全,已在夏威夷附近海域,正驶回国内。



刘贵夺夺权后,立刻对船实行严格控制:一、没收了所有杀鱿刀;二、救生筏拿钢筋绑死,救生衣也全没收,以防有人逃跑;三、4个人一班,拿刀看守船长、大副和二副,不让他们互相之间联系。


可以说,他考虑很周全,这些举措削弱了反对阵营力量,令他们几乎不可能反抗。

 


判决书上写,包德和其他内蒙成员用船上的白槽钢为原料,利用船上的角磨机、砂轮机等工具,自制了9把尖刀,分别给刘贵夺、姜晓龙、刘成建、黄金波、王鹏、包德、双喜、戴福顺、丁玉民9人携带。


这九个持刀的人成了船上的“新管理层”。


根据《Vista看天下》报道,刘贵夺和包德各率一支团队轮流日夜班。包德带着姜晓龙、戴福顺负责白天值班,刘贵夺和黄金波、双喜、刘成建值夜班,持刀和铁棍巡逻,看管其他船员。王鹏因为需要驾船,他跟丁玉民两人机动。


他们这个分班方式显示出互相之间的戒备——特意把黑龙江帮和内蒙帮拆散,这样白天、晚上都可以互相监督。


返航的前面十几天,还算平静。伙食长老夏死了,刘贵夺让赵木成负责做饭。赵木成每天从货舱里拿出速冻的蔬菜、面条、鱼肉、猪肉,随便做点菜给大家吃。大家不用工作了,每天就吃吃睡睡,盼着可以早日回家。劫船的事他们没参与,反正责任有刘贵夺那伙人担着。


有人曾在12人的宿舍里议论老夏之死说:“没一个人就没一个人,回去就说刮海里了,给鱼带下去了,海上常有的事,这玩意儿回去很好解释。”


其他人也赞同。但问题是,三个凶手会相信大家会统一口径吗?其他人手上没沾血,他们没有理由为了包庇三个凶手说谎,更何况大连帮管理层此刻为了保命不吱声,上了岸就不一样了。


也就是说,从杀死老夏开始,这就成了一场吸血鬼游戏。刘贵夺、姜晓龙、刘成建三人是率先变成吸血鬼的,其他人要不主动被咬,变成和他们一样的吸血鬼,要不只能出局。这三人是不会容忍一个无辜者活着回到岸上的,因为这个人出卖他们的风险极高。


只要人有求生欲、有私心、有自己的利益考量,接下来的杀戮就必然会发生,而第一步就是清理最有可能告密的那群人。


赵木成描述了刘贵夺劫船后的状态。本来他觉得和刘贵夺关系还算不错,但自从老夏死后,刘贵夺再没跟他说过话,而只跟劫船的9人聚一起说悄悄话。同时刘贵夺变得疑心病特别重,若看见关系好的几个大连老乡在一起说话,就会嘲讽警告:“这几个人在那聚堆说话不敢大声了,害怕让人听见。”


此时,船上又开始传言,和船长称兄道弟的二副王永波等人,打算把刘贵夺等人控制住,回去向公司邀功。


这些传言如今已难辨真假,至少以王永波之前的表现看,他不像有这个胆量主导反抗。


屠杀管理层

 

2011年7月20日左右,返程开了一半路程,离到达山东也就剩十几天了。他们来到夏威夷以西海域。


刘贵夺等人突然发现船的油耗变大了,比平时多了好几倍,而辅机也少了几个。


渔船上有大燃油机和小燃油机,大燃油机费油,用小燃油机省油。刘贵夺在法庭上供述,他担心船上的燃油支撑不到中国,就让负责设备维修、保养的轮机长温斗换上小燃油机。但是温斗说,小燃油机坏了。



刘贵夺变得神经紧张,怀疑是温斗故意破坏船上设备,阻挠大家回国。


(鲁荣渔2628号船上设备)


同时,刘贵夺发现温斗还经常和二副王永波、岳朋、刘刚、单国喜等人经常在一起交头接耳。


刚好这时,薄福军向刘贵夺告密:“他们要造反,还要拉我一起。”薄福军的话坐实了刘贵夺的怀疑,让他觉得必须先下手为强。


薄福军是最初参与策划劫船的14人之一。刘贵夺拉拢人时是很谨慎的,丝毫没走漏风声。从他和赵木成的相处看,他可以表面对你很关心,让你感觉他把你当真朋友,但其实他对你还是提防的。


但反抗派没了解清楚薄福军的立场就去拉拢,这不太鲁莽了吗?薄福军告了密,又不想造成太严重的后果,便又为反抗派说了几句好话,这导致刘贵夺很不爽,后来把薄福军一并杀了。


7月20日晚上,恐怖之夜开始了。


根据判决书,除了前面手上有刀的9人外,参与的还有冯兴艳、梅林盛。刘贵夺列了有六个名字(也有说五个名字)的死亡名单,供大家传阅。他们中一些人事先喝了点酒壮胆。


冯兴艳


刘贵夺在舵楼组织指挥,以用高音喇叭播放巨响的音乐为掩饰。整个杀人事件并不是杂乱无章的大屠杀,而是有一个清晰的作战计划,在没有打草惊蛇的情况下,一个个隔离、杀害。


刘贵夺先让王鹏、梅林盛在驾驶室持刀看管船长李承权和大副付义忠。


黄金波将轮机长温斗以“舵角仪坏了,你上去检查一下”的名义从机舱4人间骗出来,带到舵楼驾驶室,由刘贵夺拖住他。


姜晓龙等五人趁机下到机舱4人间。当时4人间里还有大管轮王延龙,于是黄金波与双喜、戴福顺持刀看管王延龙。


姜晓龙、刘成建则持刀朝躺在床铺上睡觉的温密的腹部等处捅刺数刀,后双喜、戴福顺将温密抛入海中。


温斗没查出来机器有什么问题,从舵楼返回。这时包德从楼梯上跳出来,对他猛刺一刀,据刘贵夺说,这一刀穿透了温斗整个身体。温斗踉跄后退,姜晓龙、刘成建、黄金波一拥而上,朝温斗身上捅刺,将他推入海中。



可怜的温斗在5月给妻子打电话时,还相约等到8月1日女儿周岁生日那天再次通话,没想到在离8月1日还有十天时葬身大海。



据《剥洋葱》的报道,就在当月,温密的妻子梦见一条龙掉到了水里,温密下水捞。下水前还说了一句:“我不在你眼前了,以后你别冒冒失失的。”温密妻子将梦告诉了妯娌,也就是温斗的妻子。温斗妻子想到丈夫属龙,不禁很害怕。没想到噩梦成真。


随后,姜晓龙、刘成建、黄金波、冯兴艳等人来到二层12人间宿舍门口,刘成建将被害人岳朋叫出,与包德、冯兴艳一起持刀朝岳朋捅刺,岳朋被迫跳海。(岳朋此前曾提供头发丝给李承权缝过腿上的伤口。)


据当时也在12人宿舍的赵木成回忆,他看见刘成建再次走进宿舍,问有没有人醒着,醒了出去一趟。赵木成不敢吭声。在死亡名单上的刘刚醒了,问啥事儿啊?刘成建回答:“你出来一趟,没有事儿,帮个忙。”


出去没多久,赵木成就听到在音乐的背景声中,隐约传来嗷嗷的喊叫声。


根据判决书,黄金波、冯兴艳持刀将刘刚捅倒在地,姜晓龙捂住刘刚的嘴不让其喊叫,后刘刚被抛入海中。


最后,他们对船长的亲信二副下手了。


(此图为没药花园制作)


王永波当时还在12人间的床上睡觉,刘成建和包德进来对着他一人扎一刀。王永波疼醒后,想去抢刀够不着,整个人摔地上了,刘成建和包德又对他一人一刀,肠子流了出来。


根据《时尚先生》赵木成的回忆,他看到了他认为最残忍的一幕。刘贵夺走进了宿舍,开始用戏谑的口吻说:“哎,这不是二副嘛,你咋躺地下了?”


说着猫腰朝地上的王永波扎了一刀。


又说:“肠子都淌出来了。”一刀。


“这咋整?”又给一刀。


说一句扎一刀。王永波毫无招架之力,只是躺在地上痛苦呻吟。


赵木成说他当时吓得不敢动弹。刘贵夺则一脸兴奋地对他坏笑着说:“当初让你加入你不加入,现在知道害怕了?”


最后王永波也被抛入大海。


7月21日凌晨,刘贵夺、黄金波、双喜、戴福顺四人在右舷廊处,又拿刀捅刺27岁的姜树涛,将其杀害。姜树涛是二副王永波叫上船的,至于他在不在最初的死亡名单上,说法不一致。姜晓龙把受伤的姜树涛抛入海中。

 

杀戮持续了一夜,似乎停不下来了,被杀害的对象也超出了原定计划中要除掉的六个人。

 

到了早晨,刘贵夺与包德等在一起讨论还有谁可能反抗,最后认定三个人:45岁的陈国军、42岁的吴国志以及告密后还为“敌方”说话的33岁的薄福军。


在法庭上,刘贵夺称,多杀这三个人只是为了让没有杀人的同伙也有机会“沾血”。


经过一夜的杀戮,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抵抗,刘贵夺一方也更加从容了,开始为脱罪考虑起来。他们想到,杀人前或许可以先劫一笔钱用于逃路。


刘贵夺、黄金波把陈国军叫上了渔船前甲板,向他索要银行卡,不知道是没有还是不愿,陈国军没给,刘贵夺直接将他推入海中。

 

刘贵夺给了梅林盛、王鹏每人一把尖刀,说:“你俩手上也沾沾血。问问薄福军有没有银行卡,没有就直接放倒。” 

 

判决书记载,王鹏、梅林盛两人就将薄福军叫到渔船后甲板,向他索要银行卡,未果。他们便把薄福军捅伤,任由其倒在船边血流不止。在黄金波记录下薄福军交代的家庭住址和电话后,刘贵夺将薄福军踹入海中。

 

到了下午,刘贵夺又指使冯兴艳、梅林盛等人将吴国志叫到渔船后甲板,向其索要财物。


吴国志


吴国志哪拿得出钱啊。他家正是因为养鸡、养猪赔钱、负了债,才被妻子的哥哥王永波叫上船。


见吴国志拿不出银行卡,王鹏、冯兴艳、梅林盛持刀捅刺吴国志,黄金波记下吴国志家庭住址和电话后,吴国志被逼迫跳海。

 


最后三个受害者可能以为凶手们会好心通知他们的家人,才给出了家庭住址和电话。他们不会猜到,刘贵夺等人要这些信息是为了接下来诈骗他们的家属。


这一场从20号深夜一直持续到21号下午的杀戮,导致9人丧生。他们主要是大连帮的人,分别是温斗、温密、岳朋、刘刚、王永波、姜树涛、陈国军、薄福军、吴国志,加上之前死去的老夏,现在已有10人遇害,船上只剩下23人。


经过这一战,此前动手杀害老夏的三人终于安了心——越来越多的人手上沾了血。根据判决书,除了刘贵夺、刘成建、姜晓龙外,黄金波、王鹏、冯兴艳、梅林盛、包德、双喜、戴福顺等人也杀了人。


这意味着这些人也变成了和他们三个一样的“吸血鬼”,回到岸上不太可能会揭发刘贵夺等人。


但是23人中剩下没动手的12人怎么办呢?


跳海的大学生

 

据赵木成回忆,当时人心惶惶、杀戒已开,谁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


赵木成说了几个例子特别生动。他们平时都是站在船舷边对着大海撒尿,现在都得好好观察一番,生怕身后有人推自己下去。大家晚上都不敢入睡,赵木成一天只能睡一个小时。刘贵夺自己也疑神疑鬼,睡觉要两个人把守,还派人监督赵木成做饭,生怕他下药。


没参与劫船杀人的那些船员感觉自己被排挤出了新形成的权力圈,甚至站到了对立面。他们为了自保,希望用沾血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忠诚。


崔勇以前和刘贵夺吵过架,担心被杀,拉着赵木成一起投靠刘贵夺。据赵木成回忆,崔勇战战兢兢地向刘贵夺表达了自己的忠心,一再请求下次“有事”叫上他俩。但刘贵夺到底不是普通人,他没有表示拒绝或者欢迎,而是假意安抚道:“别加入,回家就行了,我们上日本还不一定有没有事儿,能回家尽量回家。”他的话让崔勇心里没底,更不安了。


(此图为没药花园制作)


赵木成告诉《时尚先生》,他曾考虑在渔船上找个地方躲起来,一直躲到船靠岸。但是他找了一圈,把船的夹板什么的都掀开看了,发现真没地方可以藏。要不容不下一个人,要不太容易被找到。


他还想过抱一个能漂浮的东西,跳进海里逃走。他考过船员证,知道怎么用鱼眼睛蒸馏淡水。可是这条路被刘贵夺堵死了:刘担心有人逃跑,收走了所有能漂浮的东西。


如果不抱漂浮物直接跳进海里,那是自寻死路。但有人害怕到宁可跳海。


马玉超是这条船上唯一的大学生。他从山东工业职业学院的机电专业毕业一年多了,工作一直没着落。他和刘贵夺是通过同一个中介上船的,目标是赚钱。


(马玉超)


根据《东方早报》的报道,马玉超直到快出发时才告诉家人他要出海两年,在出海当天给母亲打了个电话说:“今天要走了, 一会儿就没有信号了, 妈你别想我, 两年就回来了,就当我出去上学了。”

 

他上了船以后才知道多苦,并且赚不到什么钱。他起初也支持刘贵夺劫船返航,并自告奋勇帮忙计算回程的油耗。但他没想到,以反抗压迫为名的“起义”在刘贵夺的主导下演变成一场对针对同胞的大屠杀。他住在12人间,也和赵木成一起目睹了二副王永波是如何被刘贵夺一刀刀刺死的。


在杀戮发生的当晚(7月20日晚上),他显得极度害怕,浑身颤抖不停。


(马玉超母亲)


刘贵夺自称安慰过他,不会杀他。但显然马玉超已经被眼下正在发生的事吓破胆了,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他对上铺的赵木成说,他不敢一个人住宿舍。


天亮以后,马玉超的被窝就空了。大家在船上找了三圈都没找到他。救生衣一件没少,他的东西也没少,于是大家只能推断他直接跳海游走了。当然,大概率他是无法存活的。


后来刘贵夺发现了马玉超留在枕边的日记本,也一起扔进了大海。至此,船上剩下的只有22人。


内蒙帮的覆灭

 

原本还有十几天就可以顺利回国了,但此刻船上少了11个人,回到岸上要如何向世人交代?总不能再说他们全都是自己不小心掉下海的吧?


刘贵夺早已预感到自己作为主谋,国内是回不去了。他计划逃亡日本,并安抚其他同伙称,他在日本有个朋友可以帮忙办假证。


潜逃到日本后的生活以及办假证都需要用钱怎么办?2011年7月23日至24日,刘贵夺在甲板召集全体船员,动员每个人用卫星电话给家里打电话,以自己生病为由向家人索要5000块钱。钱被要求打到刘贵夺女朋友的邮政卡上,供他和其他人跑路。

 

大家想不出什么理由,纷纷编造自己有阑尾炎。丁玉民妹妹后来回忆自己曾接到哥哥的电话说:“我生病了,是借船长的钱,你给我打1万块钱吧,打到船长老婆账户里。”


很多家人接到电话开始不安。譬如宋国春的妻子对于看病的理由心存疑虑,但因为丈夫在电话里听上去十分着急,她还是去汇了钱,只是因为账号不对,没汇出去。

 

(宋国春)


上船卖苦力的多半是底层人士,家里一贫如洗,很难一下拿出5000、1万。刘贵夺的做法和抢劫无异,令大家十分不满。

 

没沾血的人根本无须跑路,自然不甘心白白被压榨,而沾血的人或许也担心自家出了钱,最后却被刘贵夺私吞。刘贵夺的亲信姜晓龙因为家里拿不出钱,和刘贵夺吵了一架。

 

根据判决书,一圈电话打完,只有单国喜和邱荣华的亲人信以为真,先后向那张邮政卡汇入共计一万块钱。刘贵夺又打电话指使女朋友将这笔钱转到另一张交通银行卡。

 

或许是刘贵夺表现出的多疑、善变、狠毒的个性,让内蒙帮很没有安全感,内蒙帮首领包德将老乡全都集中到底层的寝室居住。而那两天刘贵夺索钱一事也激起了内蒙帮的不满,据幸存者说,他们暗地里谋划起推翻刘贵夺对渔船的“控制权”。


(由于所谓谋划反抗的这六人全都遇害,下面陈述的只是一面之词。)


可惜,包德也犯了同样的致命错误。他误判刘贵夺身边的亲信黄金波是可以被拉拢的,从而向黄金波透露了自己的计划。为什么包德这么认为呢?黄金波是内蒙古自治区牙克石人,和内蒙帮的四个人(包德、双喜、戴福顺、包宝成)同为蒙古族。


说到这里,就要说说黄金波这人了。他只有19岁,是船上年龄最小的一个。船上有人传言,“黄金波在北京有家,有车有房,条件很好,他上船只是为了圆一个海员梦”。这是真的还是黄金波吹嘘的,也无从考证。


黄金波在船上跟着其他人学会了抽烟。刘贵夺把自己囤的烟分给黄金波抽,从没要他钱,平时对黄金波也像大哥一样照顾。最初黄金波因为病倒,遭到了船长的不公待遇,他也很感激刘贵夺出头,推翻管理层。这种种,导致他对刘贵夺忠心耿耿,十分服气。每次他们一伙人开会,刘贵夺说话的时候,黄金波就在一旁做笔记。


虽然是内蒙古人,但黄金波显然更在意他和刘贵夺之间的情谊,而非老乡关系。


根据《时尚先生》的报道,7月24日,包德悄悄找到黄金波,挑拨道:“刘贵夺打算只带两三个黑龙江老乡去日本,剩下的全杀了。”


黄金波也不简单,他故意稳住包德说:“刘贵夺无情无义,连我也得让家里给他打钱。我加入你们。”


一转身,黄金波却告密了。


黄金波匆忙找到刘贵夺,说要跟他说个很严重的事。刘贵夺问是不是包德想杀掉他,黄金波惊讶地点头。刘贵夺称自己早有预感。


大连帮和内蒙帮都是栽在拉拢错人的细节上,而刘贵夺从未犯过这种错误,可见他平时察言观色的厉害以及识人之准。


因为黄金波的告密,刘贵夺决定立刻动手,先下手为强,包德等人被蒙在鼓里。


刘贵夺每次杀人都不是靠武力硬拼,而是设计复杂的诡计先削弱对手的力量,所以几乎不会遇到抵抗。


为了有更大的把握,刘贵夺主动找到了船长参与,并威胁他,只有沾血才能活命。为了增加船长对包德的恨意,刘贵夺还谎称二副王永波是被包德杀害的。


这里提一下,李承权和王永波是几十年的好朋友,当初还是他亲自去王永波家,请他此趟和自己一起出海的。第一次杀戮发生时,船长和大副都被关在驾驶舱,外面在放音乐,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船长直到出来上厕所看到血,并且发现王永波等人不见了,才得知他们已全都遇害。他没看见是谁动的手,这也给了刘贵夺挑拨的机会。于是,他同意了杀包德。


刘贵夺是怎么清算内蒙帮的呢?又是那一套:隔离、欺骗、缴械、逐个击破。



当天天黑后,刘贵夺指使姜晓龙和梅林盛暗中把守戴福顺和双喜所住的12人间宿舍门口,把他们和包德隔离开。接着,他给崔勇和船长每人一把杀鱿刀,让他们分别在不同的位置等着。因为对这两人不放心,他又安排了黄金波和刘成建躲在暗处观察。


为了让包德失去还击之力,刘贵夺亲自找到包德,谎称船长前来投靠,打算让船长杀掉崔勇沾沾血,需要借包德的刀一用。包德没有怀疑,交出刀,并按照刘贵夺的安排,到宿舍里召唤崔勇到甲板,以便让船长杀掉崔勇。

 

结果到了甲板,包德方知中了圈套。他身后的崔勇和身前的船长突然对他展开前后夹击,杀鱿刀不断朝他身上乱捅。黄金波和王鹏也加入围攻。包德被迫负伤跳海。


据赵木成回忆,这一幕发生时自己正躺在床上,当时是下午四点,天已经黑了。他突然听到船上的高音喇叭响了,刘贵夺和船长轮流对大海里的包德喊话,要他赶紧交代同伙是谁,交代了就把他捞上来。

 

包德在海里沉浮,对自己那伙人大喊:“都出来!”但是他的同伙要不不敢现身,要不已经被控制,无法现身。


赵木成还听到刘贵夺在喇叭里嘲笑包德:“你以为黄金波是谁的人?”


难以想象包德当时在海里听了,是什么心情。


双喜和戴福顺当时被堵在12人间里出不去,他们知道自己一定会被杀,便从宿舍的窗户跳海了。


根据判决书,刘贵夺指使李承权、王鹏、崔勇将36岁的包宝成从4人间宿舍叫出,在质问他是不是包德一伙后,刘贵夺、李承权逼迫其从渔船左舷廊处跳海。

 

接着,刘贵夺又将单国喜从宿舍叫出,王鹏、李承权持刀、鱼枪朝其捅刺,逼其跳海;后邱荣华被从前铺叫出,李承权持鱼枪朝邱荣华乱捅,邱荣华被逼逃至船尾后跳海。这两人也真够冤的,此前他们家人刚给刘贵夺打了一万块钱。

 

崔勇在庭审时讲述,自己刺杀包德时其实非常害怕, 甚至不确定刀子是否捅进了包德的身体,直到看到包德身上流血后才如释重负。他上前用手把血抹到自己脸上,大喊着:“我沾血了,我沾血了。”



恐惧已经让每个人癫狂。


那一天,“鲁荣渔2682号”正行驶在日本以东1000余海里的西北太平洋海域,内蒙帮的四人加上和他们走得很近的单国喜、邱荣华都被杀害,船上只剩下16人。


杀了包德后,船长给二副烧了纸说,我给你报仇了。


活着的人见识到了刘贵夺的阴狠后,更加向他靠拢,已经没人敢站在他的对立面。清算完内蒙帮后,刘贵夺似乎也厌倦了杀戮。他收了所有人的刀,表示“不想再杀人了”。


但是,有时候杀戮也有惯性,不是由一个人的意志决定的。


在鲁荣渔2682号上,只要有人没沾血,就永远不是一个平衡的状态。因为没沾血的人和沾血的人之间的利益是对立的,他们会互相猜疑。有时前者因为太害怕,也会主动做出一些自保或者毁灭的行为,制造新的危机。


(明天同一时间发下篇。)

主要参考文献

《刘贵夺、姜晓龙、刘成建、黄金波故意杀人、劫持船只李承权故意杀人死刑复核刑事裁定书》

《上诉人傅月梅、温艾琳、温阳海、孙淑贤与被上诉人荣成市F水产食品有限公司船员劳务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上诉人孙丽、温仕琳、温阳海、孙淑贤与被上诉人荣成市F水产食品有限公司船员劳务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Vista看天下》22条冤魂的死亡之旅,中国渔船太平洋血案

《东方早报》“鲁荣渔2682”号惨案:33人出海,11船员涉嫌劫杀22名同伴

《剥洋葱》生死船:鲁荣渔2682

《新京报》喋血太平洋:“鲁荣渔2682号大逃杀”亲历者的自述

《时尚先生》远洋渔船11船员杀22同伴:所有人都必须沾血

蜻蜓FM《太平洋大逃杀》广播剧

《重庆青年报》2011年“鲁荣渔”大案:人性疯狂后的血腥杀戮
上海电视台《纪实》:眼界 远洋不归路

版权声明
作者:wapi
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
图片均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文字版权归没药花园和创作者所有
转载或引用文字请联系我们
精选案件专辑 
关注后回复专辑名称 
连续阅读专辑文章
国内大案 | 国外迷案 | 亲密关系中的谋杀 | 连环杀人案 | 国内外冤案合集 | 山东临沭少女失踪案 | 漂流瓶人格 | 视频专辑 | 寄居蟹人格 | 和儿童有关的案件 | 那些我悟出的道理 | Wapi的案件专栏 | 知更鸟at没药花园专栏 | 真实讲述 | 漂流瓶人格 |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