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11)—-从拿破仑到俾斯麦时代

  本系列前篇:

直挂云帆济沧海 —-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2)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3)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4)—-普奥战争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5)—-反思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6)—-后续手段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7)—-普法必战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8)—-建立德国真的很简单吗?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9)—-普法战争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10)—-腓特烈大帝

  总结一下,腓特烈大帝的统治,是一种什么类型的统治呢?

  他实行的是开明专治。这需要君主或执政者,有很强的个人能力。

  腓特烈大帝之后,他的侄子腓特烈·威廉二世(1744~1797)接班,迎来了普鲁士最大的一次领土扩张。因为此时,欧洲已经陷入了对法国大革命的恐慌之中,而普鲁士、俄罗斯、哈布斯堡王朝(奥地利),倒是一起瓜分了波兰,普鲁士获得了相当大的一块。而且在1795年时,普鲁士与法国媾和,在西边获得了大片领土。因此在威廉二世时期,普鲁士的领土扩张倒是比腓特烈大帝时代更猛,初步具备了大国基础。

  不过,吞并了波兰一大块领土之后,普鲁士成了“双民族国家,如果这么发展下去,或许普鲁士以后将不能作为德意志民族国家而存在。所以后来拿破仑击败普鲁士,又把波兰复国,不知道德意志民族的幸运还是不幸,至今恐怕都说不清楚。

  威廉二世的儿子威廉三世(1770~1840),不仅是一位和平主义者,而且缺乏政治头脑,普鲁士在他的手里差点亡国。不过,恰恰是因为普鲁士在拿破仑时代表现得相当疲软,反而让列强对它不太担心,普鲁士获得了更多土地和发展空间。这些内容,我在前面的维也纳会议中已经讲过了。真是世事难料,有谁事先能想到,威廉二世取得了比腓特烈大帝多得多的土地,而相对来说最为平庸和软弱的威廉三世,反而因为拿破仑的穷兵黩武和不知进退,为普鲁士争取到了在中欧最有利的地位呢?

  当然,仅仅有威廉三世还不够,拿破仑还在客观上推动了普鲁士的改革。

  事情要从1804年说起。1804年,法军在著名的奥茨特里茨“三皇会战中击败俄奥联军后,肢解了哈布斯堡王朝(神圣罗马帝国)的土地。于是,当时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弗兰茨二世先是宣布成立奥地利帝国,自封为奥地利皇帝,然后在1806年又宣布放弃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称号。从此,一个大而无当、经常徒有虚名、存在了800多年的大帝国,消失了。有倒霉的就有风光的,现在的拿破仑在欧洲最为风光。

  在这种情况下,普鲁士的威廉三世居然想和拿破仑为敌!他联系了英国、俄罗斯等国,成立了第四次反法同盟。普法双方于1806年开战,普鲁士惨败于耶拿,法军长驱直入,进入柏林,第四次反法同盟失败。拿破仑像肢解神圣罗马帝国那样肢解了普鲁士,但是他这次更狠,让普鲁士的领土只剩下三分之一,并索要巨额战争赔款。面对巨大的国家危亡的危机,普鲁士国内开始反思,为什么普鲁士会败得这么惨?以前腓特烈大帝的威名,就这么丧失了吗?

  此时,普鲁士出现了一个牛人,他就是斯泰因(Freiherren von Stein)

  斯泰因是德意志民族主义者,他深爱德意志民族,并希望普鲁士能承担起民族复兴的责任。但是,他又是一个对形势判断非常冷静的人,之前在拿破仑不断崛起时,他就力谏要防备法国,希望普鲁士能及早联合其他国家对付法国。但随着拿破仑在1804年以后越发强大,他又力谏普王不要和法国为敌。可惜这些建议都在和不同时期的威廉三世唱反调,于是他在1806年愤而离职。普军战败后,他又左右斡旋,为普鲁士保留了不少财产。

  大概拿破仑觉得斯泰因是个人才,可以被自己所用,于是任命他为普鲁士首席大臣,也就是首相。亦或许拿破仑希望斯泰因能为普鲁士筹集战争赔款?还是他识别人才的能力更强,所以更喜欢泰因呢?现在已经不知道了。有趣的是,这么一个人才,居然是被拿破仑启用、并重启普鲁士的振兴之路的,历史再次表现出难以琢磨、颇为有趣的一面。

  泰因上任第二天,就宣布废除农奴制度,土地可以自由买卖。

  这是一项石破天惊的改革,因为它促进了普鲁士农业的机械化,并为工业提供了大量工人。

  泰因的计划是:废除农民对地主的人身依附关系,这样农民可以自由流动,为工业提供大量劳动力。当然,此时农奴必须付一笔赎金。但这也不难,因为国家可以提供贷款。国家也为新兴资产阶级提供贷款,让他们可以建立工厂和雇佣工人。另一方面,国家也为地主提供贷款,让地主可以购买更多土地,这在客观上促进了土地更加集中于容克庄园主,有利于更广泛地推广机械设备。而机械设备的推广,又可以促进工业。为了推广机械化种植,泰因规定地主必须把吞并土地的至少二分之一,用于兴建大田庄。

  这项重大改革,基本上没有触及容克贵族的经济利益,又可以为城市和新兴工业的发展,提供大量的劳动力。从此,以前是一个农业国的普鲁士,工业化开始起步。这应该是借鉴了之前英国的圈地运动。

  除了改革农业制度,泰因还让城市享有更多自治权,市民有权从市民中选举市参议员,由市参议会主持城市自治。他还改革了政府机构,规定立法权和行政权分离。以责任制大臣取代以前的枢密院,并设立财政、外交、内务、陆军、司法五部,处理国家日常事务。

  这是他掀起的一场资产阶级革命,是普鲁士又一次自上而下的革命。

  而这场革命或巨大的改革,又遭到了容克地主们的反对。主要原因是,这种巨大改革触动了容克贵族们的政治利益,激发了农民和市民阶层参与政治决策的愿望,君主因此不得不面对议会代表和宪法提出的各种要求和限制,动摇了普鲁士的国本。容克地主们的势力太强,他们还向拿破仑告状,于是斯泰因于1808年被解职。1810年,泰因被迫逃亡到俄罗斯,后来又在1815年回到家乡拿骚(德国西部的一座小城),终老去世。

  斯泰因走后,哈登贝格Karl August Fürst von Hardenberg ,1750~1822)于1810年6月出任普鲁士首相。事后证明,他是类似于梅特涅那种见多识广、处事圆滑、深谋远虑的人,在他任普鲁士首相的十二年间,继续推进和深化泰因启动的革命,为普鲁士做出了巨大贡献,后来被封为亲王,获得了前无古人、后世只有俾斯麦享有的尊崇地位。

  哈登贝格是一位务实的政治家,认为“必须自上而下地做法国人自下而上所做的事”,采用“稳中求进的方式,也就是在尽可能保障容克贵族利益的前提下,实现普鲁士封建社会与资本主义社会的对接,以减少改革的阻力,逐步实现自己的目标。事后来看,普鲁士这场自上而下的改革或革命,主要是在哈登贝格主导下完成的。

  除了继续推行泰因的措施,他还在军事和教育方面有重大改革。军事方面,1810年以后,哈登贝格任命沙恩霍斯特进行了军事改革。组建后备军,实行义务兵役制,废除军队中的体罚,开办军事院校,尤其是设立了参谋本部,成为沙恩霍斯特最重要的改革成果。可惜他在1813年就去世了,但是接任的格奈森瑙继续他的改革,把普鲁士军队建设得越来越强大。到了老毛奇时代,参谋总部发挥了无比重要的作用,威震天下,逐渐被欧美亚许多国家所仿效。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德国装甲兵上将古德里安在他的战争回忆录中盛赞沙恩霍斯特,说他是一个“勇敢、聪明、谨慎、严肃、绝不自私、绝不腐化”的伟大军人。

  教育方面,被斯泰因、哈登贝格两位首相赏识和提拔、重用的威廉·冯·洪堡(1767~1835),做出了巨大贡献。他先是从外交官转任普鲁士内政部文化及教育司司长,掌管国内所有的教育文化事务,让所有阶层的子女都有相同的机会接受教育。这是斯泰因首相在他短暂的任期内,所获得的一个巨大成果。

  接着,洪堡于1810年创办了柏林大学。之前拿破仑关闭了普鲁士七所国立大学,所以在柏林重建大学的呼声渐高。1810年5月,洪堡向国王奏请在9月29日正式开办柏林大学。大学设置神学院、法学院、医学院和哲学院,教授为政府所聘,薪水很高。

  大家千万不要低估这件事的意义,因为那时的大学教育主要是培养实用性的人才。但洪堡认为,大学教育旨在提高人的修养,而修养是道德和人格上的一种境界。因此,他提出了“完人”教育观,即强调人的全面发展和人格的完善。相反,单纯的专业性和实用性的学习,会使人偏离通往修养的正途,最终远离培养“完人”这个目标。因此在建立柏林大学时,洪堡鼓励学生们独立思考和自由创见,把哲学院放在与其他学院同等的地位上。洪堡还极重视科学研究在大学中的核心地位,提出“教研合一”的主张。

  洪堡还非常重视学术自由在柏林大学实行高度自治。他认为,“大学只能在自由的条件之下进行其中活动”,国家应该尊重科学活动的特性,将自己对大学不得已的干预降至最低。与此同时,为了更好地贯彻学术自由,他还防范大学内部的学术派别之间的不正当竞争。因此,他运用对大学教授的聘用权,保证大学教授的多样性,借此防止门户观念或者“行会风气。学校章程规定,不管是正教授还是副教授,都是国家雇员,教授的著作和书籍的出版享有免于审查的自由。当然,他提倡的学术自由,并不是无视普鲁士的国家利益,主要目的还是要为普鲁士建立一个强大的教育体系,赶超欧洲其他国家。

  由于洪堡一系列创新的理念和做法,一种新的大学观形成了,这也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开端。可以这么说,柏林大学的建立,开启了普鲁士和德国,甚至可以说整个欧洲、世界高等教育的新时代。英国近代诗人、教育家、评论家马修·阿诺德曾说:“法国大学缺乏自由,英国大学缺乏科学,而德国大学则兼而有之。”由于后来普鲁士和德国科学文化的昌盛,柏林大学成为世界大学教育的楷模,尤其被美国所借鉴和学习。因此,洪堡被称为“德国现代大学之父”,在世界高等教育史上也有极高的地位。

  这里讲了洪堡很多内容,是为了说明:在君主制度下,教育家完全可以营造一个相对宽松的小环境,让一个国家的科技文化繁荣发展,甚至执世界之牛耳。当然,这离不开大环境的支持,尤其离不开国家制度的保障和国王的开明专治。

  回到哈登贝格的改革,除了上述重要内容,1812年3月,他还颁布了《关于犹太人公民地位的法令》,承认在普鲁士境内居住的犹太人的公民地位,这极大提高了犹太人的热情和对普鲁士的忠心。外交方面,在他执政期间,代表普鲁士参加了多次国际谈判,尤其是在1814~1815年参加了巴黎和维也纳会议,为普鲁士争取了不少利益。

  在经济方面,哈登贝格于1815年通过了专利保护法。不过这个在时间上不算太靠前。在十八世纪,只有英国(最早可追溯到1236年)、法国(1791年)、美国(1793年)制定了专利法。但进入十九世纪,澳大利亚(1810、俄国(1812)、普鲁士(1815、比利时和荷兰(1817、西班牙(1820,在很短的时间里都制定了专利保护法,可见在知识产权的保护方面,这是当时的一种潮流,也说明面对英国取得的工业成就,各国都越来越重视创新了。

  哈登贝格另一项极为重大的改革措施,是1818出台了《新关税法》,废除了普鲁士国内所有关卡,实行对外关税统一。这统一了普鲁士国内市场,是普鲁士经济迅速复苏的关键因素,也是1834年普鲁士在德意志地区建立了德意志关税同盟的雏形

  由此可以看出,斯泰因和哈登贝格,是拿破仑之后普鲁士两位重要的改革家,为推动普鲁士的经济、科技和文化发展,做出了极为重要的贡献。

  不过,普鲁士的改革之路到这里还没有完,因为哈登贝格还有两项重要的工作没做:在德意志地区建立关税同盟,以及建立有协商权的代议制议会。

  先说关税同盟。上文已经说了,1834年才由普鲁士建立,除奥地利和汉堡外,全部德意志邦国都加入了同盟,此时哈登贝格已经去世十几年了。但是,普鲁士为什么要建立关税同盟呢?

  建立关税同盟,本质上就是在区域内实行几乎是零关税,但对外却实行高关税,以保护区域内的行业和市场,这和当时的主流经济学是完全唱反调的。

  写到这里,我觉得欧盟的雏形肯定来自于普鲁士的关税同盟,呵呵。相互之间零关税,这是一个多大的市场!只要有其他制度配合,德意志的工商业肯定会得到巨大发展。

  此时,又引出了一位普鲁士伟大的经济学家,弗里德里希·李斯特(Friedrich List,1789~1846)。

  我们知道,经济学的鼻祖是英国人亚当·斯密(1723~1790),他于1776年出版的《国富论》震惊了世界。在书中,他推崇市场经济,认为政府无需干预一般的经济事务,让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发挥作用就行了。在他之后,英国人大卫·李嘉图(1772~1823)是另一个泰斗,他建立了“比较优势理论。按照李嘉图的理论,各国应该自由贸易,相互降低关税,只要发挥自己的相对优势就行了。当时英国是工业最强国,可以在全世界推销自己的工业品,所以英国当然很推崇李嘉图的理论。

  但是,李斯特却说:不行!

  因为他是一位德意志民族主义者。

  李斯特一辈子都在推动德意志民族在经济上的统一,所以他的经济学是服务于民族和国家利益的他认为,德意志资本主义经济具有自己的特殊性,应该采取贸易保护主义。为此,他抨击了英国古典学派的自由放任和“世界主义”政策,认为它忽视了国家的作用和不同国家经济发展的民族特点。李斯特说:“如果技术和工业不能用原来的40%到60%的保护税率建立起来,不能在靠20%到30%的税率的不断保护下持久存在,那(国家和民族)就缺少发展工业力量的基本条件。

  这是因为,李斯特认为财富的生产比财富本身重要得多。向国外购买廉价商品,似乎可以增加财富,看起来比较划算,但从长远来看,将会阻碍德意志工业的发展,使德意志国家长期处于从属国地位。因此,德意志国家决不能让外国尤其是英国的工业品,在国内畅通无阻,肆意摧毁德意志的民族工业。

  李斯特还认为,国家不仅应该采取关税保护政策,而且应该在经济生活中起到重要作用,甚至主导工业化。当然,他也认为国家对经济的一切领域实行干预,并非明智之举,但是国家应该借助于海军和航海法规,保护本国的商船,要修筑公路、铁路、桥梁、运河、防海堤等基础设施,制定各项有利于生产与消费的法规。总之,国家的使命是促进财富和生产力的增长,使本国越来越文明,由弱小变为强大。

  他不仅是口头说说,而且身体力行,于1819年成立德意志工商联合会,试图打造德意志各国统一的经济体和关税同盟。1820年,他担任市议员期间,由于提出激进的民主改革主张,被以“煽动闹事,阴谋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判处10个月监禁,他被迫辞去蒂宾根大学教授职务,并被解除其他政府公职。后来他逃到了法国和瑞士,但又被普鲁士政府抓回来关押。不过,普鲁士对待“激进异见分子的常用做法还不是太残酷,关押一段之后如果还不“老实”,就赶出国外了。于是在1825年,政府同意他移居美国。

  但是,李斯特的思想显然影响到了普鲁士后来的执政者。1832年,他又回到欧洲,参与莱比锡-德累斯顿铁路建设工程,希望通过建立全国铁路系统,推动德意志经济的统一。虽然1834年以普鲁士为核心的关税同盟已正式成立,但他的全国铁路系统计划,却由于封建割据和资本家过于追求短期利益,导致失败。不过,普鲁士经济还是获得了飞速发展。所以在1841年,李斯特出版了《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一书,通过对西欧各国和美国经济历史的回顾和总结,认为普鲁士经济在短短20年内突飞猛进,原因就是关税保护与关税同盟。

  这本书的出版恰逢其时,因为当时普鲁士正经历一个大量农民变成工人的阶段,城市化率快速提高,工人的数量基本上一直是供大于求的,因此工资低廉,到处充斥着“血汗工厂”,而低廉的工资又让产品的成本和价格比英法要低,工业因此取得飞速发展。因此,后来人们把十九世纪四十年代称为“李斯特时代”。李斯特的思想对普鲁士和德国,以及后来的其他国家,都有重要影响,因为他的理论指出了落后的农业国发展成为工业强国的道路在经济学上,李斯特的研究也取得了很多成果,成为后来很多经济理论的基础。

  但尤为可惜的是,弗里德里希·李斯特已经是一个不能进入大学、享受政府高薪的学者了。他一辈子颠沛流离,生意失败,理论也卖不出钱,只能是穷愁潦倒。1846年11月30日,看不到生活希望的他,在普鲁士一个小镇开枪自杀,结束了57岁的生命。

  在经济学界,李斯特的排名虽然不可能是第一(第一肯定是斯密),甚至很难进入前几名(李嘉图、凯恩斯、熊彼特、马克思、哈耶克、马尔萨斯有望竞争前几名,但越往后,李斯特将越有竞争力),但是他的思想是和国家和民族主义结合在一起的,因此始终有市场,尤其契合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是:为什么在英国工业革命之后,只有深受李斯特经济学影响的国家,实现了工业化和经济崛起?

  美国、德国、法国、苏联、日本、中国,全都是这样。

  李斯特去世后,普鲁士的工业仍在快速进步。到了1862年伦敦世博会时,普鲁士的工业产品已经很有竞争力了。在1860年代,普鲁士的工业品出口已经超过英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品出口国了。

  这里简单介绍一下世博会,它的全称是世界博览会,是英国于1851年首先举办的。当时的英国处于全盛期,为了展示英国的工业成就和荣光,以及更好地进行世界贸易,英国于1851年的5月1日主动创办了首届世博会。开幕式十分隆重,不仅是当时年轻的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继位14年来最为辉煌的日子,而且象征着大英帝国在19世纪的辉煌。在伦敦水晶宫内,20多个国家的商界、政界代表齐聚一堂,琳琅满目的展品中有一半属于英国。虽然艺术品也很重要,但工业品才是举办世博会的核心,最引人瞩目的是英国的蒸汽机。世博会取得巨大成功,英国决定以后每十年举行一次。

  英国的世博会影响如此巨大,拿破仑三世很眼热,这种新式的体现国家优越感的方式,怎么能让英国人独享?于是法国在1855年也举办了巴黎世博会,同样取得了巨大成功。英国人一看,敢跟我叫板?于是决定第二届英国世博会要更盛大,并于1858年就开始准备了。可惜由于1859年的欧洲战争和意大利要独立,欧洲战云密布,不得不推迟到1862年。法国也不示弱,于1867年又举办了第二届巴黎世博会。所以,世博会是强国们为自己国家争面子、互相叫板的地方。

  但是,“叫板是良性的,大家都会互相捧场,也都会拿出自己最好的产品。毕竟,世博会也是一场盛大的娱乐活动,谁不想来参加呢?例如,在1867年巴黎世博会上,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二世、奥地利皇帝约瑟夫一世,各自乘坐专列,风风火火地抵达巴黎,皇帝和国王们齐聚一堂,盛况可想而知。世博会上展出了32个火车头,其中美国大银色号的黄铜镀银机车光彩照人。普鲁士带来了克虏伯大炮,这是克虏伯军工厂生产的长17英尺、重50吨的全钢线膛后装大炮,射程和火力十分惊人。正是这种大炮,在普法战争中让法国人吃够了苦头。

  所以,普鲁士没藏着掖着,最先进的军工产品都带到法国了,拿破仑三世和法国人居然在几年内都不重视,认为普军的战力不行,这怨谁呢?

  实际上,在1860年代普鲁士统一德国前夕,普鲁士的鲁尔区已经成为欧洲大陆乃至世界上最庞大的工业城市体,是后来德国发动两次世界大战的物质基础。在鲁尔地下,是延绵150英里长的曲折矿井隧道;在空中,是红、白、黄等各种颜色的厚重烟雾。在宏大的工业厂区内,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铁路箱式货车车厢与蒸汽机车头长龙,吞噬成千上万吨煤炭,吐出钢铁。

  也就是说,到了1860年代,普鲁士的工业和科技已经相当发达,已经是绝对的世界工业强国,陆军的实力已经空前强大。德国统一后,发展势头并未停止。从德国统一到二战结束,德国,是科技发明最多的国家,也是诺贝尔科学奖得主最多的国家。

  而这些巨大实力的积累,就算从腓特烈大帝1740年执政算起,到统一德国前夕,也经历了大约130年。在腓特烈大帝、斯泰因、哈登贝格、洪堡、李斯特等杰出人物的苦心经营和领导下,在普鲁士人民的奋斗下,普鲁士终于在1860年代变成了世界工业和科技强国。

  而俾斯麦,是以普鲁士雄厚的国力为基础,运用高超的政治智慧,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才建立了盖世功勋。并且,他也在为德国继续积累越发雄厚的国力。

  如果普鲁士只有俾斯麦的政治智慧,而没有过去一百多年、经过至少四五代人积累的雄厚国力,俾斯麦能建立德国吗?老毛奇能打酣畅淋漓的胜仗吗?俾斯麦能让德国越发强大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

  纵观其他国家,也是类似的。一个国家要从农业国变成世界强国,没有至少一百多年的积累是根本不行的。在真正成为世界科技和工业强国之前,仅仅积累了几十年就敢忘乎所以,就敢和强国叫板,只能给自己找麻烦。比如,日本在1868年明治维新之后进步神速,不断挑战越来越强大的国家,居然敢在1941年挑战美国了。这种无视综合国力、想通过豪赌来强国的做法,只能遭到可耻的失败。

  相反,看看俾斯麦,在普鲁士的工业和军力已经如此强大的情况下,仍然要在瞄准一个敌人的同时,和其他所有强国搞好关系,仍然要夹着尾巴做人,表演“自卫反击”。这是何等的境界和手段!

  俾斯麦既能积极进取,也能韬光养晦,所以,他在历史上的所有超一流政治家中,也是佼佼者。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后来的德国,恰恰是忘记了俾斯麦的韬光养晦之道。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谋局            鸿运官路

大红人           靠山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可关注本号,不定期得到风云野的文章。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百态人生大观澜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