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资出海纪实:抓不住的“粉红独角兽”



编辑:大司炉

 

一直以来,创办时间短、市值高的“独角兽企业”都是投资者们追捧的热点。这些企业往往有着较高的技术含量,能够用新奇的创意获得极高的升值空间;而且,这些年轻创业者往往缺乏融资和管理经验,乐于接受投资人的帮助。

 

虽然真正能达到“独角兽企业”标准(十亿美元市值的初创企业)的企业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但发现潜在的“独角兽”,并把它做大做强,对投资者来说也是一件有诱惑力的生意。

 

如今,“超级独角兽”Facebook的市值已经超过了1000亿美元,当年的投资人早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他们的股价也跟着水涨船高,成了股坛上一匹匹疾驰的黑马。

 

高回报的“独角兽”让人们趋之若鹜,各国投资者争先恐后地进入了这场“独角兽”的围猎大战。

 

 

 

01

擦肩而过的“粉红独角兽”

 

 

在中国,想要捕猎国际“独角兽”的投资人也大有人在。被称为“独角兽捕手”的投资人周亚辉就是其中之一,这位投资人曾经把手里的投资分成两类,一种是财务投资,能卖个好价钱的时候就可以卖掉,而另一类则是“主业”,他会长期持有,还要带领买来的企业“二次创业”。

 

在这一理念的引导下,周亚辉和他的昆仑万维把目光投向了海外市场那些潜在的“独角兽企业”。经过数年大规模的并购,昆仑万维在海内外资本市场上大显身手,从挪威购得的Opera浏览器在纳斯达克上市,取得了巨大成功。但也就在这个时候,对另一只“独角兽”,社交软件Grindr的收购却陷入到一场巨大的危机之中。

 

三年前,周亚辉实际控股的昆仑万维收购这款全球最大的男同社交软件的时候,是把它当成长期持有的“主业”来看的:这家中国公司不但先后花了2.45亿美元买下了这家社交软件,并由周亚辉本人担任了Grindr的董事局主席。在当年的财务报告中,昆仑万维放出豪言:要把这家拥有四千万稳定用户、七种语言版本、服务人群遍布全球196个国家和地区的社交软件继续做大做强,“提高DAU(日活跃用户量),扩大在全球市场的服务范围。”

 

但这项被寄予厚望的投资最终却事与愿违:在2018年年初昆仑万维拿到Grindr全部股权之后,这款软件就一直因为隐私保护、与第三方共享用户隐私信息等问题受到美国国会的质疑和调查,并最终被要求再次“易主”。

 

▲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简称CFIUS)是由美国财政部长担任主席,邀请十六个内各部门参加的对海外对美国投资的审查机构

 

而另一方面,国内市场对这项投资方寄予厚望的收购也是反应平平。直到今年3月29日,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FIUS)责令昆仑万维卖掉Grindr,它还是没能在新东家所在的中国大陆打开市场,甚至在流传出昆仑万维已经聘请投行对Grindr进行估值的消息以后,A股昆仑万维的股票还连续两个交易日上涨了3-4%左右——毕竟,这家公司在被收购完成的时候,市值就几乎翻了一番。

 

当年打算深耕的主业投资,现在变成了一次收益不错的财务投资。对三年前还雄心勃勃的昆仑万维来说,只能是一件冷暖自知的事情。

 

虽然昆仑万维否认了已经开始对Grindr进行估值的传言,但从美国现在的情况看,恐怕这次出售“已成定局”。这只还没长成的“粉红独角兽”,最终还是没能好好待在中国资本市场的“笼子”里。

 

回首十年前的2009年,iPhone3Gs刚刚上市,“智能手机”还是一个新奇的概念,而手机社交应用,还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在那一年出现的同志社交软件Grindr,不能不说是走在了市场最前列。十年时间积累下来的稳定用户群,还有“粉红经济”的“概念加持”,无疑让Grindr有了跻身“独角兽俱乐部”的巨大潜力。

 

十年前,恐怕不会有人想到,这款软件会在数年后与中国资本市场发生什么关系。当时,中国最大的同性社交网站“淡蓝”刚刚把服务器搬到北京,结束了“东躲西藏”的日子。Grindr所代表的手机社交应用,对中国的LGBT人群还是一个遥远的概念。

 

而后来一度改变了Grindr这款社交软件命运的昆仑万维,当时还是一家从事网页游戏开发的创业公司,凭借着创意与激情,它也曾梦想成为“独角兽俱乐部”的一员。

 

 

 

02

十年前的“独角兽之梦”

 

 

2008年,31岁的周亚辉从千橡集团离职,他卖掉了房子,凑了一千万元,开始了他的“二次创业”,“昆仑万维”由此成立。“游戏本质是一种创意,后来者永远都有机会,只要你创意够出色。”那时候的周亚辉相信,游戏产业,将是自己实现价值的一条坦途。

 

经过短短一年时间的发展,刚刚进军游戏领域的昆仑万维在游戏市场上表现优异,旗下几款原创网页游戏为公司获得了2009年的“年度最佳网页游戏开发商奖”和“年度中国游戏企业新锐奖”。

 

那个时候没有“王者荣耀”,也没有“阴阳师”,甚至“水果忍者”“Temple run”这些最早的单机智能手机游戏都还没有上线。人们所熟知的手机游戏,不过是“贪吃蛇”“俄罗斯方块”“雷电”这些简单的消磨时间的工具,三星“Java世界”中所提供的几款单机游戏,在那个年代都是能够吸引一大批青少年用户的“技术新锐”。

 

相比较而言,网页游戏在当时似乎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毕竟,在十年前,人们与网络世界的互动,绝大多数是在网页上进行的,而网页游戏的发展看起来才刚刚起步。

 

▲最早进入中国的网页游戏Travin

 

2006年,来自德国的网页游戏Travian(中文版译为“部落战争”)登陆中国,在依靠客户端的“大游戏”一统天下的时代,没有宣传营销,也没有页游平台的Travian只能靠玩家的口耳相传获得市场认同,在国服一个月的收入也不过20多万元。

 

但这款惨淡经营的游戏却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之后,各种模仿这款游戏的国产网页游戏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

 

与那些制作精良,占据市场主流的“大游戏”相比,网页游戏有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优势:天天面对着电脑做着枯燥无聊的重复工作的上班族,可以在领导经过的时候,一键退出游戏。而且,这些节奏缓慢却剧情丰富的游戏,很大程度上满足了利用“碎片时间”进行长时间游戏的“白领”们的需求。

 

“可以上班玩的游戏”成了当年那一批页游最具竞争力的宣传口号。

 

通过在已有的游戏网站上搭建自己的服务器,抄袭套作各种知名端游,网页游戏迎来了它“野蛮生长”的黄金时代。在这个黄金时代里,昆仑万维凭借着“坚持自主创新、发展民族网游”的口号,在页游的“泡沫”中赚得了“第一桶金”。

 

▲昆仑万维旗下游戏《三国风云》的场景画面

 

就在2009年,在国内“一鸣惊人”的周亚辉把他的游戏推广到了韩国、日本、马来西亚和中国的香港地区,正式开始挺进国际市场。“Google不会做游戏,Facebook也不会做,所以我们有可能在各个国家做网页游戏第一名。”这位“稀里糊涂考上清华”的董事长对自己公司的前景作出了大胆的预估。

 

用了四年时间,昆仑万维占据了韩国网页游戏的第二名,日本网页游戏的第一名。

 

2015年,昆仑万维在A股上市,募集资本13.3亿元,假以时日,这家做游戏的公司说不定也会出现在“独角兽俱乐部”的名单上。但正当周亚辉和他的伙伴们踌躇满志的时候,网页游戏已经悄然走过了它辉煌发展的年代。

 

 

 

03

转身“独角兽捕手”

 

 

在技术更新的速度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时,一个产业的衰落往往不是因为它自身发展到了饱和状态,而是因为新技术革命猝不及防的冲击。

 

经历了2009年的辉煌,网页游戏前景看似一片光明。但就在这个时候,苹果引领的智能手机革命使得手机一夜之间取代了电脑网页,成为人们与网络世界互动的新方式。

 

到2015年完成上市的时候,周亚辉发现,网页游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网页游戏永远停留在了靠弹窗广告推广,画质低劣,剧情粗糙的“萌芽阶段”。靠着洗脑式广告发展起来的一些大热网页游戏,从制作水平到营销方式,比2012年可以说毫无进步,甚至有些地方还大大地倒退了。

 

想要维持企业的发展,还得“多一条腿走路”。曾经的“技术创业者”到了华丽转身成“投资者”的时候了。

 

一是,社交网络在PC端的流失比浏览器还快,所以科技公司一定要去做投资,这样才会对很多新的领域的变化有感觉;二是,这些投资里头,有些是主业,有些是辅业。有些就是财务投资,如果市场上有好的溢价财务投资的公司就可以卖掉,主业和战略投资则就会长期持有。

——周亚辉,2016

 

▲大量并购“独角兽企业”的游戏人周亚辉,渐渐获得了“独角兽捕手”的称号

 

在所有的投资领域里,昆仑万维选择了五个行业作为主业:工具软件、社交平台、游戏、互联网金融、视频娱乐。当年一心想做一只“独角兽”周亚辉,摇身一变成了一位成功的“独角兽捕手”

 

来自挪威的浏览器Opera成为昆仑万维在海外找到的最大一只“独角兽”。周亚辉本人担任了这家企业的CEO,带领它“二次创业”。凭借着轻便省流的特色,Opera在网络资源相对匮乏的非洲占据了40%以上的市场份额。

 

像周亚辉一样,其他人也渐渐闻到了网页衰败的气息。从投资者、开发者到消费者,都把目光投向了手机端市场——不仅是游戏,所有在网页端活跃的企业,都开始向手机“转移阵地”。

 

 

  

04

“发现”社交市场

 

 

也是这个时候,社交应用开始对人们的生活产生前所未有的冲击。2011年微信问世,QQ的手机客户端也渐渐发展成熟,作为传统社交软件巨头的腾讯依靠PC端时代积累下的雄厚资源,大举进军手机社交市场。在“熟人”社交的市场上,恐怕没有哪一家企业能够竞争得过腾讯,微信、QQ从一开始就确立了它无可争辩的“领袖”地位,“新来者”想要打开一片天地,就只能从“陌生人社交”打开渠道。

 

▲“陌陌”开启了陌生人社交的新时代

 

2011年8月,“陌陌”问世,这种基于地理位置服务的社交应用程序,虽然一出现就被大众指为“约炮软件”,但它确实迎合了年轻人最迫切的社交需要:在熙熙攘攘的城市,人们不再像过去的时代那样轻易与左邻右舍生发友谊,快节奏的现代生活需要人们更快更简便地在近距离内寻找有共同语言的人群。

 

哪怕这个“共同语言”只有性。

 

“陌陌”的成功在带动了其他相似软件发展的同时,也启发了同性社交网站“淡蓝”,2012年,该企业旗下的社交软件blued高调问世,与外来的Jack’d共同争夺中国市场。相对于迟迟不愿意推出中文版的Jack’d,“淡蓝”拥有网页论坛时代积累的雄厚人气,与更“接地气”的营销策略,很快,blued在商业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对社会而言,这是一次重要的变革,而对资本市场而言,敏锐的投资者们也发现了这其中蕴含的巨大商机。

 

2015年,当昆仑万维大举并购海外科技企业的时候,blued与新出现的Aloha、zank正激烈争夺着中国的同性社交市场,各式各样的同性社交软件也成为资本市场“猎取”的目标。

 

最“老牌”的同性社交软件巨头Grindr很快进入了昆仑万维的视野:凭借着“先发优势”,在2015年,它拥有遍布全世界196个国家和地区的广阔市场,从2014年9月开始就牢牢占据美国iOS付费社交榜单的头名。在2015年昆仑万维的财务报告中,Grindr被认为是“同性恋社群必备的社交软件”,这也是这家投资企业决心“猎取”这只“独角兽”的最大动因。

 

2016年1月8日,昆仑万维董事会通过了《关于公司投资 New Grindr LLC 的议案》,斥资9300万美元(约合6.08亿人民币),购买了Grindr总股本的60%,董事长周亚辉兼任Grindr董事会主席。“粉红经济”第一次走入了中国的资本市场。

 

 

 

05

信息安全泥淖中的“独角兽”

 

 

2016年4月,Grindr LLC正式纳入昆仑万维的财务报表合并范围,在2016年4月至12月间,这款社交软件一共实现了3575.2万元的利润,其中,母公司昆仑万维获得的利润达到2198.8万元。也就是说,2016年,这笔投资的年化收益率达到了5.48%,在科技和社交领域,可以说成绩还是很不错的。

 

也是在第一年的成功激励下,2018年1月5日,昆仑万维又买下了Grindr剩余部分的股权,对这款世界最大的同志社交应用软件实现了全资控股。在这一年多里,Grindr的估值已经涨到了3.95亿美元——假以时日,这款全世界最大的男同社交软件跻身“独角兽”俱乐部也未可知。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Grindr在美国陷入了巨大的麻烦之中。

 

与Jack’d、blued最大的区别在于,Grindr在用户注册信息时,有一项HIV检测提醒的服务,它要求用户填写HIV病毒的检测情况,并根据上次检测的时间,提醒用户在3至6个月之内进行下一次HIV检测。对使用同性社交软件的用户来说,这项服务大大降低了使用者感染HIV的风险,但也对用户的信息安全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尤其在Grindr将HIV病毒带原状态、精准的位置及其他敏感信息提供给第三方数据分析公司用于优化服务设计的情况下,美国社会对这家公司的信息安全风险,明显不那么乐观。

 

中国的消费者在隐私保护的前提下,很多时候是愿意以一定的个人数据授权使用,去换取更加便捷的服务的。

——李彦宏,2018年3月

 

相对国内而言,欧美等国对手机应用获取用户个人信息方面一直保持着高度的戒备。据财新网报道,2018年4月,美国国会就有议员向Grindr发信,要求其解释如何保护用户隐私。4月2日,Grindr承认了与第三方公司共享用户地理位置、种族、HIV带原状态等信息的行为,并宣布停止这一共享。

 

▲2018年7月,周亚辉在纳斯达克为Opera敲钟,而他旗下的Grindr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麻烦中

 

在昆仑万维旗下另一家科技公司Opera登陆美股一个月后,2018年8月,昆仑万维将Grindr在美股单独上市的计划也被美国政府否决。CFIUS认为,Grindr的上市会使昆仑万维对这家社交软件企业的控制权更为持久,而之前的“信息泄密风波”,则让美国朝野对这一控制权明显不那么放心。

 

 

 

06

海外猎“兽”,中资公司要补的课还有很多

 

 

在新东家所在的中国大陆,Grindr同样难以打开市场。blued、Aloha甚至之前以异性社交为主业的“探探”早已将中国同志社交市场分割殆尽,而社交软件的用户粘性又远远大于其他行业,一款社交软件进入一个新的市场,遇到的阻力远比其他行业艰难。

 

“用户体验应该还可以吧,但是我周边用户实在太少了。”一位哈尔滨某高校LGBT社团的前负责人对笔者聊起Grindr时谈到。

 

Grindr高昂的会员费也大大制约了它在中国国内的扩展用户群。在这款软件上,获取“已读”回执、查看完整个人资料、上传多张资料照片等功能需要支付每个月90元人民币的会员费用,同样的功能在blued是完全免费或仅需要通过人脸验证就能获得的,而探探和Aloha每月的会员费则是12元和30元,在服务收费价格方面,主要靠收取会员费盈利的Grindr自然无法与国内传统的同志社交巨头抗衡。

 

▲中文版Grindr xtra的宣传页,也见不到几张亚洲面孔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拥有7种语言版本,由中国公司全资控股的Grindr似乎并没有深耕中国市场的打算,这也造成了A股的投资者对昆仑万维这项收购的具体情况知之甚少,很多人甚至看到这家公司将出售该软件时,才了解到它竟然持有全球最大同性社交软件控股权长达三年之久。

 

2016年,昆仑万维财报中对Grindr的商誉估值约为5.79亿元,占到该公司净资产比重的18.35%。当年,正是看中了它在国外市场巨大的竞争力,昆仑万维才力推让Grindr在美股单独上市,以期通过这款软件在美国市场的知名度,发挥它应有的价值。也正因为如此,在美股上市失败之后,对Grindr知之甚少的A股投资者对即将发生的Grindr所有权变动反应平平,也在意料之中。

 

当年先后花了2.45亿美元够得的Grindr股权,在收购完成时估值涨了1.5亿美元,加上两次并购之间的增长,这笔投资至少已经“赚”了2.44亿美元。从账面上看,到现在为止,这还是一笔收益可观的投资,但是与2016年这项并购启动时投资方的“宏伟愿景”相比,明显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曾经被作为“主业”发展的社交网络投资,经历了一系列信息安全风波后,眼看就要变成不得不及时脱手的“辅业”。这似乎提醒中国的投资者,在进入一个被绚烂彩虹光芒笼罩着的行业时,对文化与政策环境差异的准确把控,还需要更久的时间做足功夫。

 

对股票市场上的投资者来说,那些在世界资本市场上纵横捭阖的“独角兽猎手”无疑是不错的投资对象,但是,他们同样面临着错综复杂的国际文化政策环境,收益前景有多大,风险也就有多大。

 

在当下的资本市场上,社交软件可能是最容易成为“独角兽”的“潜力股”。不过,社交软件的运营和维护往往需要更高的关注度,还要在精准的营销策略和各国复杂多样的隐私保护政策之间小心翼翼地“走钢丝”,稍有不慎,原本寄予厚望和“市场黑马”可能还会变成沾满麻烦的“烫手山芋”——君不见,腾讯靠着“微信”每年实现三千多亿盈利的时候,“聊天宝”却在短短几个月间“一败涂地”。



1

2

3

4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404厂锅炉房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