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上都在骂江山娇,但我想说点不一样的




编辑:佐治


昨天,共青团中央官方微博发了一条动态,宣布两个虚拟偶像“江山娇”、“红旗漫”正式上线,之后虚拟偶像的官方微博转发动态宣告自己“正式出道”。



然而,舆论却没有像共青团期待的那样充满爱与正能量,反而引来了巨大争议。许多网友认为这样是“政治娱乐化”、“政治饭圈化”、“娱乐至死”的表现,还有人指责共青团忘记甲午血海深仇亲日,还有网友对虚拟人物口吐芬芳,词语污秽不堪,更甚者还将两个虚拟人物与最近热议的“剃秃头”、“医务人员生理期”等相关性不大的事强行扯到一起。

 

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共青团删除了相关微博,有人戏称这是史上最短命的偶像

 

去讨论这件事中谁是谁非不是锅炉房的风格,我们更想阐述一下这件事情背后的政治逻辑。

 

就从这个截图开始吧。



有一些人在这件事情中批判共青团忘记甲午中日战争,忘记中日之间的历史仇恨,去用如此日系画风的虚拟偶像。我不去反驳,就想问这些人一句,如何看待近期日本国内的亲中做法?如果日本人都像这位网友一样想,国内还不得翻天了。

 

国与国之间的外交最看重的是交易与利益,而不是民族情绪与历史恩怨,尽管后者是我们必须要重视且铭记于心的,但是在百年一遇的大变局面前,我们需要优先考虑前者。

 

武汉疫情发生后,日本做出了许多让中国网友欣慰的事情。例如延长滞留日本的武汉游客的签证,东京晴空塔举行了祈祷点火仪式,日本街上及商超里打起了“中国加油”、“武汉加油”的海报等。


 

当然,最劲爆的还是以下两条。一是日本松山芭蕾舞团齐唱《义勇军进行曲》为中国加油(笔者不清楚这帮演员知道这歌是为谁写的之后的心理阴影面积),二是日本自民党决定将本党所属每位国会议员的三月经费中扣除5000日元(约合人民币317元)捐赠给中国,以支援中国的相关防疫工作。



一时间,许多人感谢日本人民,称赞这届日本政府,表扬安倍。但我们都知道一句话,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在这次疫情中,日本不同于其他许多国家的一系列反常举动,其实也是为了自身利益。

 

除了中日之间距离太近往来太密切,将疫情消灭在中国土地上显然比扩散入日本境内后再处理更好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趁机向我们示好,推动两国关系的升温。

 

日本近年来最大的诉求便是实现国家正常化,摆脱悬在头顶的“鹰酱”,推动东北亚新局面,想要做到这件事情,除了千方百计装孙子,要啥给啥点头哈腰的哄好特朗普,还需要中国的大力支持。

 

中日官方之间,大家为了共同的大蛋糕,自然心知肚明、不约而同的向中间靠拢。

 

但是这种重大历史事件,仅仅依靠官方的推动也是不够的,民间舆论的风向转变,也是重要的一步。

 

若想要民间情绪升温,是需要动脑子的。安倍的“党费”一招花钱并不多,但效果甚佳,有种一台缝纫机聚到媳妇的感觉,其他的操作也都无一例外赢得了许多中国民众的好感。

 

“投桃报李”一词大家并不陌生,日方已经表达了自己的诚意,我们作为同样有诉求的一方,自然也要有所表示。

 

我们的诉求,最主要的便是推进中日韩自贸区的成立,摆脱美国制造的东亚地缘制衡枷锁,重建东北亚秩序,从而能够更放心、更有底气、更有潜力的实现大国崛起。

 

因此,在这种历史阶段,我们也会给出自己的态度,当然这包括明显的(新闻联播上可以看到的友好)与不明显的(近期不露声色的“北方四岛”称谓)。甚至还有网上传出的比较搞笑的桥段,某抗日剧最近停播了,电视台给出的解释是中日关系回暖暂时不播了。

 

推动中日友好,是需要塑造闪闪发光的形象的,可以是人,也可以是书、歌曲、影视作品,甚至是虚拟偶像,但一定是要体现中日友好的IP。

 

上世纪50年代中苏蜜月期,苏联文化元素在国内广受欢迎;70年代中日建交时,成龙踩上了历史进程;中美开始暧昧后,李小龙成为超一流巨星;香港回归时,张明敏的《我的中国心》一炮走红。


如今,我们也需要找到再次推动中日关系的IP,《唐人街探案3》选择了东京,国家也肯定会为其助攻,若不是疫情影响,春节档唐探注定夺魁。


 

共青团中央估计也是想在这样的历史机遇下,做出一个踏上历史进程的IP。于是在这个日方刚刚示好,中方需要有所回应的时刻,费了挺大脑洞与精力,将“江山娇”与“红旗漫”两个具有日本文化元素的虚拟人物推到了前台。

 

只是没想到不合大家口味,公众也不买账就算了,还惹得一身骂,这就尴了尬了。

 

作为一家官方机构,我们大可不必怀疑共青团中央的政治觉悟与爱国情怀,有些网友的这种想法有点“想太多”的成分,但我们的确可以质疑、批评其业务能力。

 

我猜测他的出发点可能是想结合两个近年来比较火的元素,一是“政治萌化”,《那年那兔那些事》受到网友一直好评,“阿中哥哥”的称谓也将爱国与饭圈结合起来;二是“二次元”文化,这种文化目前受到许多年轻一代喜爱,同时具有日本元素。



其实这两个元素都挺有市场,处理得当也都能得到认可,但问题就在于,好的出发点并没有带来好的结果,设计师将这两个元素搞到一起后,并没有1+1>2。既没有“兔”给人们带来的感动,也没有洛天依给人们带来的可爱,反而给许多人带来了很奇怪、不舒服的感觉,像极了想追随潮流却不停踩雷的老父亲,于是也引来了全网吐槽。

 

这背后最大的原因,是官方与民众之间存在巨大的逻辑思维鸿沟。

 

在此通俗的讲一下。

 

虽然官方中存在一些害群之马,但中国绝大多数的公职人员、事业编制人员还是有底线有责任的。虽然民间存在一些崇洋媚外不爱国之人,但绝大多数的民众,无论学历,收入,年龄,还是爱国的。

 

但是,目前存在一个巨大的需求供给差异。

 

民众想吃梨,也觉得吃梨好,也希望官方给买梨吃。官方觉得民众吃苹果好,吃梨不好,就不买梨,总买苹果。

 

然后民众就说,我不要吃苹果,我踏马要吃梨啊,你们天天不干事瞎折腾,气死我了。


官方也很委屈呀,就说我觉得吃苹果好啊,苹果是自家种的没有毒,那梨是从外边买的可能有毒啊,我也不是让你饿着呀,这不苹果你随便吃啊,我天天也没闲着啊,累得要死要活的。

 

民众就说,那梨有的是有毒,但是味道好啊,而且我又不傻,我可以吃没有毒的啊,或者你帮我看看哪个有毒啊。那苹果是没毒,但本来就不甜,天天吃给我吃傻了。


官方就说,那苹果是不甜,但也是我辛辛苦苦干活赚钱买的啊,你要体谅我啊,而且那梨,也不是这么好分辨有毒没毒的啊,你们自己有时候分不出来,时常有人被毒死,我有时候告诉你们某一个有毒不要吃,你们也非不信去吃。

 

 

所以,从“江山娇”的事情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事情,那这些事情什么时候能解决呢?

 

你问我,我问谁呢?



1

2


3

4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404厂锅炉房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