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洪水纪事


编辑:佐治


6月2日以来,贵州、广西、广东、湖南、江西、安徽、浙江、福建等地出现持续强降雨天气。截至近日共有几百万人次受灾,几十万人次紧急转移安置,直接经济损失近百亿元。



都说2020年的打开方式不对,先是新冠疫情,社会停摆;现在又发水灾,千里泽国。


近期的情况用俗话来说就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北方骄阳似火,不断刷新高温纪录;南方暴雨不断,洪水肆虐。


大家都知道我国的地形是以秦岭淮河一线为界,划分南北方,一般是南涝北旱。


秦岭淮河以南是亚热带季风气候,以北是温带季风气候,年降水量从东南沿海向西北内陆递减。



南方不仅雨季历时长,而且由于夏秋季节降水集中,因而常常出现洪涝灾害。而华北、西北降水较少,再加上垦殖、放牧过度,蓄水抗旱能力差,所以面临严重的”水荒”。


全球变暖导致气候不稳定,极端天气频发,像澳洲大火,和这次南方的水灾都是例子。



此情此景,不禁让人联想到1998年的特大洪水,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当年全国人民是如何挺过来的。


98年特大洪水包括长江、嫩江和松花江等,都是全流域型特大洪水,受灾最重的是江西、湖南、湖北和黑龙江四省。


全国共有29个省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洪涝灾害,受灾面积3.18亿亩,受灾人口2.23亿人,死亡4150人,倒塌房屋685万间,直接经济损失1660亿元。



1998年8月16日,湖北省荆江分洪区来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作为长江最大的分洪区,它从出生开始就背负了舍己保大的使命。



荆江分洪区内有公安和江陵两县,公安三袁,荆楚腹地,六十七万亩尽膏腴之地。


8月6日,长江第四次洪峰过境,沙市水位突破44.68米,达到了启用荆江分洪区的水位下限。



从8月6日16时到8月7日12时,二十个小时内,三十三万群众已离开家园,舍弃禽畜鱼塘、稻田棉地,关闭工厂商店,做好了分洪的准备。



第四次洪峰有惊无险。但到8月16日16时,沙市水位已达44.88米,并在快速上涨,预测16日当晚沙市水位将突破45米大关。



形势已是刻不容缓。启用荆江分洪区,只需爆破防淤堤,辛苦创造的百亿财富被淹没,不需要有人承担责任,下游水情得到缓解。



不启用荆江分洪区,水位突破45米淹没堤面,全靠沙袋垒起的子堤御洪,沙市大堤能坚持多久?下游的监利、汉口等地能坚持多久?



万一长江干堤大范围崩溃,江汉平原一片汪洋,数十万人死亡,数千万人受灾,一个省的未来都将被淹没,一个国家会忍受数十年的伤痛。


分洪还是不分洪,这个万斤重担压在国家防总总指挥的肩上。



我们将见证“知我罪我,其惟春秋”的伟大政治家与用数据说话的杰出科学家之间的通力配合,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长江水利委员会副总工程师不主张分洪,长江委的建议是不分洪、扛过去,理由如下:


1.第六次洪峰虽然很高,但缺乏流量支撑,超蓄洪水量不大。


2.水位超过45米的时间不会长,仅持续20小时左右。



3.第六次洪峰属于“尖瘦型洪水”,分洪对下游结果不明显。


4.荆江分洪区可接纳54亿立方米的水,45米以上仅超蓄2.1亿立方米,分洪得不偿失。


5.接下来几天无大到暴雨。


6.长江大堤刚完成修整,可以在短时间内承受45.2米的极限压力。


8月16日23时,总指挥会见军队高级将领,表达了不分洪的意向,请部队严防死守坚持到底。



8月17日零时,总指挥向上级通报决策内容,并得到正式命令。


8月17日1时30分,总指挥会见两位省主官,正式传达不炸堤、不分洪的决策,要求军民齐上阵,严防死守两昼夜。



最终,严谨敢言的栋梁,勇于担责的国士,改变了湖北未来20年的命运,也关系到中国未来20年的国运。


伟大的领导者,率领着伟大的军队和人民,再次用血肉筑起了新的长城。



98年以后我国也发生过洪量略大于等于当年的洪水,但再也没有像当年一样损失那么大。


这是因为近些年来长江水利的开发,如洛溪渡、向家坝、三峡、葛洲坝和各个支流的水利建设,长江及其主要支流已经具有很强的蓄洪调峰功能。


最核心的是因为三峡的稳定运行,它是按照“千年一遇”的防洪标准来设计,建成以来通过成熟的梯级调度发电分洪调水,已经把很多次如98年规模的洪水化解。



如今我们面对南方的水灾,再也不用像当初一样害怕。


党和国家的坚强领导,人民子弟兵,发达的水利建设,丰富的抗灾经验,都是让我们心里踏实的依靠。


天灾无法避免,苦难不需铭记。我们知道,终有雨过天晴之日。



1

2


3

4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404厂锅炉房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