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在外交场合拉裤子,真是百年未有之“大便”局

9月22日,对美国人民而言是一个“屎到临头,还敢搅便”的日子。

这是一则欲盖弥彰的消息。推特已经把“拜登拉稀”的关键词屏蔽了。仅存的一段视频没有味道,但记者们抱怨道:Did he shit? (拜登拉屎了?)另一记者回答:I have no idea,hope the microphone got it. (不知道,但愿麦克风录下了)。

79岁的老人,大小便失禁很正常。但失禁的人是美国总统,失禁的场合是在白宫会见到访的英国首相约翰逊。

什么叫“老人政治”啊?(后仰)想当年,同样高龄的勃列日涅夫,会见英国首相撒切尔时,顶多是忘记撒切尔是谁,还把她喊成“英吉拉·甘地”。如今,美国总统竟然当着英国首相的面喷屎,情不自禁,情难自已。

前总统特朗普前几天还说,美国正在成为“人类粪池”,真是一语成谶。稀拉了,拉稀了,拜登这波是“稀拉里”附身。哟哟哟,这不是拜登大总统吗?几天不见,这么拉了?拉这里了?

哈哈哈哈哈哈我他妈笑死了!

言归正传,以我浅薄的知识,拜登在公开场合拉裤子,可以算作其罹患老年痴呆的铁证之一。须知,“瞌睡乔”的外号,可不是特朗普随便起的。身体状况不行,也是拜登竞选时,被共和党屡次质疑,民主党旗下媒体不得不反复自证清白的关键议题。搞笑吗?身体健康本来就不应该是总统竞选的核心议题。能否单手喝水、跑步下台阶,岂是衡量治国理政能力的标准?

问题是,纸里包不住火。拜登上任后,成为美国历史上白宫记者会最晚召开的总统,而且长期没有外出访问或参与国际会议(直到G7+北约峰会)。接待外宾、与记者见面时,拜登屡次语无伦次、反应迟缓,与以色列新总理会晤时竟当着记者的面睡着了。

这些糗事,单靠“疫情影响”四个字已经无法自圆其说,但美国社交媒体平台和自由派主流媒体迅速行动起来,洗白的、屏蔽的、刻意忽略的,穷尽手段为老总统圆场。须知,绝大多数美国媒体,持有亲民主党建制派精英的鲜明立场。幸好出糗的不是特朗普,不然川普换条红色内裤,都能被媒体大肆批判为“直肠癌”。

拜登接下来情况不会太好,但由白宫顶级医疗团队的辅助,也不会太差。老年痴呆患者会给自己和看护团队带来很大痛苦,最后死于感染、器官衰竭。唯一能确定的是,拜登一旦失能住院,副总统哈里斯就会代行总统职务。

哈里斯,这女人善于权斗,疏于治国。新世纪以来,美西方政客基本如此,但考虑到美帝国的衰退,我总把她类比为戈尔巴乔夫。

1994年,29岁的哈里斯与60岁的加州众议长威廉·布朗(Willie Brown)搞婚外情,小三顺利上位。别问,问就是“自由恋爱”。凭借布朗的权势,哈里斯平步青云,历任旧金山地方检察官、加州总检察长。么叫“裙带关系”啊?什么叫“走后门”啊?美国政坛可真是太懂了。

哈里斯其他几段混乱情史,大家可以在网上自行查找。也许是叶子(某麻)飞多了,头脑不清楚,但禁不住人家是混血女性,移民背景,简直buff叠满。在民主党身份政治的大背景下,一通乱杀。2019~2020年,与拜登争党内总统提名时,哈里斯拔出大量黑料直指拜登种族歧视,声援被拜登性骚扰的女性。

要不是民主党内部施压,拜登怎么可能会与哈里斯一同竞选,同意把她安排在副总统的位置上?

哈里斯在政界影响力很有限,一旦拜登失能,想要立足必须依靠其他力量。这足以让哈里斯深感不安,事实也的确如此。1月6日,已经当选副总统的哈里斯,本应作为新的参议院议长(副总统兼任),却参加了参议员换届仪式并宣誓就任参议员。直到18日,才在质疑声中辞去职位,转交给早就定好的替补人选——加州州务卿。为何死抓着参议员职位不放?哈里斯怕什么?怕的就是没根基人老珠黄之后,怎么可能靠出卖身体换取利益?再说她政治野心那么大,怎可能是一两个男人满足得了的?

拜登政府任命了一大批旧臣,仔细看名单,大部分人曾在外交系统供职(诸如气候问题特使是前国务卿克里)。让前外交人员填充其他各部之空缺,外行领导内行?不能说拜登身边缺人,也是别无选择的无奈之举。

想当年,勃列日涅夫离世,安德罗波夫任命外长葛罗米柯担任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接任的契尔年科只干了13个月,大部分还是在病床上度过的,至此葛罗米柯成为了苏联政坛资历最老、威望最高的人。正是这位传奇外长,力排众议,捧出了戈尔巴乔夫这个少壮派。不久,反被戈氏以“保守派”为名赶出政坛。

彼时彼刻,正如此时此刻。经过川普和拜登两位老人执政的美国,正如安德罗波夫和契尔年科等老人执政后的苏联:一样的外交官主政,一样的少壮派即将登台,一样经历了在阿富汗的惨败。俗话说,历史不会简单地重复,只会押着相同的韵脚。接下来,美国欠缺一次大刀阔斧往脖子上砍的“改革”,一个野心勃勃的阴谋家,还有一次惨烈的解体。

一旦代行总统职权,哈里斯需要外力稳住权位,外交官是唯一选择。哈里斯的黑历史太多,领导能力又不够(自行搜索美国南部边境危机),虽善于弄权但党内颇具实力的挑战者甚多(诸如乔曼钦等,还有左翼激进派人士,它们如叶利钦一样屡次制造民主党内分歧,破坏权威,或者高呼加速变革)。

我才发现,拜登一泡屎竟然拉出了苏联末期摇摇欲坠的腐朽臭味。

从拜登就任以来,美国媒体的欲盖弥彰,可以看出美丽坚帝国正在加速陷入黄昏。美国正在回归其作为北美地区强国、正常世界大国的层次,但过惯了富日子的美国,会在这一过程中表现得相当不适应。即便最终接受衰退,美国的军事霸权、媒体霸权和科技霸权也不会轻易被敲除,依然可以给中国使绊子。

美国的衰落,不是某一个总统就能逆转的;美国衰落后的残存势力,也不是说没就没的。中国还是要修炼内功,超越美国的目标只是时间问题,但共同富裕的问题则关乎千秋万代。

总结:拉得好!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