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坐等深圳地铁14号线东延惠阳,借厦深、赣深、深汕高铁直通大深圳!

广东惠州是一个在广东省外存在感不强的城市(东三省除外),毗邻深圳和广州的优越区位条件本该为该市注入无穷的活力。

然而,现实却是令人大跌眼镜,惠州的存在感太弱,对于买不起的深圳人来说,惠州也不过是睡城或是养老圣地而已,真正的感情应该没有多少。

惠州最大的问题是与深圳的为政理念不同,深圳是开拓创新,而惠州则是得过且过,不求进取。

当然,一些项目惠州也承受不起延后的后果,例如高铁,所以惠州的高铁建设算是跟上了节奏,惠州之所以拥有如此多的高铁站,主要因为地域辽阔,又在深圳和广州之间,深圳都市圈和广州都市圈的高铁线都很难回避惠州,惠州靠“躺赢”捡回来不少高铁站。

惠州不仅在广东高铁大发展中收获颇丰,也在深圳都市圈轨道交通发展的大趋势下,承接深圳地铁14号线东延和深惠、深大城际的利好。

虽说深惠城际和深大城际的惠州段还没有确定的建设时间表,但总归给那些临深居民一个希望,深圳将地铁和城际铁路修到边境上,本身已经仁至义尽了,惠州自己也要努力才行。

笔者研究过全国几百座地级以上城市,惠州是一个特例,不求进取的典型,明明区位如此优越,却没有利用这种优势将城市能级提高一个档次,实在是可惜。

惠州似乎有一种担心,那就是临深的惠阳和大亚湾如果发展起来,一方面会与惠城、仲恺等城市中心区域离心离德,另一方面,会与深圳走得太近,难以管理。

其实,这种担心是多余的,惠州并非只有惠城和仲恺,惠阳和大亚湾发展得好,同样会增强惠州的整体竞争力,但囿于狭隘的思路,做大所谓中心城区的冲动,临深的惠阳和大亚湾在市级重大文化医疗等配套方面,几乎是空白。

深圳人和外省人,他们首先会关注离深圳更近的惠阳大亚湾而不是惠城与仲恺,即便2021年底赣深高铁开通,惠城和仲恺有了属于自己的高铁站,这种局面也难以改变。

赣深高铁虽然缩短了惠州中心城区的居民到深圳的旅行时间,但实际上的距离并没有变,同样是乘坐高铁,从惠州北站到深圳北站的票价预计会比惠州南站(惠阳站)到深圳北站的票价贵一倍。

惠州南站在2025年深汕高铁开通后可以做到跨市上班通勤,但惠州北站做不到,因为性比价不高。

惠州南站

当然,惠州北站的价值也不容低估,对商务一族来说,通过赣深高铁通勤还是行得通的,对普通的上班族,不太现实,成本高是一方面,检票程序繁琐也是一回事。

当然,惠州南站(惠阳站)也会有这个问题,但深汕高铁在上班高峰期可以实现公交化运营,厦深和深汕两条高铁来保障深惠通勤人员随到随走。

深惠之间通勤比较靠谱的方式是跨市地铁和城际铁路,但深惠与深大城际铁路深圳段至少也得五年建成,所以即便惠州段与深圳段同步建设,也要等待至少五六年。

深大城际

通过惠州公交接驳2022年底开通的深圳地铁14号线沙田站,算是近期内深惠同城可行的方案,当然,并不能惠及惠州全域,主要是指居住在惠阳中心区和大亚湾西区的市民。

“生活在惠州,工作在深圳”将率先在惠州临深实现,而非惠城和仲恺,这一点肉食者自然明白。

惠州中心城区有自己的价值,但临深也要发展,不能一股脑推给深圳,深圳没有义务来发展惠州。

惠州不能什么便宜都去占,有时候适度让渡自己的利益给深圳,可以更好地促进深惠融合发展。

举一个长三角的例子,当初苏州的县级市昆山为了上海地铁延伸到自己境内,自掏腰包来修建地铁,建成后交给上海地铁来运营,实现了双赢的结局。

如果惠州不能有更大的格局,很难有大的发展,即便周边有深圳和广州两位老大哥,也难以在激烈的城市竞争中脱颖而出。

惠州的问题,根子在思想,但近期内,能够极大带动惠州发展的是交通,厦深高铁已经建成近八年,赣深高铁将在2021年底开通,深汕高铁预计2025年开通,而深河高铁正在谋划中,具体开通时间未定。

城际铁路方面,莞惠城际(广惠城际)早已建成,深惠城际和深大城际两条深圳都市圈城际铁路深圳段2021年底将开工,没有多大悬念,这两条城际线的惠州段推进不太明朗,从公开的报道,深惠城际惠州段应该会在深大城际惠州段前面开工。

惠州和深圳要实现深度融合,最佳的方式还是轨道交通,这里指的是地铁,具体而来是深圳地铁14号线,这是惠州崛起的关键。

深圳地铁14号线

综合各方面消息,深圳地铁14号线东延有望纳入到深圳地铁5期获得批复,等批复后,等于获得了动工的“准生证”,以深圳的效率离动工就不远了。

其实,现在深惠两市已经就深圳地铁14号线东延进行了多轮沟通,相信基本问题已经达成了共识,投融资方案是最关键的问题,实现共赢是才能合作顺利。

亲爱的朋友,您对惠州未来的前景有什么期待或是看法,请在评论区留言!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