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达室_江同志的社交能力

由 一致通过的陈老师 发表于2021-10-12 15:17:42

当代年轻人成长在网络时代,他们非常熟悉网络那一套社交理论。但是到了现实中,纷纷患上了“社恐”,反而羡慕起那些社交牛逼的长辈来。这是今年“社交牛逼症”火的原因。


在我第一次听说这个词的时候,脑海里就浮现出一个人。


最近又看了一些老同事回忆江同志的回忆文章,有一个新的感觉就是:出色的社交能力不完全是与生俱来的,自信、热情、真诚地待人才是关键。分享三则老故事,供大家学习。


1960年代与同事们的合影


01


“社恐”的朋友们觉得,但凡人多的场合,就会显得不自在,恨不得立即抠出个一室一厅让自己躲起来。其实大家都是人,又不是洪水猛兽,有什么尴尬的呢?如果觉得尴尬,就应该主动找到角色,消解尴尬。


话说1964年,江同志和外单位的同志一起去法国参加会议。整个团队有十多个人,之前大多没有打过交道,现在却要共同长途旅行。说实话,对常人来说,起初都还是有点尴尬的。


那一次,江同志被选为副团长,大概是因为他外文比较好的原因吧。他是怎么做的呢?据当时同行的薛同志回忆,江同志一路跑前跑后,“订旅馆、排房间、叫起床、拎行李”。


1960年代的巴黎街头。


当时去法国没有直航航班,需要疯狂转机。一路折腾下来,到巴黎之后薛同志就很不舒服。这立马被江同志察觉到了,立即就安排一位同事陪伴他,让他记忆深刻。


其实在社交中,就是需要敏锐地发现他人所需,以恰当的方式给予关心和帮助,很快就能拉近相互之间的距离,让人觉得值得信任。


02


再说社交中很平常的事:吃饭。有的人,总爱把“改天一起吃饭挂在嘴上”。这世上最玄虚的天,就是改天。


如果觉得关系塑料,大可不必虚情假意;如果真心想请人吃饭,那就功夫做足,热情到位。


1971年,部里要在北京办一个展览会。已经当过大所所长的江同志先到一步,几年前当过他下属的曾同志晚到几天。


出乎意料的是,当他和另外一位同事步出北京站时,江同志已在站外等候多时了。更出乎意料的是,江同志二话不说,就把他俩带进火车站旁边的新侨饭店。这个饭店如今还在原址,崇文门地铁站出来就是。现在看起来不算豪华,但在当时的北京,还是相当高级。


当年饭店的菜谱,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吃的上面的菜。


据曾同志回忆,那顿饭吃了10块钱。在1970年代初,10块可以解决一家三口一个月的菜钱。由此可见,江同志对老同事是非常豪爽的。但是,在之前的文章中提到过,他自己平时是非常节约的。


这种“忍嘴待客”的品质,反映出他的真诚。


03


上海曹杨八村,江同志他们家早年的住所,也是单位分的房子。这套房子是一个小三居,但没有客厅。


那个年代,上海住房相当紧张,电科所新来的小李同志眼看就要生孩子了,还无房可安家。单位就号召有房家庭“共享”一点房子,给无房家庭。这件事被江同志的爱人知道了,主动提议让出一间卧室给小李同志住。


虽然当时江同志在武汉工作只是偶尔回来,但上海的家里还住着爱人、岳母、两个儿子和侄儿,也是蛮紧张的。而且自家几口住得好好的,突然家里要“挤”进另一户人,要搁现在恐怕谁家都是不愿意的。


但是,他们不仅“共享”房子给小李一家,还一起乘凉聊天、生火做饭、一起照顾孩子。热闹得很呢。


曹杨八村。也不知道当年的老房子还在不在?


据小李同志回忆,1969年夏天,江同志回上海探亲。他们两家傍晚总是在阳台聊天,江同志会跟他们讲四大名著。他们还在一起唱歌,江同志亲自弹吉他伴奏。她说,那个夏天的江家阳台给她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后来,她看到江同志在夏威夷宴会弹奏吉他,赢得大家喝彩,就感到非常亲切。


所以说,社交不是什么高深的绝学。只是一把吉他,不仅可以拉近人与人的距离,也可以拉近国与国的距离。


还是要学习一个。



关注这个传达室

远离社交恐惧症

扫码关注

作者:一致通过的陈老师

公众号:传达室

发布时间:2021-10-12 15:1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