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鱼ziyu_丁意:他用爱,欲,和镜头,养成一个网红女友

由 子鱼ziyu 发表于2021-10-14 09:27:40



作者:丁意 

子鱼公号常驻作者

擅写男女情事





1,

“妹妹,动一动啊,跟个木头似的杵着,叫我怎么拍!”

段辉还没进棚,就听到老王在那吼得声嘶力竭。不由得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姑娘,能将好脾气的老王耐心磨尽。

一探头,正好和投光灯下那双惊慌失措的眼睛对上。化了妖媚的眼妆,瞳仁间却无半点风情,只有茫然和害怕。大约被老王骂了太久,突然见到个陌生人,都像遇见救星一般,巴巴地望着段辉,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可怜劲。

段辉微微一怔,不动声色地凑上去拍了拍老王的肩膀:哪来那么大火气,楼下新开了家酒馆,喝一杯去?

老王摘下眼镜,捏捏眉心,没好气道:活没干完,喝什么喝!从下午到现在,熬到其他人都走光了,我这一组照片还没拍完,也不知道人事招的都是什么玩意!

被称作玩意的女孩,难堪地低下头,瑟缩在灯光下,紧紧攥着裙角。领口开得太低,她始终以一种自卫的姿态含着胸,现在更是恨不得整个人都钻进衣服里去。尽管,那只是一件难以蔽体的裙子。

殊不知,她这般作态,落在摄影师眼里,完全是又当又立,干扰他们工作。

毕竟,能应聘进来的,还不了解公司属性嘛。一家主打宅男福音的网红孵化公司,看网上资料就知道专门生产哪类网红。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况且,自己主动选择这一行的,心里还能没点数,装什么装。

作为一名专为性感网红拍照的摄影师,老王挺矛盾的。

一方面,出于生理本能,他和自己的服务对象关系处得相当不错,片场插科打诨玩玩暧昧,看对眼了晚上还能约一约,反正是你情我愿的露水情缘,彼此慰藉还不耽误前程。

一方面,他又打心眼里排斥做这行的姑娘。他认为,一个长得还算过得去的女人,在这个社会怎样都不会饿死,为什么非要衣着不堪搔首弄姿取悦陌生人,赚了快钱的同时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她们在他眼里,是肤浅拜金的代名词,是毫无尊严以色侍人的可怜玩意,无异于烟花女子。他常常警告身边兄弟们:玩玩可以,千万别当真!

他自认为看透她们的本性,于是柳叶在投光灯下的含胸缩背变成了一种做作的装纯。尤其是想到即将因为加班而错过晚上的酒局,他心口愈发不忿,完全没有心思辨别她眼底的单纯。

她资料上的十九岁压根引不来他的怜惜。他还拍过十六七岁的呢,一上场就熟练地对着镜头解扣子抛媚眼,分明是个道行千年的妖精。能做这行的,哪个心里没住着妖精。

段辉本是来找老王喝酒的,看这怒火冲冲的架势,只能作罢。默默站在后面看着柳叶摇头摆手,跟个机器人似的,再看看老王,脸色果然更加阴沉。

这样不对,那样也不对,柳叶忽然罢工,泪眼汪汪地望着镜头。外面的世界早已天昏地暗,被时间推着前行,唯有这摄影棚的岁月,是被投光灯定格了的白天,仿佛永远没有尽头。

段辉透过镜头,看着这双茫然无措的泪眼,一瞬间有种错觉,再不止住,那眼泪就要流到他心里,淹他个措手不及。

他将老王推走了,承诺替他完成工作,就当报答上周那顿酒钱。

老王一走,柳叶的眼泪便止住了。泪水冲花了眼妆,也洗净了瞳仁,带点讨好地盯着段辉。

段辉扫了一眼花脸猫似的面孔,让她赶紧去补个妆。柳叶愣住,怯怯道:我,我不会啊。

这下轮到段辉呆住。他没见过不会化妆的姑娘,他堂妹刚上初中,就知道找代购买口红。幸好,公司有现成的化妆台,他见多了也懂一些。

两人在网上找了个教程,现学现弄。段辉发现,柳叶的容貌偏小家碧玉,化个大浓妆走性感路线很违和。他一点点揩去她面颊上多余的脂粉,只微微点红唇瓣,勾勒眼线。

他也不要求她做出那些刻意的勾人动作,只缓缓诱导,尽量让她自然绽放。她不够丰满,但是腰肢绝细,于是他的镜头专攻那腰。

纤细灵巧,勾人而不自知,那是介于少女和女人之间的细腰。段辉不断按下快门,眼神在镜头和真人之间来回流转,忘却了时间的飞逝。

拍摄结束,已经是凌晨一点。

柳叶卸干净妆容,换上自己的衣服,一蹦一跳地来到段辉身边:今天太麻烦你了,我请你吃宵夜吧。

段辉打量着她素净古朴的打扮,第一次怀疑老王的理论。也许,真有出淤泥而不染的呢。或者说,被迫沦落风尘。

2,

午夜的街头,店铺都关门了。

柳叶还要继续找饭馆,段辉直接带她来到便利店,让店员泡了两碗方便面,两人坐在玻璃窗前狼吞虎咽。

她吃着吃着,眼泪掉下来,说面试时讲得好好的,随便扭扭就行了。哪里想到,要穿那种破烂布条,还要做那么羞耻的动作。

她的睫毛沾上细碎的泪珠,在玻璃窗上反射出晶莹的光彩,一颤一颤的,照到段辉心里。他说,如果她不喜欢这里,他可以推荐她去另一家网红公司,能走清纯路线的那种。

她立刻满怀感激地仰望着他,湿漉漉的眼睛看上去格外惹人怜爱。谁说前凸后翘媚眼如丝才是性感,能够三言两语激发男人的保护欲,未尝不是另一种性感。

回到家,段辉才隐隐感到心虚。哪有挖自家公司墙角的,要是被人事知道了,还不知道要说什么闲话。

然而,忆起指尖残留的柳叶细腰上柔软的触感,以及隔着镜头在心里勾勒得恰到好处的温柔乡,竟是不后悔的。

所谓宅男福音,卖点不过是女人胸前那点肉。老王他们喝多了,就在酒桌上评论女人乳房的大小,总之一个比一个大。按照他们的说法,没有男人不爱大的,越大越有劲。

段辉曾说大了未必好看,被他们嘲笑虚伪。

事实上,他是真这样认为的。小时候,他跟随父母在农场待过一段时间,他的任务是监督奶牛吃草料。他盯着垂成一排的硕大乳房,感觉到了原始而难堪的丑陋,几乎令人作呕。

毕业后,他贷款成立个人工作室,立志大干一场,结果赔得血本无归。为了还债,在老王的牵线下,进入这家网红公司,拍摄打着擦边球的照片。

知道的哥们都羡慕他从此艳福不断,其实他几乎没有乱来过。倒不是他多么洁身自好,而是那些张扬的肉体完全无法勾起他的欲望。

他所向往的女性美,是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而非大解衣扣,迫不及待地将肉欲昭告天下。在白花花的肉堆里待久了,乍一见到柳叶这样欲遮还羞不知所措的,段辉简直说不出的惊喜。

从聊天中,他也渐渐感觉出来,她没有装,是真的单纯。尽管因为想赚钱而入了这行,但她内心依旧保留着自己的底线。他怜惜她的茫然无措,更欣赏她的自尊自爱。

柳叶的跳槽很顺利。毕竟,她的表现确实不符合公司对人才的要求。

但是,经由段辉引荐进入另一家公司后,她的发展也十分平淡。网上的清纯女神太多了,她这种带点土气的小家碧玉无法冲出重围,直接被淹没在人海。

火不起来就意味着不受重视,在公司人人都可以忽略她。当然,好处是很清闲,有大把时间和段辉约饭。

那一顿泡面叫她过意不去,加上段辉帮她介绍工作,于是她坚持要重新请客。而段辉知她手头紧,便悄悄买单。结果,她气鼓鼓约定下次必须由她请。

一来一回,来来回回,便请到家里去了。

所谓的家,也不过是各自租的房子。但是之前没带人回去过,便有些隆重而特别的意味。只是,柳叶跟人合租,说话多有不便,于是最后两人的常据地变成了段辉的公寓。

尽管工作室关门了,段辉却没舍得扔掉心爱的摄影器材,一件件搬回来,将小公寓堆得满满当当。柳叶第一次上门,还以为进了公司的摄影棚。

听段辉说完他的创业经历,她又是心疼又是钦佩。为了宽慰鼓励他,她闪动着亮晶晶的双眸,鼓起勇气道:以后我做你的模特,你想拍什么就拍什么,怎么高兴怎么来!

两人花了一下午,将所有蒙尘的器具擦得光洁如新,收拾得整整齐齐。打光灯一亮,柳叶立即端着望向镜头,然而不到一秒便破功,弯腰大笑不止。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笑,几乎不能直视镜头后面的段辉。好不容易止住笑,她又忍不住起了玩心,隔着镜头向他做鬼脸。

起初,她闹他笑。渐渐的,跟着闹起来。你追我赶的,忽然被电线绊倒,一个人摔倒在另一个人身上,再也起不来。

时间在窗幔外流逝,屋里的灯光却是恒久不变地亮着,几乎叫那交融在一起的男女以为,这一刹就是永恒。

3,

柳叶入职时公司有规定,杜绝恋爱新闻。

尽管柳叶寂寂无名,规矩还是得遵守。虽然无法公开,段辉还是将手机屏保换成了她的照片。一张来自他镜头下的女友,和网上妆容精致的她不同。

一次喝酒,老王瞥见他的手机,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奉劝道:兄弟,玩玩就行了,别当真,能做这行的谁都钻不出钱眼。

段辉闷了一口酒,再也没有跟他出来过。

老王察觉出来他的疏远,背地里跟人抱怨他忘恩负义。段辉懒得掰扯,索性推了没必要的应酬,下班就去找女朋友。

两人没事做,就窝在家里拍照片。时过境迁,柳叶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不懂脂粉的懵懂女孩,跟着公司的其他网红,学会一堆穿衣打扮之道。加上有个摄影师男友,拍出来的照片质量蹭蹭上升。

段辉的小公寓,成为了她的专属工作室,只为捧红她一人。

红是一门玄学,段辉并不以为自己真能捧红柳叶,不过是一时兴起的情话。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他随意拍下的一组生活照,让她一夜爆红。

这组照片,本是情侣间的嬉戏之作。两人云雨过后,段辉洗了一碗新鲜的樱桃,柳叶坐在灯光下吃。见他摆弄镜头,她故意捻起一颗樱桃放在嘴边引诱他,意思是他看得见吃不着。

她的神情天真而狡黠,嘴角带着一抹坏笑,脸颊上却犹自带着欢好后的红晕,美得又纯又欲,勾人而不自知。他下意识按响快门,抓住这惊心动魄的风情。

走红后的柳叶很忙,回信息的时间越来越长。渐渐的,段辉甚至只能通过上网搜索“樱桃女孩”,来了解女友的现状。再后来,他听闻有个富二代在追求她。

最后一次见面,她给了他一张银行卡,要回昔日两人的亲密照片。他们的第一次和后面的很多次,都是在投光灯下完成。相好时那是爱的熊熊大火,恨不得永不熄灭,分开了便成为暗雷,生怕哪天炸得粉身碎骨。

段辉当着她的面,将两人的过往删得一干二净。她的倾慕,她的眷恋,她的依赖……所有被镜头定格的永恒瞬间,转眼灰飞烟灭。

唯一被允许存在的,只有那组令她走红的照片。她嘴角噙着樱桃,眉眼在灯光下柔媚似水。窗幔外的车水马龙与他们无关,摄影棚里的情意缱绻被凝固成画。

谁也没想到,那是这段感情的最后一幕。

 —END—




子鱼物推荐:



丁意家乡的特产,

黄山烧饼,张爱玲表扬的蟹壳黄。


长按二维码即可下单



我最近养了几块玉,每天在家用手摸摸,戴它们出门见见人,夜里给它们听听经。很快这些玉就养了出来。


一块玉石,经过人身,是可以发出不可思议的变化的。什么人养什么样的玉。


五一时,我戴了一个喜字牌,戴了一个多月,送给了三三的妹妹四四。四姑娘清纯无比,心思简洁,那块玉到现在,一望便让人想哭,心生欢喜。君子如玉,美人如玉,都名虚传。


给大家看看变化。


初入手:


我戴了一个月:


四姑娘戴了三个月:


店里还有几块,有兴趣的可以看看,别怕它“脏”,戴一戴就好了。你养它一年,它养你一生。



有些已结缘,以店内销售为准。



长按二维码即可下单





作者:子鱼ziyu

公众号:子鱼ziyu

发布时间:2021-10-14 09:2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