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眼两手_“戳了他娘的肺”,他们才会动起来,但为什么最终又“一般的低了头”?

由 端木持易 发表于2021-10-14 09:50:28

上卷 第六十回第五节:

【原文】

原来贾政不在家,且王夫人等又不在家,贾环连日也便装病逃学.如今得了硝,兴兴头头来找彩云.正值彩云和赵姨娘闲谈,贾环嘻嘻向彩云道:“我也得了一包好的,送你檫脸.你常说,蔷薇硝擦癣,比外头的银硝强.你且看看,可是这个?彩云打开一看,嗤的一声笑了,说道:“你和谁要来的?贾环便将方才之事说了.彩云笑道:“这是他们在哄你这乡老呢.这不是硝,这是茉莉粉。”贾环看了一看,果然比先前的带些红色,闻闻也是喷香,因笑道:“这也是好的,硝粉一样,留着檫罢,自是比外头买的高便好.彩云只得收了.

赵姨娘便说:“有好的给你!谁叫你要去了,怎怨他们耍你!依我,拿了去照脸摔给他去,趁着这回子撞尸的撞尸去了,挺床的便挺床,吵一出子,大家别心净,也算是报仇.莫不是两个月之后,,还找出这个碴儿来问你不成?便问你,你也有话说.宝玉是哥哥,不敢冲撞他罢了.难道他屋里的猫儿狗儿,也不敢去问问不成!贾环听说,便低了头.彩云忙说:“这又何苦生事,不管怎样,忍耐些罢了。”赵姨娘道:“你快休管,横竖与你无干.乘着抓住了理,骂给那些浪淫妇们一顿也是好的。”又指贾环道:“呸!你这下流没刚性的,也只好受这些毛崽子的气!平白我说你一句儿,或无心中错拿了一件东西给你,你倒会扭头暴筋瞪着眼蹾摔娘.这会子被那起屄崽子耍弄也罢了.你明儿还想这些家里人怕你呢.你没有屄本事,我也替你羞。”

贾环听了,不免又愧又急,又不敢去,只摔手说道:“你这么会说,你又不敢去,指使了我去闹.倘或往学里告去捱了打,你敢自不疼呢?遭遭儿调唆了我闹去,闹出了事来,我捱了打骂,你一般也低了头.这会子又调唆我和毛丫头们去闹.你不怕三姐姐,你敢去,我就伏你。”只这一句话,便戳了他娘的肺,便喊说:“我肠子爬出来的,我再怕不成!这屋里越发有的说了.一面说,一面拿了那包子,便飞也似往园中去.彩云死劝不住,只得躲入别房.贾环便也躲出仪门,自去顽耍.

【端木持易见解】

我一直说,赵姨娘这个人,是很了不起的一个人。这个结论,是站在被压迫者一边而言的。要是站在王夫人一边来看,那赵姨娘这个人就实在是可恶可恨,讨厌至极了!

赵姨娘了不起在哪里呢?

她有刚性,对于权势,她不低头;对于屈辱,她不愿意忍。也就是说,她是不认命的,她是有斗争精神的。

当然,有时候她也懦弱,自己不敢出头,就指使教唆贾环去闹,闹出事儿来了,又不敢出头维护贾环,所以贾环就不再服她,也不再信她的话了。有时候她自己不敢出头,又指望女儿探春替他出头,前不久她兄弟去世,就为了这事儿,跟探春还吵了一架。

这一次,她以为又“抓住了理”,这一点儿同春燕的妈是一样的。她们都以为有理就能走遍天下,就能去说理、论理、争理。结果呢?后面我们就会晓得,和春燕妈的结果是一样的。

实际上,赵姨娘斗争过很多次,绝不止这一次,很多次斗争的结果:“一般也低了头”。为啥这一次又忘了先前的经验教训呢?为什么要自讨没趣呢?很多人估计也有这个疑问,对不对?

因为这一次有了新情况:(1)“这回子撞尸的撞尸去了,挺床的便挺床”,“撞尸”,也叫撞丧,意思是“四处乱跑”,暗指贾府掌事儿的都不再了,家里她是比较地位高的;“挺床”指躺在床上睡觉,这里指王熙凤生病在床。赵姨娘最怕的人,要么不在,要么生病,她没怕的人了。(2)“宝玉是哥哥,不敢冲撞他罢了.难道他屋里的猫儿狗儿”,就是说,这次斗争的对象是芳官,一个奴才,一条狗,身份低贱,所以胜利的把握极大;(3)和自己儿子有关,“明儿还想这些家里人怕你”,如果不斗争,家里人谁还怕儿子?儿子尊严扫地,将来怎么立足?如果是赵姨娘自己受辱,她还可以忍,儿子受辱,关系将来,这就不好忍,所以,她也绝不是冲动,也是有计较的。(4)“抓住了理”,的确是芳官她们骗了人,输了理。综上所述,管她的人不在,她怕的人不在,涉及儿子未来,自己一方又有地位优势,又有道理,天时地利道理,都在自己这边,怎么不斗呢?

最后,贾环又给她打了一针鸡血,这一针是真正关乎她自己脸面的事情,已经不再关乎贾环了。那就是究竟怕不怕探春,这是赵姨娘必须去证明的:“我肠子爬出来的,我再怕不成”。如果连探春都怕,那还有谁看得起她呢?别说其他人看不起,连自己儿子都要嘲笑自己了,这还了得。所以,赵姨娘真不能忍了。“一面说,一面拿了那包子,便飞也似往园中去”。

别人的事情,你看,我们虽然激动,但并不一定亲自行动;自己的事情,就不能只是激动,而是必须直接行动了。很多人谈斗争,谈革命,为什么只是谈?为什么只是座谈?当然,也有站着呐喊、加油、助威、嘶吼等等,但就是不见他冲锋,为什么?就是因为她们还未真正的痛,还未“戳了他娘的肺”。如果动了他的奶酪,几乎要了他的命,也就是真的“戳了他娘的肺”,那他一定是坐不住的,一定是要亲自冲锋的。

赵姨娘激将贾环,反被贾环激将,谁是谁的枪?这对母子哦,总是让我唏嘘不已。母子都不能齐心战,都有相互利用之意,都有各自私利计较,要么是贾环挨打,赵姨娘低头;要么是赵姨娘冲锋,贾环“躲出仪门,自去顽耍”;你看,怎不令人笑话呢?

赵姨娘为什么屡屡斗争失败,其原因大抵就在于此:总想着躲在后面,驱动别人去斗,自己好坐收渔利,自己不敢身先士卒,又不能真正爱护和团结儿子贾环、未来可能的儿媳彩云、自己的亲生女儿探春,更不会团结更多其他的人作为统一战线,只凭一腔冲动,满腹怨愤,自私自利,各自计较,一盘散沙,又怎么可能取得真正的胜利呢?

你们不要以为我说的就只是赵姨娘一人,也不要以为我说的只是赵姨娘一家的事儿,普天下的人和事儿,都是一个道理。

如果一个弱势群体,没有一个整体的觉悟,每个人天天的计较私利,自己卑怯,不敢出击,嚷嚷着让别人去牺牲,自己躲在后面;只会对自己人“暴筋”,“瞪着眼”,“蹾摔”;对外呢?怕失业,怕挨打,怕坐牢,怕被驱逐,怕枪毙,怕这怕那,这个群体怎么可能有希望呢?思想上愚蠢冲动,组织上一盘散沙,行为上自私卑怯,你们觉得,怎么可能会有希望呢?

“怎怨他们耍你?”

“怎怨他们耍你?”

“怎怨他们耍你?”

如果弱势群体能够:智慧沉静、团结友爱、奉公勇敢,又怎愁大事不举呢?又怎会一而再的失败?又怎能长期的低头忍辱呢?

作者:端木持易

公众号:三眼两手

发布时间:2021-10-14 09:5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