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博采_西藏贵族出身的开国中将,曾和阿沛同为西藏军区副司令员,国庆观礼受到毛主席亲切接见

由 苏振兰 发表于2021-10-14 10:59:14

朵噶·彭措饶杰(1896.12.151957.3.13),西藏拉萨人,西藏著名爱国上层人士。和平解放前,他曾是西藏地方政府四大噶伦之一、藏军总司令;和平解放后,他历任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大军区)副司令员。

20世纪50年代初,国际国内形势错综复杂,朵噶·彭措饶杰顺应历史潮流,积极拥护中共中央关于和平解放西藏的大政方针,热情参与西藏地方政府、西藏军区的领导工作,为藏汉民族团结、西藏内部团结、西藏社会发展付出了全部心血,作出了重要贡献。在他不幸逝世后,中央人民政府、西藏军政领导众口皆碑:功在汉藏团结!

从名门世家子弟到噶厦政府要员

朵噶·彭措饶杰,又名饶噶厦·彭措饶杰。朵噶家族在旧西藏地位显赫,乃藏王松赞干布股肱重臣噶尔·东赞宇松嫡系子孙。进入18世纪,朵噶家族已是拉萨以北达隆地区独霸一方的显赫贵族,世代执掌旁多、林周等县政教大权。

18961215日,朵噶·彭措饶杰就诞生在这个地位显赫的贵族世家。朵噶天资过人,6岁即进入贵族学校学习,尤爱藏汉古籍经典。当时,回族学者马本斋客居拉萨,经常给朵噶演讲《三国演义》《水浒传》等汉族古典小说,小说作者揭示的“替天行道”“官逼民反”“解民倒悬”情怀,常使少年朵噶陷入深思,逐步确立了“做人要有正义感,做官要能解民悬”的人生信念。

◆朵噶·彭措饶杰

1922年,朵噶进入噶厦工作,担任噶伦助手角色,积累从政资本。1923年,十三世达赖喇嘛下令成立拉萨警察局,由英、印人士担任总办、帮办。以后,达赖喇嘛考虑自身利益,礼送英、印人士离开西藏,任命藏人龙夏为藏军总司令(马基)、朵噶为警察总办。警察总办的主要任务,是维持拉萨市区治安,直接保卫达赖喇嘛安全。

1928年,朵噶升任噶仲,这是噶厦中的秘书。担任噶仲,需要整天和西藏地方政府的公文打交道,要有很深的文字功夫。朵噶在上贵族学校时就潜心研读文法修辞,这时算是派上了用场。

1933年,朵噶调任山南地区错那(县名)宗本(相当于县长)。错那是山南比较大的一个县,朵噶担任一方行政长官,执掌政务大权,真正独当一面,政治经验日益丰富。

1937年,朵噶调回噶厦任职,次年升任藏军代本(团长)。1940年,朵噶被噶厦任命为藏军总司令(马基),指挥藏军14个团、6000余人。能够出任如此要职,既可见达赖喇嘛之器重,又可见朵噶本人之素质。西藏和平解放前夕,藏军又扩充至17个团近1万人,主力部署于金沙江西岸至昌都附近各地,企图阻止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

19498月,朵噶·彭措饶杰升任噶厦四大噶伦之一。此时,首席噶伦是然巴·土登滚钦,第二位是一直从事分裂活动的索康·旺清格勒,第三位就是朵噶,第四位是拉鲁·次旺多吉(曾任全国政协委员、西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在这个“四人团”里,朵噶军地经验兼具,具有相当影响力。

从那曲“螳臂当车”到亚东“促驾北返”

1950年春,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藏前夕,噶厦政府成立了应变指挥机构,将四大噶伦重新分工:首席噶伦然巴负责所谓“外交”, 噶伦索康负责后勤供应,噶伦朵噶负责藏军司令部兼藏北总管,噶伦拉鲁负责金沙江一线防务。此时,拉鲁一则任期即将届满,二则明知势不可挡,一再主动请辞,摄政达札只好任命阿沛·阿旺晋美为增额噶伦,赶赴昌都接替拉鲁职务。不久,朵噶奉命带领以代本夏格巴·洛桑顿珠为主官的第16代本500人到藏北那曲一带驻防。

在和平谈判大门被西藏地方政府关闭的情况下,人民解放军第18军迅速向金沙江推进,并于10月初发起昌都战役,担负从青海、新疆、云南方向进军西藏的部队也先后出动。10月下旬,昌都前线藏军已经放下武器,人民解放军发起的昌都战役胜利结束。这时,由于不了解中央人民政府的政策,提前亲政的达赖喇嘛率领噶厦政府主要官员逃离拉萨,195112日到达亚东,住在东噶寺,组成“亚东噶厦”,并准备伺机出走印度。此时,朵噶仍然留守那曲,并相继从昌都前线获悉:昌都总管阿沛·阿旺晋美已经去北京,和中央人民政府谈判和平解放西藏事宜,已经两次派人给达赖喇嘛送信,敦促西藏地方政府尽快派代表。朵噶敏锐地觉察到,西藏的历史将迅速揭开新的一页。

◆朵噶·彭措饶杰与阿沛·阿旺晋美等人合影。

果不出所料,在中共中央正确方针、政策的感召下,19512月间,西藏地方政府决定任命以阿沛·阿旺晋美为首席代表,在北京进行谈判。对于阿沛此行,朵噶由衷支持。5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在北京签订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这个《十七条协议》传到拉萨和亚东后,噶厦及时用电报向在那曲的朵噶作了通报,并令朵噶即刻启程前往亚东,准备会见中央人民政府代表。

根据噶厦的命令,朵噶从那曲启程南下,很快抵达亚东。19516月,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张经武取道印度去西藏。714日,张经武到达中国西藏边城亚东,住在仁青岗。

半年前,达赖喇嘛率众噶伦来到这里,住在离镇10多里的上亚东东噶寺。715日,西藏地方政府派朵噶等三位噶伦到仁青岗,拜见张经武。

在简朴的会见室,张经武通过翻译彭哲,耐心细致地向几位噶伦宣传中共中央关于和平解放西藏的方针政策,宣传汉藏团结、共同建设西藏、守好祖国边防的重大意义。张经武的谈话,使朵噶等噶厦官员受到教育。拜见中,还研究了第二天张经武会见达赖喇嘛的礼仪。这是朵噶第一次见到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干部。张经武平易近人、亲切热情的工作作风,给朵噶留下了深刻印象。此后,他常回忆起这一次见面,心中对共产党的干部充满了敬意。

1951716日,张经武一行来到东噶寺会见达赖喇嘛,朵噶在场作陪。由于中央人民政府的正确方针和张经武耐心细致的工作,加上噶厦内部以朵噶为代表的进步力量,拥护《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的势力占了上风,达赖最后决定不去印度。721日,在朵噶等噶伦努力下,终于成功“促驾北返”,陪着达赖离开亚东,重回拉萨。延续半年多的“亚东噶厦”从此结束,帝国主义和分裂主义分子策动达赖出走国外的阴谋失败。

后来,朵噶回忆过这段经历,曾感慨万千地说过:“在那曲,我曾指挥部队准备‘螳臂当车’,好在没有与解放军交兵;在亚东,我是积极劝阻达赖出走的人之一,最终和大家一起成功‘促驾北返’,让外国势力的罪恶图谋没有得逞。”

朵噶·彭措饶杰半身照

就在达赖喇嘛已经启程从亚东返回拉萨之时,美国政府露骨地干涉中国内政,国务卿艾奇逊指示驻印度大使馆将其“口信”转告达赖喇嘛:“美国政府希望再次表明自己的见解,即你们只有趁早摆脱共产党的控制并公开否认同共产党中国达成的《协议》,才能对你们的民族和‘国家’起到最有益的作用,然后你们就会到达安全的避难地。”于是,美国驻印度大使馆官员将艾奇逊的“口信”草拟在一种难以摹写的纸上,却不署艾奇逊和其他美国官员的姓名,然后交给去拉萨的一位能说英语的西藏人,让其亲手交送达赖喇嘛。美国的卑劣手段,连英国人都看不下去:“美国国务院企图利用达赖喇嘛,其根本目的是把他用作反共的工具,而并不是专心致志地向他提供援助,以帮助他重新夺得他将要失去的职权和地位。”因此,达赖当时继续北返。这时,美国政府开始反思,认为阻止达赖北返之所以没有成功,是因为只顾说服达赖喇嘛,而忽略了对达赖喇嘛有影响的噶伦如朵噶等人。于是,美国人在继续设法阻拦达赖返回拉萨的同时,给朵噶带去一封不署名的信,重弹“美国提供援助”的老调。朵噶洞若观火,一针见血地说:在朝鲜战场,美国没能打败新中国,只能开始谈判;要“援助”西藏“建国”,那它为什么不发来美国政府的正式声明?

在朵噶等的陪同下,达赖喇嘛于1951817日到达拉萨,受到先期抵达拉萨的张经武和西藏地方政府官员们的热情迎接。

从三迎解放军入城到一吼骚乱者兽散

195199日,根据噶厦会议安排,朵噶代表达赖喇嘛出城迎接第18军先遣支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王其梅)入城;1026日,第18军军长张国华、政治委员谭冠三率领军主力进驻拉萨。朵噶和噶厦政府其他几位噶伦、代理噶伦,一起在郊外搭设帐篷迎候。部队到达时,朵噶等噶伦和张国华、谭冠三一起,检阅了威武雄壮的人民解放军进藏部队。随后,在由朵噶、阿沛·阿旺晋美等重要官员组成的30人主席团主持下,召开了隆重的欢迎大会。拉萨市两万多僧俗群众向远道而来的人民子弟兵表示了最热情的欢迎。121日,从青海入藏的第18军独立支队(司令员范明)抵达拉萨,朵噶受命组织拉萨1万余军民热烈欢迎。因为三次出面迎接解放军入城,张国华曾经幽默地说过:“朵噶·彭措饶杰先生是拉萨城里最拥军的人!”

1951年底至1952年初,人民解放军进藏部队陆续到达西藏各主要城镇。为了统一领导西藏地区的军事工作,中央军委决定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并决定在藏族上层人士中选任两名副司令员,参与军区的领导工作。经过与达赖喇嘛和噶厦的多次协商,决定由对和平解放西藏事业作出重大贡献的阿沛·阿旺晋美担任第一副司令员,由朵噶担任第二副司令员。对此,后来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阿沛·阿旺晋美回忆当时的情况时说:“任命朵噶担任第二副司令员,是西藏工委领导与噶厦政府多次协商、达赖喇嘛认可,最后上报中央军委批准的。一方面,朵噶积极拥护十七条协议,为和平解放西藏,协助部队进驻拉萨做了不少工作;另一方面,朵噶是在职噶伦,曾担任藏军总司令。由他担任西藏军区领导工作,便于工委、军区和噶厦政府之间的联系。”

195221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在拉萨宣告成立。张经武在成立大会上宣读了中央军委的电令:为巩固西南国防,保证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全部实现,着即成立西藏军区。兹任命张国华为司令员,阿沛·阿旺晋美为第一副司令员,朵噶·彭措饶杰为第二副司令员,谭冠三为政治委员,范明、王其梅为副政治委员。

1952年,张经武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成立大会上讲话。

1952211日,在布达拉宫前隆重举行了庆祝西藏军区成立大会。人民解放军驻拉萨机关和部队3600多人,藏军3个团2000余人及市区僧俗群众近1万人参加大会。上午10时,张经武、张国华、谭冠三、阿沛·阿旺晋美、朵噶等登上主席台。朵噶、阿沛穿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制式的黄绿色军装,头戴镶有“八一”军徽的解放帽,胸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胸章。这一身装束,使他们显得格外精神和威武。参加庆祝大会的解放军战士,特别是藏军士兵都以惊奇和赞许的眼光,望着主席台上这两位藏族军人。

张国华、阿沛·阿旺晋美、朵噶分别在大会上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为改编藏军,新成立的西藏军区加强了对藏军的组织宣传教育工作。在征得阿沛、朵噶同意后,由西藏军区文工团派干部每周定期给藏军教唱爱国歌曲。

正当中共西藏工委和军区积极开展各项工作时,以司曹鲁康娃、洛桑扎西为首的上层反动分子,支持怂恿一个自称“人民会议”的反动组织,制造骚乱。分裂主义分子索康·旺清格勒暗中和他们配合,想方设法兴风作浪。19523月中旬,这个伪“人民会议”密谋闹事,公然叫嚷要解放军撤出西藏,还裹挟部分藏军,把张经武的住所包围起来。张经武严肃地对来访的诸噶伦谈及事情的严重性,严正质问索康:他们包围这一住所是何用意?!索康支支吾吾。当时,在场的阿沛、朵噶、拉鲁等人一致不同意索康等人的做法。当有人告诉朵噶:包围张经武住地的藏军,正是他的儿子索南多布杰代本率领的藏军第4团时,朵噶火冒三丈,一声怒吼:“简直是胡闹!赶快让他们撤走!”索康见原藏军总司令大发雷霆,一时脸无人色,骚乱人群作鸟兽散,张经武转危为安。

回顾这段历史,西藏军区老同志如此作结:“从三迎解放军入城到一吼骚乱者兽散!”

从观礼北京城到殉职日喀则

1953年春夏,中央人民政府决定组织由达赖、班禅双方人员共同参加的西藏国庆观礼团,去北京参加新中国成立4周年庆祝活动。这是让西藏上层民主人士和藏胞了解伟大祖国的极好机会,又可通过接触进一步化解达赖、班禅间的隔阂。经与噶厦政府协商,决定由朵噶作为达赖方面首席代表,并担任代表团团长。能够担任西藏国庆观礼团团长,显然是中央人民政府、西藏噶厦政府同时认可的人物,朵噶的不同凡响由此可见。

得知要参加国庆观礼、到祖国各地参观,拜见伟大领袖毛主席和其他国家领导人,朵噶心情十分激动。这一年,他正好50岁。

◆1953年9月,朵噶·彭措饶杰作为西藏国庆观礼团团长率团抵达北京。

1953928日,朵噶一行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到达北京。101日,朵噶与观礼团一行人登上天安门观礼台,和伟大领袖毛泽东一起检阅了武装部队和观看人民群众的游行队伍,那一瞬间,他感到了国家的强大和人民的力量。102日的《人民画报副册》封面,刊登了朵噶笑容满面地站在国庆观礼台上的照片。

国庆期间,朵噶一行参加各种庆祝活动,但令他终生难忘的,还是1018日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的亲切接见。他亲手将略带浅绿色的十分珍贵的哈达分别敬献给毛主席、朱总司令,毛泽东特意让朵噶坐在紧靠左手的一边。

谈话中,毛泽东关心地询问大家来京后的生活情况、还有什么要求?就朵噶表示希望中央对西藏的经济建设多些帮助时,毛泽东说:“中央有什么东西可以帮助你们的一定会帮助你们。帮助各少数民族,让各少数民族得到发展和进步,是整个国家的利益。各少数民族的发展和进步都是有希望的。”他还建议朵噶一行在内地多走走、多看看,了解伟大祖国。

195310月中旬至次年6月中旬,朵噶一行遵照毛泽东主席指示,在祖国各地从南到北的十多座大城市参观访问,他有的是无比振奋、新奇的感觉,深感祖国的地大物博,民族豪情陡然升腾。6月下旬,朵噶一连三天应邀来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演播大厅。在这里,他把毛主席接见时的亲切讲话,把国庆典礼盛况和在祖国各地参观访问的见闻,通过电波告诉西藏高原的同胞们,送到全国各地和世界各个角落。讲话结束时,朵噶献上了“愿众生幸福生活,世界永远和平”的美好祝愿。

当时,《西藏日报》还没有创刊,朵噶的广播讲话由新华社向国内外发稿,同时首先在《人民日报》刊登。

19552月,国务院作出《关于全国军区重新划分的若干问题的决定》,西南军区撤销,原西南军区所辖西藏军区升格为大军区,由中共中央军委直接领导,朵噶·彭措饶杰担任新西藏军区第二副司令员。422日,拉萨举行盛大集会,热烈庆祝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正式成立,朵噶当选为筹委会委员。同年927日,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发布命令,授予朵噶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军衔。

◆贺龙为朵噶·彭措饶杰(左一)授衔授勋

1956年初开始,印度政府多次以邀请达赖出访为名,暗中支持“藏独”分子的活动。同年11月,印度政府出面举行佛祖释迦牟尼涅槃2500周年纪念活动,邀请达赖、班禅前往参加。中央人民政府经过认真考虑,同意由达赖、班禅本人决定出访印度。达赖方面由3位噶伦陪同,这就是索康·旺清格勒、阿沛·阿旺晋美和朵噶。

可是,从达赖喇嘛走出国境的第一天起,流亡国外的分裂主义分子就一直尾随在达赖的周围,向其灌输“西藏独立”的思想,甚至对达赖进行威胁。这时,朵噶和阿沛·阿旺晋美携手并肩,坚决反对达赖滞留印度,力劝他早日返国。经过周恩来的大量工作,加上朵噶和阿沛·阿旺晋美反复劝说,达赖终于19572月初起程经锡金返回国内,35日,达赖一行到达西藏重镇日喀则。朵噶本来就有心血管病,随同达赖出访印度,错综复杂、惊心动魄的政治斗争,使他的健康再次受到威胁。

1957313日,就在藏历火鸡新年刚刚过去,中国西藏地区还沉浸在节日的喜庆之中,藏族人民的好儿子、西藏地方政府和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的重要领导人朵噶·彭措饶杰不幸在日喀则溘然逝世,享年61岁。


更多精彩内容
欢迎订阅《党史博采》
邮发代号:CN13-1117/D  

发行部:0311-87817805


作者:苏振兰

公众号:党史博采

发布时间:2021-10-14 10:5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