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眼观察_新冠疫苗原来是“打酱油”的

由 公民于平 发表于2021-10-14 11:12:17

是真的!鱼叔我不是开玩笑,如果不是偶然看到一篇报道,打死我都不会把疫苗和酱油联想到一起。

 

这个媒体披露,美国辉瑞与莫德纳药厂开发出的mRNA疫苗的关键原料,其实来自日本传承近400年的老牌酱油厂山佐酱油。

 

这家神秘的酱油厂始创于1645年。他们自去年开始为辉瑞(Pfizer)与莫德纳(Moderna)提供信使核糖核酸(mRNA)疫苗的关键成分「假尿苷」(pseudouridine)。

 

报道指出,mRNA疫苗在进入人体后,因免疫反应会引起发炎,导致难以应用;研究mRNA技术的匈牙利裔美籍生技科学家卡林柯(Katalin Karikó),想到将构成mRNA的物质之一「尿核苷」(Uridine)替换为「假尿苷」,使人体的免疫系统不会将mRNA判定为异物,疫苗得以更容易在人体内发挥作用。

 

制作酱油将近400年的山佐酱油,为了研究与制造鲜味成分,1970年代起开始跨足医药品领域,从1980年代起向国外输出假尿苷。过去因为假尿苷仅用于学术研究,输出量很少,但疫情使得假尿苷需求量大增,输出量爆增数10倍以上。

 


一家酱油厂,精益求精做酱油的研究,以求突破鲜味的极限,没想到的是,自己也同时在帮助人类突破医疗的极限,还有比这更奇妙的故事吗?

 

实在难以想象,如果没有这家酱油厂的存在,辉瑞与莫德纳新冠疫苗的研究该如何突破瓶颈,而若没有这两家的mRNA新冠疫苗,疫情肆虐的世界又将走向何方?

 

一个古老的酱油厂的命运,就这样,与最尖端的医学研究,与整个人类的命运联系到了一起。

 

这个事情也给了我们一个启示:不要小看了所谓的传统产业,眼下,某些地方动不动对传统产业挥起“大棒”,这样的思路其实很短视。

 

其实,严格来说,任何产业无所谓传统不传统,就像酱油制造中隐藏着化合物的秘密,许多看似不够光鲜,不够时尚产业,也有着无穷探索和创新的空间。

 

比如,一个小小打火机,就有20个左右的零件。涉及到注塑、冲压、折弯、弹簧成型、电镀、喷涂、超声波焊接、烧结、橡胶热成型、塑料拉伸、胶粘等十来个不同的工艺,涉及到几十种不同的设备。

 

有人也许会认为,同样的产业,国内玩的是低端,国外玩的是高端,二者不可同日而语。

 

但是,高端从哪里来?高端能从石头里蹦出来吗?


企业的发展,是一个不断累积和进步的过程,不先有低端,哪有高端?

 

就像山佐酱油,400年前,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酱油作坊而已。

 

现在大家都讲创新,可创新并不是规划和设计出来的。

 

创新最重要的,是对市场的尊重,是稳定的预期,是给企业以长期发展的空间。

 

就此而言,国内现在许多地方,以产业调整升级为名,对一些传统产业实行一刀切,通过各种手段把一些中小企业逼走,这简直是自毁长城!

 

因为,如此蛮干,不仅毁掉了许多有希望的中小企业的前途,也破坏了完整的产业链——


没有许多下游中小企业的配套,上游的大型企业的还怎么玩?

 

经过几十年的努力,中国制造才有如今的规模和竞争力。


这一切实在来之不易。


拜托,请不要瞎折腾了!


鱼眼观察作者简介:

作者:公民于平

公众号:鱼眼观察

发布时间:2021-10-14 11: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