诞视_李云迪嫖娼被抓:天才少年的陨落,我又想起杨振宁的这番话

由 诞姐 发表于2021-10-22 11:36:23



01
李云迪:天才少年的翻车
 
昨天最大的新闻莫过于李云迪嫖娼被抓。
 
中国对失德艺人是零容忍的,这意味着李云迪的名人之路就此中断了,他从此之后也很难在公众面前出现了。
 
我不弹钢琴,但我仍然对此很惋惜。
 
因为我一个朋友认识他们一家人,他说,云迪妈妈张小鲁对天才云迪寄托了太多期望,她把培孩子练琴当成自己的事业,或许新闻出来后,最受伤的是他的母亲。
 
李云迪,一直都把妈妈的期望当成最大的动力,当然,他也不负母亲的期望。
 
李云迪18岁夺得肖邦钢琴比赛冠军,而他夺冠之前,冠军位置已经空缺了15年,李云迪不仅填补了冠军空缺,还是肖赛史上最年轻的金奖得主,
 
由此,天才少年一举成名。
 
但朋友说,当云迪一举成名人尽皆知之后,他就不怎么想练琴了,他觉得自己对母亲的期望可以有交代了。
 
于是,大家能看到的新闻是:
 
2013年,《人物》杂志采访中央音乐学院终身教授周广仁,周广仁教授说听到李云迪的现场演奏,听得“我坐下面都坐不住了。”

而在去年录制贝多芬专辑时,李云迪方面找过周广仁,希望她帮李云迪听一听。82岁的周广仁是中央音乐学院终身教授,有“中国钢琴教育的灵魂”之称。李云迪到周广仁处弹给她听,“第一次就听了一个。完全不对。他有这么大的一个任务,他居然临时抱佛脚。灌唱片不是闹着玩的事情,像这种任务半年以前准备还差不多,他拿着谱子背不出来就上课,我没见过这样的学生。”周广仁说。

李云迪去年12月1日在国家大剧院的钢琴独奏音乐会,周广仁去听了。“结果他就拿贝多芬那一首我给他上过课的(《悲怆》),他弹得我坐在下面我都坐不住了,到这种地步”。

接着,就是2015年11月,李云迪在韩国演奏《肖邦第一协奏曲》第一乐章时失忆,完全忘记要弹什么。
 
 
02
张小鲁:陪李云迪练琴,是我的事业
 
李云迪小时候接受的家庭教育,从他母亲张小鲁的采访中可知一二。
 
据张小鲁说,李云迪从小学就过上了这样的生活:
 
早上7点整,张小鲁准时叫儿子起床,然后洗漱吃早餐;
 
7点半送去学校。
 
中午12点保证让儿子放学到家就能吃上午饭,饭后午休。
 
下午4点半放学后要求儿子在学校用一个小时把作业完成,5点半自己回家。
 
6点钟一定准时开饭。
 
6点半到7点是李云迪一天最快乐的时间,因为可以看半个小时的动画片。
 
7点整必须坐到钢琴前,练习两、三个小时。
 
11点上床睡觉。
 
成年之后,李云迪也一直说,6点半是自己小时候最快乐的时候,因为可以看动画片。

而他12岁的时候,他母亲把这份唯一的快乐也剥夺了,因为要准备四川音乐学院附中的考试,张小鲁不允许他再看动画片了。

李云迪说小时候还有一个热爱是打乒乓球。打的正欢的时候,只要听到有人喊:“李云迪,你妈妈来了”,就会丢下球拍,落荒而逃。以至于这种害怕,都成为后来小朋友捉弄他的把戏。

李云迪父亲李川曾经在采访里也说,张小鲁对儿子的要求一直很严,很少夸奖孩子,小时候李云迪练琴,张小鲁一边旁听一边织毛衣,听到错音,毛衣针“啪”地就往手指上打过去。有一次,李云迪有一条练习曲怎么也练不好,张小鲁气的回到自己卧室关起门来。倔强的云迪就一遍一遍地练,怎么也不下琴,非要弹到妈妈说“好”才行。到了晚上11点多,张小鲁才在丈夫的央求下听儿子弹了琴,虽然很满意他的表现,嘴上也只说“可以啦”。
 
对于这样的吝啬夸奖,张小鲁的解释是可以让李云迪始终保持一种不满足、不甘心状态的教育方式。
 
在云迪妈妈看来,“吝啬夸奖”无疑是逼发潜能最好的方法,而李云迪对“艺术的完美”近乎苛刻的追求也正源于此。
 
从现代教育学、心理学的角度来说,这样的教育方式会造成极度的无安全感。
 
李云迪获肖邦奖之后,不想再在钢琴上精进,恰恰是因为曾经驱动他的,是对母亲的交代,拿下肖邦奖之后,这个交代可以完成了。
 
03
亚洲文化:
孩子们取得的成就是家长最终的计分卡
 
李云迪的翻车让我想起另一个天才——谢家华。
 
谢家华是华裔商界天才、鞋类购物网站Zappos创始人,初中的时候他就有很多创业的天才想法,比如他曾经创办了一份类似中学生读物的报纸,里面记录着他和同学间发生的小故事。后来,他还为报纸找到了一个广告客户,对方花20美元(1美元约合6.5元人民币)买下了其中一个版面。
 
天才谢家华忙着创业,居然也没有荒废学业,高中毕业,他被哈佛、斯坦福、麻省理工、耶鲁等8家名校同时录取。经过再三抉择,他选择了哈佛大学,就读计算机专业。
 
再后来就创办了鞋类购物网站Zappos,被亚马逊收购,身家10亿美元。
 
有才、有钱、有名,这是很多家长的认为孩子能拥有的最好人生吧。
 
然而,当谢家华拥有理想人生之后,据福布斯介绍,有如此巨大财富和成就的谢家华已经有一段时间很不快乐了,他一直酗酒,后来逐渐吸毒成瘾。直到2020年,他在女友家里吸笑气“玩过火”后引起爆炸起火,自杀身亡(媒体报道的是火灾身亡)。
 
谢家华曾经在自己出的书《三双鞋》这么写到:
 
“我的父母是典型的亚裔父母。他们对我以及我的两个弟弟在学术方面寄予了很高期望。移民美国之后,父母设法与所有的10个亚裔家庭取得了联系。
 
大人们在另一个房间里聊天,互相吹嘘炫耀自己孩子的成绩,这不过是亚洲文化的一部分:孩子们取得的成就是许多家长们标榜自己成功和地位的奖杯。我们是他们最终的计分卡。”

谢家华非常清醒的观察到:

“有三类成就是亚裔父母们最为在意的。
 
第一类是学术上的成就:得高分,获奖励,或者公开表扬,取得优秀的SAT成绩或成为学校数学队的队员;
 
第二类是职业上的成就:成为一名医生或获得博士学位被看作最高的成就;
 
第三类是乐器的掌握:几乎所有亚裔孩子都被迫学习钢琴或小提琴,或两者兼而有之。在每次聚会的晚餐结束后,孩子们必须在所有的家长面前当众表演,这表面上是为了娱乐大家,实际上却是家长门互相评比孩子的一种方式。”

谢家华曾经说,就像其他亚裔父母一样,我的父母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对我相当严格,要求我在这3个领域都能出类拔萃。
 
我总是幻想我能赚很多钱,因为对于我来说,金钱意味着我可以自由的去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
 
这句话一语成谶:当他真的拥有巨大的财富之后,他选择了自我毁灭。
 
04
杨振宁:
我看不出对孩子急求成才有什么好处,
而我看得出拔苗助长是有严重危险的
 
关于天才少年的教育,杨振宁在68岁时曾这样回复过一位华人学者,这位学者曾经来信说自己的儿子非常聪明,是一个少年天才,12岁高中毕业了,想马上送他到新加坡国立大学,就询问杨振宁的意见。
 
杨振宁的回信是这样的,说:
 
 

章雄非常年轻,没理由去着急,请您阅读数学家Nobert Wiener的自传《昨日的神童》,即便他曾经是个聪明的孩子,但父亲仍然不断地施压,以至于他60岁了,都成了一名才智超人的著名数学家了,他的思想还处于不稳定的状态。 

在自传中, Wiener还讲了好几个跟他同龄的哈佛大学的聪明孩子,几乎每个人都有不幸的生活,有的甚至走上了自杀的道路。 

所以,我要给您的忠告是:让他像正常孩子那样发育成长,每周花一两个小时接受大学教授的指导,不要急于在数学和科学上施压。 

在他前面还有一条漫长的人生旅途,尤其重要的是,在心理跟学习上保持全面均衡的发展。 

我看不出对章雄急求成才有什么好处,而我看得出拔苗助长是有严重危险的。

 



作为家长,很多时候,我们都希望孩子跑的快一些,再快一些,因为怕孩子输在起跑线的思维过于根深蒂固。
 
曾经有一个读者拿刷屏的鸡汤文《孩子,我宁可欠你一个不快乐的少年,也不想要你有一个卑微的成年》问我,诞姐你怎么选。

我告诉她,这是一个伪命题。不快乐的少年通常导致的是卑微的成年,我见过太多名利加身的成年人,他人前显赫,但内心依旧蜷缩卑微,因为他的灵魂被永远的束缚在那个寻求他人称赞的枷锁里。

通常来说,少年时代的内心富足和幸福快乐,才是一个人一生的滋养,就像杨振宁说的:在孩子前面还有一条漫长的人生旅途。
 
如何看待自己,如何处理失败,如何安放内心标准和外在标准的关系,如何安排自我与他人的关系,如何接纳不同的结果,如何找到内驱力,如何以凡人之躯获得幸福,这才是孩子人生路上最重要的内容。

人生是条长跑路,很多人走着走着就丢了。这么多天才的中途退场,实在是件太可惜的事情。


 

作者:诞姐

公众号:诞视

发布时间:2021-10-22 11:3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