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周刊_买车的这个黑话,我劝你别信

由 良豪 发表于2021-10-23 12:54:23


眼下的自动驾驶,听起来就像一只潘多拉魔盒:打开之后,谁也不知道出来的是一位老司机,还是马路杀手。


而这项技术要想在日常条件下让人们实现安全驾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面对的不仅仅只是一个“电车难题”般的道德困境。

充电之难,难于上青天,既能让人凋朱颜,还能让人长咨嗟。

今年国庆小长假,因为在高速路上排队四小时守株待“桩”、因为堵车不敢开空调而选择路边乘凉、因为争夺一个充电桩而大打出手,让电动车彻底“出圈”。

充电联盟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8月,联盟内成员单位总计上报公共类充电桩98.5万台,全国充电基础设施累计数量为210.5万台,但和全国已登记上牌的678万台新能源汽车相比,这些充电设施显得依然是杯水车薪。

在外充电难,是电动汽车车主们普遍的痛。/视觉中国

自从出现在中国大马路上的第一天起,电动车发展中的各种问题暴露无遗。但让电动车成为“电动爹”的,不仅仅只有比李白过蜀道还要难的“充电难”。

近日在互联网流传的一段视频画面里,一辆红色的特斯拉Model 3在川流不息的南京应天高架上缓慢行驶;而在车内,一名男性车主在开启自动辅助驾驶功能之后,双手脱把、闭目养神,疑似已经睡着。

大哥,醒醒,这是在开车呢!/视频截图

尽管视频的真实性还有待考究,但在驾驶途中双手脱离方向盘,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酿成交通事故。南京交管部门随后发声称,已关注到相关视频,并介入调查。

耐人寻味的是,同样的姿势在地球的另一端也被广为流传。当地时间10月14日,一名加拿大女子驾驶特斯拉驶过当地一座大桥时,被旁边另一辆车上的乘客发现在驾驶座上进入梦乡。

女子在特斯拉上熟睡的照片发布到社交媒体后,很快就被北温哥华皇家骑警看到。警察找到了这位女子和她“谈了谈”,之后便给她开了一张价值368加元(约合1911.32元人民币)的罚单,并给她的驾照记6分,理由是这位女车主“驾驶时粗心大意(driving without due care and attention)”。

都知道自动驾驶技术很高端,但没想到这个并不成熟的技术能被某些车主玩得如此“高端”。搜索引擎上,与自动驾驶技术有关的社会新闻,多半都与“出事”两个大字挂钩:今年8月,某餐饮品牌创始人在沈海高速莆田涵江段驾驶启用自动驾驶功能(NOP领航状态)的蔚来ES8时发生追尾事故,不幸身亡。

而如果再往前推移到2018年3月,自动驾驶技术便已经开始夺人性命。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一位38岁的苹果工程师在驾驶启用驾驶辅助功能的2017款特斯拉Model X时,撞上了高速公路的隔离带。车辆随即起火燃烧,而这位苹果工程师送医后被宣告不治。

随着科技不断向前发展,自动驾驶技术早就不是十几年前存在于科幻电影里的“范特西”。人们肉眼可见的是,过去两三年里,借着新能源发展和互联网产业的东风,全球的造车新势力如雨后春笋般成为商业新闻上的常客;而与之同时出现的自动驾驶技术,也在这些国内外造车玩家的分庭抗礼之下,变得越来越有影响力,甚至颠覆了整个汽车市场的走向。

更多的互联网企业,则将自动驾驶应用于更多行业的实践中,并且有了初步的成果,不仅得到了比往年更多的投资融资次数,还催化了相关政策的出台。据统计,自2018年《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规范(试行)》发布后,国内已有近20个城市发放自动驾驶路测牌照。而在国外,通用、谷歌和亚马逊也分别通过各自旗下的子公司开展自动驾驶测试。

尽管成为行业的“香饽饽”,但当自动驾驶暴露出来的弊端越来越明显的时候,人们对这项技术的热情也慢慢消退,甚至是忧虑和质疑。

但在我们讨论自动驾驶到底行不行之前,首先要理清楚一个概念:造车新势力在卖车时疯狂输出的“自动驾驶”,绝对不是科幻电影里的安坐车中、释放双手就能睡大觉的梦幻驾驶方式。

是“自动驾驶”,但又不完全是

互联网时代的新能源车企,往往都是行走的流量密码——毕竟车企的一举一动,都能引发社会的广泛关注。

这其中最典型的,莫过于在地球上几乎任何一个角落都自带网红属性的特斯拉。

2013年,特斯拉在北京开设了第一家体验中心,并在次年在中国销售Model S车型。

那时的特斯拉,与其说是车,不如说是富裕阶层追捧的“潮玩”——动辄80万到100万元人民币才能买到一辆Model S,加上这一新品牌的品控像A股一样起伏不定,击退了不少以黑科技为信仰的年轻人们。

但他们绝对不会想到,这家以致敬发明交流电的美国物理学家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的电动车制造企业,在数年后不仅将车价降至入市时40%,还将一个正式名称叫“自动驾驶辅助系统”的高端技术抛向汽车市场。

2015年,特斯拉通过空中下载方式(OTA),为所有的Model S车主推送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系统。

2015年10月23日,特斯拉汽车CEO马斯克在北京主持新闻发布会宣布,中国特斯拉车主将会接收到V7.0系统升级通知,新系统将为特斯拉车型带来自动驾驶功能。/视觉中国

这是一款L2级的辅助驾驶系统,意味着它可以在特定条件下帮助车主完成基本的驾驶任务。特斯拉中国的官网里,这样描述Autopilot的优越性:

“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先进的安全与便捷功能,旨在帮助您将驾驶操作化繁为简。通过软件更新,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系统可以不断引入新功能并完善现有功能,持续提升车辆的安全性和功能性。”

但这并不是完全自动驾驶。根据美国高速公路安全管理局(NTHSA)和国际汽车工程学会(SAE)联合发布的自动驾驶的分级制度规定,只有达到L5级,即没有任何的人为干预,才能称之为“完全自动驾驶(Full Automation)”。

Autopilot甫一推出,就引起了全世界的轰动。毕竟在当时,除了自动泊车以外,还没有任何一款车能够实现在正常道路行驶时自动控制方向盘。

也正如此,Autopilot亮相之后,世界各地的造车新势力都纷纷发现了发达致富的密码:原来,自动驾驶辅助系统就是体现“智能化”的一个方式,能扭转社会对电动汽车土味、低端的认知。

现在全世界刮起的电动车潮流,很大一部分有这个“T”标在带动。/图虫创意

而那些尝到Autopilot甜头的第一代特斯拉车主,也自然毫不掩饰地力吹Autopilot的先进性,称之为“代表智能的新技术”。在这些有钱的KOL们顺水推舟之下,这项在燃油车上本来就有的技术,就这样强行与“电动化”“智能化”捆绑搭配,成了几乎所有造车新势力设计、生产、销售产品时的固定台词。

被“滥用”的不成熟技术

Autopilot有多先进?用网红老板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的话来讲,也许是这样子的:

“我们之所以这么急不可待地推出Autopilot,就是由于有些人开着没有Autopilot功能的特斯拉睡觉从而发生车祸,让路边骑自行车的人伤亡(当然,车主没有受伤)。”

这番言论的起源,是马斯克的粉丝在社交平台上分享了一条挪威特斯拉Model S的视频。视频显示,一名24岁的男子在车里耷拉着头、双手下垂,看上去像是已经昏迷;而侦测到异常状态后,这辆Model S自动停了下来并打开了双闪。

但还没等粉丝们开始大肆庆祝Autopilot的胜利时,事情便来了个180度的反转:这位在车内呼呼大睡的年轻男子,后来被当地警方证实是如假包换的酒驾。

虽然车最终自己刹住了并停了下来,但却从侧面反映了一个事实:Autopilot是可以被滥用的——尽管特斯拉一再声明,Autopilot属于驾驶辅助功能,并且要求驾驶员务必将注意力集中在道路上。

去年10月,加拿大一名开启了Autopilot的特斯拉车主因在时速150公里的情况下睡觉而被控危险驾驶之后,美国科技杂志The Verge为此评论称,特斯拉的车主“一直在寻找新的、有创意的方法来欺骗Autopilot。”

比如用一个运动水壶,就能骗过Autopilot的系统“作弊”。温馨提示:危险动作,请勿模仿。/YouTube@aDigitalNomad . net

也许是因为Autopilot导致的流血事故实在是太多,特斯拉在之后升级了软件,并要求司机把手时刻放在方向盘上。而如果长时间没有转动方向盘——确切地说,是方向盘感受不到压力,系统就认为是驾驶员没有控制车辆,从而实现自动减速停车。

这看上去似乎是一个聪明的解决办法,直到有司机发现,如果给方向盘上悬挂重物,甚至是塞个橙子,就可以模拟人手的压力,骗过系统“作弊”。也正如此,不少从特斯拉手中接过钥匙的车主们,不惜“铤而走险”地用尽各种手段享受Autopilot带来的快感——除了本应该控制方向盘的双手。

每家造车新势力都在渲染自动驾驶的美好前景。但只有L2级别的Autopilot,显然已经不能满足马老板实现“全自动驾驶”的终极愿望。

早在2016年,马老板在一场活动上就声称,特斯拉的所有新车都配备了全自动驾驶(Full Self-Driving, FSD)硬件,并将很快提供相应的软件,使汽车能够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自动驾驶”。同一年,特斯拉开始向客户出售价值3000美元的FSD选配功能。

而这个目前在国内价值6.4万元人民币的功能,只是一个基础版而已。/特斯拉中国官网

这个FSD其实就是Autopilot的“升级版”,旨在帮助驾驶员在城市街道和当地道路上使用Autopilot的部分自动驾驶员辅助系统。在推出之后,价格不断水涨船高,在去年达到了1.2万美元的历史最高位。而到了今年,这个选配功能的价格突然“大跳水”,大幅降至每月99美元。

尽管马斯克把这套高大上的系统描绘得非常高端,但却已经被用户在驾驶实践中打脸——不论是农历十五时低悬在空中的圆月,还是马路边巨大无比的汉堡王广告牌,在特斯拉精心设计的这套系统里,通通被识别成同一样东西:STOP

为此,汉堡王还搞了一次营销活动——只要特斯拉被“逼停在了汉堡王门店路口,车主就能享用一顿免费的汉堡餐。/@BurgerKing

去年,特斯拉邀请了美国的一小群用户体验FSD的内测版本。据美国有线新闻网报道,前去体验的用户既高兴又担忧,只不过“担忧”可能占更大比例

报道援引这些体验用户发布的YouTube视频称,参与测试的特斯拉“毛病还蛮多”,包括“似乎闯红灯、在十字路口停得太近、错过转弯、差点撞上一辆停在路边的汽车、从错误的车道转弯、超速行驶”,等等等等。

“向左转。来吧。你在做什么!?”去年FSD内测期间,一位参与内测的特斯拉车主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哭诉称,他的车在变道时速度似乎很慢。
“我发誓我没喝醉,伙计们。我没喝醉,这是我的车。”他在视频中沮丧地说道。

与其在现在说自动驾驶
不如继续脚踏实地钻研技术

也许是软件开发得不够成熟,到了今年7月,特斯拉又发布了一款纯视觉版本的FSD正式在美开启内测,2000名受邀的特斯拉粉丝兼KOL通过OTA方式升级到FSD Beta V9.0版本。

不过,这一升级之后获得的效用,仍然受到了测试用户的吐槽。一位报名使用该技术的特斯拉司机承认,“FSD Beta不能让我的汽车自动驾驶。”

就连开发这套软件的员工,也直呼“看不下去了”。

今年3月,特斯拉的自动驾驶软件主管CJ Moore曾向加州车辆管理局表示,自家CEO“高估了特斯拉汽车自动驾驶辅助系统的能力”;而无论是Autopilot还是FSD,特斯拉目前处于L2等级的自动驾驶水平。

换句话说就是,无论怎样变花样,实际上还是在原地踏步而已;而为了掩饰这种原地踏步的窘相,那就不如花大点力气来把一些本不应该炒大的概念炒大吧。

今年特斯拉FSD内测期间,美媒Vice便询问了不少参与内测的用户。根据报道,拒绝接受采访的测试者中,大多数人表示,他们不是担心被特斯拉起诉违反参与这项测试前签署的保密协议,而是担心日后可能失去测试权限。其中两位测试用户甚至表示,他们的主要动机,是“避免让特斯拉看起来很糟糕”。

也正如此,有美国参议员怒呛特斯拉让未经训练的司机“在公共道路上测试他们命名误导、未经验证的系统”,直言“这似乎是一场灾难”。

这种为车企站台“擦屁股”的背书式言论,在今年8月开启NOP模式的蔚来ES8发生追尾致死的事件发生之后,也同样存在。在警方的调查还没有出来之前,一边是联合500名车主发表的《蔚来车主对NP/NOP系统认知的联合声明》,一边就是有1万名用户在蔚来APP社区参与的“反对车主联合声明”的“拒绝被代表声明”。

无论是血淋淋的事故还是来自各方的质疑,可以肯定的是,不只是特斯拉,几乎所有的新能源造车势力大力宣传“自动驾驶”,已经被证明是在鼓励驾驶员注意力不集中——显然,这才是导致“自动驾驶”的概念被滥用的直接原因。

今年年初,谷歌旗下自动驾驶公司Waymo在一篇博客中指责“自动驾驶”一词正在遭到一些汽车企业滥用,使得公众对辅助驾驶系统功能“造成错误的印象”

“自动驾驶”还是“自动辅助驾驶”,是完全两个不一样的概念。/视觉中国

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访问学者戴维·齐珀(David Zipper)在接受Vice访问时直言,他并不在乎99%的情况下车辆是否安全驾驶。“如果能够实现完全自动驾驶的汽车,却有1%的时间引导汽车驶向迎面而来的车辆,或撞上行人或自行车,那么我们就不应该在任何地方安装自动驾驶系统。”

也许是看到过度宣传已经产生了血的教训,据媒体报道,不少新能源造车新势力的广告语,已经悄悄把原来与自动驾驶有关的广告语改掉了。

而在另一边,SAE计划在今年对自动驾驶标准进行修订,其中明确了L1、L2必须称作辅助驾驶,L3、L4、L5才能称作自动驾驶;欧洲安全评价则规定,车企在宣传智能辅助驾驶系统时,必须明确告知消费者该系统的“协助”“辅助”“助力”职能,而非主导。

在国内,将于明年3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国家推荐标准(GB/T 40429-2021),把汽车自动驾驶划分为6个等级(0级-5级),并明确说明了各级别驾驶自动化等级中驾驶员应承担的职责。就目前汽车市场上流行的部分驾驶辅助功能,标准要求,开启自适应巡航功能时,驾驶员应和自动化系统共同完成驾驶操作。

建立规范性标准,有可能最终将辅助驾驶和自动驾驶有所区分。/图虫创意

有专家评论认为,这一标准的修订,有可能最终将辅助驾驶和自动驾驶有所区分。也就是说,在辅助驾驶的情况下出事故,驾驶者将负全部责任;而自动驾驶的情况下出事故,自动驾驶系统开发单位也将和驾驶者共同担负起一定的责任。

“Waymo和特斯拉(等自动驾驶行业的领跑者们)正在不断改进他们的自动驾驶能力,让人们的痛苦明显减少,也让自动驾驶的诱人前景越来越近。但要实现这样的未来是很复杂的。”今年10月的一篇报道中,美国新闻网站Vox将自动驾驶归为21世纪的“电车难题”。

眼下的自动驾驶,听起来就像一只潘多拉魔盒:打开之后,谁也不知道出来的是一位老司机,还是马路杀手。而这项技术要想在日常条件下让人们实现安全驾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面对的不仅仅只是一个如“电车难题”般的道德困境。

毕竟扎扎实实钻技术、做产品,在关键时刻保住车主的命,比将一个虚幻缥缈的概念炒上天、在销售时玩文字游戏更加重要。

人类距离真正能放心地按下这颗按钮的时刻,还远着呢。/图虫创意
[1] 为充电排队4小时,新能源车主在高速上有多囧?中国新闻周刊. 2021-10-11
[2] 自动驾驶,可能没有进入「下半场」. 雷锋网. 2021-10-14
[3] 特斯拉自动驾驶的底层逻辑. 锦缎. 2021-8-26
[4] 上万名蔚来车主内讧:说不清楚的“自动驾驶”. 钛媒体. 2021-8-21
[5] 自动驾驶,不要再杀人了. 老斯基财经. 2021-8-18
[6] 31岁创业者驾驶蔚来车祸去世,电动车企过度宣传混淆“辅助驾驶”和“自动驾驶”?三言财经. 2021-8-15
[7] 马斯克发推尬吹特斯拉:推出Autopilot是为拯救酒驾!新智元. 2021-8-2
[8] 特斯拉工程师自曝:Autopilot只有L2自动驾驶水平,别信马斯克说的. 机器之心. 2021-5-8
[9] 特斯拉可能不需要公关,但肯定需要刹车. 新周刊. 2021-4-21
[10] 自动驾驶辅助系统跟电动车之间有必然的关联吗?38号车评中心. 2019-12-30
[11] Tesla driver allegedly asleep at wheel while crossing North Shore bridge issued $368 ticket. North Shore News. 2021-10-19
[12] Self-driving cars: The 21st-century trolley problem. Vox. 2021-10-6
[13] Tesla”s “full self-driving” could be days away. Here”s what you need to know. CNN Business. 2021-9-28
[14] How Tesla’s ‘Self-Driving’ Beta Testers Protect the Company From Critics. Vice. 2021-9-27
[15] Tesla”s Full Self-Driving tech keeps getting fooled by the moon, billboards, and Burger King signs. Business Insider. 2021-7-27
[16] “I”m not drunk, it”s my car:” Tesla”s “full self-driving” gets mixed reviews. CNN Business. 2020-10-30
[17] Tesla owner in Canada charged with ‘sleeping’ while driving over 90 mph. The Verge. 2020-9-18

?作者 | 良豪
?校对 | 向阳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广告合作请联系微信号:xzk96818

点击海报参与征集,有机会赢丰厚奖品
↓↓↓

推 荐 视 频
关注新周刊视频号,关注有态度的生活


必 读 好 文

点 击 图 片 即 可 阅 读 全 文



作者:良豪

公众号:新周刊

发布时间:2021-10-23 12:5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