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梳时评_李云迪该不该被全网封杀?

由 梳子姐 发表于2021-10-23 13:10:44




李云迪社死了,死相非常惨。

由于涉嫌嫖娼,他被公之于天下。

罪未定人已死,一场扔破鞋运动异乎寻常地沸腾起来。

引用中国音乐家协会声明中的原话:


“消息一经发布,即引发舆论广泛关注,产生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李云迪彻底被钉在了社会舆论的耻辱柱上,连他的家人和师长也不能幸免。

“封面新闻”记者为了所谓的独家报道,深更半夜多次拨打李云迪老父亲和恩师电话,以采访名义行骚扰事实。

只有李云迪是最清净的,关在里面暂时感受不到外面的纷纷扰扰。

如果他嫖娼的违法事实得到认定,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六条之规定,对于卖淫、嫖娼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同时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

也就是说,很快李云迪就会从拘留所出来,马上就能品味到社死的滋味。

演出、代言、音乐协会、政协,这些东西统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活下去。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

李云迪也可以没脸没皮地混着,像演员黄海波那样,当时间冲淡一切后,靠一技之长开个辅导班,不咸不淡地消耗着人生时光。

也可以像瞎子阿炳那样,把社会毒打当成财富,多坐几年冷板凳,潜心于艺术创作,说不准也能有惊世骇俗的表现。

当然还可以远走海外,去一个能够包容他、理解他、给他机会的地方。

这又让人不禁想起钢琴家傅聪,1959年他的出走被定性为死罪,父母也为此受到连累,背上了不忠不孝的骂名。

最终,傅聪获得了谅解,也证明了一个时代的荒唐。

相比之下,李云迪这点事真不叫事。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李云迪承受不住冷嘲热讽,自绝于人世。

主流媒体批判他是“自作孽”,后面三个字不说也知道“不可活”。

“自作孽,不可活”。

舌上有龙泉,杀人不见血。

舆论粗暴,积毁销骨。

逼死李云迪,这个社会就充满道德君子吗?

有人说,通报李云迪嫖娼是满足公众的知情权。

简直可笑之至,听不懂人家弹的钢琴,只关心裤裆那点事,这叫哪门子知情权,分明就是窥私欲。

真正的是知情权,首先是对那些事关公共事务和公共利益的事知情,比如谁在行贿、谁在买官、谁在涨价、谁在垄断。

这些事比明星艺人的烂事重要得多了,可人们为什么喜欢抓住明星艺人不放呢?

一方面,是追腥逐臭的本能;另一方面,是欺软怕硬的天性。

刚刚颁布的《民法典》,不知蒙上了多少灰尘。

法律是道德的最低线,当道德正确压倒一切,法治也就变成笑话。

如果把李云迪替换成一个有权有势的人物试试,那就是稳定压倒一切。

李云迪不爱惜羽毛,受到惩罚咎由自取,并不值得为他开脱。

问题是,这种将失德非罪行为动辄交由社会审判的做法会不会推而广之?

除了戏谑与娱乐,到底能产生多少震慑作用?

如果牺牲一个李云迪,能消灭嫖娼行为那倒也值了。

嫖娼的很多,会弹钢琴的没有几个。

纵是帝王将相,能被历史记住的也只有那么极少几件事。

男盗女娼、鸡零狗碎的花边新闻,终将湮没在闲谈瞎扯之中。

心中有光,处处明媚。

若干年后再提起李云迪,什么人在谈论他的艺术造诣,什么人仍惦记他的苟且之欢?

正常伦理逻辑下,相信前者一定多于后者。



老铁们好,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帮助,为了给大家提供更多更丰富的阅读体验和思考分享,所以想邀请一些优秀的作者入驻,也欢迎喜欢写社会热点或者财经分析的朋友,给我们投稿。


具体事宜请加微信YSL20201720联系,我们期待你的加入。



点我留言



– End – 

   希望和你一起共鸣!

@关注和转发,就是最大的支持@

为防失联,请添加作者微信:

YSL20201720

作者:梳子姐

公众号:燕梳时评

发布时间:2021-10-23 13:1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