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成门六号院_北京疫情流调:鲜为人知的宏福苑隐秘土豪世界

由 BJ王明远 发表于2021-10-25 12:46:30

宏福苑患者们的行程流调,给我们展示了北京城乡结合部暴富村民的生活状态,他们是北京折叠世界里,最具有魔幻神秘色彩,也最为人忽视的一个人群。


疫情的流调信息最真实地反映了人们的生存状况。2020年底北京的那次疫情爆发,让我们看到了北京郊区务工人员的艰辛。

某病例是一位34岁的奶爸,一家三代挤在顺义机场附近一间只有70平米的老破小住宅内,工作地点却在25公里外的海淀,每天通勤3小时上下班,晚上还要复习考研,周末还得带娃上早教,而平日的交通通勤就是靠公交。

另一位病例是位女性,白天在电动车工厂上班,晚上22点到凌晨2点,还要在顺丰快递货站兼职,为的是赚200元的外快。而她的密接者,上午9点多买完包子后,去公司开会直到晚上8点,长达10个小时,辛苦一天后,晚上11点才回到位于河北燕郊的家中休息。

最近同为北京郊区的昌平北七家宏福苑也爆发了疫情,这个社区成为全国仅有的两个高风险区之一,但是确诊病例的流调信息给我们展示了另一种生活状态:

这个小区的人不用上班,最主要的生活内容是打牌和购物,今天打完明天打,战斗不止,病例8的流调显示,18日至21日连续四天都在打牌,如果不是疫情爆发被隔离,可能会永不停息打下去;


这个小区的人爱好玩车,不是自驾,就是保养,就是洗车,并且还都是奔驰这样的豪车;

这个小区的人爱去银行,周边的中国银行、邮政储蓄银行、民生银行、农业银行在这个小区都有客户,某病例一天之内就去了3家银行,不知道他家到底存了多少钱!


总之,这个小区患者们的生活内容就是打牌、聚餐、按摩、旅游、购物,是地地道道一群时间自由、财富自由的人们,活脱脱的神仙生活。


郝景芳的《折叠北京》形象生动地反映了北京各个阶层的生活,从沙河到北七家到高丽营的多数芸芸众生,属于第三空间,996是他们的日常,而宏福苑居民则是生活在第一空间的幸运少数,是社会的“隐秘上流”。

人们要问,宏福苑是北京的上东区——顺义后沙峪那种豪宅区吗?显然不是,地产网站显示,宏福苑只不过是一个小产权房小区。那么这个小区居民的财富从哪里来?小区的名字已经告诉了我们答案。

宏福苑是宏福集团开发的一个小区,宏福集团又是什么呢?宏福集团是昌平区北七家镇郑各庄村的村集体企业,工商网站信息显示:“宏福集团是一个拥有70余家全资子公司,控股、参股多家上市公司,资产总规模超三百亿元的大型民营企业集团”。

宏福苑是宏福集团给郑各庄村民,也就是宏福集团的股东们修建的住宅。言外之意,宏福苑住的这些人,看似普通,他们却是百亿集团大公司的地地道道股东

(充满着“土豪”气息的郑各庄)

郑各庄的宏福集团一度是发改委、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重点关注的土地城市化先进典型,被一些人称为“郑各庄模式”,我刚刚参加工作时,多有接触。宏福集团前身是宏远机械施工公司宏福机械,这是一家建筑承包公司,1990年前后因为亚运会,北京市政府大力开发北四环安慧桥一带的地方,郑各庄村民在村支书H带领下组成了施工队,参加这些工程项目,赚了不少钱。

后来,很有战略眼光的H看到郊区城市化的大趋势,没有像北京郊区的多数村庄那样,将集体土地一卖了之,而是集中起来,成立村办企业宏福集团,自主招商开发,村民以土地入股,人人都是村办企业的股东。

宏福集团先后开发了温都水城、平西王府别墅等知名项目,还邀请北京邮电大学和中央戏剧学院建起来宏福校区。如今集团的产业已经延伸到地产、科技、农业、金融等多个领域。

(郑各庄俯瞰,前面为平西王府,后面为温都水城)

而宏福集团创始人H也名噪一时,不仅因为他曾经被哈佛大学两次邀请去分享中国农村城市化的经验;还因为一次他打高尔夫时,感到饥饿,于是便有直升飞机空运来馄饨充饥,被媒体报道后,一时成为轰动京城的新闻。

根据宏福集团的股份设计,郑各庄村委会和村民一共占有33%的股份,每年股权收益的15%用来分红。在2010年前后,北京普通白领平均工资才三四千的时候,这个村一个家庭就能领到二三十万的分红,恐怕现在分红可能已经达到七位数了。再加上每家每户的房产、股本,平均每个家庭拥有数千万资产不是问题。

另外,这个村给予村民各种福利补贴,包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老人工资、水、天然气、温泉入网费、取暖费、公共照明费、垃圾清运费、农民粮油款、村民平坟迁坟补助、计生开支、教育开支和超转老人医疗费等等几十种,几乎包含了从摇篮到坟墓的各种费用。

(宏福集团为村民打造的老年公寓,每位百岁老人过生日时还可以获得10万元红包)

有人说,中国最魔幻的地方不是北京的国贸,上海的陆家嘴,深圳的市民广场,而是这些一线城市的城中村或城乡结合带。的确,这些村庄本来与中国任何乡村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在90年代之前都过着贫乏的生活,不过,世界上最大规模、最快速的城市化,让这些村庄的土地迅速升值,自然村落摇身变成一个个坐拥数百亿、数千亿财富的企业集团,村民也成为城市经济体的原始股东,他们的日子远远比城市核心区的土著白领好得多。

然而,这些村民却除了钱,别无长处,因此出现了开着法拉利卖盒饭,坐拥十套房产当清洁工,住着楼道满是小广告的回迁房,却是巴黎豪华商场大买家的奇幻景象。这次流调,再次给世人揭示了郊区原住民爆发户奇幻世界的一角。


作者:BJ王明远

公众号:阜成门六号院

发布时间:2021-10-25 12:4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