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杂志_熟悉而又“神秘”的外来物种

由 冯伟民 发表于2021-11-25 19:45:00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一起探索地球!
外来物种入侵问题涉及重要的生物安全领域,得到越来越多国家和生态保护组织的重视,一直在提醒人们要高度重视外来物种入侵对区域野生动物和生态环境带来的严重威胁
因此,外来物种在人们心目中蒙上了一层负面的印象
似乎一提起外来物种,许多人就谈之色变,联想到的恐怕都是些非洲大蜗牛、红耳龟、福寿螺和水葫芦之类的危险生物,以为所有的外来物种都会带来灾难
但是,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科学研究和历史考证都在反驳这一片面观点。
其实,外来物种并非都是有害的外来物种不等同于外来物种入侵
它就像一把双刃剑,许多外来物种非但没有害处,反而能够增加区域生物多样性,对人类的经济生活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神秘”外来物种的作用
——恢复生态效应
许多外来物种实际上对人类是有益的。
它们一方面增加了食物的种类,另一方面成为家禽和鱼类的饲料
不但在一定条件下对农业、社会和环境有所帮助,而且丰富了生物区系成分、生物群落类型。
增加生物多样性
我们已知,很多粮食作物、蔬菜、水果,像玉米、马铃薯、甘薯、小菠菜、西红柿、西瓜和无花果等都是外来物种,在古代东西方交往中就已输入我国,如今早已融入了我们的生活。
它们不仅没有造成相关危害,反而让我们从中获得了巨大的经济利益。这表明,正确引种不仅增加生物多样性,而且极大地丰富人们的物质生活
在某些情况下,非本地物种的加入可以为本土生物提供明显的好处
例如,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君主斑蝶喜欢在蓝桉树的枝条上度过冬天,这是一种在
150多年前从澳大利亚移植到该州的具有异国情调的树木,只不过在加利福尼亚,蓝桉的引进并未在生态上造成破坏。在西班牙,名声不佳的小龙虾克氏原螯虾却是迁徙中的湿地鸟类的重要猎物。
着气候变化和人为因素,更多物种从其原来的家园引入新栖息地,而这些物种带来的并非全是害处。
例如,骆驼原产自亚欧交界地带的沙漠,被人类驯化后随人类远走到世界各地。
还如,固氮演替先锋植物增加了土壤中的氮元素含量,改善了土壤等环境条件,为后来的植物定居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从而使先锋植物在竞争中失去了优势而让位于后来者。植物种类替代加速,促进了植物群落生物种类多样化和结构复杂化。
防止水藻泛滥


念珠藻属蓝藻

蓝藻疯长是现代生产与生活导致生态环境不平衡状态的结果,是在出现了水体严重富营养化情况下又未能及时积极治理造成的。
其根本原因是农业、工业、渔业和生活污水大量流入,使水体中氮、磷及有机物含量过高,促使各种浮游水生生物和藻类迅速生长繁殖。其结果是破坏了水资源环境,限制了人类对饮用、工业、农业、景观和娱乐等用水需要。
湖泊中藻类短时间集中爆发,属单种生物畸形发展,引起生态平衡破坏,形成藻灾。

2015年云南滇池曾爆发蓝藻

2009年,云南省生态农业研究所经过4年研究,化害为利,将普通水葫芦经诱导培育成“巨紫根小柄叶水葫芦”(下称“紫根水葫芦”),经试验可有效吸附蓝藻并净化水质。
紫根水葫芦和普通水葫芦相比,根冠增多了近20倍,紫根水葫芦根系可达1米以上并木质化,不易腐烂,关键是能够分泌化感物质,能快速吸附并抑灭蓝藻,在去除砷方面,是“吸毒之王”蜈蚣草的约52倍

水葫芦
同时与普通水葫芦会明显消耗水中溶氧相比,紫根水葫芦根系具有可供氧功能,净水功能大大提高,不会像普通水葫芦一样因根系缺氧腐烂对水体造成直接或间接污染
压制物种蔓延
生物界的一物降一物现象比比皆是。有的物种在一个地区是害群之马,但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却可能成为救世主。
比如,仙人掌螟蛾在其原产地墨西哥是威胁濒危仙人掌物种的重大害虫,然而有趣的是,在仙人掌泛滥成灾的澳大利亚,仙人掌螟蛾却令人意外地解决了澳大利亚的仙人掌灾难。
这一例子表明,外来物种可能会帮助消灭或抑制一个在某一区域内暂时没有天敌的物种
清洁污染河道
有些外来物种还能起到清洁水体的作用。水葫芦可监测水中是否有砷存在,还可净化水中汞、镉、铅等有害物质。
在水污染变得越来越严重的20世纪80、90年代,人们发现水葫芦在污水中依然长势良好,意味着它可以净化水质。有研究表明,水葫芦的吸污能力在所有的水草中,被认为是最强的
在适宜条件下,1公顷水葫芦能将800人排放的氮、磷元素当天吸收掉,水葫芦还能从污水中除去镉、铅、汞、铊、银、钴等重金属元素
还有一种鱼类,名字叫清道夫”,学名“国王异型”,原产拉丁美洲。它常吸附在石块上稳定身体和吸食藻类,是水中的“清洁”,除此之外,它也寻觅底栖动物,如水蚯蚓等。
但是“清道夫”一天能吃掉3000至5000粒鱼卵,也能大量吞食鱼苗。因此,在清洁水体的同时,也威胁着其他鱼类的繁殖生长,在江河中似乎没有天敌。


清道夫

外来物种与人类的“亲密”关系
经济作物的引入是人类生产进步的表现,它极大地丰富了不同国家和地区农作物生产的发展。
事实上,有史以来人类一直在引进并成功地利用外来物种,我们今天所栽培的植物、饲养的动物,大部分都不是本地原有的。这个引进、输出过程将会一直持续下去,不可阻挡,尤其在全球化时代,根除和避免大多数外来物种几乎是不可能的。当然,在人类引进物种的历史上,既有蒙特利柏这样的“喜剧”,也有冰叶日中花这样的“悲剧”,不可一概而论。
经济发展离不开商贸活动,人类活动的早期就有多种植物的交易和引入。实际上,中国从传统农业到现代农业的演变,作物引进功不可没。倘若没有玉米、辣椒、洋葱等的引进,我国农作物将单调得多,农业生产面貌将会是另一番景象。


古代引进的农作物之一——辣椒

目前世界水产增养殖的品种主要来自引种,80%的增养殖产量是由于引种产生的水产引种也对我国水产业发展起着很大推动作用,我国是水产引种工作做得最多的国家之一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先后从孟加拉国、日本、埃及、美国、泰国、越南、墨西哥、苏联、印度、澳大利亚、英国以及非洲等地引进了上百种水产品种养殖,如德国镜鲤、罗非鱼、俄罗鳄、太平洋牡蛎、海湾扇贝、加州鲈鱼、南美白对虾、英国大菱鲆、美国红鱼、日本红鳍东方等。
其中,60%以上的引进种在全国或部分地区得到推广,对调整水产养殖结构、丰富市场和增加渔民收入起到了重要作用。绝大多数已形成了产业并产生了较大的社会和经济效益,为发展我国的水产养殖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调味社会生活
美食是我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人们为了追求食品的色、香、味、新、奇,大量引种食用植物和动物,如作为蔬菜引进的番杏、尾穗苋、落葵;作为水果引进的番石榴、鸡蛋果;作为产生“凉粉”原料的假酸浆以及作为食用动物的牛蛙、大瓶螺、褐云玛瑙螺等。如今它们都成为国人的盘中餐。

水果番石榴
一般这些外来的物种只要是可以吃的,而且是很美味的,就会成为桌上的美食。如巴西龟,虽然主要用作观赏,但是它的肉却是非常好吃的,所以会被做成美味的食物。还有鱼类,其营养价值很高且美味,很多人都喜欢吃鱼肉。罗非鱼从非洲引进,受到很多人的喜爱。因为罗非鱼不仅肉多,而且鱼刺还很少,所以很多人都爱吃。清道夫鱼在国外泛滥,破坏生态平衡,外国农民对它毫无办法,于是把这些鱼抓起来,出口中国,没想到国人竟有“一百种”吃这种黑鱼的方法。
产自美国的牛蛙,被称为美国水蛙。其实牛蛙在我国并不常见,但在美国比较常见,牛蛙产量非常高,反应能力也比较强。国外很少有人吃牛蛙,因为他们觉得牛蛙长得丑陋,而在中国牛蛙已经成为著名的菜品,比如泡椒牛蛙,牛蛙火锅等等。
我国传统中医药所采用的超过12000多种生物绝大部分为中国原产,也有部分为外来物种,其中一些已经成为入侵种,如肥皂草、含羞草、决明、土人参、望江南、垂序商陆、洋金花、澳洲茄等。


含羞草

美化城市景观
城市景观建设和园林绿化也大量使用外来物种,常常造成当地生态系统和景观的彻底改变。以草坪业为例,随着全国城市大面积兴建各种不同功能用途的草坪(高尔夫球场、足球场、公园绿地等),进而推动了我国草坪业的迅速发展,使草坪草种子的需求量急剧增加,而目前使用的草种主要是国外的优良草坪品种。除结缕草种子外,其他草种几乎全部依赖进口。
城市街头的行道树更是城市景观的一道风景线。南京街头的法国梧桐树全国闻名,没有哪个城市的街边绿化树有像南京那般粗的梧桐树。大街小巷里种满的梧桐树,有着极高的观赏价值。
同样,七叶树原产于中国黄河流域和华东地区,仅秦岭有野生,自然分布于海拔700米以下的山地。如今七叶树在欧洲,从南到北,从东到西,遍布城市和乡镇。当你漫步在法国街头,触目可见的树,除了法国梧桐,就当数七叶树了。七叶树已成为与法桐、椴树、榆树并列的世界四大行道树,是欧洲国家用做公园、庭院绿化用树和行道树的主要树种。


七叶树

事实上,外来生物中真正能够形成入侵态势的只占很少一部分,是一个小概率事件。大多外来物种是中性的,只有少数会造成负面影响。所以,人们固然不可忽视有些外来物种入侵带来的巨大生态危机,也不能因噎废食,以偏概全,无视外来物种在人类社会和经济发展中所起的推动作用。



责编|李彦伟
排版|温宜妮
审核|刘   丹

地球杂志
自然资源文化与地球科学传播融媒体

此为地球杂志官方微信公众号

所有原创文章皆由“地球杂志”编辑推送

欢迎转发在看,转载请联系后台。


▼  往期精彩回顾  
这个石林有点怪——探秘我国三处奥陶纪石林
你有没有想过,《扫黑风暴》里为什么有个“绿藤市”?
中国特有、热带特有、世界特有!海南,到底有多传奇?
发现“在看”和“赞”了吗,戳我试试吧

作者:冯伟民

公众号:地球杂志

发布时间:2021-11-25 19:4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