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热防务_敌人的敌人不一定是朋友:塔利班和伊斯兰国为何打得不可开交

由 松鸦 发表于2021-11-25 20:21:00

NO.1525 – 塔利班与伊斯兰国

作者:松鸦 / 编辑:冷小军

投稿,转载与商务合作,请联系potereio


塔利班是美国的敌人,而伊斯兰国组织也是美国的死对头,按照“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共同利益理论,塔利班和伊斯兰国照理来说应该是一对极好的合作伙伴,是共同对抗“西方侵略者”的“穆斯林好兄弟”。


然而事实却完全相反:这对好兄弟不仅没有联手对抗美国,反而是在美国、俄罗斯等国的旁观下掐得死去活来,完全不像是“好兄弟”。


伊斯兰国的恐怖分子


这令许多对阿富汗局势乃至整个穆斯林世界不甚了解的人感到十分诧异:在美国占领阿富汗期间,这对兄弟难道不知道“放下分歧、一致对外”的重要性吗?不得不说,塔利班和伊斯兰国之间的恩怨情仇,实际上比很多人猜测的都要久远……


短暂的联手


2001年,美国大举挥师入侵阿富汗,塔利班领导下的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迅速土崩瓦解,这使得以塔利班为首的阿富汗本土宗教武装势力不得不联合起来,对美国侵略者发起“圣战”。在这场“圣战”中,坚决抵抗美国的不仅仅有塔利班,还有为数不少的阿富汗萨拉菲派武装势力。


这里就不得不讲到苏菲派、马图里迪派和萨拉菲派之间的巨大差异了。这几个派系均属于伊斯兰教逊尼派,但严格遵守教法的苏菲派,却是枯燥律法主义的坚决反对者,而强调理性主义的马图里迪派更是被视为正统的伊斯兰主要学派之一。


塔利班士兵


虽然这两个派系放在外界看来已经是非常保守的宗教势力,但和萨拉菲派比起来,这两个派系也只能算是“相对保守”——萨拉菲派追求更加疯狂的“回归祖先”,拒绝任何形式上的现代化宗教释义和改进,坚持要以千年前的传统手段来控制信徒。换言之,这就是一群疯狂的、纯粹主义的,同时还热衷于谋求政治利益的圣战分子。


以苏菲派和马图里迪派为主的塔利班,自然是不乐意和萨拉菲派那些“异端”合作的,萨拉菲派也认定塔利班是“叛教者”。但架不住美国的坚船利炮,双方不得不在二十一世纪的最初十年间进行了有限的合作,其中多名萨拉菲派指挥官都带领部队加入了塔利班的作战序列。但是,这种从一开始就存在严重矛盾的合作,注定不会长久。

阿富汗美军


分道扬镳


2015年1月,臭名昭著的伊斯兰国组织建立了“呼罗珊分支”,也就是当今的ISIS-K组织。这支组织活动的主要范围,就包括了阿富汗。这让阿富汗境内的萨拉菲派嗅到了重要的、能够推翻塔利班统治的机会——因为在过去塔利班执政和反抗美国侵略期间,塔利班一直对萨拉菲派持严厉打压和谴责的态度。


因此,虽然打一开始的ISIS-K组织是由塔利班的叛逃者和巴基斯坦的恐怖分子组成,但随着萨拉菲派的不断干涉和介入,很快,萨拉菲派就取得了该组织的实质上的控制权。


臭名昭著的ISIS-K

伊斯兰国的“中央司令部”虽然对萨拉菲派的插手颇有微词,但架不住萨拉菲派在阿富汗境内拥有影响力,双方一合计,决定干脆联手将事情闹大。于是,当时还如日中天的伊斯兰国,开始源源不断地向ISIS-K输送武器和物资。而ISIS-K也“不负众望”,迅速与塔利班开战。


开战时刻


2015年2月2日,距离ISIS-K成立不过短短一个月时间,它就向塔利班露出了獠牙。当天,萨拉菲派支持的ISIS-K武装分子在阿富汗洛加尔省悍然发动袭击,击毙了塔利班重要军事指挥官阿卜杜勒·加尼。这下可捅了不小的篓子:“我塔利班还在前线打美国人,你萨拉菲派后脚就在背后捅刀?”


同年5月26日,在阿富汗法拉省,塔利班和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接连三天发生高强度枪战,塔利班一方有10余人阵亡,而伊斯兰国一方则有超过15人身亡;同月,伊斯兰国势力在楠格哈尔省生擒了一名塔利班特种部队的指挥官穆拉维·阿巴斯,并将他与其他几名被抓获的塔利班武装分子斩首处决。


被抓获的ISIS-K分子


到了同年11月,塔利班和伊斯兰国之间的冲突愈演愈烈。支持塔利班的两大主流派系的武装势力和支持伊斯兰国的武装势力在扎布尔省发生大规模冲突,双方甚至不惜花费重金雇来了车臣、叙利亚等地的雇佣兵。


在这场大规模冲突中,死亡人数超过104人,数百人因此受伤,塔利班抓获了70余名伊斯兰国官兵,而伊斯兰国也抓获了不少塔利班武装分子。就这样,塔利班和伊斯兰国你来我往的冲突便成为了阿富汗的“日常”。


塔利班民兵在喀布尔


事实上,在ISIS-K势力最强时,塔利班还不得不与当时尚未撤离阿富汗的美国军队合作,共同突袭并抓获了伊斯兰国的多名指挥官;还有消息称,俄罗斯、巴基斯坦等国也暗中支持了塔利班对伊斯兰国的打击行动。能让这些视塔利班为眼中钉的国家都支持塔利班,可见伊斯兰国对阿富汗局势的威胁有多大。


血红色的未来


美国尚且控制着阿富汗全境的时候,伊斯兰国还不敢过于嚣张。但随着美军全部撤离,塔利班重新掌权,伊斯兰国便趁着塔利班立足未稳、尚未控制住阿富汗局势,开始大肆兴风作浪。


喀布尔机场袭击时,机场上空腾起硝烟


2021年9月6日,距离美军撤离刚刚一个星期,塔利班任命的楠格哈尔省省长内达·穆罕默德就与当地的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发生冲突,超过70名伊斯兰国武装分子被捕。


9月18日,伊斯兰国在贾拉拉巴德袭击了塔利班巡逻队,导致7人身亡;10月3日,伊斯兰国袭击喀布尔清真寺,导致5人死亡;10月8日,伊斯兰国袭击坤都士什叶派清真寺,导致近百人死亡、多人受伤;10月14日,阿富汗库纳尔省警察局局长被伊斯兰国武装的炸弹炸死;10月15日,坎大哈伊玛目清真寺遭伊斯兰国袭击,至少65人死亡。


伊斯兰国袭击清真寺后的惨状


到了11月2日,更加嚣张的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甚至直接袭击了喀布尔军事医院,导致超过25人死亡,其中包括塔利班“国防副部长”、特种部队指挥官哈姆杜拉·穆赫利斯,这也是自塔利班“建国”以来损失的最高级别的官员……

不难看出,虽然塔利班一再强调自己加强打击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或者说萨拉菲派武装势力,但现实却是塔利班接连不断地遭到各种非对称袭击,并且蒙受了不小的损失。讽刺的是,这一系列的非对称袭击,正是塔利班自己当年最擅长的手段。而且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ISIS-K对塔利班势力的袭击,恐怕仍将频繁发生,而流血牺牲自然是在所难免的……



结论


塔利班和伊斯兰国势力之所以无法达成共识,就是因为苏菲派、马图里迪派和萨拉菲派对伊斯兰教义的认知存在根本性不同,这使得塔利班和伊斯兰国比起仇恨美国等西方人,更加仇恨身为“叛教者”的对方,因此才会出现塔利班和美国联手打击伊斯兰国的罕见情景。


这种极端的矛盾,几乎是不可能通过外交手段加以调和的。毕竟对于他们来说,双方的恩怨并不是在短短几十年内累积的,而是在漫长的时间中分化而成的。


虽然我们希望阿富汗能够恢复和平,人民能够安居乐业,但由于伊斯兰教派势力之间的极端仇视与残酷斗争,这恐怕只是一种奢望。

作者:松鸦

公众号:冷热防务

发布时间:2021-11-25 2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