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古少侠_刺杀马斯洛

由 古典古少侠 发表于2021-11-25 20:40:29


/


这段时间在带领大家读《动机心理学》,每天也输出自己的卡片。


在“动机”的历史里,简短的提到了我喜欢的马斯洛,有点不甘心。于是有了下面这篇小说,不知道怎么归类,算是科幻+科普吧。


写的很爽,是个尝试,如果喜欢,请转发,不喜欢,请告诉我 : )





刺杀马斯洛


0. 刺客


我是一名刺客
今天的目标,是心理学家马斯洛。
 
自从2032年发现了时空穿越的技术,刺客项目就在科学界大行其道——穿越回著名的科学家晚年,和他们对谈,然后把后世的新发现告诉他,听他们的意见。
 
这个荒诞的点子,是几个量子物理学家喝大酒的时候吵架吵出来的——他们那天晚上喝得有点多,来了三打的龙舌兰口杯,搞弦理论的哥们就忍不住想:

要是爱因斯坦能再活100年,他会怎么看量子纠缠?
 
量子纠缠是个还未破解的神秘现象——两个纠缠的量子不管在宇宙的什么角落,相距多远,都会同时做出反应——你把一个粒子向左旋转,5光年以外的另外一个也会旋转,而且是即时!这种超光速现象,爱因斯坦会怎么看?

趁着酒劲儿,他们觉得可以穿越回去,当面和爱因斯坦聊聊。但时间不能太早,不要妨碍老爱的主要理论的发明,扰乱时间线,最好就选择在他离开前的几年。
 
最后他们用棒子棒子鸡决出了谁来穿越。出鸡的哥们,成了历史上第一个刺客
 
刺客这个点子虽然诞生于龙舌兰酒局的棒子棒子鸡,其实颇有深意。

离开前几年,科学家的学术观点基本稳定,脑子还清醒,能做出好回应。而且很多科学家临死前的观点,都没来得及整理出书,这种对谈正好可以拿到一手资料。
 
因为见完面以后几年,对方就会离开人世,就像刺客离开,目标就会死。他们把这种行动命名为“刺客”——刺探顶级科学家大脑的科学怪客。

虽然是谐音梗,考虑到科学家的幽默水平,也是很不容易了。


1. 启程

我是一名心理刺客,
今天的刺探对象,是马斯洛。
 
时间选在了1967年的波士顿,此刻他在布兰佩斯大学任教,1970年6月8日,老爷子会在加州因为心力衰竭离开。如果再挺2个月,他就能看到国际人本主义心理学会成立,他这一辈子,也就完美了。
但是,人生哪有完美的?
 
我这次去距离他离开有3年,是个好时间,和他聊聊需求层次。
要知道,后世为了这个理论解释,都快引发了心理界的二战。

 
2. 晚年马斯洛

咚咚咚,我敲门。
 
开门的是一位40多岁的女士,她左手拿着咖啡杯,似乎不是主人,而是正在这里作客,顺便出来开门。她的大鼻子一下让我认出她来,她是马斯洛的大女儿。
 
当年是她的出生,让马斯洛意识到、人绝对不像自己的老师桑代克说的——任何一个孩子,只要我训练他,他可以成为任何一种人,医生律师、飞行员。马斯洛发现即使是2岁的孩子也有自己独立的意识、性格、创造,这不是任何外界的训练给予的。
 
这位人类人本主义学科的第一位“研究对象”,久站在我面前,好奇的歪着头看着我,那意思是,你是谁?


“您好,我是马斯洛教授以前的学生,从纽约来,想和他请教些问题。”我说。

“请进”她说,“我们正好听他吹牛,说人性能达到的境界。我承认那很美好,但是距离一般人太遥远了,他说要把他写下来,给信的人看。你来正好救救我们吧
 
我走进门,看到了马斯洛。
 
他头发已经花白,但眼睛却炯炯有神,像个孩子。脸中间是他那个标示性的大鼻子,一圈笑容围绕鼻子展开。他穿着一件卡其色的羊毛衣,里面是白衬衣。坐在沙发上,捧着一杯咖啡,右手扬起,有点兴奋的挥舞。


他看到我,点点头示意我过去。
女儿在他耳边轻声说明来意,他点点头,示意我坐下来。

“孩子,我能为你做点什么?”
 

3. 需求层次真的正确吗?
 
“我有很多问题想问您,尤其是你的需求层次理论,教授。”
 
这个理论一提出来,就有很多争论。

喜欢的人说,他简直就完美的诠释了人性,和我体验到的一模一样!但挑剔的人说,在数据上的验证,表现一般。
 
最开始的挑战,是隔壁班女生们提出来的。她们说性的需求怎么会是生存需求呢?她们认为这个需求应该放在归属感里面。她们说您是个大直男,教授。只有男生才会这么想。
 
还有我笃信天主教的叔叔,他胸口整天戴着一枚30年的信仰胸章,手上还拿本儿圣经。他说信主的人需求层次完全不同。他们总是把自我实现放在前面,俗世的生存、安全、归属,都不重要。
 
还有就是我的同学们,他们说您这套理论太不现实啦(当然还包括你女儿,我心里小声说),人性可能没有这么美好。您自己做研究,不也找不到这些人,开始去研究历史人物吗?
 
我讲到这里先停了一停,觉得自己有点过。
 
要知道需求层次是1954年的理论,是开创性的,在这个之前,还都是行为主义小白鼠那套呢,这个理论在当时,已经非常先进了,谁能指望一点儿例外没有呢?
 
马斯洛显然注意到了我的小内疚,他坐近半个身子,拍拍我的膝盖。
 
年轻人,你真不错”,他喝了一口咖啡,“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只想着听我的老师桑代克的,很少尝试这样认真的究意一个理论。
 
要挑战一个理论,我们先得确保理解了他。我们简单重复一下这些假设。

  • 你要生存,就要持续行动。只有未满足的需求,才会持续推动行动。

  • 人的需求按照重要性和层级形成次序,从基本的生存,到复杂的自我实现。

  • 低层级的需求有最低限度的满足,才会追求更高级的。



这是大家对于需求层次的理解。但这些年,我也增加了很多新的修正:

  • 人同时会有几种需要,各层次的需求相互依赖和叠加。但总有一种需要占主导地位,对行为起决定作用。


  • 不同的国家、经济环境,教育水平也会影响这个层次结构。比如说下面这附图,就是我估计的不同的时代的生产力结构的变化。


  • 低层级的需求很容易满足,高层级的需求需要更大意义,但也回报更大——热情就是由高层次的需求激发出来的。


  • 人的最高需求,就是自我实现——用最高效和完整的方式,表现自己的潜力。


  • 这个时候,就是高峰体验,是人存在的最高、最完美、最和谐的状态。人会欣喜若狂、如醉如痴,就像某种流里一样。


所以,你认为,真正的需求层次应该是这样的?


他眯着眼睛看了一下,哦,对,你这样画更好。
 
或者我们可以这样,我发现在自我实现之前人们似乎还有“审美”“求知”的需求。还有一些超个人主义者,比如荣格老爷子,说人有“灵性体验”的需求,我也在考虑把他放进去。


我频频点头,在今天,这些需求开始越来越显现。
 
“不过我必须要说,这个理论还不够科学。因为生存、安全需求都好测量,但是自我实现,当然,还包括后来加入的‘审美需求’‘求知需求’,都很难测量,甚至定义。所以这个理论更多是个针对大多数人的假设,他不是一个定律。
 
事实上我曾想过,如果未来有一台能够测量脑子里发生什么的机器,比如说当自我实现的需求唤醒的时候,脑子里某个地方会发出一种波长,可能我们的理论会更好的明白一些东西。”
 
这不就是脑神经科学啊,我想。90年代末就开始有了。
 
“教授,我还有一个困惑”,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把这个话题抛给马斯洛。
 
您看,人是动物+神。需求也是生理需求+心理需求
 
千百年来,生理需求其实变化不大,但心理需求随着时代的变化,会越来越丰富和复杂。这些需求不断的传承,变化,复杂,分散……
 
这意味着顶层可能越来越不会聚焦,而是一种分散。
 
顶层的需求日益丰富,越来越分散….. 
人类甚至因为不同的心理需求,变成不同的种群…..
 
(我说着这些话,脑子里是一群坐在一起吃饭,每个人看着自己手机不同内容的人。人类在今天,是差异越来越大,还是越来越不同了呢?)
 
“所以,我想说,也许,我只是说也许您的理论是错的,未来的需求层次,会不会不是一个金字塔,而是一个漏斗型?

这些对于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已经有点挑衅了。
 
我心里很难受,但没办法,我是个心理刺客,我必须刺探出最深最深的东西,为了人类。但是我心理下定决心,不管他怎么回答,我都不会再反驳——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时代局限里,我不能这么要求任何人,即使是大师。

马斯洛这次沉思了很久,他眼神闪动,好几次似乎欲言又止。

终于,大概过了整整有5分钟,他说话了。
 
“也许是的,年轻人。也许真是那样。

如果有一天,这些有自己独特复杂自我实现方式的人,能用某种方式快速聚在一起,他们会发展出自己的需求和文化,他们会迅速离开底层的需求。那个时候,人和人的差距会越来越大,世界也许是个越来越长的漏斗形。

这个是很好的假设,不过我们心理学家。”他又拍拍我的膝盖,

“我们得依靠数据和真实的测量,
不管最后是怎样,我都会很高兴。”

我们的对话在这里打住。

临走的时候,马斯洛教授还去了趟厨房,过了好大一会。他给我热了一些他女儿做的曲奇饼,让我回纽约路上吃。
 
 
4. 真理的停车站
 
回来的时空胶囊要3个小时,我打开马斯洛送我的曲奇饼干盒,这个纸盒子还带着微微的温度,在我的膝盖上。

里面,除了5个焦黄的小饼干,竟然还有一封他手写的信:


亲爱的年轻人:

其实我知道。你不属于我这个时代,你的手表和眼界都暴露了你。

何况,前几天还有另一个人来找过我,他的希腊名字米啥的一长串,我根本记不住,倒是他的理论很短很好记,flow心流。

他说fow,就是人自我实现的样子,是人性能达到的境界。

我的需求层次有很多问题,我自己知道。

但我老了,很多试验做不动,我的时代也只能看到这里。

希望你能有更多的探索,站在我的身上,往前走,更新它,甚至推翻它。我并不在意自己的对错,真理之路上,任何答案都只是停车站。

我想每个人的理论,都无法脱离他的时代和自己的背景。

我从小是个孤僻,内向的孩子。我出身在一个贫穷的家庭,俄裔犹太人,从小移民到美国,我们是个大家庭,我是老大,后面还有3个弟弟,3个妹妹。

我的父亲总是忙于生计,很少回家,更少和我们讲话,其实我知道,他只是讨厌妈妈。

冷漠和常年的劳作,让我妈妈成为一个刻薄残暴的人,她是个宗教,哦不,应该是迷信狂热分子。有天早上,就因为昨晚的一个噩梦,她觉得不祥。当着我的面,摔死过我养的两只小猫。我那个时候6岁,但这不影响我恨她一辈子。我甚至没有参加她的葬礼。

恨意是一把没有把手的匕首,当你刺痛别人,自己也一手血。我从小就是一个害羞、敏感的孩子。一直到今天,我也是个害羞,敏感的老人。以上这些话,我只能通过写字,甚至无法当面和你说。我想这也是为什么当我看到心理学,我会如此着迷,放弃了家庭让我读的法律,全力投入的原因。

但这样糟糕的一个我,也对于世界有了小小的贡献,提出了一些微不足道的理论,影响了一些人。

我最喜欢的评价是《纽约时报》一个记者写的:

正是因为马斯洛的存在,做人才被看成是一件有希望的好事情。

希望你们把做人这件事,变得越来越好啊。
 

你亲密的朋友 马斯洛

Nov.20th 1967  


 




下面是广告:

我做的“个人发展共读会”希望汇聚10000名善思会写的知识工作者,创造自己的知识产品。内容包括——

  • 我亲讲的1年96节课,讲透12本个人发展经典书。

 ▲上下滑动图片 查看共读会书单▲


  • 一套“善思会写认知课”,帮你掌握从读、思、写、卖的工作技能

  • 一个超过400w字的内容社区,每天讨论更好的思考和写作方式


(可看另一篇文《古典:用 1 年时间,成为一个有「作品」的人》

流程比才华重要。 
因为有卡片的积累,上面这篇文字,我用了一个多小时完成。

如果你也想学习科学、无压、高效的写作流程和方法,
欢迎现在就加入我们。

??扫码加入共读会?? 


想要了解更多「个人发展共读会」信息,扫下面二维码,和小伙伴聊聊。

??扫码加助理 进答疑群??


作者:古典古少侠

公众号:古典古少侠

发布时间:2021-11-25 20:4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