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_「不刷题的吴姥姥」:闯入物理大观园之后

由 人物作者 发表于2021-11-29 18:00:00


是喜欢物理,还是害怕物理,背后是一个与好奇心有关的问题。教了这么多年书,接触这么多学生,她发现,「有相当一部分是没有我好奇心强的」,而且,更可怕的是——很多老师的好奇心也不强。她也理解,他们都是「刷题刷过来的」,哪有心思去好奇?因此,她想「把自己的好奇想办法感染给别人」。

 




文|周取

编辑|沈时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科学姥姥
 
乍看上去,快手主播「不刷题的吴姥姥」有些无厘头。作为一位物理科普博主,她使用的道具远远超出了物理实验仪器的范畴:讲正负电子对撞机的时候手握的是羽毛球拍,讲CSNS散裂中子源拿着的是字纸篓,讲宇宙射线时举起的是扫把,讲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的时候端出了一口锅……
 
一个个听上去艰涩的物理名词就这样与我们熟悉的日常生活联系起来。为了讲清稳定平衡,「吴姥姥」用牙签串了三个花生,摆动的花生像是在跳舞,她也随着跳起「花生舞」来。接着,她讲起稳定平衡的特点,花生为什么不会倒。「它一只脚也能平衡,因为它的重心是在支点的下面,所以当有一些扰动,我晃来晃去的时候,它还是能够回到平衡位置,因为万有引力把它往下拉,重力把它往下拉,地球把它往下拉。」这条短视频在快手上播放量近350万,获得了11万多的点赞。

视频里,「吴姥姥」都是同一副装扮,一副黑框眼镜,一件百宝箱一样的浅军绿色马甲——她总能从马甲口袋里掏出很多小玩意儿,年轻同事因此叫她「百变老人」。她总是在提问,「这是为什么呢?」语气永远是耐心的,同时带着一些激昂和振奋。问完她嘟起嘴,做出歪头想的样子,似乎她真的很疑惑。
 
这些生动、深入浅出的视频迅速受到了众网友的关注和喜爱。「不刷题的吴姥姥」在快手上收获了132.7万粉丝。「我上学的时候怎么都没遇到过这样的好老师」「中学物理课上有这样的实验该多好啊」「如果学校物理老师像这样教课,我可能也会成为科学家了。」很多网友忍不住在评论区感叹。吴姥姥的科普视频让他们发现,原来课堂上曾经令人生畏的物理也可以这么亲切、这么好玩。

 吴姥姥的快手主页 

 
这位最近在快手走红、随即红遍全网的「吴姥姥」,现实中是同济大学退休物理教授吴於人,今年72岁了,这已经是她搞物理科普的第16个年头。之前,她一直都以写书、做讲座等传统形式进行物理科普,如今,短视频为她提供了一种新的形式——也是更能走近年轻人的形式。

「宇宙射线我们谁也没见过,但是它们嗖嗖嗖的,不断地穿过我们的房子、衣服甚至身体。嗖,嗖,嗖……它们到底是什么呢?它们是宇宙来客……」「吴姥姥」的语言奇妙地将日常的朴实与某种诗意和浪漫融在了一起。很多时候,这种诗意和浪漫得到了网友们热情的回应。在「吴姥姥」走红后的快手首秀直播里,大家问出了五花八门的问题:「暗物质与反物质是什么关系?」「不同的两个星球,同样的参照时间内,同一个动物的衰老速度差异过大何解?」「请问平行宇宙存在吗?」「反粒子是不是真实存在?」
 
一个从学校毕业很久的人,看到「吴姥姥」的视频,开始重新追问中学时曾经困扰自己但后来一直没有被解答的物理难题。他们给「吴姥姥」留言,问各种自己好奇的问题,永动机、电磁屏蔽效应、洛伦兹力……还有一位从事机械工作的网友,自己设计了一个装置,发过来让吴姥姥看行不行得通。
 
网友们的热情让吴於人感受到了短视频的能量,原来短视频可以触及到如此多的人,远比课堂、讲座的影响力大得多。她不在意粉丝数字,但找到了更好的物理科普的方式让她开心,她希望向更多的人「宣传科学」。她的家人也开心——他们欣慰的是,她辛苦地做了这么长时间的科普,现在终于有了看得见的「成绩」。老伴儿还给她写了一首打油诗:「曾用视频教物理,演示实验不刷题,科学姥姥老顽童,宝物藏在马甲里。」吴於人把「演示」改成了「探索」,并且续写了几句:「回家马甲有人洗,现成美食可充饥,姥爷承包买洗烧,幸福姥姥笑咪咪。」
 
 
物理大观园
 
「突然间就变红了,人家看起来很羡慕,可是我觉得不要这个羡慕,我就想好好地做我喜欢做的事情。」吴於人说。
 
她所说的「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物理科普。最开始,她不太愿意拍短视频,她觉得,这样的事情最好让年轻老师来。最终是李浩荣说服了她。李浩荣现在负责快手账号「不刷题的吴姥姥」的视频拍摄,他就知道吴於人会答应他,他了解她——只要是为了科普,哪怕出点洋相她肯定也会愿意的。
 
吴於人对科普的兴趣在很早之前就开始了。退休前,她在同济大学做了近20年的演示实验室主任。她的科普事业最初源于在同济内部小范围的尝试,比如,向同济小学借一些实验仪器,接待同济内部的小朋友到实验室参观。2007年,在她的多番努力之下,同济建立了上海第一家面向青少年开放的物理探索实验室。
 
吴於人想让大家都喜欢上物理。因为讨厌死记硬背,喜欢动脑筋,读书时,物理和数学是吴於人最喜欢的两门课。但在做了老师之后,她发现很多同学害怕物理。「我觉得物理那么好的一门学问,怎么大家感觉没我这么深呢?」她为此感到很遗憾。「好玩的东西还得要给人家分享,你一个人偷偷玩不好玩。同学多一点,大家开心了,那我更开心。」

 吴姥姥在物理探索实验室 


吴於人喜欢别人称她「吴姥姥」(她当初带的很多学生后来陆续都有了孩子,他们的孩子追着叫她「姥姥」,这个称呼慢慢地就流传开来),因为她觉得自己就像进大观园的刘姥姥,对物理大观园里的一切都感到新奇。
 
「物理,让整个世界、整个自然在我面前打开。」在她眼里,物理有趣且美。她觉得,「大自然很美,描述大自然基本规律的学科肯定就是美的」,「比如麦克斯韦方程组,它用四个公式把整个电磁学理论基本上都概括掉了,而且那四个公式的形式非常对称」。
 
物理探索实验室成立后,当时还是学生的关大勇做了副站长,到后来他创立智勇科创实践基地,聘请吴於人做顾问,这些年,他一直是吴於人科普路上的合作伙伴。关大勇觉得吴於人和一般老师很不一样,她是真的喜欢科学,也喜欢科普。比如走在路上,走着走着,吴於人会突然间弯腰,「我们来看这里有彩虹,你知道什么原理吗?为什么这里有,那里没有?」买西瓜来吃,吴於人会先打开手机的传感器app,敲敲西瓜,测敲西瓜声音的频谱——她想看看什么样频谱的西瓜比较甜。
 
是喜欢物理,还是害怕物理,背后是一个与好奇心有关的问题。教了这么多年书,接触这么多学生,她发现,「有相当一部分是没有我好奇心强的」,而且,更可怕的是——很多老师的好奇心也不强。她也理解,他们都是「刷题刷过来的」,哪有心思去好奇?因此,她想「把自己的好奇想办法感染给别人」。
 
「我是什么都好奇,新的,没见过的,现在哪怕一个吃的东西,从没吃过,我也想去吃一下。你说这是为什么?我就是这样的人。」吴於人说。

 近期和快手化学科普大V戴博士在直播间连线PK,又一次全新的尝试 

 
虽然起初在拍短视频这件事上有些犹豫,但一旦决定要做,吴於人就拿出了做教研的劲头。头天讨论完选题,第二天就写好了脚本。在快手更新的《科学重器,筑梦未来》系列视频是她的主意。李浩荣本来不看好这些视频,「好遥远啊,又挺乏味的」,但吴於人坚持要拍。后来吴姥姥买回来大锅,对着大锅讲,对着羽毛球拍讲,对着字纸篓讲,他才觉得那些枯燥、艰涩的物理知识,生动起来。快手上的反响也很好,第三个视频就有5w多的点赞。
 
吴於人喜欢看网友提问,同样喜欢网友的质疑。她自己也总担心哪个地方讲得不好,让人误会。「其实我希望大家敢于质疑。不是权威说的就是对,所以现在网上有人给我提建议、错误,我都觉得特别好。」

 
「小儿科」
 
如今,呈现在网友面前的「吴姥姥」的风格来源于物理教授吴於人多年的积淀。早年在南昌大学教物理的时候,她就注重使用形象化的比喻。那时候没什么实验仪器,也没电脑,用于演示的挂图旧了,她就自己重新画一幅。后来到了同济大学,同济物理系有做演示实验的传统,有一个大大的演示实验室,对她来说更是如鱼得水。
 
实验室主任工作内容繁杂,且有很多服务型的工作,比如要给上课的老师准备上课用到的实验仪器,调试好,送到教室去。因此很多老师不愿意做,但当领导问到吴於人时,她一口答应下来。她觉得自己以前「光是嘴巴讲讲、黑板写写」,她对实验室里的一切感到「特别新奇」,当老师也没法「乱翻」实验室里的器材,现在好了,「你让我当主任了,我可以随便去折腾了」,「我说我真高兴呢,这更好玩啊」。
 
「好玩」是吴於人在采访中说得最多的词之一。她的实验室好玩;路上见到人家牵着小孩,好玩;老伴儿给她写的打油诗好玩;在农村小学教书的经历好玩……
 
还有她的父亲,也是「特别好玩」的人。吴於人的父亲是中国第一代航天人,虽然每周与孩子只有一天的相处时间,但是他总会和他们玩在一起。与父亲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充满笑声。去公园玩,父亲会趁他们不注意躲在树后面,「我们就找他,爸爸呢,爸爸呢」;或是拉着他们的手,走到电线杆或树旁边时,他特意走到另一边,出个洋相,逗他们笑。
 
当初建议她学物理的也是父亲。后来她常常被问起女性学物理这件事,尽管她上学时班上的女生的确很少(南昌大学物理师资班,40多个人,女生就三个),但她在自己的成长经历中很少感觉到性别因素的阻碍。当年去井冈山教育学校学习前,她向公社领导申请把专业从中文换成物理时,对方说,「女孩子怎么不读中文读物理?」她就笑笑。她认为,男生和女生在科学表现上的差异更多地是因为社会观念放大了性别差别,很多女孩「从小就被定位于你适合干什么」。
 
「吴姥姥」短视频中看上去无厘头的风格也早已有之。以往上课时,明明有正规的驻波实验仪器,吴於人会用橡皮筋绑马达来演示驻波。这还不够,她攒了很多口罩,把挂耳朵的带子剪下来,做驻波实验仪器。「这个我反对的,我说何必呢,橡皮筋又不是什么难事。她就偏小儿科偏到这个程度。」同济大学老同事陆汝杰说。现在他是吴於人的科普伙伴,经常作为「吴姥姥」的助手出现在快手视频里。
 
不止陆汝杰一个人有这样的评价。在同济时,吴於人有次申报上海市演示实验教学成果奖,有专家团队来评审,一位专家看到有些小玩具也摆在那,嘀咕了一句,「有点小儿科」。他觉得,把小玩具放在大学课堂上怎么行啊?对此,吴於人有自己的想法,她想让学生有亲切感,让他们明白,家里的东西就可以用来学习和探索物理。
 

   吴姥姥带学生做演示实验 


吴於人自己在生活中也是这么对待物理的。她喜欢玩具,看到好玩的东西都要买回来,而且喜欢拆开来研究。李浩荣记得,有一次吴於人买回一个「神奇的螺丝」,是魔术里面的道具,「我觉得大概知道里面有磁铁就行了,但是她不一样,她会买两个回来找老师把它锯开,看里面跟她想象那个原理是不是一样,里面怎么通电的」。
 
吴於人喜欢用「接地气」的方式研究和讲解物理,但她在生活中其实是个「糊里糊涂」的人,老是闹笑话。有次她跟系主任讲话,旁边来了一个人,给她一百块钱,让她帮忙还给某个人。她一口答应,好好好,钱往口袋一放,到了晚上,「还给谁啊?想不起来了,想再去问吧,谁给我的?也想不起来了。」后来到处问,她才算问出来。但现在回忆起这件事,当初是谁让她还钱,最后还给了谁,她还是忘了。
 
因为总是心不在焉,老伴儿几乎从不让她做家务。因为脑子里总喜欢想着实验、工作,偶尔做家务的她不是打碎碗就是烧糊锅。因为经常会把背包忘记了,后来她索性买了几十件有很多口袋的马甲,穿了好多年。
 

未来的科学家
 
采访中,吴於人反复强调自己很普通——「物理也不强,教学也不强,什么也不强」,「像这么糊涂的一个人有什么好写的,电视剧(里)的不比那好玩啊」。但她觉得自己的优点是「能坚持做」。「你特别要强调的一个就是,什么都不强的人,但是也可以为社会做点事情,只要你坚持,只要你能够真诚地把自己想法感染别人就行了。」
 
吴於人觉得自己一生非常幸运,也许正是这种经历塑造了她乐观、务实的性格——她不是很在意失败和挫折,她总在想的是「下一步该怎么办」。「因为我觉得你要悔恨了什么的,没用的呀。只要你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下一步怎么弥补,或者下一步怎么努力,那事情就可以往好的方向发展。那个努力是有用的。有些想法是没用,我就不去想了,所以一般来说还比较开心。」

现在,她想的是让「全民大学物理」,她「希望让它被大众关注、接受和(产生)兴趣」。短视频的普及,互联网科技的发展,让她离这个理想更近一步。越来越多的人通过快手认识了「吴姥姥」,并对她介绍的物理大观园产生了兴趣。
 
吴於人在同济时曾经跟学生说,「以后等我退休了,就开个幼儿园,你们小孩送过来。可以教他们我想教的东西,大家一起玩科学」。「不刷题的吴姥姥」让她的这个愿望以另外一种方式更好地实现了。「吴姥姥」在快手上的视频,构建了一个不拘泥于年龄、区域和阶层的广阔的线上校园,更多的人正在「一起玩科学」。
 
2003年就跟着吴於人学习的学生杨连宝认为老师从那时到现在在做的都是同一件事。「她可能更加侧重的是教育,对物理知识的传达,我觉得这是她的理想。物理是基础学科,让大家对它感兴趣,对国家以后的人才培养,应该是有很大的(帮助)。」吴於人自己也说,她希望自己能搞好科普和创新教育,「为更多孩子和家庭带来幸福,为国家的未来做出一点点力所能及的贡献。」

 吴姥姥在看孩子们的科学作品 

 
吴於人觉得自己需要做的还有很多。比如在短视频科普上,她还只是做到有趣,她觉得,还要做更多的努力,才能系统地介绍清楚物理到底是一门什么样的科学。也只有这样,才能真的做到「全民大学物理」。
 
但至少,目前她已经影响了一些人,这既包括众多的网友,也包括她身边的人。
 
起初为了让吴於人拍短视频的时候更有劲儿,负责视频拍摄的李浩荣把自己6岁的儿子带过来,让他坐在下面听吴於人讲课。李浩荣发现,耳濡目染之下,儿子也有了变化。在外头看到扫把,他会喊,「这不是吴老师宇宙射线的那个扫把吗?」看到漏勺会说,「这不是法拉第笼吗?」还有一次骑电瓶车,车没电了,还往前滑。「脚又没撑,你觉得这个车为什么会自动前进啊?」「是惯性!」李浩荣听了孩子的回答有些诧异,一想,肯定是从「吴姥姥」那里学的。
 
老同事陆汝杰感叹吴於人是真的喜欢物理,也真的喜欢学生,不然她不会对着小学二三年级的学生讲500米口径的天文望远镜。学生吵吵闹闹,她有点发火,随后又耐心哄他们。但是陆汝杰在一旁想,干嘛用这么大的课题去哄孩子,讲重器筑梦。「这就是喜欢啊。她跟你讲,我们国家的科技发展和物理有关系。我就到不了她这个程度。」陆汝杰说。
 
虽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会对她讲的感兴趣,但只要有小孩感兴趣,她就很得意,会奖励对方一朵花或者一个小玩具。有时,她看着这几个对物理感兴趣的孩子,会想象这些小孩以后就是科学家。这些未来的科学家呀,「就是我吴老师培养出来的」。

 带孩子们在直播现场 

 
如今,「吴姥姥」的能量已不止于此,年逾古稀的她凭着一股子劲儿,推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在快手短视频的奇妙世界里,深邃的物理大观园,更多有着求知欲的人,都和吴於人发生了超越时空的链接与反应。


 




星标关注《人物》微信公号

精彩故事永不错过



作者:人物作者

公众号:人物

发布时间:2021-11-29 18: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