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sir讲地缘_不安分的澳大利亚

由 温骏轩 发表于2022-01-14 08:29:36



作者:温骏轩 /  编辑:尘埃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身处印太之间的澳大利亚可以说是新闻不断,频频在对华问题上和美国一起发难。

如果说这些都还可以理解的话,那么2021年9月15日,美英澳三国宣布建立“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同时澳大利亚取消之前与法国海军集团签署的建造12艘常规潜艇的协议,由美英两国支持澳大利亚海军建立核潜艇的事件,就让很多人大跌眼镜了。


换而言之,原本属于法国的数百亿美元军火大单,现在成了美国和英国的盘中菜。在大多数人的概念里,美国、法国、澳大利亚同属西方阵营。美、英、澳三国这样做,显然会让身为欧洲核心国家的法国极为不满,甚至撕裂整个西方阵营。

下面这篇原载于《世界军事》杂志2021年第21期的文章,就是我针对澳大利亚最近这些出格举动,所做的地缘政治背景解读。


印太战略调整

美国要调整其全球战略布局,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当下,美国的全球战略布局尚未摆脱冷战时期形成的框架。美国的全球战略始于二战结束后,为了与以苏联为核心的社会主义阵营相对抗,美国与西欧国家于1949年建立了以北约为平台的军事联盟;在亚洲则与日本、韩国等国,在20世纪50年代初签订《日美安保条约》《韩美相互条约》等军事保护条约,取得了相关国家的军事主导权。

通过这一系列军事条约,美国得以从大西洋和太平洋两个方向建立稳固的战略防线,并最终赢得冷战。然而,冷战后,美国一度失去了对抗目标,甚至纠结于北约是否还有保留的必要。缺乏对称威胁的事实,导致这些年来,美国仍在以冷战时期构筑的全球军事框架,策动对外军事行动,有专家也将这段历史称为“后冷战时期”。2021年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则标志着“后冷战时期”的结束。

作为一个立足海洋进行全球扩张的超级大国,美国每次战略转身,都会在相应海域进行布局。出于遏制苏联的目的,冷战时期,美国将战略重心放在了北大西洋和西太平洋。于是,包含英国在内的西欧国家,以日、韩为主的东亚国家/地区,都成为了美国最重要的盟友。

如今,继承苏联遗产的俄罗斯,已衰弱为一个在全球GDP占比不到2%的国家。与此同时,中国超越日本,成为GDP仅次于美国排名全球第二的国家。对美国而言,更为严重的是,评论普遍认为,用不了太久,中国将在经济总量上超越美国,争议点只在于具体时间的差异。另一个一直被西方看好的发展中国家是印度,它的经济实力也在迅速攀升,2019年已超过前宗主国英国,在全球GDP排名中位列第五(前四为美、中、日、德)。尽管受疫情影响,印度在2020年的GDP排名中以微弱劣势排在了英国之后,但以印度的发展潜力,其GDP排名再次提升也很有可能。

现在最具增长潜力的两个国家——中国和印度,经略重心都在印度洋及西太平洋地区。在这种情况下,美国要彻底调整冷战时期的全球军事战略框架,围绕印太地区重新布局,可谓是一种必然。

2019年6月1日,美国国防部正式公布了近55页的《印太战略报告》。报告一开始就强调:“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基本关注,是国家间的战略竞争”。正如上文分析的那样,这种说法能结束美国在“后冷战时代”缺乏平级对手的尴尬,为军工复合体寻找一个能让国内民众产生恐惧感的国家级对手。

在发布这份报告时,美国时任代理防长沙纳汉表示,加强印太战略不仅美国要加大投入,也要求“盟友及合作伙伴承担更多的责任,加强军事方面的投入,从美国购买更多的武器”。在报告中被明确列出的印太盟友及合作伙伴,就包括:日本、韩国、澳大利亚、菲律宾和泰国。


为什么是澳大利亚?

有评论称,在美国的印太战略中,除中国和俄罗斯外的印太国家,都是美国结盟与合作的对象。若纵向对比的话,澳大利亚的战略地位提升幅度是最大的。近几年来,澳大利亚也的确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异常活跃,甚至会在一些看似与自己无关的议题上,甘愿为美国当马前卒。

2021年9月27日,美国《纽约时报》发表名为《澳大利亚选择对抗中国,它做得对吗?》一文,点评称“在宣布要‘站起来’对抗中国的四年后,澳大利亚正在努力应对政策和氛围的急剧转变所带来的经济与政治后果。”这次美、英、澳三国宣布“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对澳大利亚来说,算是再次强化了自己要“站起来”的态度罢了。

尽管顶着“澳洲大陆”之名,澳大利亚的大多数土地却都是干旱的荒原,总人口也不过2500多万人。文章一方面认定澳大利亚的“盟友们对此表示赞赏”,另一方面也指出,这是在“向外界展示了世界上较小的国家如何重新定义它与中国的关系”。显然,澳大利亚这么做,已经将自己置于大国博弈的焦点。

任何焦点者,都首先要具备成为焦点的潜力。对于一个想在地缘政治舞台上成为焦点的小国来说,决定其战略空间的首先是区位。就这一点来说,澳大利亚的邻国新西兰,是一个很好的比照对象。虽与美英同样渊源极深,并被视为两国天然的盟友,但新西兰近几年在国际舞台上的发声,却与澳大利亚正好相反。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执政时,新西兰就刻意与美国保持距离,并经常对外表达中国与新西兰有“成熟的关系”。看看新西兰的区位,就会知道新西兰为何要避免选边站了。由南、北两个大岛组成的新西兰,位于澳大利亚的东南部,距印度洋及西太平洋地区较远,以其为依托,很难将力量投送到上述区域。在美国将战略重心转向印太的情况下,新西兰所能发挥的作用不大。反之,澳大利亚濒临上述海区的区位优势格外突出,美国未来的战略布局,必然会进一步倚仗澳大利亚。

如果说澳大利亚认为自己与美国做深度捆绑所获得的利益,能补偿它与中国关系转冷所遭受的损失,那么在战略价值上全面落后于澳大利亚的新西兰,获得足额补偿的概率就非常低了。倘若有一天,南极洲突然变身为一个拥有十几亿人口、对美国构成挑战的大国,那新西兰倒是可以跟澳大利亚一争高下。到那时,最起码在区位上,新西兰能具备与澳大利亚同等的价值。

“旧大陆”,尤其是亚欧大陆,作为人类文明的主孵化器,一直是地缘博弈的主战场。这种情况,直到位于“新大陆”的美国崛起后方才改变。作为一个地处“新大陆”的国家,无论美国本身的体量有多大,多么具备大陆属性,其在全球影响力的获得,都与“旧大陆”国家存着此消彼长的关系。

这也意味着,美国若想成长为一个全球性大国,必须通过自己的海洋实力(包括贸易和军事两方面),在“旧大陆”及大陆边缘的离岛寻找盟友、压制可能的竞争对手。这种竞争可被视为“海洋国家”与“大陆国家”的竞争,基于这一竞争属性,能帮助美国监控欧洲的英国、帮助美国制衡中国的日本,以及地处印度洋及太平洋相接地、可以同时帮美国在两大海洋的战略布局提供支点的澳大利亚,势必凭借三者的“海洋国家”属性,成为美国最需要拉拢的盟友。

由此可见,这次美国拉英国一起与澳大利亚结盟,除三者之间有极深的历史和文化渊源外,也有正式组建海洋国家属性核心圈的谋划。如果有一天,美国将日本,乃至可以在北冰洋事务中帮助美国与俄罗斯对抗的加拿大拉进来,扩充成一个以美国为中心,英、澳、加、日为对应四大洋的“海洋国家联盟”,那么美国的全球军事新框架就算彻底搭建成了。


理想与现实的差距

澳大利亚显然非常清楚自己在美国未来全球战略中的重要价值。以其位于印太相接处的位置来说,即便未来印度取代中国,被塑造成美国经济和战略安全的挑战者,澳大利亚的地位也不会下降。因此,相比急于重新定位与欧盟关系的英国,以及用复杂心态看待中国崛起的日本,澳大利亚对即将面临的大变局表现得异乎寻常的兴奋。

事实上,澳大利亚一直有一颗不那么安分的心。这首先是由澳大利亚的体量决定的。澳大利亚虽说目前只有2500多万人口,但毕竟是国土面积排名世界第6的国家。更何况,澳大利亚像美国那样,同时对接两大洋。一些澳大利亚人心中难免存在优越感。

回首历史,大英帝国及美国这两个“不列颠属性英语国家”,在最近这两百年,先后成为全球霸主,而澳大利亚在历史上一直为自己种族与文化的纯洁性感到骄傲。二战结束时,澳大利亚人口中来自不列颠群岛的比例甚至高达99%。即便在放开移民政策的今天,祖籍不列颠群岛的澳大利亚人仍占70%,加上还有18%的人口,源自其它欧洲国家,其欧裔人口的总比例,甚至比英国本土还要高。

如果将当年的大英帝国视为“不列颠1.0版”,现在美国视为“不列颠2.0版”,那么结合刚才罗列的这些“优势”,有相当一部分澳大利亚人,在潜意识里期待自己的国家有朝一日能成为“不列颠3.0版”,并成为全球地缘政治舞台的主角之一。

不管澳大利亚有没有一颗大国梦的心,但对一个仅有2500万人口的国家而言,现在谈这个预期有些遥远。在美国的全球新战略中明显提升自己的战略地位,已令澳大利亚觉得突破了自己的政治天花板。从军事战略角度看,为澳大利亚组建一支核潜艇部队,在未来辅助美国的主力舰队在印太地区制衡竞争国家,是美国印太战略的大棋局的一招先手。

澳大利亚为此明显选边站队,并以与美国印太战略高度捆绑为荣的做法,势必会引起相关国家的强烈反应。考虑到澳大利亚本质是一个资源型国家,经济上极度依赖向高速发展的亚洲地区出口资源,由此付出的代价必将是惨重的。澳大利亚能用以安慰自己的,只能是寄希望于让那些选择与美国站在同一阵线的印太国家,指望它们能够补足这些损失。当然,损失能否补足,就另当别论了。

更为关键的是,被澳大利亚视为潜在对抗对象的国家,无论领土还是主张权力的海区,其实都并不与澳大利亚相接。其往来于印度洋与南海的航线,也不必经过澳大利亚海域。相反,作为东南亚经济总量及人口排名第一的国家印尼,却是澳大利亚的近邻,并且一直有悬而未决的海洋划界问题。

这就意味着,澳大利亚无论如何向外界解释其增强军事实力的做法只是为了配合美国、维持所谓地区安全与军事平衡,印尼都会成为它向北印度洋及南洋扩张军事影响力的地缘政治障碍。9月底,印尼外交部亚太和非洲总干事贾伊拉尼在《雅加达邮报》撰文表示,印尼是第一个提醒澳大利亚注意其对不扩散和该地区整体稳定承诺的国家。

印尼《罗盘报》网站则称,作为东盟最大国家,印尼在AUKUS引发动荡之际,应当仔细考虑自身定位,以免遭受协议带来的负面影响。考虑到印尼人口超过澳大利亚的10倍(编注:印尼人口为2.62亿),并有东盟作为后盾,很难相信澳大利亚能无视这个与其有结构性矛盾的邻国。

事实上,除了印尼,马来西亚也对AUKUS表达了不满。据马来西亚国家新闻社10月13日报道,马防长希沙姆丁12日在该国议会宣布,马来西亚维持对AUKUS的立场,即它对东南亚和平稳定构成潜在威胁。在这种情况下,澳大利亚如此高调强化军事影响力的做法,是否会对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合纵连横起反作用,包括为澳大利亚的北上之路竖起一堵墙,有待持续观察。

–  END  –

赠+

领取地缘图集



戳图片,看往期系列





阅读、分享、点“在看”

作者:温骏轩

公众号:温sir讲地缘

发布时间:2022-01-14 08:2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