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应当知道的携程幼托所“虐童”事件真相

本站已不再更新,详情见关于本站,如果有缘的话我们微信(youwuqiong2022)再见吧!

点击上方“纯科学”关注我们

 

本来很不想写这个话题,但很多网友一再问我对这个问题如何看待,所以最后决定还是谈一谈。之所以最终还是来谈,是因为分析这个事情的确很有利于理解清楚我所建立的主体误差理论。而最初我之所以不愿意谈这个话题,是因为众所周知我在人口问题的观点上不认同携程的梁建章先生极端鼓励人口生育的看法,很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去谈无论怎么说都对梁建章先生很不利的一个事件,让人感觉有点火上浇油。很多支持我观点的网友的确很自然地把这个事情与梁先生的人口观点联系起来,认为生育的快速增长,尤其携程内部极端鼓励生育造成新生儿过多,由此带来幼托机构满足不了需求,导致服务质量下降,这是梁建章先生自食其果。但是,我个人首先要明确表明不赞同这种看法,这很容易导致认知的主体误差,并且,如果真是这么认为的话我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发表相关看法的。对于任何事情,人们都必须首先要树立科学的认识方法。

早就知道的舆论发酵结果




这个事件刚在媒体上出现,一些资深媒体专家就与我进行讨论,并且预测舆论会如何走向:首先人们会指责涉事的老师和幼托所,并很快转向指责相关的企业——携程。然后就会挖出幼托所负责的《现代家庭》杂志社下属“为了孩子学苑”;这两家都是企业,他们有可能快速地进行危机公关;如果火还是灭不了,就会做出各种表态,处罚当事人等;再然后舆论会转向主管机关妇联,并且可与当年红会事件的发酵过程进行对比分析;最后肯定是变成指责体制,指责政府的管理。这类事件自然也少不了来自法律界的人从法律角度谈的责权问题。这基本上一个媒体发酵的公式和套路。当然,我在与媒体人分析时都没有去提另一条特殊的发酵路径,就是本文一开始提到的会有反对梁建章人口观点的人将这作为对其观点的讽刺和反证。还有人将其与不久前表面上看与此事完全不相干的携程捆绑销售事件相联系。

最初一些网友问我时,我就告诉过他们舆论将会向什么方向走,很快发现媒体上相应的文章一个一个都按套路出现了。一些网友很惊奇,又回来问我看了有些文章真的就是体制问题啊。如果现在回过头去看其他同类的事件,是不是也像这次非常类似的发酵过程呢?基本上都是这样。但是,人们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一出现这样的事情,其他资深的媒体人居然都已经预测到后续的人写的文章将会讨论的内容是什么,那这种文章对认识问题的真相还有什么意义和价值? 


是普遍问题吗?



无论出现什么事情,首先要搞清楚事情本身是什么,并且先将其作为一个个案进行分析。如果要去讨论更广泛的意义和价值,必须有全面的统计结果和数据。尽管在媒体上时不时地会看到幼托所虐童的事件,但因为这类事件会直接触动人类最柔弱的感情,因此都会成为引起巨大社会舆论反响的事件。但这样一来就会形成一个产生主体误差的途径——将这类事件过度放大、不断引伸,并且简单地指责所有可能的当事人,好像自己是多么地正义凛然。有人统计了媒体上最近出现的十多个虐童事件,但至今并没有统计数据存在虐童事件的数量占全部幼托所的比例是多少。也有人去了解过美国是否也存在类似情况,然后惊讶地发现那里、还有日本等国的幼儿园也有虐童的事情,前段时间网上也流传过多个不同国家的保姆在家里殴打幼儿的视频。所以,拿体制等说事的人就不用去费太多心思了,这个展开得过多了,各种体制下都会存在类似的事件。只有当认真比较过不同体制下产生这种事件的比例差异,才有可能去讨论他们与体制之间关系的可能性。而现在连这类事件的占比数据都没有,居然就去进行下一步的工作,显然就属于想当然了。如果是涉事企业为了进行危机公关而想出来的套路,那更是错上加错。 


真相是什么?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从理论上说有两个方面。一是幼师方面,二是幼儿方面。

我们主要从幼师方面来说,为什么她们会这么粗暴?这里又有普遍和特殊等不同的可能。有些人的性格上就比较精暴,这需要在幼师资格判定时加以辨别。还有一个问题是普遍存在、影响广泛的,却是所有人讨论时都完全忽略的问题。幼师一般都是女性,而女性有两个时期普遍会存在心情暴躁的问题,一是更年期,二是以大约每个月为周期的来例假之前的几天时间。我们不要仅仅在表面形象上看女性都是温柔、母爱,要理解到在以上两个时期,女性都会承受难忍的心理暴躁折磨。如果还没谈恋爱的孩子们,可以去问问你们的母亲。谈了恋爱和结婚的男孩子们去问问你们的女朋友或妻子是不是这样。如果是已经长大了来月经的女性,她们自己都会明白。所以,每个成年的女人都会定期地承受生理上和相应心理上的折磨,很有可能对男朋友,丈夫,甚至孩子发无名火,这也是作为男人需要了解,同时承受、体贴和包容的事情。作为女性在生孩子那一刻所承受的巨痛人们理解较多,但与生育相关的例假伴随的心理暴躁她们需要承受大半生的青春岁月,这却是很多人没有充分理解到的。

那些幼师的女人也是人,如果她们正好是在更年期,例假前的时期或者因一些偶然的原因,如刚好失恋、有其他严重矛盾等,就会存在无名之火。在一般企业的职业女性,他们面对的是其他成年人,但在幼儿园,他们面对的是即不懂事,又完全处于弱势的幼儿。如果她们这个时候继续承担幼师的工作,极少数克制不了人类天性弱点的人就有可能转化成虐童行为。

从新闻中了解到,涉事的四个人年龄是这样: 1人56岁、1人42岁、1人43岁、1人25岁。从这个年龄构成我们很显然需要怀疑,其中年龄较大的三个尤其两个40多岁女性正好都是处于比较普遍的更年期的年龄段。同时, 25岁的年轻幼师,在发生相应事件时是否正好属于来例假之前的几天心理低潮期,以及她是否正好有失恋、与年长保育员有矛盾等情节,都需要进一步深入调查。

当我们遇到这类事件时,只有首先进行这样的科学研究和分析,才能真正找到问题的科学原因所在,并且在以后进行相应的改进。例如,一切幼师都必须增加性格检查,是否处于更年期的调查,尤其是幼托所的园长不能简单地终身制,所有女性幼师在例假前应允许调休,对幼师偶发性的失恋等事件,可以暂时离开幼托工作。从孩子家长一方来说,在选择托儿所时,如何确定其品质是否合适,除了其他传统条件以外,也需要了解一下园长是否正处于更年期。如果不仅园长还有几个主要的管理者和主要的幼师都处于更年期,她们连自己孩子都可能打得跳起来,况且是您家的娇生惯养的淘气孩子。就算她们不打,整天被她们折磨到死的年轻保育员,没准那天也就忍不住了。另外,如果能找些已经过了更年期、心理稳定的60多岁有爱心的老奶奶来托儿所工作,其实对双方都有好处。让这些老奶奶更多时间与孩子们在一起,但不是做比较重的工作,她们不仅生活更充实,心情也会更年轻。

以上分析当然丝毫不会是为减轻那几个涉事的幼师的错误(甚至可说是罪过),但是,如果一出现这类事件,人们只是跟着媒体公式化地按照舆论套路进行发展,一通哭天喊地叫骂一番完事,能解决什么实际问题呢?


纯科学


作者简介

汪涛



独立学者

人类第三次科学革命倡导者,纯科学理论体系创始人

云铝股份(000807)独立董事

浙江宇视科技 顾问

上海析易船舶 联合创始人

中央民族大学中俄能源研究院 客座教授

中关村长风联盟 国际化导师

中国农投会、中关村京港澳青年创新中心等创业导师

曾为中兴通讯(000063)国际市场管理体系的奠基人

数码科技(300079)  国际投资总裁

 

著 作:

《通播网宣言》

《生态社会人口论》

《超越战争论——战争与和平的数学原理》

《实验、测量与科学》

《即将来临的粮食世界大战》即将出版

《纯电动:一统天下》即将重新出版

《科学经济学——看见看不见的手》即将出版 




纯科学

用纯科学方法认知一切事物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购书信息!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纯科学

支持游无穷网站的发展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