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时差_超级通胀时代如何收场?别被沃尔克骗了!

文章前广告位招租

由 时晨晨 发表于2022-06-18 22:28:42

通胀是恶魔,唤醒之后就再难将其封印。


4月份美国通胀低于3月份数字,市场很激动,高喊通胀见顶了。结果5月份通胀数据一出来,通胀再次爆表,继续刷新40年高位。


市场懵了,再次暴跌,一切又被打回原形!


实际上,不止是美国,德国、法国、荷兰、俄罗斯、土耳其等等,全球主要国家几乎都在面临通胀。

毫无疑问,超级通胀时代到来,正逐渐成为大家的共识。


因此,通胀的影响也越来越广泛,将逐步成为各个领域最核心的变量。


问题是,这次该如何收场?


01

超级通胀时代 持续长达10年?


上一个超级通胀时代,是20世纪70年代,通胀成为头号敌人。


1974年,由副总统上位的美国总统卡特,甚至专门召开了控制通胀的会议,超过一半国会议员参加。在会议开始前,白宫的牧师带领大家祷告通货膨胀早日结束:


“愿我们不仅有办法对付通货膨胀,而且可以控制它。不仅可以控制它,还可以彻底驾驭它。”


现实很骨感,任凭怎么折腾,美国的物价还是挡不住暴涨,美国当年物价涨幅高达12%,创历史纪录。


更严重的是,美国通胀高居不下之际,美国的失业率也上升到了9%,大滞胀时代到来!


当下和历史,有惊人的相似。


1、货币扩张为表象,财政扩张为根本。


我们在之前的文章中提过一个疑问: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时候,美联储、欧洲央行,以及日本央行等全球主要央行,也释放了史无前例的流动性,当时为何没引发通胀呢?


一个很关键的因素就是,财政政策没有扩张。


理论上是,扩张财政和扩张货币,都可以引发通胀。


但是,在实践上,扩张货币更“市场化”,资金会在金融市场上找到更高效的“套利”途径和方法,比较容易引发资产泡沫;


而扩张财政的“计划性”更强,资金配置和导向更加明确,资金不容易出现“空转”,因此更容易引发通胀。


通胀飙升的一个铁律就是:财政激进扩张+货币无底线买单。


上次和这次的超级通胀,都是“财政+货币”这个组合造成的。


比如,70年代,在大通胀时代到来之前,约翰逊总统推行“伟大社会”计划,肆无忌惮的提高社会福利和最低工资等等。


问题是,当时美国陷入越南泥潭,财政根本无力支持这些财政计划,那怎么办?让美联储无底线兜底。


为了防止利率大幅上行,增加美国政府负担,以及保证美国天量国债发行成功,美联储提高货币供应量增长率和降低利率。


美国M1增速从1960年达-0.05%扩张至1968年的7.02%,美国短期利率也长期保持在2%。


这次也是同样的故事。


特朗普政府的“疫情援助法案”,以及拜登政府的“重建美好未来”法案,短短一年,美国额外出台的财政刺激规模就高达10万亿美元之多。


同样的,美国政府也没钱,大规模财政刺激的钱来自哪里?美联储。


美国政府发行的国债,绝大部分都被美联储买走了,不到一年时间,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翻了一番。


2、一次性因素,冲击供给和需求。


超级通胀爆发,往往伴随着一次性因素。


上世纪70年代,美国超级通胀爆发,很多人都归因于第一次石油危机和第二次石油危机,认为中东战争冲击了原油供给体系,导致供需失衡,进而引发高通胀。


这次也有类似的意外事件冲击供给和需求,即疫情和俄乌战争;疫情冲击了全社会的供应链,俄乌战争冲击了大宗商品。


当然,需要注意的是,这些一次性因素对供给和需求的冲击,但是这只是火上浇油,并不是最核心的因素。


一个很简单的判断依据就是,在这些一次性冲击之前,通胀就已经来势汹汹了。


比如,第一次石油危机和第二次石油危机之前,美国通胀都飙升到了5%,已经起飞了;


俄乌战争之前,以及疫情对供应链冲击之前,美国通胀也飙升到了5%,已经起飞了。


所以,通胀的根源还是,财政+货币。


02

沃尔克表演目的:美元铸币税!


接下来一个问题是,超级通胀时代,该如何收场?


上世纪70年代,驯服超级通胀,很多人都归功于美联储主席沃尔克的果敢,敢于暂时牺牲经济增长和就业,全力控制通胀


1979-1980年美国通胀率持续在两位数恶性区间,通胀率接近15%。


美联储主席沃尔克顶住压力,采取了史无前例的大紧缩措施,大幅提高联邦基金利率,并抛售短期国债、提高贴现率至12%,联邦基金利率最高提至22.36%高位。


然而代价就是,短短几年时间,美国陷入了两次大衰退,两次小衰退。


现在,很多人也都把希望,寄托在美联储身上,希望鲍威尔能继承沃尔克的衣钵,顶住压力,驯服通胀。


我们的观点是,美联储单靠紧缩措施根本无法驯服通胀。


从逻辑上讲就是,超级通胀的根源是,激进的财政+无底线的货币。


比如,一个预算1个亿基建项目下去,可能会带动3个亿的周边项目,这些项目一经启动,乘数效应就发挥了作用。


反映在数据上就是,经济增长提升,就业率提升,居民收入提升,物价上涨……


此时,单纯的收紧货币,通过收紧货币抵消财政扩张,这可能会导致信用危机大面积爆发,代价太大了。


美联储不敢这样做。


更重要的是,上次沃尔克驯服通胀,并不是主要靠收紧货币,而是靠“石油美元”体系。


从美元的角度看,上次超级通胀和这次超级通胀爆发之前,美元都经历了“信用危机”,导致市场上美元数量增加。


上世纪60年代,美国贸易收支由顺差转为逆差,且美国越南陷入泥潭后,美国短期债务飙升,超过其黄金储备,民间短期资金外流激增,黄金外流倾向也开始出现。


结果就是,美元信用发生动摇,导致美元危机的爆发,欧洲、日本等主要国家开始抛售美元。


“美元-黄金”体系摇摇欲坠。


这次超级通胀爆发之前,美元信誉也遭遇极大冲击,那就是美国践行MMT理论,美联储直接购买美债,导致美元失去“价值之锚”。


以俄罗斯等国为代表,开始逐步清仓美元储备。


一些国家抛售美元,有一个影响就是:美国,及其他市场,流通的美元增加。


美元规模=美元发行+美元流动


这其实也相当于,增加了市场上的美元规模,释放了需求,使得急剧通胀恶化。


上世纪70年代,为了抑制通胀,沃尔克设计了“石油-美元”体系。


美国也不惜发动战争,在脱钩黄金之后,迫使沙特等中东国家接受美元,将美元作为石油贸易结算的唯一货币,并要求其购买美国国债,打造“石油-美元”体系。


当然,失去黄金锚之后,为了打造美元的信誉,沃尔克也做足了表演,塑造美联储独立性,敢于在通胀猛于虎之时仍然能够不忘初心,义无反顾地把基准利率翻倍地加到20%。


这个体系运行的机制就是:美国购买其他国家商品和服务实现美元投放,其他国家投资美国国债、股票等金融资产实现美元回流。


建立了“石油-美元”体系之后,美元国际货币地位进一步得到加强,美元计价和结算的商品日益增多。


这就导致一个现象,如果你这个国家想参与国际石油贸易,那么请先储备点美元;如果你这个国家想参与国际其他商品的贸易,那么也请你先储备点美元。


全世界其他国家,对美元的需求急剧膨胀,美联储超发的那点美元,很快就被消化完了。


美国上次平抑超级通胀的方法,本质上就是,美国激进的财政扩张,以及美联储极其宽松的货币政策,释放出来的美元流动性,美国的债务压力等等,都通过“石油-美元”体系分摊给了全世界。


这就是美元铸币税。


所以说,我们需要通过现象看本质,美联储主席沃尔克之所以敢如此激进的加息,就是因为他们知道打造“石油-美元”体系后,美国能够获得无法想象的铸币税。


为了获得美元铸币税,美国都不惜发动战争,短暂牺牲一下就业和经济增长,又算得了什么?


美元铸币税,让成本和收益的天平瞬间失衡。


如果放到现在,去掉美元铸币税的因素,天平的一端是通胀,另一端是经济增长和就业,沃尔克还敢毫不犹豫的选择控制通胀吗?


未必。


上次,超级通胀持续了10年时间,得益于沃尔克的天才设计,使得通胀被有效驯服,也带来了之后30年的大缓和时代。


回到当下,这次超级通胀该如何收场?目前还没有看到头绪。


现在通胀还没控制住,就又有人开始讨论,美联储放松货币的条件了。美联储货币,易松难紧,已经是明牌了。


新的国际货币体系未建立之前,通胀很难被驯服,毕竟哪个国家谁都没傻到牺牲自己成全别人。


欢迎留言讨论或搜索whtt111或长按二维码加个人微信。

查看更多历史文章,以及诸多本号删除的文章,关注备用号“资本时差”。

作者:时晨晨

公众号:财经时差

发布时间:2022-06-18 22:28:42

京东618开始啦,红包点这里领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