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_主播唱了一首歌被索赔10万,作曲家回应

本站广告位招租:添加站长微信:youwuqiong2020

由 澎湃新闻 发表于2022-07-05 11:39:27

“我被起诉了,原因是我在直播间随口演唱了《向天再借五百年》,然后我就被起诉了,要求我赔偿10万块,我没有办法接受。”

PDD在此前的抖音视频中道歉,该视频目前已下线。(01:56)


近日,用户名为“PDD”的游戏主播在某平台唱歌被歌曲原作者索赔10万元一事引发关注。

对此,7月4日,《向天再借五百年》著作人、著名作曲家张宏光通过其学生胡世明向澎湃新闻回应称,目前张宏光和他都委托了律师团队,暂时不发表对此事最新的看法。“我们呼吁全社会重视知识产权的维护,维护全体音乐创作人的合法权益。”

张宏光所委托的北京梵清律师事务所律师臧梵清告诉澎湃新闻,此事将会慎重开会进行讨论。

主播在直播间唱歌为何涉及侵权?索赔10万多吗?原创作者该如何维权?7月4日,澎湃新闻采访了律师及业内人士。

业内人士

在直播间唱歌是商业行为

“PDD”真名叫刘谋,之前是英雄联盟项目电子竞技选手,其后成为一位游戏主播。


6月30日,“PDD”在直播中称,没想到因为在直播间随口唱歌而被索赔。直播平台上,“PDD”有1923.2万关注者。

他在随后的道歉视频中称,“直播确实算商业用途……以后在唱歌前,一定要征得对方的同意。我愿意道歉,因为确实法律是这样规定的,如果需要赔偿,我也会积极配合。以后让我演奏什么歌曲,可能不太容易了。“

7月4日,澎湃新闻注意到,在短视频平台上,“PDD”道歉的两则视频已经删除。澎湃新闻通过社交平台联系该博主,截至发稿前,未获得回应。

相关资料显示,《向天再借五百年》由韩磊演唱,樊孝斌作词,张宏光作曲,该曲收录于韩磊2004年12月28日发行的专辑《帝王之声》中。该曲因为是电视剧《康熙王朝》的主题曲而广为人知。

4日,《向天再借五百年》著作权人、著名作曲家张宏光通过其学生胡世明告诉澎湃新闻,索赔的金额并不重要,目前张宏光和他都委托了律师团队,暂时不发表对此事最新的看法。“我们呼吁全社会重视知识产权的维护,维护全体音乐创作人的合法权益。”

澎湃新闻注意到,有网友提出疑问,原作者的做法是不是有点“上纲上线”?主播在直播中唱了首歌,并不是多大的事情,至于要打官司、赔偿吗?

4日,著名填词人、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理事吴向飞告诉澎湃新闻,判断主播直播的行为是否是商业行为的标准不仅仅是赚钱。例如,如果通过唱这首歌,粉丝从100涨到1万,虽然没有钱,但这也是一种商业行为。

此外,吴向飞表示,电商平台里有专业术语称之为“获客成本”,直播间翻唱他人作品,是否是商业行为不仅仅看打赏,如果有证据显示主播通过演唱某首歌,增加了粉丝量等,这也可以看成一种商业获利的表现。“在家里唱没问题,只要是公开渠道的商业行为,就涉嫌侵权,除非主播能证明虽然公开表演了一首歌,但表演是公益行为。”吴向飞进一步分析指出。

此前吴向飞曾在微博发文称被环球音乐拖欠版权费一事引发广泛关注。对于原创作者提出索赔10万的做法,吴向飞表示,侵权的索赔金额定多少是起诉方的权利,是法律允许的。如果起诉方想让主播赔偿一块钱,那么主播就要面对这一块钱的诉讼案。

不过,吴向飞分析,原创作者一方要求赔偿10万元,还需在法庭上向法官举证:“PDD”的侵权给原作者造成了什么损失,因为演唱得到了哪些不当得利,法官会根据提交的证据,支持或部分支持原告诉求。

律师

法院应该不会判赔十万这么多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游云庭律师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认为,依据《著作权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免费表演已经发表的作品,该表演未向公众收取费用,也未向表演者支付报酬,且不以营利为目的,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应当指明作者姓名或者名称、作品名称。

对于“PDD”在其直播间唱歌的行为,游云庭表示,“PDD”的直播是有打赏等其他的收费事项,“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是不能随意使用的,应该取得词曲著作人授权。”此外,“PDD”作为热门游戏《英雄联盟》的头部主播,他在直播间接受粉丝打赏,非常赚钱,所以在直播间唱歌这一行为应当被认定为营利行为,不能纳入“合理使用”范畴。

有网友问,索赔十万多吗?

游云庭指出,我国法院的侵权判赔主要依据有以下三方面:权利人的损失、侵权者的获利、如果前两项都没有数据,法院酌定。

对于词曲版权侵权,游云庭表示,法院的判赔一般分两部分:其一单首词曲的侵权赔偿,其二维权的公证费、律师费等合理开支。

“单首词曲各地法院的判赔标准差异还挺大。”游云庭举例分析称,之前音著协曾经因为斗鱼一姐冯提莫在直播中播放歌曲《恋人心》并哼唱部分内容起诉斗鱼平台索赔42600元,最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仅支持5200元(损失2000元,合理开支3200元)。而深圳前海法院在腾讯诉字节跳动的案件中,多个案件单首歌曲判赔超1万元。

游云庭曾代理过多起关于版权纠纷的案件,他称,从多个平台和词曲版权人之间的博弈经验来看,原创版权人取证太难了。面对直播这一新生事物,版权人取证成本较高,“比如自己录屏不能算证据,但获取直播的侵权证据得要派人做公证或者时间戳才行,如果直播间有回放,还能事后做,但现在很多直播间都没有回放,这个只能派人守着直播间。”

游云庭称,目前直播平台上的主播非常多,会被演唱的歌曲也有上百万首,要取证直播,一定要有技术措施监控加人力蹲守,“哪怕如此,版权人要守株待兔到侵权自己作品的主播也是大海捞针。”

不过,游云庭表示,相较于几年前的直播产业,目前直播产业的版权保护情况已经有很大的好转,很多直播平台都开始购买音乐版权,并且有自己的点歌系统,主播如果选择唱点歌系统里的歌,一般不会有侵权风险。


来源|澎湃新闻 记者/喻琰 实习生/苏莹


作者:澎湃新闻

公众号:观察者网

发布时间:2022-07-05 11:39:27

京东618开始啦,红包点这里领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