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甲参谋部_法国反坦克导弹在以色列

本站广告位招租:添加站长微信:youwuqiong2020

由 近卫T34 发表于2022-07-05 16:30:10

本文作者为Monochromelody,授权转载。

今天借用《兵器》杂志编辑白孟宸的一篇旧文《法国早期反坦克导弹:曾十发十不中》,讨论一下以色列国防军早年的法国反坦克导弹武器。

1. 以色列国防军反坦克导弹的由来

最早在1955年,因埃及对阿尔及利亚独立斗争的支持日益明显,法国为了制衡埃及,准备向以色列提供一批武器装备,其中就有新研制的SS.10反坦克导弹。不过以军选派赴法国受训的导弹射手在1956年12月才回国,错过了第二次中东战争(苏伊士危机)。1950年代末,以色列开始尝试将SS.10反坦克导弹改装到威利斯吉普、道奇越野车等平台上,但很快以军就获得了更新式的SS.11反坦克导弹,迅速取代了SS.10。

在以色列国防军陆军的炮兵部队,编列有各式各样的炮兵武器,但其中也有一些独立炮兵营配备身管火炮以外的武器装备。文中提到的第755炮兵营就是这样的一个单位,该营组建于1957年,以赴法受训的导弹操作员为基础,配备反坦克导弹为主要武器,截止到1962年已经全部换装SS.11。该营常备1个机械化连和1个空降连(战时规模有所扩充),全部导弹都装载在车辆上机动,其中机械化连使用M3半履带车,空降连使用吉普车。

2. “水源战争”的背景情况

1964-66年间的“水源战争”,是以色列与黎巴嫩、叙利亚、约旦等邻国围绕约旦河水源展开的一系列冲突的总称。约旦河从黎巴嫩向南,经过巴勒斯坦流到约旦境内,并在途中形成了巴勒斯坦地区重要的水源地加利利海(提比里亚湖)。

按照1949年的第一次中东战争停火分界线,加利利海为以色列控制,并在加利利海东岸有一条宽10米的狭长走廊。约旦河与加利利海东面就是戈兰高地,1967年“六日战争”前均由叙利亚控制。1923年边界与1949年分界线之间的区域,被划为非军事区。以色列1953年开始建设国家引水渠,将加利利海的约旦河水送往首都特拉维夫和正在开垦农田的内格夫沙漠地区,主要工程于1964年完成并投入使用,每年抽走4-5亿立方米的水量,相当于约旦河全年流量的?。同时以色列在边境线上百般制造事端,据“独眼将军”摩西·达扬晚年的说法,超过80%的边境冲突是由以色列的越界农垦活动引发,逼迫戈兰高地叙军炮击非军事区,以军再以此为口实袭击叙境内目标。

3. 实际运用中的以军反坦克导弹

755营并未直接参与“水源战争”中的冲突,而是从机械化连当中抽出一个排的半履带发射车(4辆)借调给以军第9摩步营作为火力支援。按照记录,以军曾有一次在哥拉汛(Chorazim,加利利海以北地名)附近向叙军发射2枚SS.11导弹,但是未能击中目标,文章所述“十发十不中”,在数量上或有夸大。而文中所述“与自身处于不同平面的目标”,实际上指的是叙军占据高处,以军从低处仰射的情况。因为SS.11的3500米理论射程是按照火箭发动机工作时长计算,当导弹向高处飞行时,加速过程要耗费更多时间,在火箭发动机烧完之前飞不完理论射程。而且SS.11采用的是折流片式推力矢量喷口,一旦火箭发动机停止工作,导弹就会失去控制。

SS.11导弹的喷口折流片

所以“基本无法攻击与自身处于不同平面的目标”这一说法较为夸大和片面,应该是指各种仰射的场合下,射程会小于预期,造成无法打击极限距离上的目标。实际上就算是常规炮兵和火箭武器,仰射时的射程肯定也会小于平射、俯射,这属于基本的弹道学原理。当然,水源战争中以军经常要实施这种以低打高的远距离射击,所以这样的情况确实会反复出现。

那么1967年战争中,第9摩步营是否拒绝使用SS.11导弹呢?前文已经说到,这批导弹车是临时加强给第9摩步营的,水源战争告一段落后755炮兵营就将其收回重新部署,就算要抱怨也轮不到他们。为了准备接下来的六日战争,755炮兵营的规模得到了空前的加强:该营自1957年以来十年间所有转入预备役的人员全部动员,编列了4个半履带连和1个吉普车连,人员和装备严重超编。随后755营将多出的3个半履带连分别加强给友军部队(例如阿里尔·沙龙的第38装甲师),参与西奈半岛、戈兰高地方向的突击行动,以及约旦方向的防御行动。755营余下的人员和装备作为预备队,部分车辆还进行了防水改装,如果西奈半岛方向进攻受阻,就会在埃军侧后实施两栖登陆或者机降突击。

六日战争,以军南线行动情况

对于第一代反坦克导弹来说,发挥其效能必不可少的就是训练有素的导弹射手,以军通过755营这样的独立反坦克导弹部队培养了大批有经验的导弹射手,实际运用中又利用车辆发射平台机动灵活的特点,伴随机械化部队长途奔袭,必要情况下提供远距离精确火力支援。从各种细节不难看出,以军对于反坦克导弹部队的建设有着深入的认识,至少不存在“对反坦克导弹的认识出现了偏差”的情况。虽然由于装甲部队的活跃和奋战,六日战争中反坦克导弹没有太多表现机会,但在战争结束后SS.11仍服役了一段时间,还作为岸防导弹击沉过埃军突击队的登陆艇。到1973年“赎罪日战争”时,以军在西奈前线仍有少数SS.11导弹投入实战。

4. 高度保密的问题儿童

1960-1964年间,联邦德国向以色列提供了总价近6千4百万美元的武器装备,作为纳粹德国战争罪行赔偿的一部分,这批武器装备中就包括有“眼镜蛇”反坦克导弹。这种导弹由西德和瑞士联合研制,名称COBRA实际上是Contraves-Oerlikon-B?lkow-RAkete的缩写,即“康特拉夫斯-厄利空-博尔科-导弹”(德语中反坦克导弹称为Panzerabwehrrakete)。

以色列于1963年一次性获得了1600发眼镜蛇导弹,而第755炮兵营在1965-1966年间临时编制了一个眼镜蛇导弹连,在吉普车上试验性搭载了这种导弹,并参与了六日战争中戈兰高地方向的战斗。

当时这批眼镜蛇导弹吉普随伞兵部队实施第二波空中突击,由超黄蜂直升机送上戈兰高地,配合以军机械化力量向东面推进。在战斗中,以军发现眼镜蛇导弹存在着难以控制的问题,射手评价导弹有时会“发狂”或“不听使唤”,甚至有导弹起飞后立即撞地坠毁的情况。总的说来,眼镜蛇导弹在以军中的名声很糟糕,服役生涯也十分短暂,六日战争后的1968年就退出服役,可能连1963年运来的1600发导弹都没有打完。

但是以军对眼镜蛇导弹的存在长期讳莫如深,这可能是出于宣传口径的考虑,需要竭力避免将以色列武装力量的建设与昔日纳粹扯上关系。与刚服役不久就参加阅兵的SS.10和SS.11不同,以军的眼镜蛇导弹从未公开露面,就连以色列官方的出版物也是到1980年代才承认自己装备过眼镜蛇导弹。而外界在这之前通过各种碎片信息自然可以得知,“以色列第755炮兵营抱怨其反坦克导弹难以控制”,“第755炮兵营在‘水源战争’和‘六日战争’中使用的是法国SS.11导弹”,最终拼凑出了一个与实际情况相去甚远的结论。

作者:近卫T34

公众号:装甲参谋部

发布时间:2022-07-05 16:30:10

京东618开始啦,红包点这里领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