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投资家_埃克森美孚交出史上最好季度成绩单,CEO达伦·伍兹谈能源变革构想:恕我直言,电动车的比重很小

本站广告位招租:添加站长微信:youwuqiong2020

由 投脑煎蛋 发表于2022-08-05 21:24:53

2位资深老师从PTA成本讲到贸易实操方法

带你解读PTA企业风险管理的秘密

您还在等待什么?扫码快来预约!

联系我们:添加扑克投资家主编个人微信号进行交流,微信id:tzdecode

作 者 | 投脑煎蛋

来 源 | 投脑煎蛋

编 辑 | 扑克投资家,根据最新情况有所修改,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扑克投资家立场


这次访谈由CNBC于今年6月25日发布,是为制作CNBC纪录片《十字路口的埃克森美孚》而录制,访谈对象是埃克森美孚CEO Darren Woods,他讲述了埃克森美孚正在投资的低碳解决方案、气候变化、政府政策、石油需求等话题。作为前世界最大的非政府石油天然气生产商的CEO,从他的角度去看传统能源行业所面临的挑战一定会对投资有指导意义;并且访谈主持人CNBC的David Faber所提出的问题非常尖锐、极具进攻性。


本文译者“投脑煎蛋”在翻译过程中,省去了很多陈词滥调、游说政客、当前显而易见的石油供需等问题,仅保留部分重点内容。扑克投资家经授权转载,以飨读者。


电动汽车

主持人(David Faber):你在埃克森美孚工作多少年了?

Darren Woods:今年是第30个年头。


主持人:在当前电动汽车大卖的趋势下,你怎么看待电动汽车最终将如何影响、减少汽油的需求?


Darren Woods:我们做的第一件事,(是问我们自己)电动汽车与我们的相关性有多大?对于我们业务到底有多少实质影响?对此,我们很早就做了研究。让我们假设:到2040年,世界上所有售卖的汽车全都是电动的、最终世界上没有燃油车了,这将对埃克森美孚的业务有什么影响?根据我们的测算,到那时原油需求将回到2013年、2014年需求框架下。而在2013年、2014年,我们的业务是非常成功的。所以,非常坦率地说,我们的观点是:是的,这种(汽车)变革无论是按哪种时间框架,它终将到来,但这不会对我们的业务和整个(石油)产业有本质上的影响。


主持人:Darren,这个看法让我很惊讶,埃克森美孚的CEO与我相面而坐,告诉我埃克森美孚到2040年不会因为汽油需求的减少而受到很大冲击!


Darren Woods:如果你去推算未来原油的需求,什么将拉动原油需求增长?那将是化学产品(油化工),这些化学产品本身也正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展望未来,无论你是用哪种情景假设(能源变革),无论你假设哪种变革路径,这些化学品将继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这些是我们当下发展的动力,也是我们在Corpus Christi投资设厂的部分原因。


另一个重要需求拉动力是来自重工业的工业燃料、运输燃料。从我们企业传递价值的角度来讲,这将是更大的部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变革的深入,我们给自己的定位是,我们可以用我们现在生产汽油、柴油的设施去生产生物燃料。所以,我们在这一部分的策略是:在这些领域刻入选择性和灵活性。因为当下世界无法预知未来的变革到底是通过哪种技术。那么,随着能源变革的进程,不管能源需求最终走向何处,我们都可以确保埃克森美孚始终处于能够满足需求的地位。这就是我们现在的策略,我们没有把自己看成是汽油提供商或者柴油提供商,我们本质上只是把自己看做是碳氢化合物的加工商以满足用户需求。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碳氢化合物在未来仍会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仅仅只是和当前的角色有所不同而已。


低碳解决方案

主持人:好的,那就让我们去到2040年。尽管2040年听起来很遥远,但实际上它与2004年与我们相距同样的时间跨度,时光转瞬即逝。如果你刚才的这些假设都是基本正确的,埃克森美孚届时会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Darren Woods:我们已经开展了“低碳解决方案”业务。


我们很久之前就已经开始去研究、尝试理解如何让世界脱碳,或者说让经济的各个方面进行减排。恕我直言,电动汽车在这个等式中是非常小的部分。发电厂、工业、重型运输才是碳排放的重要角色,并且至今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案。我们的研究重点是,如何通过一个经济可行、尽可能高效的方案去解决这些问题。


我们的研究让我们聚焦于“碳捕集”(CCS,见名词解释)技术路径,这个技术才真正聚焦于问题的核心——碳排放。我认为,问题的核心就在于因油、汽燃烧造成的碳排放,而非油、汽本身。


Carbon Capture/ 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CCS):碳捕集(碳捕捉、碳捕获、碳收集),捕捉释放到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压缩之后,压回到枯竭的油田和天然气领域或者其他安全的地下场所。但是,技术瓶颈仍然存在,大规模发展的价格依然昂贵,让项目进行困难重重。(投脑煎蛋注:且很多人认为,这项技术只是一个“创可贴”,因为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仅希望通过一边恶化一边补救的方式去延续。在本文的翻译中,碳捕集即代表CCS,捕获、收集、储存。)



主持人:这是在谈论碳排放范围3,对吗?


投脑煎蛋注:范围1排放(scope 1)指公司拥有或控制的机构一年内的直接排放量,包括生产过程中使用的化石燃料的所有排放;范围2排放(scope 2)指公司外购的热力、蒸汽和电力产生的排放;范围3排放(scope 3)指由公司的运营和产品引起的、而非公司所有或控制的来源(包括采购材料的生产、产品使用、废物处理和外包活动等)引起的排放。


Darren Woods:不,我讲的是所有的排放,包括范围1、2、3。碳捕集是非常适用于重工业的路径。碳排放——捕捉这些排放,重建部分设施但不需要大量资本投入、完全替代原来的生产流程。我们认为这是解答这个等式非常重要的部分,这是碳排放挑战的部分解决方案。所以(这个等式可能包括):

1. 我们正在努力降低碳捕集成本,之后再着手将这项技术应用于工业领域以降低碳排放。通过碳捕集在世界范围内降低工厂的碳排放,也是宣布建设休斯顿贝敦工业园区的重要驱动力之一(投脑煎蛋注:2022年3月1日,埃克森美孚宣布计划在Baytown炼油厂建立一个氢气生产厂和一个价值1000亿美元的碳捕集项目)。

2. 氢气将会是另一个非常重要的(解决等式的)部分。氢气是零排放能源,我们可以用它来替代现在的碳氢化合物。

3. 然后,生物燃料也将会是等式中的重要部分。我们可以重新调整我们的设施来生产生物燃料。

4. 氨。Darren在采访的其他部分提到。)

5. 当然还有太阳能和风能。在采访的其他部分提到。)


所以,我想如果你快进到2040年,这些元素(前三点)将埃克森美孚的企业篇章和产品矩阵中扮演越发重要的角色。


主持人:很有意思的是,当我提到2040年,你首先讲述的就是碳捕集,你真的相信它(在企业发展中)会有一席之地?


Darren Woods:不仅我相信,我要告诉你,大多数的独立第三方,在认识到这些问题之后,就会回到碳捕集的技术上。而且,如果你从本质上思考这些问题,碳捕集是最具成本效益的解决方案。如果你能掌握一项科技,将稀疏的二氧化碳(Co2)气流捕捉,把它浓缩、集中,再经济地储存起来。这项技术会允许你保留现有的设施。你不需要将过去150年的努力全部抛弃,仅仅去追溯到碳排放本身,再把它安全的储存起来。而且,其中蕴含了巨大商机。


碳捕集是一项已经被验证的技术。碳捕集现在的挑战在于,在实际应用中这项技术要实现经济化,就要求高浓度的Co2气体。


主持人:正是由于你所说的气体(要求),休斯顿工业园区可以完美匹配这项技术,对吗?(投脑煎蛋注:此处,主持人更多的是在尖锐地指出,休斯顿园区本身由于埃克森美孚炼油厂的高浓度Co2的特殊匹配是一个特例,碳捕集技术还不能普遍适用。


Darren Woods:是部分原因。这里涉及到高浓度气体,使得碳捕集经济化。发电厂、高炉和工业所产生的气体要稀疏得多,因此浓缩和储存的费用会高得多。这就需要额外的激励机制去让你努力降低技术成本。如何降低技术成本正是我们的关注点。我的观点是,如果你研究我们的行业、特别是埃克森美孚这家企业,企业的进化与成功正是来源于对技术的深入研究和进步。


主持人:举个例子?


Darren Woods:远距离钻井(long reach drilling),我们发明了cat cracking一种催化裂解工艺让你能从一桶原油中获得更多的车用汽油,我们发明了丁基橡胶。历史上,我们有很多为了满足社会需求而进行的科技进步。在我看来,这(碳捕获)是另一个匹配我们技术能力的需求(而已)。我完全相信,如果我们公司、整个行业和政府一起持续地将资源投入这个领域,这项技术会取得突破、会降低成本、会让我们以成本效益最优化的方式从大气中清除碳。


想象一下,如果你能从大气中直接将碳清除……这就是个圣杯!我们讨论过这个设想,David!


主持人:是的,但是你现在根本无法做到、没有意义,不是吗?


Darren Woods:现在的技术,我们现在运用的工业流程太昂贵了。但是,我们正处于(技术发展的)早起阶段。很多技术诞生之初都遇到相同的问题。技术发明之初总是高成本的,之后才致力于降本。在我看来,这个过程蕴含着很多商机。


我有100%的自信去认为我们一定能在这项技术上会取得突破吗?我不会这么去讲。但是,我认为这是一个值得下注的好机会。但这也回到了策略的另一部分:确保你保持了多样化的技术路径;因为我们看到了每一种技术路径都面临着挑战。风能、太阳能有它们的挑战。风能有地理禀赋,阳光并非时刻都有。你需要找到应对这些间歇性能源的方法。现在的电池技术根本无法填补这些间隙。所以,我认为所有这些领域都存在挑战,我相信在所有这些领域科技都将着手去应对这些挑战。在我们看来,想要参与能源变革中的公司应该专注于他们可以贡献最大价值的领域。


主持人:是否因此,你的决策是碳捕集是埃克森美孚能做领域。而太阳能和风能,并不匹配你们的核心能力圈?


Darren Woods:人们总是把能源行业看做是一个单体产业,但事实是,(细分来看),风能和太阳能是电力行业。埃克森美孚现在没有发电业务。我们为发电厂提供燃料。我们也为汽车提供燃料。没人让我们去制造电动汽车啊。因此,细分来看,其中有很多不同业务。我们(对每个领域)做了深入研究;我们做了评估;我们不认为我们的核心能力圈与其他的业务匹配。我们也不认为这样做会对我们的股东负责。我们应将我们的资本明智地投资于我们可以脱颖而出的领域。所以,我们认为未来太阳能和风能将在零排放发电领域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我们只不过认为陆地风能和太阳能不是我们能够最好运用我们才能、提供独特优势并获得资本回报的领域。也许,海上风能可能是(有我们的优势),我们会持续评估海上风能领域。但是,而我们在碳捕集领域有很长的历史,我们捕集的人造CO2比其他任何企业都多。


主持人:很多是为了注气采油,对吗?


Darren Woods:一些是的,有些也被储存起来。我们有这些经验。在我们看来,现在正面临降低这些技术成本的挑战。(碳捕集的)工业流程、化学催化、物质材料,从技术研发的角度来看,我们历来关注的一切都有助于让我们在碳捕获技术领域取得突破,氢气也是一样。


主持人:你们的目标是到2050年实现在范围1&2内实现碳中和。休斯顿工业园是你的当前最重要的项目之一。(在我看来,)你们一定能捕集到巨量的CO2,但是根据我们咨询的专家,你们持续地运行(炼厂&油化工)装置、同时不断地进行碳捕集,你们的捕集能力在2050年需要达到4万亿吨每年(以实现碳中和)。而休斯顿的碳捕集规模是5千万吨每年。


Darren Woods:(休斯顿园区)到2030年是5千万吨每年,到2040年是1亿吨每年。


主持人:好吧。这虽然是难以想象的规模,但是需要(投资)多少套这样的装置去实现全球的碳中和目标呢?(反问)


Darren Woods:你说得没错。我们之前也提到了,全球能源系统非常庞大。是的,如果你想要捕集当前工业的碳排放,需要巨量的投资。而,如果你想要重置当前整个世界的能源系统,就需要巨量的投资。所以,无论是以哪一种方式,都面临着诸多挑战和巨量投资。问题在于,最经济、成本最低、增量投资最少的路径是哪一种。碳捕集的优势在于,你可以继续使用(当前的工业设施/流程),把问题聚焦到减排上。


所以我重申,碳捕集技术匹配我们公司和整个行业的技术路径。同时我认为,想要达成(碳中和)全球目标,我们需要很多种的解决方案。而每家公司、社会的每个部分都需要在他们能提供最大价值的地方努力。这是寻找更好答案的方法,而不是所有人都把赌注集中在一个地方(解决方案)你要退一步想想,这个方案可行吗?经济吗?社会有能力负担吗?


我们的观点是,回到过去,当我们无法确切知道哪种技术会取得突破时,多种技术路径并行是一种至关重要的、成功的策略。


主持人:我突然意识到,与我相面而坐的是埃克森美孚CEO,但人为气候变化根本就不是困扰你的问题?


Darren Woods:是的,很久很久以前就没有困扰我了。


以市场化的方式选择解决方案

接着,Darren和David进而讨论了气候变化、政府政策、原油需求等问题。由于其中包含了很多美国政治环境的问题、很多制度的设计也仅是Darren理想化的设想、还有太多重复和陈词滥调,就由投脑煎蛋总结一下。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激励机制,Darren认为,不应该只对你(政府、某届政府、某个人)认为会胜出的技术设置激励机制,而应该面向所有的技术设置平等的激励机制,让每个技术通过竞争,实现优胜劣汰。那么,这种激励机制就涉及到了埃克森美孚所游说的“碳定价”。


Carbon Pricing:碳定价。字面意思很简单,即给碳(排放)定价,但真实的定价模式目前全球都尚处在摸索、试行阶段。中国现在实行的是碳排放权交易,简单来讲即把(指标化的)二氧化碳排放权作为一种商品,从而形成的二氧化碳排放权的交易。


而Darren所说的“碳定价”与中国类似、但更加广泛。他的设想大致是给每一吨碳排放定价,那么企业每减少一吨碳排放都有价值,并将光电、风电纳入激励机制,这样光电、风电企业和投资就会大量涌入市场,进而加速市场的能源平衡。依靠市场本身的力量,去选择最优、最经济的解决方案,而非通过政府或者个别人的主观臆断去选择解决方案。此处,Darren具体举了氢的案例,他认为美国适合使用蓝氢(通过天然气中的甲烷制氢),因为美国有丰富的甲烷储量,也有匹配的碳捕集规模;但这并不适用于欧洲,因为欧洲这方面的自然资源储量很少,而欧洲更适用绿氢(通过可再生能源太阳能、风能所产生的电力制氢)。


不过,所有这些都处于设想阶段,其中涉及了如何与美国政治家打交道的问题,不继续展开了。


投脑煎蛋的总结

  1.  首先,Darren直接了当地回答了原油未来的需求主要驱动力在于油化工的需求会持续增长、且无法替代。这对于巴菲特和芒格投资西方石油是很好的补充,能更好地理解他们对原油作为资源品的看法。


  2. Darren给能源变革(碳中和)画了一个庞大的等式。等式的一边,是持续增长的需求;等式的另一边是供给,包括经过碳捕集改造的传统工业设施、氢、氨、生物燃料、太阳能风能等清洁能源。供给端的所有技术路径都面临挑战,其实投脑煎蛋也对是否能研发出更高效、能量密度更高且经济化的电池持非常怀疑的态度。这一点对于,伯克希尔能源(BHE)爱荷华州风能虽然发电总量可以达到自给自足(富余部分通过电网外售),但仍需依靠化石能源填补间隙,是很好的补充。其实,中国的风电是更能说明问题的例子,我国风电的月度发电量波动可以高达甚至超过50%,那么爱荷华州这么稳定的风力资源仍需化石能源补充,问题显而易见。


  3. 碳捕集技术至少能够克服地理资源禀赋、自然资源禀赋问题,至少达到大幅减碳的目的。但从他的口述中,问题也很明显:1)需要高浓度Co2气流,否则就无法达到成本效益,需要科技进一步突破;2)现在的碳捕集规模与碳中和所需要的碳捕集规模相差2-3个数量级,这就需要激励机制、需要巨量投资。


  4. 当前的碳定价或者说激励机制还很不完善政府主观臆断偏爱一方的策略会让这个等式无法画上等号。这其中,在我看来,会有投资机会。



2位资深老师从PTA成本讲到贸易实操方法

带你解读PTA企业风险管理的秘密

您还在等待什么?扫码快来预约!


??如果觉得内容不错,
为保证即时看到我们推送
分享给你的朋友们吧
关注扑克投资家并「设为星标」


作者:投脑煎蛋

公众号:扑克投资家

发布时间:2022-08-05 21:24:53

京东618开始啦,红包点这里领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