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史堂_英吉利海峡自无敌舰队后成为英国内海,二战竟被德国三艘舰艇洞穿

由 鏖战时刻 发表于2022-11-24 12:00:55

NO.1851 – 穿越英吉利海峡

作者:鏖战时刻 / 编辑:冷小军
投稿,转载与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号potereio

冷热防务长期招募(兼职)成熟作者、写手,要求熟知二战及之后的现当代军事知识,在公众号或其他媒体发表过文章者优先。具体事宜请联系小编微信potereio。

沙恩霍斯特、格奈森瑙和欧根亲王是17世纪末期至19世纪初期欧洲著名的军事家。其中沙恩霍斯特和格奈瑟瑙分别是普鲁士总参谋部制度的开创者和完善者,他们两人以师生名义著称,在拿破仑战争中前后担任布吕歇尔元帅的参谋长。沙恩霍斯特以尽职尽责著称,布吕歇尔对其非常倚重,在他病逝后又让他的学生格奈瑟瑙继任自己的参谋长。


在滑铁卢战役最关键的时刻,布吕歇尔元帅与格奈森瑙“向着炮声前进”,最终成为整场战役的胜负手,彻底打败了拿破仑。沙恩霍斯特和格奈瑟瑙创立的总参谋部制度成为了普鲁士和后来的德意志第二帝国称雄欧洲领先世界的重要军事决策指挥体制,直到普法战争时依然傲视欧洲诸强。


沙恩霍斯特

格奈森瑙

欧根亲王是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时期著名的军事统帅,陆军元帅,被腓特烈二世和拿破仑称为自己的老师。从1683年维也纳围城战打败奥斯曼土耳其崭露头角开始,直到深入巴尔干攻下贝尔格莱德彻底解除了200年来奥斯曼土耳其对奥地利和匈牙利的威胁而载入史册。


欧根亲王

这三位将领可谓是纳粹认为的日耳曼军事精英,他们三个聚在一起会出什么事?那就是英国皇家海空军公认的二战期间最丢脸的事件——“瑟布鲁斯-雷霆”行动。



卡在嗓子眼的蛋糕

“沙”“格”两舰是纳粹德国重振海军的大舰计划中以战列舰为目的第一批次建造的战舰。


沙恩霍斯特号

因为一战后德国就没有设计建造过战列舰,与时代脱节二十年,缺乏设计经验与实践。结果原设计准备装备380毫米的主炮,排水量26000吨,因为修改装甲防护导致航海性能太差,不得不又增加排水量到32000吨;因为政治原因(说是要对抗法国敦刻尔克级战列舰)主炮口径又降到283毫米,最终这种高航速中口径主炮(相对世界其他海军)主力战舰一般被认为是战列巡洋舰。


格奈森瑙号

如果祥瑞“雪风”是旧日本海军最幸运的舰艇,那么纳粹海军最有运气的战舰就是“欧根亲王”号重巡洋舰。“欧”舰是希佩尔级的第三艘,1938年下水时,正好纳粹德国吞并奥地利,想用一个奥地利海军将领来命名,因为最合适的将领曾经大败意大利所,以选了不是很合适的欧根亲王(欧根亲王是法裔,后来归附哈布斯堡王朝)的名字。


好像从一开始该舰就具有了一种又招黑可是又能全身而退的特质,最终成为战争结束时德国剩下的为数不多的大型战舰,直到挨了两枚原子弹都不沉,除非自己愿意才能融入万顷碧波。


“沙”“格”两舰在战争中表现算是很不错的,一出航就有进账,击沉了“拉瓦尔品第”号辅助巡洋舰,在挪威战役后期创下了水面舰艇击沉航空母舰的唯一战例——击沉了英国“光荣号”航空母舰,接着在破交作战中击沉几十艘商船十万余吨。返航时进入法国布雷斯特港时刻威胁着英国的交通线。


英国光荣号航母

“欧”舰是陪同“俾斯麦”号战列舰共同进入大西洋争取切断英国海上交通线。结果,“俾斯麦”被击瘫痪被迫自沉,而“欧”舰毫发无损的进入了大西洋,游逛了好几天没有找到英国商船也没有英国军舰来找它(都去消灭“俾斯麦”了),无所事事游逛几天后借口蒸汽机故障也逃进了布雷斯特港。


这样布雷斯特就有德国最强大的三艘水面战舰,这成了英国人的心腹大患时刻想要灭之而后快。空袭就成为了家常便饭,给三舰带来一定损伤。德国高层也为它们伤透了脑筋,强大的英国皇家海军肯定不会让他们轻松离去,下一步亟需的战略方向是哪里?


欧根亲王号

美国参战后,对美国下一步行动有各种推测,其中很有市场的是美英苏联合登陆挪威,切断瑞典铁矿石的运输,巩固北极航线支持东线作战(实际美国只是控制了格陵兰岛,在北非发起登陆),所以这三舰是保卫挪威切断对苏运输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砝码。可真要走这一路可谓是龙潭虎穴,步步荆棘了。因为是要穿越英吉利海峡,在皇家海军眼皮子底下走一趟,上次能够穿越英吉利海峡的还是西班牙无敌舰队!



战前准备

1942年1月12日,纳粹德国海军司令雷德尔元帅、空军总参谋长耶顺内克上将、战斗机部队总监加兰德上校等人奉命来到狼穴,举行秘密会议。会议的主题就是将布雷斯特的三艘大舰先转移本土检修,然后再去到挪威,而且元首选择了危险性最大的东航线。东航线是从英吉利海峡直接闯过,其中最窄的多佛尔海峡更是危险重重,岸炮、水雷、大批小型舰艇和英国空中力量,哪一个也不是善茬,这是直接在老虎的鼻子底下过呀。


雷德尔元帅

他们三个被震惊得瞠目结舌不知如何是好,希特勒环顾四周,只扔下了一句硬邦邦的话来:“幸运从来都是只眷顾冒险者的!”没办法他们三个人只好分配了一下任务分工,海军行动的代号是:瑟布鲁斯,空军行动的代号是:雷霆,整个行动就是:瑟布鲁斯-雷霆行动。瑟布鲁斯是古希腊神话地狱守门犬的名字,可见海军方面对行动的担心和危险性。


德军一向以情报拉胯著称,这次难得的进行了详细的情报欺骗和误导。比如大肆传播三舰的目标是向南去非洲甚至是太平洋,大肆购买遮阳帽、热带军装和太阳镜这些军需,通过维希海军购买热带专用火炮润滑油等。


英吉利海峡中最窄的多弗尔海峡

内部严格保密,只有少数高级军官在行动开始前知道计划内容。对沿途气象情况极为重视,派出三艘潜艇对海峡的天气、水文、潮汐进行缜密侦察,再结合其他途径得到的天气、水文和潮汐资料,由资深的天气专家分析数据,最后得出2月11日到13日是行动的最佳日期,由于2月13日是星期五,在西方传统中是个不吉利的日子,所以德军最后确定2月11日晚行动,12日白天通过海峡。


在空中准备上,德国空军投入第二和第二十六战斗机大队,共180架Me 109和Fw 190战斗机,还有60架Me 109和30架Me 110战斗机为预备队,保证舰队上空时刻有36架战斗机掩护。并将整个航行区域划分为3个区域,每个区域机场配备了足够的地勤人员和设备,以便使飞机能在着陆后半小时内完成加油加弹重新起飞,各机场之间采用多线路通讯网联系,并加强配备了一部带高速密码机的长波电台。


Fw 190

关键的海空协调方面派通讯业务能力过硬的依贝尔上校随舰队旗舰”沙恩霍斯特号”行动,担任海空联络组长,并在每艘军舰上加装对空、对岸电台,以加强海空、海岸联系。另外准备在计划开始后对英军雷达进行高强度大范围的干扰压制。在海上自1月中旬就派出80多艘驱逐舰和扫雷艇对英吉利海峡和北海南部海域进行了近1个月的大规模扫雷作业,为舰队开辟出一条狭窄的安全航道。


充分准备的过程中,发现元首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由于几百年来的“英国内水渠”的观念深入人心。又因为海峡地域狭窄空中威胁严重,所以皇家海军大型战舰远离此区域,海峡海战基本都是轻巡洋舰以下的小型舰艇混战,只要护航得力还是可以有所保障。而且东航线距离较近,只要航速较高,一个昼夜就可以穿越到达目的地。


德国人觉得搞的这些障眼法,可以有效转移英国人的注意力,但与英国这个大行家相比还是嫩多了。英军根据种种迹象判断三艘大舰将在2月10日-15日左右强行穿越海峡,据此在威桑岛至布伦航线上又进行一次大规模布雷,并开始集中鱼雷机等专业机种,但还是犯了经验主义乐观主义的错误,认为三舰将会在深夜穿越海峡,大白天没人有这么大的胆子来捋虎须。而且当时皇家海空军也有矛盾,空军不愿将自己的轰炸机给海军指挥。


欧根亲王号的三视图


惊险的旅途

2月11日下午后勤物资全部装舰开始戒严,在码头大量汽车制造的噪音掩护下三舰进行了试车。在晚上海军高层宴请布雷斯特当地名流,把战略掩护进行到了最后一分钟。20:30 三舰出发,以“沙”舰为首、“格”舰居中、“欧”舰断后的顺序出港,“欧”舰因为长时间没有出航过,锚链都卡住了只好紧急砍断。


刚刚出港就碰到英军轰炸机进行例行轰炸,三舰只好再次回到码头打开探照灯对空射击。英机例行公事的扔下炸弹返回后汇报“三个大家伙还在港内”,误导了整个海岸司令部。耽误了两个小时后22:45三舰再次出港,正好在港外执行监视任务的英军潜艇换防形成空挡。三舰加快速度在12日8:50终于赶上了计划进度,按照原计划准时驶过康坦丁半岛的阿格角,英军对此一无所知。


在这3艘舰的侧翼,6艘驱逐舰和14艘鱼雷艇担负警戒,空中德军战斗机也按时赶到,提供空中掩护,所有军舰和飞机都保持着严格的无线电沉默。由于鱼雷艇吨位较小,携带燃料也少,所以不断有新的鱼雷艇赶来换班,一切都井然有序。强大的电子干扰压制使英军沿海雷达一片雪花,而且当晚天气不好使技术人员以为是天气的原因根本没有发现这是德军所为。


德国空军

空中侦察更是漏洞百出,在10:42三架路过的英国鱼雷机发现德舰马上汇报,却被上级认为是眼花看错了,坚决不肯相信。直到11:25在细雨中到达海峡最窄处,快通过时多佛尔的岸炮阵地,才发现急忙开炮射击但为时已晚。英军终于确信德舰真的来了。


英军急忙检查了在手里的拦截力量,只能发动没有协同组织的添油战术,海空力量各自为战分散出击。首先从多佛尔和拉姆斯盖特两地分别出动5艘和3艘鱼雷艇,他们以35节的高速扑向德军,勇敢地开到距离战列巡洋舰仅800米的地方发射鱼雷,但德军驱逐舰击伤3艘鱼雷艇,成功击退英军鱼雷艇的攻击。


接着英军第825中队的6架”剑鱼”鱼雷机从曼斯顿机场紧急起飞,领队长机是曾经参加过攻击德军”俾斯麦号”战列舰的埃斯蒙德少校。他深知战况紧急,所以没有等护航战斗机起飞就匆匆率队投入攻击,和半年后中途岛战役相似一幕首先在这里发生。


脆弱的“箭鱼”鱼雷机突破德机拦截

这些时速仅225公里的脆弱双翼机在德舰密集对空火力和德军战斗机的联合打击下,刚一接近德舰就有4架被击落,只有两架投下了鱼雷,也被德舰轻易规避过去,而这2架飞机也没逃脱被击落的厄运,18名空勤人员13人阵亡。埃斯蒙德少校也未能幸存,因他在此次战斗中表现英勇,被追授英国最高荣誉维多利亚十字勋章。


此后,英军又从各地机场起飞了一切可以出动的飞机,竭尽全力进行攻击,但是英军中根本没人想到德军会白天闯入英吉利海峡,所有飞机都是仓促起飞,大部分飞机连目标都找不到,少数找到目标的飞机在德军战斗机的拦截下也是匆匆投下炸弹就赶快飞走了。


英国先后出动550架次轰炸机、360架次战斗机,却只有39架轰炸机实施了攻击,投掷炸弹千余吨。但战果可怜的要命只炸沉了1艘巡逻舰,炸伤2艘鱼雷快艇,为了这么一点战果,英军损失了49架飞机,而德军仅损失17架飞机,激战过后,德军很快就驶出了多佛尔海峡,胜利似乎近在眼前。


沙恩霍斯特号

但三舰的形势仍然不够乐观,因为保密要求德军先前的扫雷行动并不彻底,这时东侧仍有大量水雷而西侧英军的岸炮和小型舰艇威胁还没有解除。很快海峡北口110公里哈里奇港的6艘驱逐舰出动,这6艘军舰的舰龄都超过了20年,平时也只是护航反潜这类简单任务。现在要拦截德军主力舰无异于以卵击石。


冲破海峡

15时10分,他们终于赶上了德军舰队,6艘驱逐舰兵分两路,3艘攻击“格奈森瑙”号,另3艘攻击“欧根亲王”号,发动鱼雷攻击,“格”舰和几艘驱逐舰迅速转向,以侧舷火力对准英国驱逐舰,很快就重伤一艘。英舰扛不住德舰猛烈的火力,只得释放烟雾退出战斗,攻击“欧根亲王”号的3艘英舰也同样无功而返,英国海军最后的努力还是毫无收获。


英军还是心有不甘,继续派出飞机攻击,尽管没有收获战果,但在返回前一刻在德舰航线的前方空投下了水雷,18:00英军6个小时的攻击终于落下了帷幕。


胜利在望

剩下的航程上,“沙”舰两次触雷,“格”舰一次触雷,经过抢修两舰终于跌跌撞撞进入德国海域进入基尔港。“欧”舰则幸运得没有损伤,直接通过基尔运河前往挪威。“瑟布鲁斯-雷霆”行动终获成功。



事后影响

德国方面肯定是一片欢腾,挪威方向集中了德国水面舰艇的大部力量,对北极航线构成最大的威胁。而英国方面丘吉尔直接在议会公开承认“从盟国角度而言没什么比这事更糟糕的”,海岸司令部得到改组和加强。但这样一来大西洋上只剩下邓尼茨的“海狼”孤军奋战,他们将不得不面对盟军组织合理,体系完善,愈加高效的海军的绞杀,为最后的失败注上了关键音符。



作者:鏖战时刻

公众号:战史堂

发布时间:2022-11-24 12:00:55

支持游无穷网站的发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