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工作室_请别再说她是夹子音了

由 小滨 发表于2022-11-24 13:32:44

还有人在用“夹子音”这个梗吗?
有人可能觉得疑惑,为啥我们要在这个时间点讨论这个梗呢。
这个梗是这两年我个人觉得影响最大,最恶臭的梗了。
时至今日,依旧有很多女性被这个死去的梗纠缠,比如最近爆火的演员虞书欣,她的声音一出来,就有弹幕骂夹子音,从第一集骂到大结局。

还有一位叫“肥振华”的主播,前段时间,她翻唱周杰伦的《可爱女人》后遭遇的污言秽语,已经不是简单的“网暴”俩字可以概括的了。
我们看不见的是,生活里也有很多女生会因此被骂。

cr.婉司姬

举个例子,小k是一个声音甜美的女生。在她小的时候,亲人和朋友都会夸她声音嗲嗲的,娃娃音,非常可爱,她也非常喜欢自己的声音。
直到某天,一个叫“夹子音”的话题火遍全网,自此,小k读课文会被同桌说是夹子;小k和男友打电话时会被别人说是夹子;小k参加工作当了一名教师,她的学生传纸条骂她是当??的死夹子;小k打游戏时开麦也会被队友说“小姐姐,别夹了”。
她开始厌恶自己的声音,刻意压着自己的嗓音说话,逐渐患上了慢性咽炎。
从虞书欣到肥振华,还有无数不被人注意到的小k,她们用自己原本的嗓音说话就要被辱骂是装,恶心,做??,“夹子音”到底惹了谁?

从夹子音到鉴夹


“夹子音”不是没头没尾火起来的,这个梗集中发酵是在2021年。
这个梗起源于博主@三十六度八于2021年夏天发布的一条视频《我买了一个小风车》。视频在这儿,大家可以点进去感受一下。
“夹子音”这个话题被引爆之后,相关话题阅读量超过40亿,一夜之间,全国网民的耳朵都多少被“小风车,呼~啊吧啊~”摧残过,就算没听过夹子音,也多少对大舌头的“小西几,大脑斧”“ig加油,ig冲鸭冲鸭冲鸭”之类的有所耳闻。
随后,各种各样的夹子音reaction,夹子音二创涌现出来,例如方言版夹子音、外语夹子音、钳子音等等,后来衍生出来的还有“有效夹子音”“无效夹子音”。
玩梗也就一时爽,发酵不到三个月,夹子音视频就差不多销声匿迹了。大家忙着寻找下一个热点,just like今年初的“羊胎素”梗。
不过,这个事就像大家都感染了一轮狼人病毒,感染的时候听见夹子音就嗷嗷叫,要不然就自己学夹子音嗷嗷叫,但两个月后大家都自动痊愈了,就是月圆之夜,还偶尔有个把猎人出来游荡。
这些猎人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把打狼人的枪,枪的名字叫“鉴夹”。
“讨厌舍友和她男友打电话的时候用夹子音……”
“她上网课时声音巨装,死夹子,恶心死了……”
“你们看了那个视频吗?那个主播声音好夹,不懂怎么会有人喜欢她……”
“讨厌装的夹子音,天生的除外……”
“夹子音”的梗在这个时候完成了闭环,原生时带有强烈厌女情绪的夹b音在经过几年互联网洗礼之后,终于以厌女情绪不那么明显的新名字“夹子音”火了一把。
火过一轮之后,“夹子音”最终还是成了攻击、构陷普通女性的武器,就和无数带着女字旁的骂人脏字一样,轻而易举就给普通女性泼了一盆脏水。
“夹子音”所谓装或者不装的标准背后,是每个人内心的喜好浮标。
只要你讨厌一个女性,就可以说她说话的声音是夹子音;如果你喜欢这个女性,那她的声音就是甜美的,可爱的,会被取悦的。
在夹子音出来之前,我们本来有很多描述女性声音甜美且不带着恶意的词语,比如台湾女团黑糖玛奇朵的成员丫头和林志玲会被说是娃娃音,之后还有“萝莉音”“御姐音”等描述不同年龄女性声音的词语。
“夹子音”出现之后,简化了我们对一种女性声音的形容能力,仿佛偌大的汉语词典里,就剩下两种修饰女性声音的表达——夹子 or 不夹。

变味的夹子音


“夹子音”的本意,本来是说声音极其甜腻,腻到仿佛误入工业糖精提纯的沼泽,听到的人很难不下意识地说一句“别夹了”。
现在的情况是,很多天生声线比较软,说话轻声细语的女生也无辜中枪了,她们可能是你买麦当劳时接待你的柜员,也可能是你的大学同学,还有可能是跟你匹配到同一局游戏的小姐姐。
她们正常说话也会被周围人送上一句句“别夹了”“别装”“真恶心”……声线甜、说话软成了她们身上任人指摘的大过,仿佛一开口就会犯下滔天大错。
这就好像我们拿着化解工业糖精的化学武器,去对付带点甜味的清水,真的值得吗?
不难发现,“夹子音”这个词在无数次的使用中变味了。
在“夹子音”成为部分主播的出圈代表作之前,这种声音就在网络上赫赫有名了。
“声音超甜,在线陪玩小姐姐”“网恋吗,我声音甜”“甜妹哄睡电台”“××第一甜妹”“含糖量超高”,点进任何直播平台的颜值区、电台区、唱见区,从不缺乏贩卖自己声线的主播,具有性别特色的声音成了被极尽消费的产品。
不只是女性的声音,男性的气泡音、低音、大叔音、少年音也是无数声音消费品中的热门选项。
但女性的声音,始终是受到凝视、受到审判的重灾区。
特别是2019年爆出“乔碧萝”事件之后,声音甜就在大众的印象里和“打赏”“网恋”“骗钱”深度挂勾了。
在“夹子音”出圈之后,UP主@啊脑袋_ 出的夹子音教程标题也是“网恋必备”。
声线曾经是优势,是特长,但现在是直播市场上待价而沽的商品,有买卖就可以拿来批判,更何况这是一桩劣迹斑斑的买卖。
厌恶“人美声甜”女主播的人,厌恶贩卖女性声线的人,讨厌夹子音是工业糖精的人,乃至是单纯玩梗的人,都在使用杀伤力极强的“夹子音”一词做化学武器,试图消灭那个用“夹子音”说话的女性。
那些所谓天生“夹子音”的女生,说话轻声细语的女生,也被当作女巫候补等待审判。
同样是捕风捉影,几百年前,人们在塞勒姆猎巫,是把女人放进水里看她会不会浮起来,现在人们猎巫,是看女性说话声音甜不甜,幼不幼,音调高不高。
不知不觉间,“夹子音”一词的发酵,变成了对所有女性普遍的声音审查。
喜欢的时候夸,不喜欢的时候就说对方是夹子音,连带着荡妇羞辱一套组合拳打出去。
声音甜约等于夹子音,夹子音约等于声音妓女,声音妓女就是图谋不轨,要么想恶心人,要么就是想骗钱。
就和所有在网上大面积传播的厌女梗一样,“夹子音”的内涵也被简化和抽象化了,它发展成为一套公式,可以套用到任何人身上。
夹子音=声音甜美幼态+装;
婊=喜欢装可怜装无辜,意在勾引别人男友和老公的人;
媛=不擅长某种户外运动,以拍照摆拍博取眼球和流量的女性;
还有种种……
这是流量时代对所有女性群体的简要概括,一个个具体的人化为一张张照片,一个个标签,一个个易于传播的“梗”。
这些梗好理解,方便传播,能吸引眼球。
佛媛、病媛、鱼媛层出不穷,穿个瑜伽裤,化个妆出去玩飞盘都能被鉴婊,哪怕你并不知道佛媛、病媛、鱼媛们到底骗了谁的钱,造成了什么不良的社会影响。
鲁迅写??道:“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
一言道出鉴婊活动的本质。无论是短袖子、丝袜、瑜伽裤还是夹子音,最后都一样跳跃到“她不是个好女人”上。
但她是不是好女人,通过她穿什么衣服、在什么地方拍照、用什么声音说话就能判断吗?
这场通过声音对女性的审判,是时候停下来了。
设计/视觉:壮壮

你已选中了添加链接的内容







网易文创浪潮工作室出品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微信编辑 | 李心意


?  欢 迎 分 享 到 朋 友 圈 哦  ?



浪潮工作室长期招聘作者,稿费千字300到800


公众号后台回复“招聘”即可查看。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更多精彩内容。

作者:小滨

公众号:浪潮工作室

发布时间:2022-11-24 13:32:44

支持游无穷网站的发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