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打造了中俄联盟?


瓜友们,晚上好。


昨天和大家聊了美国对世界岛欧亚大陆的离岸平衡战略,为大家更好理解中俄联盟的意义和先决基础,现在,我们可以回到上个十年的外交大局 了。


当年美国的奥巴马对普京很不友好,在最后一任国情咨文中说过一句特伤俄罗斯民族自尊心的话,那就是“俄罗斯只是地区性大国”



俄罗斯民族一直认为自己是全球性大国,即使苏联解体后也依然对国际局势举足轻重,是罗马第三帝国的正统传人,奥巴马这句话杀人诛心的效果,大概相当于他对中国说的那句:“地球养不起14亿过上好日子的中国人。”


实际上,不管奥巴马怎么贬低俄罗斯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都只不过是打嘴炮的,俄罗斯的地缘位置天然就决定了俄罗斯全球性大国的位置。


欧亚大陆就三大重心区域,欧洲,中东,东亚,全球国土面积第一的俄罗斯,横跨欧亚两大洲。其首都雄居欧洲东部,乌克兰等东欧国家瑟瑟发抖,西南部伸入中东,伊朗什叶派之弧俯首听命,广袤的西伯利亚、太平洋港口和北方四岛深入东亚格局。



美国在欧洲、中东、东亚这三个方向搞离岸平衡,都无可避免的要和俄罗斯打交道。


孤悬海外的美国要防止被世界岛边缘化,就要将影响力遍布欧亚大陆,和美国一样,在欧洲中东东亚三方向上都有国家利害关系的俄罗斯,不想损失国家利益,也天然要求参与到三大区域的利益博弈中。


美国和俄罗斯,个是海权全球性大国的代表,一个是陆权全球性大国的代表,可谓是全球版的冰与火之歌。



奥巴马就是打嘴炮恶心下普京,横跨欧亚两大洲的俄罗斯,堪称世界岛重心的俄罗斯,就是gdp弱的不如广东一个省,都是当之无愧的全球性大国!


这也是为什么美国虽然已经把我们中国当最主要的竞争对手,但对孱弱的俄罗斯还不放心的根本原因,这头北极熊实在太大了,横跨欧亚大陆,中国到底是处于东亚一隅,是欧亚大陆的边缘地带,中国龙起来了是动摇美国的西太框架,北极熊要是起来,欧洲框架和中东框架都要被掀翻。



被俄罗斯痛扁一顿的中东极端组织


然而,饶是美国超级大国的霸权地位,其国力也无法支持美国在欧洲中东东亚三大区域成功执行离岸平衡战略,美国依然需要靠三大区域的棋子布局来制衡目标大国,已经不是当年苏联巨无霸的俄罗斯,也在这三大方向面临挑战,最好的办法也是依托盟友。





先看俄罗斯在欧洲方向上。


以美国为主导的北约,持续东扩,俄罗斯和西欧的东欧缓冲区将不复存在,这严重挤压了俄在欧洲的战略空间,俄罗斯虽然横跨欧亚,但核心区域在欧洲,其核心区域受到直接威胁,外部不稳定就无法安心发展,而且因北约东扩关系恶化,俄罗斯受到欧美经济制裁,国内发展进一步恶化。


而俄罗斯在欧洲方向上面对欧美的进攻,可以依靠的盟友很少很少。


东欧国家站队欧美,不仅仅是因为俄罗斯穷西欧富,更因为苏联时期大国沙文主义的暴政历史太过惨痛,东欧国家可以说对毛熊天然反感,明显倾向于欧美阵营,只有少的可怜的几个同文同种的斯拉夫国家,还对俄罗斯抱有善意。


同为斯拉夫的白俄罗斯、乌克兰、塞尔维亚,以前都是俄罗斯民族的朋友,然而一个个都对俄罗斯生分了。


苏联解体后巴尔干的塞尔维亚跟俄罗斯的友情,就仅存于记忆当中。


14年俄罗斯吃掉了乌克兰的克里米亚,俄乌这对兄弟反目成仇,乌克兰成为继波兰、格鲁吉亚之后最为反俄仇俄的国家。


比乌克兰关系更亲近的白俄罗斯差点儿与俄罗斯合并成一个国家,只是,普京步子迈的太大,普京几次希望白俄罗斯并入俄联邦,但是白俄罗斯的总统卢卡申科每次都拒绝。近年来俄罗斯与白俄罗斯心生嫌隙,早已友尽,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更是公开指责俄罗斯霸道,直言白俄罗斯不是俄罗斯的附庸。


这里岱岱要重点提一下白俄罗斯,这两个国家一看国名就知道有多亲近。


而且普京要白俄罗斯不仅是出于领土扩张的天然野心,更是俄罗斯国家战略的需要,打开地图我们会发现,俄罗斯在西欧有一块战略要地,加里宁格勒,这块地就像俄罗斯插进西欧的钢刀,非常关键。



但是这是块飞地,跟俄罗斯相隔500多公里,无论管理和联络都非常的不方便,而北部波罗的海三国,还对俄罗斯敌视,波兰更是跟俄罗斯水火不容,当年甚至主动要求美国在波兰部署核武器。


所以俄罗斯要想巩固这块战略要地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占领白俄罗斯,使得跟加里宁格勒的距离直接缩短几百公里。到时候这里跟俄罗斯本土就连成一片,再也不需要害怕飞地孤悬国外了。


虽然白俄罗斯是俄罗斯最亲密的兄弟,但还没亲到要公投并入俄罗斯的地步,毕竟,俄罗斯穷的连自己都快养不活,白俄罗斯人民知道什么是民族感情,什么是国民福祉,考虑到民族感情,白俄罗斯可以让普京布置军事基地,还能给普京优惠折扣帮普京省点钱,但是并入俄罗斯的事就一律免谈,白俄罗斯和俄罗斯的合作一直都有度的。


果然还是俄罗斯民族最了解俄罗斯民族——“对领土扩张有天然的欲望”


在欧洲方向上,俄罗斯仅有的三个朋友反目的反目,友尽的友尽,分歧的分歧,俄罗斯在欧洲防线上真的没啥指望了,普京只能每次撸起袖子自己上。


穷屌丝的普京,被白富美的白俄罗斯几次拒绝后,据说重复过这样一句老话:


“俄罗斯只有两个朋友,一个是俄罗斯的海军,一个是俄罗斯陆军“



再看中东方向上。


俄罗斯南部是北高加索地区,一直以来都有极端宗教势力搞分裂主义,俄罗斯内部分裂势力,主要集中在南部,这个地区之于俄罗斯类似于新疆之于我们,而且更恶劣。



因为除了极端分裂势力外,俄罗斯在这个区域还有2个问题。


一个是格鲁吉亚。



南奥塞梯位于俄罗斯边境,是俄罗斯的地界,往东南一点就是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而第比利斯那是格鲁吉亚的心脏,这里聚集了格鲁吉亚30%以上的人口,是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心,而南奥塞梯离第比利斯的直线距离不到100公里,这是什么概念?


意味着格鲁吉亚心脏就在俄罗斯的枪口之下!


我们西南边境一个炮仗能打倒印度新德里,就已经够要人命了,俄罗斯是直接把手枪抵在别人心脏上!


可以说,对领土扩张有天然欲望的普啊,要是没有外部势力的介入,早吞并格鲁吉亚了。


所以格鲁吉亚慌啊,历史上想方设法的想夺回南奥塞梯。


2008年北京奥运会,8月8日奥运会开幕式的当天!格鲁吉亚就为争夺南奥塞梯发动了战争!


格鲁吉亚选的时机很对,一来是普京辞了总统,成为总理,当时总理刚上台才3个月,有人说如果普京当时还是总统,借给格鲁吉亚十个胆儿,格鲁吉亚也不敢闹事。二来国际社会都对北京奥运会瞩目,普京人也在北京看开幕式,不再中枢无法直接指挥,格鲁吉亚觉得闪电战条件有了,就开搞了。


结果,历史是最天才的编剧,现实有最狗血的台词,普京虽然变成总理,但对俄罗斯的控制力还一如之前,丝毫不受影响,而且普京甚至连莫斯科都没回去,直接就在我们北京指挥了对格鲁吉亚的反击战!


这是普京高明的政治艺术。


当时国际社会和俄罗斯国内,都很怀疑普京当总理后对国家的控制力,甚至指望梅德韦杰夫能成为赫鲁晓夫式的人物,以为梅德韦杰夫当选后能够摆脱掉普京,普京为了打消这种怀疑和巩固他的权威(也是因为格鲁吉亚的确实力不够),普京的表演堪称完美。


8月8日北京开幕式前,我们人民大会堂宴请各国政要,普京去外面接了个紧急来电,格鲁吉亚搞事了!普京没有离席请假,给了手下重要指示后,依然进入人民大会堂开始宴会,然后坚持看完我们的开幕式。



完全没有一点点如坐针毡的感觉,看不出他慌乱的样子,反而是胸有成竹的自信样子。


美国布什也早接到情报消息,看毛子摊上事了,很开心,主动和普京旁边的人换位子,两个大国领导人一边看奥运开幕式,一边攀谈格鲁吉亚的战事。



布什主动和普京旁边的人换位子


开幕式结束了,我们都以为普京在开幕式上演完戏后,肯定要飞回莫斯科,结果普京根本不慌,就在北京指挥俄罗斯开动战争机器。


据说,普京下完指示后,还故意晚上去奥运村晃悠,拿着一部电话一直在打电话,一般人很真难相信,此时状态轻松像逛街一样的普京,正在指挥一张战争……


厉害,演给国际社会看,让大家知道他对俄罗斯的掌控一如从前。


除了格鲁吉亚对俄罗斯南疆有威胁,还有车臣。


车臣的俄罗斯国家的一部分,但历史上几次跳反俄罗斯,车臣是穷山恶水出刁民,民风十分彪悍,车臣黑帮在西欧都是横着走,警察都不敢动车臣黑帮,要出动军警。



这么彪悍的车臣人,当年搞了第一次车臣战争,还打赢了毛熊,普京上台初期,就报仇,发动了第二次车臣战争,直接大开杀戒,杀的不怕死的车臣人都怕死了。



靠着铁与血,俄罗斯稳定了车臣局势,当然, 有很多人都认为,普京一旦身死,车臣必然再度跳反。


所以北高加索地区让俄罗斯是真的头痛,我们新疆也就一个极端分裂势力,俄罗斯的新疆不仅有分裂势力,还有两个打不死的小强在跳,可谓是加强版的新疆。


俄罗斯就更需要稳定中东方向上的局势了。


就像伊朗是我们的西大门一样,入局伊朗能帮我们过滤到极端势力的渗透,御敌于国门,俄罗斯也需要保持对中东的影响力,防止俄罗斯南部被极端宗教势力进一步渗透。


加上美国在中东扩张直指石油,美国彻底掌握中东,就能彻底掌握石油定价权后,这对靠能源为生的俄罗斯,更是致命的。


在欧洲方向上,俄罗斯受威胁很大,也没人靠得住,只能撸起袖子亲自下场,但是慑于欧美的压力,普京不敢动真格的。


在中东方向上,俄罗斯受威胁也很大,也没有啥帮手,但是因为欧美对北高加索地区鞭长莫及,无法制约战争狂人普京,普京就在南疆放飞自我了。


普及上台到现在,一共打了4场战争,第二次车臣战争、俄罗斯-格鲁吉亚战争、克里米亚事件及叙利亚反恐战争。



其中有3场战争都是南疆都是中东方向,只有1场是欧洲方向,就是因为北约在欧洲的存在制约了毛熊,普京不敢在欧洲放飞自我,在南疆就比较少顾忌。



普京问小孩子,“俄罗斯的边界到哪里为止?”


小孩回答,“俄罗斯的边界到白令海峡为止。”


普京:“你记住,俄罗斯没有边界。”






俄罗斯在欧洲方向上的压力是最大的,其次是南疆中东方向,压力最小的是,是东亚。


东亚对俄罗斯的重要性,首要的是保证太平洋的那几个出海口,然后就是保证远离核心区域的西伯利亚安全。


北方四岛是太平洋那几个出海口的重要掩护,更是悬在日本头上的利剑,有北方四岛在日本就对俄罗斯硬气不起来。记得0几年我们涛哥和俄罗斯用“各退一步”的法子解决了中俄边界最后的那些问题,两边各占50%的黑瞎子岛,日本看到希望,也提出用“各退一步”的法子解决北方四岛,提出和俄罗斯平分北方四岛。


然后普京笑了:“可以,平分,北方四岛你分两个岛,我分两个岛”


日本的平分是想分50%的面积,而俄罗斯的平分是4个岛给日本两个岛,而且是最小的两个岛,这最小的两个岛只占四岛总面积的7%。



普京只肯给最小的两个岛,而且要日本承认占面积百分之九十三的另外两个岛归俄罗斯所有,之后永无争议。


安倍一看,普京太欺负人了,根本没法谈。


西伯利亚对俄罗斯也太重要了,资源矿产丰富,是俄罗斯最后也是最大的本钱。

二战初期,德国爆锤苏联,苏联兵力大损,苦苦支撑,却愣是没有调动远东的近100万人,就是防备着日本关东军,日本人无法北上,只得南下抢英美的场子,最终爆发珍珠港事件,斯大林才陆陆续续的调远东军支援西线。


二战胜利后,国民党的中国政府要求收回外蒙,但斯大林死活不放外蒙,他直接对蒋经国说:“我之所以要外蒙古独立,完全是站在军事战略上的。如果有一个军事力量,从外蒙古向苏联进攻,西伯利亚铁路一被切断,苏联就完了。”


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也对外蒙很不放心,一直渗透影响外蒙,很多外蒙的军方都是直接去俄罗斯进修的,而且外蒙出口中国的比例最高达到88%,俄罗斯一直不放心中国对外蒙强大的经济影响力。



至于美国在日韩的驻军,俄罗斯不怎么放在心上,毕竟对日韩美军最心急的是中国,普京何必皇帝不急太监急。


朝鲜拥核俄罗斯也好说话,因为西伯利亚荒无人烟,不比中国首都和朝鲜靠的近,朝鲜核问题的六方会谈,普京入局是要为伊核打掩护,也为自己争多一份和美国博弈的话语权。


所以,实际上,俄罗斯在东亚上最防备的,不是日韩,不是日韩美军,也不是朝鲜核武器,能在东亚方向上对俄罗斯战略威胁的,有且只有一个。


那就是,我们中国!

俄罗斯在东亚方向上,是十分忌惮中国的,主要有两处忌惮。


一处是中国对远东西伯利亚的渗透。


俄罗斯人口少,又酗酒,生育率不高,核心区域人口密度都不高,遑论环境恶劣的西伯利亚,俄罗斯对远东控制力是很堪忧的。


而中国不同,人口基数大,全球第一人口大国(未来就是印度了),人口质量高,人民吃苦耐劳。中国人一直在扩展自己的生存空间,即使西伯利亚环境恶劣,但只有有利可图,能放开口子,中国人民也hold的住,一旦中国因为人口压力对西伯利亚渗透,几代以后西伯利亚就要变色。


实际上,赫鲁晓夫当年就差点要把西伯利亚送给我们。


赫鲁晓夫刚上台时还是中苏蜜月,一次来北京访问,气氛很好,聊的很嗨,大嘴巴的赫鲁晓夫就即兴提议,说苏联没足够人口开发西伯利亚,你们中国人口多,又失业,要毛主席发个几百万劳工去开发西伯利亚,大家有钱一起赚。


这段话一说出口,苏联的随行人员都惊呆了,因为他们既定议程中是没有这一条的,这完全就是赫鲁晓夫的即兴发挥,苏联其他领导都目瞪口呆的想阻止这个话题,又不敢阻止,不能在中国人面前打自己boss脸吧,苏联其他领导都惴惴不安的看着毛主席的回答。


毛主席在听到赫鲁晓夫的这个另类建议后,眉头皱了起来,沉思了一回。


因为,毛主席想到了近代屈辱史,想到了在海外不当人的中国劳工们。


毛泽东对他们的答复很有特色——也预示着将会发生什么。


毛主席缓缓地站了起来,来回踱了几步,然后盯了赫鲁晓夫好一会儿,低下眼皮,用一种平静而坚定的声音说:


“鲁晓夫同志,你知道,多少年以来很多人认为中国是一个不发达国家,人口过剩,失业普遍,因而是一个很好的廉价劳动力来源。


但是你知道,我们中国人认为这种看法是很侮辱人的。


现在你也这么看,这就使我们很为难了。如果我们采纳你们的建议,别人就会对苏中两国关系得出错误的看法。他们会以为苏联对中国的看法同资本主义西方是一样的。”


毛主席拒绝了赫鲁晓夫的提议,赫鲁晓夫不好再说什么:


“毛泽东同志,我们当然不想给你们制造困难,我们当然不坚持我们的建议。如果你们觉得这个建议会损害中国的民族自尊心,那就当我们没有提过,务请不要放在心上。我们用自己的工人也行。”


而苏联其他领导长舒一口气:“还好毛拒绝了,不然真的要送西伯利亚给中国”

那次会谈后,很多在场的领导都找到毛主席,说我们干嘛拒绝派劳工啊,西伯利亚人烟稀少,几百万中国人去了那里,几代时间下来西伯利亚姓中姓苏都难说了,而且现在不是近代屈辱的中国,那时和列强的地位是不平等的,我们现在和苏联的合作是平等的,能保证中国人在西伯利亚有平等的生存权和发展权,赫鲁晓夫自己送上门的好事为什么拒绝呢?


毛主席一下缓过来了。


然后后面的会晤上,毛主席主动缓和气氛,重新提出愿意派中国劳工去西伯利亚配合开发。


然而,赫鲁晓夫反悔了。


和会晤结束后一大帮领导找毛主席一样,赫鲁晓夫会后也被一大帮苏联领导找上了。他们直言赫鲁晓夫不按套路出牌,既定议程没有的事还提,而且这么大个事也不和大家伙商量下,然后劝赫鲁晓夫,说中国几百万人一旦涌入西伯利亚,而苏联没有足够的人口基数和生育率,几代时间后西伯利亚不是要变天吗,还好毛泽东硬气的拒绝了,我们千万别重提这个话题,巴拉巴拉……


赫鲁晓夫明白后也是一后背的冷汗,后悔自己嘴巴大。


于是,等想明白的毛主席再重提话题说愿意送百万劳工去西伯利亚的时候,赫鲁晓夫很无语,他不想答应,但是议题是他自己首先提出的,不好回绝,他又不敢放这个口子,于是,赫鲁晓夫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


他说几百万人一下都来不太好,住都没地方住,让中国分批次的来人,慢慢搞,这个理由很正当,中国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于是中苏签订协议,第一批(约20万名)中国工人到西伯利亚去做工。在这批工人工作期满时,苏联方面用了一个拖字诀,有意避而不提新协定的谈判问题,不提二阶段来人的事宜,也就是不让中国人再来西伯利亚了。


所以,有些瓜友不要怨毛主席当时怎么拒绝赫鲁晓夫建议,苏联人不是脑残,那个建议不是苏联国家意志,是赫鲁晓夫自己社区送温暖,就算毛主席接受了建议,苏联人明白过来后,也会在执行层面各种设置,不让中国人涌入西伯利亚。


那件外交风波让中苏都记忆犹新,西伯利亚的问题第一次摊开在中苏领导人面前,而继承了苏联衣钵的俄罗斯,在西伯利亚上对中国的忌惮,也一如既往。


让普京庆幸的是,中国现在人口结构不同了。


西伯利亚气候寒冷,抗冻耐寒体质的人才能在那里生活工作,和西伯利亚接壤的东北人是最好的移民选项,而上个世纪的中国东北,正是中国的重工业基地,人口密度大,那时中国也没搞计划生育,而是放开生尽力生,东北人口压力一度还很大,需要缓解。


那时候如果苏联自己作死,真的犯下战略大失误,东北人就会像闯关东一样涌入西伯利亚,像今天把海南变成东北第四省一样影响西伯利亚。


而21世纪,情况完全调转过来了,中国最能适应西伯利亚环境的东北人,因为国企下岗,人口活力不足,而且计划生育下东北人口几乎为负增长,年轻一代基本都流到南方去,东北人对西伯利亚的“威胁值”急剧下降。


就算21世纪的中国,对西伯利亚真有什么想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这是普京庆幸的地方。


如果中国在西伯利亚是有想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那么在另一方向上,俄罗斯就十分忌惮十分忌惮了。


是的,外蒙古。


外蒙古情况完全不同于西伯利亚。


蒙古只有两个邻国,一个俄罗斯一个中国,两个大国像包饺子一样包住了蒙古。俄罗斯影响蒙古的军事,中国影响蒙古的经贸,看起来进水不犯河水,实际上,中国的优势远比俄罗斯大。


首先,是外蒙经济和内蒙经济对比明显。


按照324万人口计算,2018年蒙古国人均GDP约为4014美元,换算成人民币也就是2.87万元。


在同期内蒙古的GDP总量达到了8266.7亿元,同比增长了5.5%。是蒙古国的18.16倍,反过来也就是蒙古国这个国家的GDP总量只是咱们内蒙古的5.5%。


2018年,内蒙古的人均GDP便达到了6.84万元左右,约为蒙古国人均GDP的2.38倍!


为什么有疆独有藏独,就是不怎么见蒙独呢?


最重要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外蒙经济比内蒙差太多了!


“2018年,内蒙古的人均GDP便达到了6.84万元左右,约为蒙古国人均GDP的2.38倍!”


人民不是傻子,本地区独立后如果能有更好的生活水平,他们就会心动,就会鼓动,如果独立后日子过得反而比之前更差了,傻子才会这样选择。


就像西德和东德,当年就是苏联不会搞经济,东德人民的生活水平比西德差的多了,东德人冒死翻越柏林墙跑去西德过好日子,最后就是西德统一了东德。

在内蒙比外蒙经济优越多了的情况下,还有蒙独存在的社会基础?

(其实,外蒙资源很丰富,却发展那么落后内蒙,有两个主要原因,一个内蒙是民主民选体制,打嘴炮厉害,干正事垃圾,折腾国力,不比我们有优越的国家体制,另一个是外蒙产业太单一,人口太少,没有经济发展的集群效应,而内蒙人口多,背靠中国大市场,有中国国力做发展后盾,全国协调资源分配,所以两者同样背靠金山银山,却发展的天差地别,也可以理解了)


内蒙是没想那回事,不过外蒙有些人可能就不一样了。


因为,外蒙贫富差距很大。


其次,是外蒙内蒙的人口数量对比。


内蒙人口,2539万,外蒙人口,只有320万,放中国国内看就是一个地级市的人口,内蒙人口几乎是外蒙人口的8倍!


外蒙内蒙人口太悬殊了,就算外蒙出了一个扩张狂人希特勒,他也不敢吞并内蒙。


320万人的外蒙“吞并”2539万人的内蒙?是“吞并”还是“被吞并”啊?


外蒙即使在美俄一起的挑拨下,也根本不可能对内蒙起任何心思,而反观我们这方,优势就太大了。


毕竟才320万人,这是真的用钱就能解决的事……


最后,是外蒙对中国严重的经济依赖。


外蒙就靠出口过日子,而出口的大多是矿产资源,比较粗重,不适合走空运,外蒙又没有海运,就只能走陆运,也就是火车皮。


走陆运走火车皮,就要过陆地,而外蒙就两个邻国,一个俄罗斯一个中国,俄罗斯自己就是能源大国,用不到外蒙的东西,而且外蒙离俄罗斯东欧的核心区域又远,但中国不一样,中国经济发展迅速,急需能源,而离外蒙近的中国北方虽然经济不如中国南方,但也比俄罗斯好太多了。


所以最后,外蒙大部分东西只能走陆运去另一个邻国中国。


长期以来,外蒙出口中国的比例,是80%以上。


最高时候是88%!


一句话,中国掌握着外蒙的经济命脉。


而且还有,外蒙出口到别国的能源矿产,比如日韩,都是要通过中国来运输,外蒙剩下的不到20%的出口,其交通命脉也被中国控制着!


一个内蒙对外蒙强大的经济优越,一个内蒙外蒙悬殊的人口数量,一个中国不仅掌握外蒙的经济命脉还掌握外蒙的经济交通命脉,就知道中国在外蒙方向上有多强了。


这是外蒙最忌惮的,也是俄罗斯最忌惮的。


外蒙忌惮是肯定的,他们的解决办法很天真。


奉行“第三邻国”外交政策,他们既怕中国又怕俄罗斯,就去和日本做朋友,和欧洲做朋友。


日本是经济大国,急需能源矿产,和外蒙各补所需,而且日本人也知道外蒙对俄罗斯的重要性,对外蒙培植影响力,能有效补充他们对俄罗斯在北方四岛上的话语权。


所以,和外蒙隔着中朝韩的日本,却一直对外蒙很上心。


在援助方式上,日本的援助往往能让蒙古人实实在在地感受到它的“恩惠”。印象最深的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岱岱注:苏联刚解体),一夜间,蒙古首都乌兰巴托大街上破旧的公交车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画有日本国旗的崭新的日本大巴。很多蒙古老百姓交口称赞日本的公交车为他们的生活带来了便利。


日本外务省统计资料显示,日本是蒙古的第一大援助国,截至2005年底,共向蒙古提供各种援助1384亿日元。


而外蒙经济对中国太过依赖他们也很慌,中国打个喷嚏他们就感冒,就要卖国企,他们需要有另外的经济大国家来平衡中国。


而蒙古和日本没有任何的领土争端,政治争端,军事争端,可以用远交近攻嘛,蒙古国也需要日本这个窗口和西方国家进行一定的沟通。


所以蒙古和日本关系,一直很好。



因为日本的入局平衡,外蒙在最高峰88%的对中出口,变成了现在的60%左右。


美国不惜重金在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建立了国际维和训练中心,并从2003年开始举行代号为“可汗—探索”的联合军演。美国以及北约在亚欧大陆上的不断扩张,使得蒙古国具有了全新的地缘政治价值。


除平衡发展与中俄关系外,蒙古国正寻求发展与美日德以及欧盟、北约等“第三邻国”的外交关系作为保障其国家安全的重要战略。


有了日本这个西方国家窗口,蒙古也和欧美搭上线了。


你可能想不到,蒙古是亚洲中西化程度最高的国家,过半高官有海外留学经历。


美国不惜重金在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建立了国际维和训练中心,并从2003年开始举行代号为“可汗—探索”的联合军演。美国以及北约在亚欧大陆上的不断扩张,使得蒙古国具有了全新的地缘政治价值。


除平衡发展与中俄关系外,蒙古国正寻求发展与美日德以及欧盟、北约等“第三邻国”的外交关系作为保障其国家安全的重要战


参与北约阿富汗安全援助任务的驻阿富汗蒙古士兵


外蒙和日本勾勾搭搭,把88%的对中出口降到60%,我们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外蒙和欧美走进,甚至想加入千山万水的北约,我们也是懒得搭理。


因为,我们体谅俄罗斯。


俄罗斯在欧洲方向和中东方向,都已经有太多糟心事了,处于两线作战,国力基本都花在那里,在东亚方向上如果中国俄罗斯捅刀子,俄罗斯就是处于三线作战。


俄罗斯要是三线作战,那就等着再解体一次吧。


而东亚方向上中国最能捅俄罗斯刀子的,不是西伯利亚,而是外蒙,然后是中亚五国。


但是,我们中国并没有贪图小利。


已经两线作战的俄罗斯希望东线安稳,希望中俄友好,在台海西太一直揪心的我们,也希望中俄友好也希望不两线作战啊?


所以,中国在西伯利亚也好,在外蒙也好,在中亚五国也好,都是本着中俄友好的大战略前提,开始外交工作的。


这个,就是岱岱今天千呼万唤始出来,由几代领导人打造最终经涛哥十年打造完成的,“中俄友好之弧”


(原谅岱岱不会ps)





中国跟俄罗斯的边境线,是中国邻国中最长的,如果加上外蒙中亚一直是俄罗斯视为己出的自己势力范围,可以说,整个中国的西北、正北、东北边疆,都是和俄罗斯打交道。


西北到正北到东北的边疆稳定,和俄罗斯关系莫大,如果中俄关系友好,那整个大后方我们就稳定了,就能集中力量在台海、南海、西太上做功夫。


而岱岱花了那么多功夫介绍俄罗斯的三大战略方向,欧洲方向,南疆中东方向和东亚方向,俄罗斯在前两个方向上都压力很大,需要亲自下场,已经有两线作战的隐忧,所以东线上俄罗斯也急需中俄友好。


这样,中俄友好就有了最坚实的的战略基础。


战略方向找对了后,就是战术执行了。


就是中俄友好之弧了。


首先,是中亚五国。


岱岱提了,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是镇不住势力范围下的中亚五国的,那时候,我们没有像日本一样,对俄罗斯落井下石,而是拉俄罗斯入局,搞了中国第一个国际多边合作组织上合组织,毛熊军事安全中国经贸发展,一硬一软的稳住了中亚五国。



当然,在中俄掌舵下的中亚五国稳定局面,美国是看不下去的。



目前,中亚五国中有两个国家,对中俄还有些动摇。


一个是哈萨克斯坦,一个是乌兹别克斯坦。


前者长期奉行“双头鹰”外交、从独立以来就同美国保持往来;后者则是中亚人口最多的国家,至今仍然游离于俄罗斯力推的“欧亚经济联盟”战略之外。


这两个国家,也是今年蓬佩奥重点访问的国家,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在中俄联手下,中亚五国还不是完全铁板一块,让美国还有机会,试想下,如果中国不出手,只让俄罗斯来稳定中亚,那以毛熊的国力,中亚早翻天了。


俄罗斯要感谢我们。


当然,我们疆独就会更猖獗,所以我们携手俄罗斯是应该的,是正确的。


从上合组织的成功接触交往后,俄罗斯对中国心里有底了,于是03年,俄罗斯在伊朗核问题上撑不住的时候,就想到中亚五国的成功之鉴,拉我们入局伊核。


于是,我们的西大门,从中亚五国扩展到了伊朗。


中俄双赢。


中国在西北亚上和俄罗斯是双赢的,不过在外蒙上,就要有所让步了。


没办法,中国对外蒙有太大优势了,岱岱上面洋洋洒洒写了一大推,瓜友们肯定看的爽,想着哪天我们打败美国了,外蒙岂不是手到擒来?


瓜友们看得爽,普京是心慌慌,外蒙也是心慌慌。


所以,在蒙古外交工作上,我们要十分注意尺度,注意避嫌。


外蒙拉日本平衡中国,对中出口从88%降到60%,我们没放在心上,少赚点钱无所谓。


外蒙搞欧美军事合作,跳来跳去,甚至想加入北约,中国军界有些人对此意见很大,张文木就说外蒙是跳梁小丑,是痴心妄想,我们高层就装作没看见,没听见,不知道,不表态。


中国在很多国家都搞文化交流,搞中国文化年,外蒙是我们邻国,我们都没去外蒙搞中国文化年,只搞文化日,文化周,不升级搞文化年。我们就要避嫌,我们就要注意,不让俄罗斯觉得我们在文化渗透外蒙。


外蒙和内蒙的民间交流如果亲如一家,那俄罗斯和外蒙政府睡觉都不香了,那我们就控制民间交流尺度强度,内蒙外蒙民间有些论战争论,也就随他去,我们鼓励其他国家的年轻人来中国留学,但不怎么鼓励支持外蒙人来中国留学,让外蒙继续西化,继续亲俄亲日亲美,就是不要亲中。


在外蒙方向上,我们因为优势太大,所以要各种避嫌各种注意分寸。


凡此种种,我们就是要让外蒙放心,更是要让俄罗斯放心。


反正外蒙经济命脉,和对外经济交通命脉,都在我们手里。


反正外蒙没有足够的工业容纳人口就业,不可能突然生那么多人出来,生出来就要社会动乱。


我们对外蒙的优势是天然的,是不会改变的,我们对外蒙的工作方针,是一时的,是能调整的。


对外蒙,我们保持足够足够的战略耐心,战略舍弃,战略定力。


外蒙解决了,就轮到西伯利亚了。


这个不用我们演戏了,中国人口特别是东北人口每年的数据分析,克里姆林宫的普京都是有一份的,在东北人口趋势恶化的情况下,在中国新生代断崖的情况下,我们就是对西伯利亚有想法,也是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


计划生育让俄罗斯对西伯利亚悬着的心放下了。


西伯利亚后面,就是困扰中俄多年的边境问题了。


中俄边界问题,基本都在东北段,岱岱说过,领土问题是国家之间的大忌讳,如果两国有边界问题没解决,就不要谈什么深层次合作的事了,中国和巴基斯坦交好的首要前提,就是周恩来总理和巴铁仅用了两年时间就敲定了中巴边界协议,中俄边界问题很困扰中俄。


这个大问题,首先是邓开的头。


苏联衰落后,邓首先抓住机会谈边界问题,中苏于1987年恢复了边界谈判,这一次,苏联终于承认了“争议地区”确实存在的事实,开始认真对待边界谈判。


到快解体的1991年5月16日,中苏签署东段边界协定,明确了东段98%的边界,只剩下黑瞎子岛和阿巴该图洲渚。


剩下的都是难啃的啃不下的,留待后人。


后人还是啃不下怎么办?


01年,三代去莫斯科,签订协议,中国和俄罗斯在剩下的边界问题上采取“搁置争议先合作”的先易后难策略,中俄边界问题的最终解决,留给了我们的四代。


03年,普京邀请我们首访俄罗斯,并拉我们入局伊核,我们投桃报李,拉俄罗斯入局朝核,加上中亚五国的合作,面对美国的咄咄逼人,中俄在朝核伊核中亚三大战略方向上,已经结为事实的盟友关系,而这些都需要中俄背靠背进行深层次合作。


中俄联盟的雏形还未浮出水面,影响深层次合作的边界问题就先浮出水面了。


这一次,是俄罗斯主动找我们了。


伊核朝核联动产生的一大影响,就是2004年普京访华,提出解决领土问题,经过谈判,中俄双方达成协议,确定了平分最后两个争议地区的原则,也即是两家各退一步,各占50%。


这个用普京的话说,就是不赚钱,就交个朋友,日本也想和我们各占50%的北方四岛,我普京是鸟都没鸟安倍的。


中国认可, 协约签订。


剩下的就是具体的划界工作了,2008年,最后一块阿巴该图洲渚划界完毕,中俄边界遗留问题彻底解决,两国间的最重大的矛盾没有了。



终于,从伊朗到中亚五国,再到外蒙古,再到西伯利亚和东北端边境 ,再到朝鲜,这一个中俄之间的弧的关系,被彻底打通。



2008年,中俄友好之弧,正式建成。


2008年,中俄联盟的雏形,正式达成。


这些,都在涛哥手里。







2008年,中俄之弧建成,俄罗斯东线稳定有了保障,可以安心考虑欧洲方向和南疆中东方向,而且因为中亚五国和伊朗的打通,中国伸入中东,在中东方向上也和俄罗斯站在了一起,俄罗斯国家南疆中东方向的压力,大为缓解。


要不是东线和南线上有中国挺着俄罗斯,你觉得普京敢为了克里米亚和欧美动武吗?普京就是再猛再强人作风,他敢三线作战吗?


两线作战就要死得快死的早,三线作战就是直接坟头草五尺高。


普京上任不到10年,就为俄罗斯优化了国际外部环境,构建了中俄联盟的雏形,他的确战略高明。


一样赢的,还有中国。


96年李登辉想公投独立,我们台海演习,想过用武力,结果美国航母直接开到了台湾海域,最后虽然李登辉怂了,我们也下台阶的放弃原定计划。然而,96年台海危机依然是我们的奇耻大辱。


96年后,我们就要把战略重心调整到台海西太,调整到东线,然而,中国从西北到正北到东北的漫长边疆上,都未能保证安全稳定,西北防止分裂势力,东北有边界问题,俄罗斯和我们接触还不够多,互相不放心。


我们不能两线作战,因此,我就要划出一条中俄合作之弧,稳定我们的大后方,才能战略重心调整到西太。


随着上合组织的成熟运作,随着中亚五国的局势稳定,随着伊核局势的中俄携手,随着朝核问题上的中俄合作,随着外蒙上中国的避嫌让步,随着西伯利亚上中俄的心照不宣,随着东北边境问题上中俄的彻底完全解决。


从伊朗到中亚五国到外蒙到西伯利亚再到东北边境和朝鲜,一条中俄合作双赢的中俄合作之弧,正式建成。


这个中俄之弧唯一的一个缺点,就是,因为中东方向对中国的重要性优先性,远大于东亚方向上对俄罗斯的重要性优先性,以及中国在西太是单线作战,战略空间大且是战略长处,而俄罗斯已经欧洲中东两线作战,战略空间小西太也不是他的战略长处,所以如果俄罗斯在中东搞事,中国一定会出力出钱,但如果中国在西太搞事,俄罗斯就是口头支持,不会在西太出力出兵。


台海有变,西太会有一个口头支持实际中立的俄罗斯。


俄罗斯能给中国最大的支持,其实并不是在北方四岛对日本威慑,而是在中东支持伊朗叙利亚搞事,特别是针对以色列,这是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和战略长处决定的。


届时能否争取到俄罗斯最大的中东配合,或者断绝西太有变时俄罗斯和印度的交易合作,就需要中国的外交智慧了。


这也是美国有人想缓和美俄关系的关键,美国不想西太中东一起起火,被牵制无法对中国集中力量。








是地缘政治压力打造了中俄联盟。


是前人不断的摸索努力打造了中俄联盟。


是共同的敌人美国,打造了中俄联盟。



2008年年初,正是在美国金融危机正式爆发的前夕,中国俄罗斯的边界能够问题彻底解决,中俄合作之弧,正式圆满建成。




2008年9月15日,美国知名投行雷曼兄弟公司申请破产,这标志着美国金融危机的全面爆发。


就在美国由盛转衰的前夕,中俄联盟,初露雏形。


仿佛阴差阳错,好似冥冥注定……


随后,国际局势翻开了新篇章。


美国从08年的由盛转衰,到16年针对中俄的叙利亚南海双线溃败,美国深刻认识到了布热津斯基这句话的洞见:



俄罗斯和中国一旦在地缘政治压力下成为同盟



将是西方世界的噩梦……





星标关注


见字如唔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吃瓜群众专栏pro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