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来,给汉朝人算算账

在上一节《丝绸之路》中,我们提到了2个汉代丝绸贸易的统计数据。现在我们就要把坑填上,解释一下这些数据是怎么来的。不过在讨论古代的事情之前,我们先得了解现代的统计是怎么做的。

假设我们需要统计,一个像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每个月的鸡蛋销售量是多少。那么我们首先要把能够销售鸡蛋的渠道分类。比如说分为3类:超市,路边小店和摊贩。其中超市的统计数据是比较容易得到的,但是路边小店和摊贩就很难了。

接下来,我们要先做一个普查,也就是普遍调查。组织几百上千个人,走街串巷,仔细观察所有与买卖鸡蛋相关的交易。因为工作量很大,所以普查一般只能持续几天。最后我们总结数据,在这几天里,有多少鸡蛋是在超市卖的,有多少是小店卖的,有多少是摊贩卖的。从中可以发现它们的比例关系。

不过即使是普查,总归还有一些遗漏的部分。所以用普查数据算出来的比例还要再做一个估计调整。比如说我们觉得这次普查效果不太好,估计遗漏了10%,或者效果不错,估计遗漏了5%,诸如此类。最后得到的结果,是比如说超市、小店、摊贩,521,这样一个比例数据。

然后就是抽查,也就是抽出样本来调查。在每个月的月初,我们会给所有的超市打一圈电话,把它们上个月的销售数量打听出来。然后根据我们普查得出比例,推算出其它地方的销售数量。知道2个数字的比例和其中1个数字,求另外一个,这应该是很简单的算术。


这样一来,我们每个月都可以报出全上海的鸡蛋销售量了。不过还是有个问题,假如小店的生意日益兴隆,销售量超过了我们按照比例推算出来的数字,怎么办?所以我们每隔几年,还要重新做一次普查,修正这个比例数据。

在统计的过程中,还有很多细节的问题。比如进行普查的时候,有没有碰到双休日?如果碰到双休日,大家的消费习惯可能就跟平时不一样。比如说很多人喜欢双休日逛大超市。那这样算出来的比例数据就有误差。

再比如说,我们发现今年2月的鸡蛋销售量比1月少了不少。先不要急着把它当成大新闻。因为2月通常只有28天,而1月有31天,所以1月本来就比2月多3天。不要小看这3天,对于一个月来说,3天就相当于10%了。

总之,我自己给统计归纳了3个特点。第一,统计数据不可能直接得到,即使是普查,也总归有一部分是要估计的。第二,统计难就难在估计,有各种各样的情况需要专业人士来研究。第三,只要不是故意高估或者低估,那么估计的误差就是一个随机数。它应该有时高有时低。长期平均下来,误差相互抵消,我们的估计数字还是会接近真实情况的。


讲完了现代,再看古代。在做古代中国的历史统计的时候,我们主要使用3种资料。第一种是正史,也就是古代政府官员做的专门历史记录。这里面提到的数据不多,所以特别珍贵。而且正史是中国特有的资料。其它国家在古代都没有正史。或者说还没有发现。

第二种是各种文献资料。包括古代人写的文件、诗歌、论文、评论等各种体裁的文章。这些文章里面提到的数据,可信度比正史差一点。但是数量多,包罗万象,作用也非常大。古代中国的历史文献数量也是独步全球的。

第三种是考古数据。现代考古学家在遗迹、山洞、墓穴之类的地方挖出古代的文件、信件、合同,里面也会提到一些数据。比如某天张三以500文钱买了李四的一匹丝绸。这就体现了古代的丝绸价格。不过这些数据比较零碎,不一定有代表性。外国的历史统计研究,主要就依赖考古数据。


现在我们准备着手计算汉朝的丝绸贸易总额了。首先,我们可以查到记录,有一年汉朝政府和匈奴之间的丝绸交易量是6万匹。如果这是一个特别高或者特别低的数量,正史里面一般会有相应的评论。但是这里没有,所以我们假设这6万匹是“正常”数字。

然后呢,许多资料都指出,汉代民间贸易的规模远大于政府间贸易。所以政府贸易占贸易总量的比例肯定小于50%。但是也不至于在10%以下,否则很多历史事件都不会发生。所以可以估计“正常”的比例大约是20%。这样一来,政府贸易的6万匹,相当于贸易总量的20%。那么汉朝和匈奴之间的贸易总量“正常”来说是30万匹。

匈奴是汉朝最大的邻国。其它所有邻国加起来大概和匈奴的规模接近。但是汉朝出口的丝绸,并不主要在邻国使用。其中大部分是通过西域输出到西方去的。所以我们估计匈奴、其它邻国和西方的丝绸贸易量,正常比例大概是1:1:2。为什么西方只占一半呢?因为还要考虑到,有一些丝绸是邻国买了再转卖给西方的。按此计算,汉朝的全部丝绸贸易量“正常”来说是120万匹。

大家可以发现,古代的总量数据非常难得,很多地方都需要用到估计。但是古代的价格数据又特别多,因为考古学家发现了一大堆张三李四王五的交易记录,从200文到1000多文铜钱都有。我们把那些丝绸价格全部拿来,做一个平均,发现基本上汉朝的1匹丝绸基本上价值400文铜钱。

古代人把1000文铜钱用绳子穿起来,称为1贯。那么1匹丝绸的价格大约就是0.4贯。

把价格乘以数量,400文乘以120万匹,就得到汉朝每年的丝绸贸易金额“正常”来说是4.8亿文钱,或者说48万贯。另外可以查到,汉朝每年的政府收入“正常”来说是1000万贯。所以丝绸贸易只相当于政府收入的4.8%

因为我们计算的这些数据当中,估计的成份很大。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好像很精确地说4.8%,只说大约5%


接下来,我们再来推测与丝绸贸易相关的就业人口。我们知道,从种桑,养蚕再到抽丝,纺织,这些所有工作的最终成果就只有一个东西:丝绸,没有其它的了。所以全部这些工人的收入,都得从最后销售的丝绸得来。

换个角度看,当商人在中国购买丝绸的时候,他虽然只是把钱付给纺织工。但是纺织工自己不会抽丝,他得把一部分钱支付给抽丝工来买丝。而抽丝工同样要把一部分钱支付给种桑和养蚕的人。所以无论工人之间怎么分这笔钱,反正他们的收入总数,就等于丝绸的贸易金额。

现在丝绸贸易的总金额已经知道了,如果再能知道工人的平均工资。两个数字除一下,不就得到就业人数了吗?不过一个人的工资是多少,这个数据似乎无法推测。但是我们可以推测一个“最低”工资。用金额除以“最低”的工资,得到的是“最多”的影响人数。假如实际上工资更高的话,影响的人数只会更少。

现在我们就从最低工资的“最低”两个字入手。凡是“最低”的工资,必然是只能刚好温饱的工资,低于这个工资,就要活不下去了。那么我们就计算一下汉代的一个工人,赚多少钱刚好保证温饱。

我们知道,现代人和古代人的身体差异并不大,每年吃的粮食数量是差不多的,大概在250公斤左右。当然,有的人吃菜吃肉多,吃米就少,但是热量换算过来是一样的。

但是米的重量标准在各个朝代都不一样。我们只能通过出土文物来推测。比如说汉朝用铜或者铁造了一个标准容器,规定这个容器就是一石。石在这里是多音字,读音是“旦”。然后我们从汉代遗址里,把这个标准容器给挖出来了,那么只要计量一下这个容器,汉代的一石是多少也就知道了。但是后来发现,汉朝自己制造的各个标准容器之间也有差异,那么就只好算一个平均数字。

汉代的一石米大约是15公斤,所以一人一年大概吃16石米。而当时米价可以查到,大概是100文每石。所以汉代的一个工人,每年光吃米就要吃1.6贯。任何人的工资如果低于这个数字,那他肯定就活不下去了。

如果按照工资“最低”1.6贯计算,那么48万贯的丝绸贸易总量,“最多”影响30万人。如果工人还要吃点肉,买点衣服、工具什么的,工资按照3贯来计算,那么48万贯的丝绸贸易总量,“最多”影响16万人。

正史里面可以查到,汉朝人口最多时接近6000万,平均大概3000万。那么丝绸贸易最多影响30万人,就只相当于汉朝总人口的1%

这里我们要记住。在估计丝绸贸易占政府收入比例时,我们算的是“正常”是多少。在估计丝绸贸易影响的就业人数时,我们算的是“最多”影响多少。这两个数据的估计方法是不一样的。

上一节提到过的两个数字,我们就这样解释完了。再来看一个有意思的吧。大家一定都很好奇,古代丝绸之路上的商人,他们到底能赚多少钱呢?我们现在就来算一算。

假设你现在已经穿越时空来到汉朝了。那么你准备踏上丝绸之路的第一步就是招兵买马。要知道,丝绸之路上可没有服务站、学校、医院、警察局什么的。所以你要自己找到向导、翻译、医生、兽医、工匠,再加上几个会武功的保镖。

上面说的这些都是让你花钱的人,帮你赚钱的是那些伙计。因为光这些花钱的人大概就要十几个了。所以伙计的数量太少了不合算。通常来说,一个丝绸之路的商队,至少要有100个人。你看,走陆路就是麻烦,走海路就不用那么多人。当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开了3艘船,一共才87个人。

假设你找齐了100个人,那么这些人大概要配多少匹马呢?配少了浪费人力,配多了管不过来。所以大概是12,也就是骑1匹,牵1匹。这样100个人,需要配200匹马。

一匹马走长途的话,大概能驮200公斤的东西。但是你可不要把这200公斤的空间都用来装丝绸。如果那样,大概离开城市之后的第1天晚上,你就会学到一个成语:饥寒交迫。所以这些马的载重,大部分要用来装粮食、水、帐篷和工具。能够留出一小部分用来装丝绸就不错了。因为1匹丝绸的重量大约是2.5公斤。所以大概每匹马能驮20匹丝绸。这样200匹马就可以驮4000匹丝绸。

按照前面说的这些计划,我们可以做一个简单的预算。首先,丝绸之路打个来回大概需要10年。其次,西域荒凉,那里的粮食和商品肯定都比中国贵得多。前面算过,中国的最低工资大概是3贯,那么西域的最低工资至少也得10贯以上。更何况,商队的成员都是冒着危险参加旅行的,不可能只给他们维持温饱的工资。所以商队的工资按每人每年20贯来算。这样100个人,乘以10年,再乘以20贯,总共2万贯。

我们需要买200匹马,每匹价格大约50贯。马的寿命大概有20多年,但是丝绸之路不是一般的辛苦,10年下来,老马的身体都快不行了。所以这些马基本上只能跑一次。总共200匹乘以50贯等于1万贯。

马匹在丝绸之路上吃草、喝水、寄养、治病,都要不少钱。大概每匹马每年需要10贯。200匹乘以10年,再乘以10贯,总共2万贯。

要注意,西域有好几片沙漠。穿越沙漠的时候,商队有可能需要换乘骆驼,我们这里假设骆驼的成本和马差不多,就不另外计算了。

最后才是采购丝绸。前面说过,每匹丝绸大概是0.4贯,4000匹乘以0.4,总共才1600贯。你发现没有,丝绸贸易里面,大头都花在人和马上面了。真正用于采购丝绸的钱,实在是没有多少。

以上各项数字相加,我们这次贸易的总成本差不多就是5.16万贯。


那么这些丝绸总共可以卖多少钱呢?我们知道,罗马人极其喜爱丝绸。据说他们那里的丝绸价格大约是中国的100倍,也就是每匹40贯。不过中国商人不太可能直接把丝绸运到罗马去销售,把这100倍的利润赚到手里。

因为中国商人穿过西域之后,就会进入中亚国家。中亚国家的位置正好在中国和罗马之间。中亚人知道丝绸贸易很赚钱,于是就把中国商人拦下来,不允许他们通过,甚至威胁要杀掉他们。所以中国商人通常都会把丝绸卖给中亚的商人,再由中亚商人转卖去罗马。

当然,中亚人也不是坐地收钱,他们也会做一些工作。因为中国人不熟悉罗马人喜欢的颜色和图案。衣服裤子的式样更是截然不同。所以中国人通常只是提供白色的丝绸缎子。染色、绣花和裁缝的工作,都交给中亚人来完成。

这样一来,等于是把100倍的利润分成两块。我们假设两边各赚一半。中国人按每匹20贯的价格卖丝绸给中亚人,中亚人加工之后,再以每匹40贯的价格卖给罗马人。当然,对我们来说,0.4贯买入,20贯卖出,50倍的价差也已经是极大的了。

所以我们的预期收入应该是4000匹乘以20贯,差不多总共8万贯。

总收入8万贯,扣除总成本5万多贯,净赚2万多贯。比“腰缠万贯”还翻一倍!赚钱是不是太容易啦?

确实,你把赚钱想得太容易了。要知道,丝绸之路上的贸易是非常危险的。迷路,饥荒,强盗,那么多灾难,你只要碰到任何一样,那可就是血本无归。所以,我们不能只考虑成功的情况,还要把失败的风险考虑进来。

对于一个商人来说,20岁出道,60岁退休,中间工作的时间大约是40年。要知道,丝绸之路跟我们在城市里上班可不一样。跑一次就要10年,回来总得休息个几年吧?重新招人、备货、拉队伍,又得几年。所以一个商人一生能跑3个来回就很不错了。

我们假设一个商人一生跑了3次丝绸贸易,成功2次,失败1次。那么总成本就是5.16万贯乘以3,等于15.48万贯。总收入是8乘以2,等于16万贯。这样看,忙活了一辈子才赚了5000多贯。你还觉得赚钱容易吗?

当然,如果他3次都成功,5.16乘以315.488乘以324,算下来能赚8万多贯,那真是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了。但是如果他只成功1次,失败2次呢?5.16乘以315.488乘以1等于8,扣下来还要倒亏7万多贯呢!


所以说,千万不要把丝绸之路当成任人取用的聚宝盆。一个真正的汉朝丝绸商人可不容易,外人看起来光彩照人,其实是在拿身家性命赌博呢。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小鲜传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