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起源

所有的孩子都爱问“为什么”。为什么电灯会亮?为什么汽车会跑?为什么手机可以通话?为什么电视机能够显示画面?几乎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可以问一个“为什么”。

作为2个女孩的爸爸,我很害怕被问到“为什么”。有时候,女儿问我:这个东西是从哪里来的?我就问答:快递叔叔送来的。她又问:快递叔叔为什么要送给我们?因为这是我们从商店买的。那么商店里的东西又是从哪里来的?是工厂生产的。那么工厂里的东西是怎样生产出来的呢?哎,真是难以回答。

通常这时候我只好告诉她们,我不知道。但是如果被问得不耐烦了,我也许会说:它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这可不是一个好回答。甚至话语刚刚出口,我就已经感觉自己中了她们的圈套。因为接下来的一个问题肯定就是:天又不会思考,它为什么要扔东西下来呀。呵呵。我心想:你们不就是想要个人来为这个答案负责吗?我就送你们一个。于是我就板起面孔,非常认真地告诉她们:这个东西是一个神仙(或者妖怪、魔法师什么的)创造的。至于为什么,你们去问那个神仙(或者妖怪、魔法师)吧。


我想,我肯定不是古往今来唯一受此磨难的人。古代的孩子们,也一定向他们的父母抛出过无数个“为什么”。其中很多个“为什么”,现在看来都已经十分简单。比如为什么会有日食,为什么会有闪电,孔雀为什么开屏,等等。你是不是都已经知道答案了呢?确实,这些在古代人看来十分深奥的问题,今天恐怕连小学生都难不住了。但是有一个问题,几千年来一直困扰着人类。即使是今天最顶尖的科学家,也没法给出完善的,可以得100分的答案。这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会有生命?

因为这个问题实在太难了,所以世界各地的古代人民都使出了我的“神仙创造法”。在中国的神话里,创造生命的神仙叫女娲。在印度的神话里,创造生命的神仙叫湿婆。在欧洲的神话里,创造生命的神仙叫耶和华。在草原民族的神话里,创造生命的神仙叫腾格里。在非洲、美洲、澳洲等各地的神话传说里,几乎都有一个负责创造生命的神仙。

有了这些神仙,所有关于生命的问题就都有人负责了。为什么人要有2个眼睛1个鼻子?中国人会说,这是女娲的安排。为什么鸽子会飞?欧洲人会说,这是耶和华的安排。为什么狼要吃掉小羊?草原人会说,这是腾格里的安排。

这些神话,编得都很精彩。许多小朋友都爱听。但是如果我们用科学家的眼光来仔细研究,可能就有一些问题了。这些神话里的神仙,穿着织布的衣服,用陶瓷器装东西,住在有门有窗的房子里,不断地教育着人们关于爱和信仰的知识。这样的场景,真的是人类生活最初时候的状态吗?考古学家们举手了,他们有不同意见。


我们要回忆去年发生了哪些大事,是十分容易的。如果费一点功夫,找找资料,弄清楚10年,100年前发生的大事,也并不是很难。但是要想知道1000年甚至2000年前的事情,那可就要请教历史学家了。但是历史学家也只能依赖于古代人已经记录好的东西。目前世界上最长有连续记录的历史,每一年都没有中断的,是中国的历史,大概有3000年左右。再往前就只有零星的记录了,东一笔,西一句的,不成体系。如果还要往前,到了文字出现之前,那就没有任何历史记录了。这时候,历史学家就得把位子让给考古学家。请考古学家从田野和地下发掘出那些深藏的证据,然后再根据这些证据,来推测远古时代的情况和事件。

所以我们对生命起源的了解,就像是一条锁链。这条锁链的最近3000年,是完整的,环环相扣。从3000年往前就开始破碎了。在1万年以内,缺失的环节还很少,基本可以连续。从1万年前到10万年以内,缺失的环节渐渐多了起来。到100万年、1000万年甚至再远的时候,就只剩下孤零零的几个残存的环节了。对于那么久远的历史,考古学家能够掌握的全部证据,可能一共也就是几颗牙齿、头盖骨的化石而已。

不过无论如何,我们对1万年前的人类生活已经研究很非常清楚了。当时的人们,没有布衣可穿,他们穿的是兽皮。这跟我们现在说的皮夹克可不一样。它是原始人杀死野兽之后,直接从野兽身上剥下来的。形状也不合身,臭味还大得不得了。当时的人们也没有那么多陶瓷器来装水盛饭。他们主要使用的是石器。找一个扁平的石头磨一磨,就成了碟子。找一个有凹口的石头敲打一下,就成了碗。住在有门有窗的房子里就更不可能啦。当时的人们把家安在山洞里。如果外出离家太远,回不来的时候,他们就干脆睡在树上。最有意思的是,考古学家对原始文字的研究发现,1万年前的人类性格非常淳朴。他们只会表达马、牛、小麦、太阳之类具体的东西。而像爱、尊严、集体、忠诚之类的抽象词语,要到很晚的时候,距离现在只有2、3千年的时候,才开始大量出现。所以,就算真的存在神仙,让他拿教导我们的那些话,讲给1万年前的原始人听,也不过是对牛弹琴而已。


如果我们暂时忽略锁链中缺失的部分,把已经考查出来的几个点,用虚线连接起来。那么就会发现生命起源的大致路径就是:越是高级,体积越大,结构越复杂;越是原始,体积越小,结构越简单。当然这个规律不是百分之百精确的。比如大象就比人类大,但是这不能证明人类比大象更接近原始状态。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个规律是成立的。比如人类和鸡相比,鸡更小,结构也更简单。所以鸡比人类更接近原始。但是如果拿鸡和青蛙比,那么就是青蛙更接近原始。如果拿青蛙和水母比,显然水母更接近原始。再拿水母和细菌比,又是细菌更接近原始。目前科学家考证出来的最原始生命,比细菌还要小得多,简单得多。即使拿最高级的显微镜去看,也不过是一个小圈圈小点点而已。

但是问题还是没有解决。这个最原始生命,又是从哪里来的呢?科学家也讲不清楚。有的科学家猜测,它是在海底的火山边上产生的。有的科学家猜测,它是从打着闪电的云雾里产生的。还有的科学家猜测,它是包在陨石里面从天上掉下来的。还有的科学家更加彻底了,说它是外星人坐着飞船放到地球上来的。

你看,这时候的科学家,是不是跟被女儿围攻的爸爸一样,招架不住,只能瞎猜了?你先不要笑,其实这种态度才是真正科学的态度。有一句话,叫做“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它的意思是,我们在想办法的时候,就要大胆,要充分发挥想象力。即使是听上去非常离奇的可能性,比如说外星人开着飞船来地球什么的,只要还没有证明它不可能,就要留意在心里。但是我们在做研究证明的时候,又要小心,要尽可能地严谨不出错。即使是听上去非常精彩的故事,比如神仙造人之类的,只要已经有切实的证据证明它是错的,那么我们也就不应该再把它当真了。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小鲜传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