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的进化(4)英语的分析化

相比于拉丁语,英语实现了大量的黏着化,提高了效率。但是英语也保留了许多特殊的屈折方式,并没有完全进化成“黏着语”。


比如所有名词都没有主、宾格了,就剩下“你、我、他”3个代词还有。所有的动词都没有人称变化了,偏偏第三人称单数还有。


倒是像日本、土耳其这样的新兴民族国家,借着近代化的浪潮改革语言。一步到位实现了完全的黏着化。其实这也容易理解,城市里最光鲜的建筑一定是新造的,百年老店再怎么改建也不可能脱胎换骨。

我们在前面已经阐明,语言进化的动力来自N+M的节约效应。屈折形式越多,N和M的数值越大,节约效果就越明显。


拉丁语的屈折多如牛毛,实行黏着化的潜在收益很大。但是英语的名词已经基本没有格,语态只剩下2种,时态也基本黏着化了。所以英语进一步实行完全黏着化的收益并不明显。


如果英语不去朝着黏着化去发展,难道就在原地踏步吗?不太可能。近代以来,英语承载着最沉重也最精密的人类思想交流,它当然在发展。只不过它不再是利用“黏着化”来提高效率,而是走上了“分析化”的道路。

我们先来看几个英语“分析化”的例子。


还记得拉丁语那6句话1个意思的“父亲爱儿子”么?在英语里,它只有:father loves son这一种说法。谓语loves前面的就是主语,后面的就是宾语。把语句的顺序定死,主格和宾格的屈折直接就省掉了,连黏着化也用不着。


再来看猫的尾巴,古典的表达应该是cat's tail,但是在实践中直接称cat tail即可。因为只能是猫有尾巴,不可能是尾巴有猫,名词直接当形容词用,在这里属格也省了。

同理,size of the shoe,通常只说shoe size就可以了,肯定没人会理解错。


不仅英语单词的屈折可以变化,连句子成份也可以参与变化。比如let it go是个句子,但如果把it省略变成let go,就可以当动词使用。


再比如2个介词应该不能连续使用,但是go on这个词组通常被视为一个单词,于是go on to do也能够成立了。


这样的例子还能举出很多很多。甚至汉语中的“好久不见”,也被借入到英语,成了long time no see,完全无语法可言,但是简洁又形象。


我们之前所说的语言进化,都是从单词到屈折,再从屈折到黏着。而所谓“分析化”,说白了,就是跳出这条进化路径。

既不要黏着,也不要屈折,直接把单词“拼接”在一起。不讲究什么语法逻辑。只要大家都认,就行。


“分析化”的本质就是用经验代替规则。而它的根本追求就是一条:更高的效率。


在印欧语系的各种语言中,英语的“分析化”程度是最高的,语法特例也是最多的。曾经有一个语言学的笑话,说的是欧洲大陆的各国语言群起而挖苦英语。


西班牙语嘲笑英语读音乱。因为西语的发音与拼写一一对应,单词本身就是音标。德语嘲笑英语拼写乱。因为德语的拼写非常规则,每个音节都很清楚。法语嘲笑英语语法乱,因为法语的语法既精确又严密,绝不允许擅越雷池半步。

不过,无论欧陆语言笑得多么开心。稳坐世界通用语宝座的语言始终是英语,而不是它们。


因为英语“分析化”背后的发展思路就是允许习惯大于语法,依赖实践经验而不是顶层设计。只要不影响理解,又可以提高效率,任何改进都可以接受。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达到“兼收并蓄,海纳百川”的境界。


在宏观上,“分析化”的思路与英美法系的判例法思想是相通的。英语国家自下而上地积累判例,欧陆国家自上而下地推行法典。

前者处在科技、社会、文化的领先位置,最优先的追求是灵活和创造。后者始终处在追赶者的位置,有机会去总结和学习,因而可以追求逻辑上的精美。


本文长篇连载,请点击右上角,关注小鲜传fish_craft)获取每日更新。

在对话框中回复“航海”即可阅读大航海时代

在对话框中回复“重商”即可阅读重商主义

在对话框中回复“语言1”即可阅读语言的进化(1)单词的由来

在对话框中回复“语言2”即可阅读语言的进化(2)单词的屈折

在对话框中回复“语言3”即可阅读语言的进化(3)从屈折到黏着

有任何吐槽或交流,请直接发在小鲜传的对话框中,作者会及时与你交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小鲜传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