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商主义(4)放任自由

说到经营贸易,全欧洲当以荷兰的地理位置为最佳。宏观上,荷兰背靠西欧第一长河莱茵河,以法、德两个陆地大国为腹地。面朝北海,向东可达瑞典、挪威,向西可达英国。微观上,荷兰不仅有天然的深水良港,而且地势平坦低洼。他们拥有发达的运河网络,一方面可以接驳海船,另一方面也聚集了人口。


除了这些优势,荷兰还有一个堪称优势的劣势。那就是它没有任何重要的资源出产。既然无可倚重,也就无需保护。在欧洲各国中,荷兰人是最向往放任自由的。因为在尝试新事物时,他们只可能得到,不可能失去。

“没什么可失去的”,荷兰人的转口贸易模式最典型地表现出了这一点。荷兰人占据地理优势,利用各地价差,倒买倒卖。既不用钻研什么生产技术,也不受价格水平波动的影响,只要存在价格差异就可以了。


17世纪,欧洲市场初步统一,长久隔离造成的定价差异不能及时调整,以价差套利为代表的转口贸易喷涌而出。荷兰人的船队运力,一度占到全欧洲的4分之3,与其国家规模极不相称。


不过,套利机会并不总是存在,信息的沟通总是比物流来得更快。买卖两家都精明了,中间商就只能赚个运输跑腿的辛苦钱。因此荷兰人的超级船队在历史上只是昙花一现。

荷兰人也经营一些制造业,规模较大的包括纺织、印染和酿酒。很明显,它们分别利用了英国、意大利和法国的资源。在这些国家的商业受到抑制时,荷兰相对自由的环境具有一定吸引力。但是这些掌握上游资源的国家,很快也开始自己发展制造业。这时,荷兰的资源劣势便显示出来了。


更加致命的是,荷兰人还是用转口贸易的思路经营工业,不管哪条产业链,哪个环节,有利就做,既无法形成产业链体系,也不能有效地积累技能和知识。相比于技术创新,荷兰人对金融创新的兴趣要大得多。所以从1518世纪,荷兰的制造业得而复失,来去匆匆。最终它的产业定位只是一些农牧产品。

荷兰的国家机器由一群分散的商人管理,他们精于短期对策,却不懂长期战略。这一点在殖民地的经营上尤其明显。因为在交易所里高抛低吸,跟在世界地图上开疆扩土完全是两个游戏。


17世纪,英荷两国联合把葡萄牙逐出印度洋时,英国主攻潜力庞大的印度次大陆,而荷兰则直取香料产地印度尼西亚。随着航路开通,香料开始大量供给欧洲,价格随之出现崩溃。这时,荷兰人竟然选择大规模毁坏胡椒树来缩小供给。这样一来,虽然短期内价格得到支撑,个别有存货的商人利益得以保全。但是整个香料产业的规模缩小了,荷兰全国来自殖民地的总收益无疑是下降的。这与英国人在印度的精耕细作,逐步蚕食形成了鲜明对比。

荷兰原本在北美也有大片的殖民地,纽约就是荷兰人创建的,原名新阿姆斯特丹。但在第二次英荷战争双方打成平手的情况下,荷兰人还是选择拿北美殖民地的统治权跟英国交换了一些热带产品的贸易权。后来北美的发展居然天翻地覆,恐怕是荷兰人始料未及的。


几次比较,荷兰人的长远眼光似乎都不如英国人。那么英国人为什么能够棋高一着呢?


本文长篇连载,请点击右上角,关注小鲜传fish_craft)获取每日更新。

关注后,在对话框中回复“航海”即可阅读本文的姐妹篇大航海时代

在对话框中回复“重商1”即可阅读重商主义(1)金与银

在对话框中回复“重商2”即可阅读重商主义(2)重金主义

在对话框中回复“重商3”即可阅读重商主义(3)重金主义的崩溃

有任何吐槽或交流,请直接发在小鲜传的对话框中,作者会及时与你交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小鲜传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