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到银行“存款”,明天会到银行“存数”吗?

  • 关注新蜂数字金融,ID:gh_c5ca7eb11df4

  • 这是新蜂数字金融的第85篇原创首发文章



01

从隐私说起,人人都有数据需求


今年的央视315晚会曝光了信息收集的乱象,相信给很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见怪不怪的有之,义愤填膺的有之。在高度信息化的今天,我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大多变成了线上的数据,虽然我们是数据的所有者,但是,却不是数据的支配者,所以,当我们的数据被窃取、被交易,作为数据所有者的我们大多时候却毫不知情,即便知晓了,大多时候也是无可奈何。

 

移动互联网、智能终端的出现,让我们的行为大量的数字化,我们已经离不开手机、离不开各类APP,我们在使用过程中产生的数据都留在了这些APP运营公司的手上,可以说他们是我们数据的持有者、管理者,我们的数据是否会被交易、被滥用,和这些公司息息相关。长期以来,我们往往更容易被其极致的体验所吸引,更关注APP本身好不好用,而很少去关注数据问题,更不会去关心运营这个APP的公司是哪家,是否值得信任,我们的数据是否安全等问题。

 

大数据时代,数据即资产已经成为共识,更有甚者,将数据提升到了的和石油一样作为战略资源的高度,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很多APP要挖空心思,尽可能的收集我们的信息,虽然很多信息与APP所提供的服务本身并没有关系,比如,你上个视频类APP,它为什么要你授权位置信息给它呢?

 

除了数据安全问题,我们还面临其他一系列问题:

 

首先,最为悲剧的是你的数据已经成为了很多商业组织的资产,为商业组织创造了很多的价值,而作为数据资产所有者的你却无法主宰你的数据,更别提享受数据资产带来的直接价值了。

 

第二,由于不同公司、组织的分割,我们的数据被分散在各个不同的地方,我们的购物、社交、出行等数据十分的分散,作为数据所有者的我们常常无法清晰的、全面的了解自己的过往,比如,你想知道曾经的某年某月,你买了多少东西、交了几个朋友、去了几个地方,你就得分别到各个APP上去查询,查阅成本高。有的时候,当你很久不使用某个APP了,或者某个APP公司倒闭了,你曾经的数据资产可能就找不到了。

 

第三,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想一下,如果有一天我们老去了,我们留下的数据资产该怎么办?如果可以某种方式有选择性的留给后代,可以让你的后人更好的了解你,至少可以提升后人修家族族谱的效率,丰富族谱的内容。

 

作为数据的所有者,我们是不是可以对自己的数据拥有更多的支配权、是不是可以自主选择数据管理机构、是不是可以自主决定数据是否参与流通交易,是不是可以让我们自己的数据按照我们的意愿来服务于我们?按照我们的意愿传承?这些问题是不是可以通过银行创新提供“存数”业务来解决?


02

从存款说起,为什么是银行?银行为了什么?


作为数据所有者,很多人可能关心:为什么是让银行而不是其他商业组织来开办“存数”业务?

 

一直以来,我们乐意将钱存在银行,是因为我们信任银行,银行的信用更好,我们认为把钱放于银行是安全的,银行不会滥用我们的钱,还能给我们提供资金的租金:利息。有时候,我们还会将一些贵重的物品存放在银行的保险箱中,也是因为银行让我们感觉更加安全。

 

资金是资产的一种,既然是资产,我们的核心诉求是在保证资产安全的基础上,实现资产的保值增值。同样,数据作为资产,第一位也应该是保证数据安全,防止数据被滥用,在这方面,相比于其他商业组织,银行更让人放心。

在此之上,存数也可以获得相应的“利息”,只不过这种利息不一定是像存款利息一样直接以某个固定利率计算的现金支付,存数的“利息”可以是多样的,一类是数据服务,即你可以获得定制的可视化数据视图、分析报告、投资策略建议等;一类是信贷服务,对于一些自然人或者法人来说,可能在办理“存数”业务之前,你无法获得贷款或者授信额度较低,办理之后,你获得了贷款的资格或者提升了授信额度;最后一类是资金的收益,也许未来可以在你授权的情况下,银行以数据加密的方式在合法的数据资产交易所进行数据交易,你可以获得收益分成,如果市场足够成熟,银行或许还可以专门基于数据交易设计一些衍生品,你也可以从中分一杯羹。


对于银行来说,开办“存数”业务又能获得什么?


长期以来,银行以存、贷、汇业务为主,所能掌握的数据维度相对有限,银行较难准确的绘制客户画像,导致很多客户在银行难以获得贷款,也是导致服务体验不佳的原因之一。


开办“存数”业务,银行可以获得客户存入的数据,丰富客户画像,一方面,可以提升客户贷款覆盖率,让一些原本在银行留存信息较少的客户,尤其是普惠客群更容易获得贷款;另一方面,可以创新产品模式,随着未来数据交易环境的完善,银行创新相应的数据交易产品,创造中间业务收入;再一方面,可以提供更加精准的服务,提升客户服务水平,增强客户黏性。


03

 “存数”业务图景


从银行的角度,或许需要做好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首先,银行要对数据进行分类。由于自然人、法人产生的数据种类很多,需要进行有效的分类,为数据分级、数据接口定义、数据应用夯实基础。

 

第二,银行要对数据进行分级,针对不同数据等级采用不同的数据经营策略,比如,进行隐私评级,定义高、中、低标准,分别采取不同的数据安全保护措施及数据服务方式。

 

第三,银行要发布“存数”业务办理细则。要对存入数据类型、数据接口、数据交付方式、更新要求、数据存储周期、数据继承等作出说明,同时,要发布数据服务菜单,让客户自主选择需要的数据服务产品,比如,数据可视化查询、投资建议分析、数据继承服务等,并告知客户每类数据服务产品需要用到哪些数据种类等。

 

第四,银行要建立数据验证机制,为了避免客户存入虚假数据,银行需要建立数据真实性的验证机制,一方面,通过客户存入数据本身的内在逻辑的校验,对于存在明显内在逻辑问题的数据进行快速识别;另一方面,在客户授权的基础上,通过内、外部数据交叉验证,进一步识别问题数据。

 

第五,建议惩戒机制。对于存在数据造假的客户,纳入黑名单,在存数、贷款申请等方面予以限制准入。

 

对于客户来说,未来,可以通过银行线上渠道或者网点申请办理“存数”业务,从银行提供的数据服务产品菜单中选择期望的数据服务产品,选择数据存入方式、数据更新周期等,签订电子合作协议。在具体数据存入方式上,可以从其使用的APP导出经过加密的数据文件,也可以通过银行向相关APP发起“转数”指令,将相应APP上的数据经过加密后传输给银行,由银行按照“存数”业务标准接口作数据转换后办理存入。之后,再按照数据更新周期更新数据。客户数据完成存入后,即可获得银行提供的数据服务。


04

 “存数”业务面临哪些挑战?


就现阶段来看,“存数”业务更多的是一种设想,还面临着诸多的挑战。

 

首先,缺乏对数据产权的清晰界定。国内现有的法律法规并没有就数据产权进行明确界定,而在欧盟发布的GDPR中对数据主体的权利作了较为明确的规定,这可能也是未来全球的立法方向。只有清晰的产权界定,才能为“存数”业务营造良好的市场环境,否则,数据拥有者要从数据持有者手中带走个人数据文件将面临巨大的挑战。

 

第二,数据资产继承问题尚待法律法规明确。“存数”业务的前提是将数据作为一种资产来处理的,那就涉及到数据资产是否可以继承?如何继承?的问题,这些都需要法律法规明确。

 

第三,数据交易市场尚未成型。由于尚未有数据交易方面的专门的法律法规,数据交易仍然处于摸索阶段,数据流动、共享困难重重,不利于基于数据的金融产品创新。

 

第四,数据欺诈风险高。由于“存数”能提高获得信贷的机会,会导致不法分子通过存入虚假数据,获得信贷,对数据验证提出了比较高的要求。

 

第五,需要建立联合惩戒机制,单靠一家银行难以完成。要减少数据欺诈风险,就必须抬高欺诈成本,需要建立联合惩戒机制,让欺诈者寸步难行,单靠一家银行很难形成有效的惩戒,更难以形成有力的震慑。

 

本文提出的银行“存数”业务虽然仅仅是一个设想,但是,说不定哪一天就真的实现了呢,毕竟梦想还是要有的嘛!让我们拭目以待!



延伸阅读:

原创:谷歌流感预测的成功与错误

原创:普惠金融与数字化风控

原创:聊一聊上海楼市的真实现状

原创:知否知否应是卫私驭数

原创:模型的江湖,可解释性居何地位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


              觉得好,请点“好看”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新蜂数字金融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