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托起了学区房的高价?

我说了一下特没谱太过蛮干,文章都消失不见了,还可以说点什么呢?

干脆聊个接地气的话题吧,结合我自己的体会,谈一点对教育问题的看法,学区房值不值。这个话题感兴趣的人应该也不少。

距离李守财参加高考还有六千多天,守财娘已经开始焦虑了,时不常就念叨念叨:咱们还没有学区房呢。

对学区房的焦虑是普遍的。相信有缘读到本文的朋友中,有不少正处在操心孩子教育的人生阶段,也在为学区房的事儿头疼。

为什么头疼?因为学区房太贵了!高房价是这个时代的痛点,但是论价格之高,学区房可谓“皇冠上的那颗明珠”。

位于差不多的地段,质量相近的住房,学区房的价格比非学区房贵一倍甚至更多,是司空见惯的。新闻上多次看到,在北京等大城市经常有根本不具居住功能的几个平方米的空间卖出天价,仅仅是因为把户口迁过去,孩子就能上对口的“好”小学或“好”中学。


高房价是个政经问题,学区房的超高价格则是政经问题叠加了文化问题——中国人重视教育,舍得在子女教育上花钱,以及好面子、喜攀比的文化性格在这里得到了鲜明的体现。

学区房值那么多钱吗?值得在已经泡沫化了的房价基础上,再为学区房多支付高溢价吗?

我个人的看法是,不值。

因为,学区房那玩意儿没什么用,就算有点儿用,边际效益也极低。

我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解释这个判断。第一,我们先想一下,什么是“好”学校?

衡量学校好不好,有一个最终的硬指标,那就是升学率。

小学升初中、初中升高中的规矩改来改去,现在改成什么样了,我不是很清楚,那就拿高中升大学这个环节来说吧:一个高中好不好,就看高考录取情况——总体上的升学率,考上211的比例,考上985的比例,以及最硬的那个标准,有多少学生考上北大清华。

学区房一般对应的是小学或者初中,之所以有人愿意为学区房支付高价,无非是想让孩子打小走上一条康庄大道,从牛B小学到牛B初中到牛B高中再到牛B大学,不要在起步阶段就走了冤枉路。在孩子教育上的投入,最终是希望孩子能考上个好大学。

那么,一个学校的升学率高低,考上好大学的人数多少,决定性因素是什么?是这个学校“好”,也就是它的教学质量高吗?

很遗憾,答案是否定的。一个学校的升学状况,真正的决定性因素是她的生源情况。生源好,结果就好,反之亦然。

好学校的历史都比较长,大家一般搞不清楚她是怎么成为好学校的了,只是稀里糊涂地认可这个历史形成的结果,然后千方百计想把孩子送进去——方式之一就是砸大价钱买学区房。

人们这么做的时候,在不自觉间抱有这样一个预设:好的教学质量能导致好的学习结果,我的孩子进了好学校,结果一定会比进一个差一点的学校要强,上好大学的几率大。

这是错误的认识。要理解什么是“好”学校,我们可以以那些后来突然崛起的学校为例,想想他们是怎么变“好”的。

这种学校的崛起,复制的是企业创业的路径,本质上是搞“二次创业”。在我上了大学之后,也就是世纪之交的那段时间,大庆就有中学大肆投入,努力打造名校。

他们是怎么做的呢?挖好老师是必备动作,但更重要的,是挖学习好的学生。

这种学校会跑到周边县市,把学习好的学生都找到,然后去跟家长谈:把孩子转到我们那儿去念吧,学杂费生活费一概全免。对学习特别好的学生,除了免费,还会给补贴。

这是很有吸引力的条件,所以学习好的学生都被他们挖走了。因为有了好生源,他们的升学率就提高了。久而久之,好的生源就自动聚集到该校,该校也就变了大家都认可的“好”学校。

假设,这些学校在“二次创业”时,把投入都花在提升教学质量上,招聘高素质老师,提升学校的软硬件教学条件,但生源基础还是原来的,保持不动,那么该学校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异军突起吗?绝无可能。

如果你去细究那些跟天价学区房挂钩的学校的发展历程,它们成为好学校的逻辑基本上都是这样的——由于种种原因,这些学校有比其他学校更好的生源基础,所以成了大家眼中的好学校,然后就是“马太效应”的叠加。

如果搞明白这个道理,就能理解为什么学区房逻辑是荒谬的。学区房逻辑是:跟学区房挂钩的学校教学质量高,把孩子送到那里,孩子就会变得学习更好,所以为学区房支付天价是合理的。

这完全是搞反了。

接续这个话题的方向,来谈第二点,孩子学习好不好的决定性因素是什么?

在这个问题上我是有点发言权的,我的看法也值得大家听一听,因为我打小就学习好,后来考上了北大。

我说句实话,大家别不爱听:学习好不好,跟学校的教学质量基本上可以说没啥关系,就算是有,那联系也是极其微弱的。

我小学在村里上的,初中在镇上念的,高中在县里的一中,虽然有省重点的名头,但教育质量远谈不上好。而且,我虽然学习好,但从来不是好学生,上课不听讲,听一会儿就走神,上数学课看语文,上语文课又看英语;我也不记笔记。

你要是问,学习不认真,怎么做到学习好的呢?坦白地说,我也不知道。我只能说,在中小学阶段,课程大纲范围内的那点东西是很简单的,学一学就会了。

我虽然学习不错,但还达不到特别顶尖的那个级别。数学成绩是个很好的衡量标准,有些真学霸,数学是能打满分的,这点我就做不到,150分制,我的水平稳定在125分到130分之间,也就是百分制的80多分,根本不算高。我也不是不想把数学成绩再提高一点,但提不上去了,就稳定在那个水平上,上不去,但也下不来。

好在我的长处是各科比较均衡,毕竟高考录取看的是总分。

中小学阶段的课程内容,就量而言,是恒定的。打个比方,这个量相当于一斤白酒,有的人天生有二斤的量,那么这一斤酒根本不构成什么压力,随便就喝下去并且分解掉了,而对多数人而言,一斤酒是怎么也搞不定的。

酒量可以练,经常喝,可以变得更能喝,但真正特别能喝的那种人,都是天生的。其实学习好不好也是一样的道理。

这话是不中听的,可这是个朴素的事实,不以人的好恶而有所改变。

还是以数学为例,有些孩子就是学不好,这是个没有办法改变的事情。不要说上补习班了,就算家长有本事把丘成桐请到家里当家教,那也是没有用的,学不会就是学不会。

可惜,绝大多数人根本不明白(也许是不愿意接受)这个道理。

不明白这个道理的人,就是那些上学时没当过学霸,他们不知道学习好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的人。回顾过去,他们会倾向于认为,自己当年上学的时候之所以学习不够好,是因为当时不懂事,不够用功,或者没有找到学习的窍门,再或者是老师教得不好。

于是他们会抱有这样一种心态:如果当年我有更好一点的教育环境,肯定能考上更好的大学,不让让这种遗憾在孩子身上重现了。

对学习这件事抱有错误的认识,加上望子成龙,盼望着孩子能把学习搞好,于是就容易掉进那些编织得特别粗糙的谎言,乖乖地掏钱挨宰。

所以,回到题目提出的问题,是谁托起了学区房的高价呢?依我看,就是那些自己没当过学霸,所以过度轻信外在因素对学习成绩的影响的家长。

学区房其实是个“神话”,这样一些家长就是为这个神话实打实买单的人。

这里我要补充一句重要的说明:我并不是鼓吹外在条件无用,在大城市的名校读中小学,和在山村小学念书,差别可以是很大的;我的意思是,在同一个城市,两个相距不过数公里的学校差别不可能有多大,就算有点差距,也不值得为这个差距支付学区房那么大的差价。

有些人不差钱,可以从投资,从保值增值的角度来看待学区房,那是另外一回事儿。但对多数没有那么壕的普通百姓,实在没有必要通过过度压榨自己,压榨家庭的其他开支去买什么学区房。

PS.我本打算通过本文消除一点大家在教育方面的焦虑,但好像一不小心制造了另一种焦虑,这留待以后再详细解释吧。


您可能还喜欢:

教育选拔机制的变轨:从重资质到重素质

圣母婊、没担当的领导干部和刁蛮家长正联手毁掉我们的教育

从苏鄂“高考减招”说“教育公平”



我在这土地上长大、生活、行走,与她骨肉相连。有一天还会归于她。就这样,我要在她的怀里一路行走,一路歌唱,没有青春,没有衰老。

我的生命上连高天,下接厚土,于行走中,便获得了永生。

行走与歌唱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李北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