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新疆提升安全的举措能够行之有效?

30日,国新办新中国成立70周年省(区、市)系列主题新闻发布会,新疆向全世界介绍了在经济发展、民生改善、民族团结的有关情况。

发展成就精彩纷呈,但最令人关注的议题无疑还是新疆在提升安全方面的工作。有记者问起教育培训中心的相关问题,自治区政府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介绍了相关情况,教培中心的内部包括“三学一去”,即学法律、学何谓宗教、学国家通用语言,达到去除极端化思想影响的目的。

举办教育培训的成果显著。教培中心里,人员有来有去,接受过培训的绝大多数人已经回归社会,找到了好的就业岗位,提升了收入,成为社会的积极因素,还有人自主创业,带动其他人一起致富奔小康。

新疆曾一度被安全问题困扰,暴恐事件多发。经过治理,安全环境近年来已经大为改善,有相当长的时间没有发生过暴恐事件了。与此同时,整个社会氛围也焕然一新,原本那种有些话不敢说、有些不能做的状况得到了极大的改观。去年我短暂地去过一趟乌鲁木齐,当地朋友对此感受深刻。

在实现安全环境改善、社会氛围净化的过程中,教育培训无疑是起重要作用的一环,但这不是全部。在另一方面,新疆对已经发生的、正在策划组织实施的暴恐犯罪行为铁拳痛击。近期发布的中国国防白皮书披露,武警部队过去五年内在新疆打掉近1600个涉恐团伙,抓捕了1.3万涉恐人员。

一疏一截,一软一硬,这些措施从两个大的方面对暴恐问题对症下药,可以说缺一不可。

新疆提升安全环境的措施之所以行之有效,是因为它是一套综合的举措,既着眼于治标,也立足于治本。这一模式应该给我们很多启发,在看待分析其他问题上,我们都可以借鉴新疆的方式。

说学习新疆模式,肯定不是对具体举措的挪用,因为新疆的问题有独特性,其他的问题也都是特殊的。要学习的,是新疆模式背后的分析和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学习其辩证性。

现实中我们见到太多不讲综合、不讲辩证的思维了,尤以网上的争辩为甚。因为对舆情的过度在意,很多干部也都被这种思维模式带着跑了,为了迎合某一种喜好而去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网络思维模式是什么特点呢?网上的评论家们为了跟对立面划清界限,习惯于把对方主张中的合理成分也否定掉,各自走向一个极端,辩论于是变得越来越偏狭。这就是为什么很多问题到了网上一吵,越吵越乱套的原因。

用具体的例子来说明。

白岩松提出过一个著名的问题,“是什么原因让一个50多岁的老汉端起了枪”。这遭到了一些人的痛骂,骂声至今不绝,甚至被玩成了一个梗。

每有恶性案件发生,“心惊报”等媒体惯于去挖掘作案人背后的故事,往往会借邻里亲戚之口,说出该人一直很“老实”之类的话。媒体这么干,已经形成套路。这种套路一出,照例也会被痛斥、奚落一番——“心惊报”不关注受害者的遭遇,却给施暴人粉饰,良心大大的坏了。

白眼怂和心惊报的路数,叫做公知腔,他们从个案出发,越过个案中的个体责任,搞“定体问”。他们的对手则指出,“定体问”的路数把所有的责任对推给体制,是推墙的把戏,狼子野心。

我很厌恶公知腔儿,他们的确是包藏祸心,那种唯恐天下不乱的劲头非常讨厌。痛批、揭露公知的这种倾向,是有合理性的。

但我也不满意那些一味只知道跟公知对着干的人,他们为了反公知,就反公知说的一切。其实公知腔儿在内核上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只是被极端化了。为了反对一种极端,就搞另一种极端,并不可取。

任何问题都不是只有单一维度,而是多维复杂的,在不同阶段、不同的层面上,应适时切换视角,这样才能做到综合全面地看待和分析问题。

就那些引起争论的具体案件来说,一方面,那是法治层面的问题,对实施了违法行为的当事人,必须依法惩处,杀人要偿命,欠债要还钱,这没什么可说的。在这个层面之外,还应该看到问题的另一个层面,即政治的或社会的,要跳出法治的圈子,从更高的维度加以审视。

比如,对个案性的犯罪行为而言,依法打击便是;但如果一段时间内,犯罪率大幅增长,且犯罪行为呈现出以前没有的特点,那么就不能简单地通过增加警力之类的方式来应对,而应该去寻找,是什么催生了犯罪率的提高,进而针对性地加从源头加以解决。

公知和五毛原本应该是合作关系的,去除掉他们各自的极端化成分,把合理部分融合在一起就对了。

新疆的方式就体现了对问题认识的综合性和辩证性。一方面是对暴恐犯罪无情打击,没有霹雳手段,菩萨心肠就是瞎扯淡。

另一方面,对受到极端思想影响,但尚未走向极端化的人群采取预防性措施,举办职业培训班,既进行思想教育,又教给他们一技之长,为其开辟新的生活轨道。这样的“仁政”把很多人从危险的十字路口上拉了回来。

在为受到极端思想影响的人群提供免费职业教育之前,其实相当于先问了一个白眼怂式的问题:是什么让本来可以是安分守法的老百姓的人拿起了刀枪?

因为,有些人知识匮乏,无法形成对世界的正确认识,同时技能欠缺,语言能力跟不上,无法通过正常的途径过上正常的生活,这才容易被极端化思想洗脑,走向极端,滑向暴力犯罪的方向。

进行职业培训,为他们开辟新的生活道路,从根源上杜绝滋生暴恐的温床,就是对这个问题的解答。

试想,如果缺乏这一层视角,那么应对方式就只能剩下严厉打击这一种了。但光靠打击,怎么打得完呢?这就好比,厨房里有垃圾烂了,招了苍蝇,不去打扫卫生,只知道拿着苍蝇拍乱打一通,那不是注定徒劳无功吗?

在《鹿鼎记》中,韦小宝带着七个老婆去浪迹江湖前,康熙对他说,你的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派,朕的心里不踏实啊,韦小宝则说,丐帮有多少人取决于你,如果你是个好皇帝,老百姓安居乐业,鬼才愿意当乞丐。

有些五毛的见识不如韦小宝,遇事只知道跟公知抬杠,只会喊打喊杀,全然忘记了从根源上对问题进行分析,并据此提出解决方案。

网络是个好东西,也不是个好东西。我们最好把网络当做信息获取的渠道,但在思维方式上不能受网络太多的影响。

新疆的同志们把工作做得好,我觉得原因就是工作忙,网速慢,受键盘侠的影响少。我瞎猜的。


您可能还喜欢:

改善城市的基层治理,把支部建在居民小区

煤炭行业治理的成功经验为疫苗行业提供了标杆——国有化才是出路

从根本上治理腐败,须在节制资本方面做文章



我在这土地上长大、生活、行走,与她骨肉相连。有一天还会归于她。就这样,我要在她的怀里一路行走,一路歌唱,没有青春,没有衰老。

我的生命上连高天,下接厚土,于行走中,便获得了永生。

行走与歌唱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李北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