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逼良为娼的世道,不赌博才是真赌博

近期写了一篇小文,就这轮股市行情能走多远这个问题,谈了一下我这个外行的看法(点击阅读)。一位师兄在朋友圈里评论说,连你都聊这个了,我得考虑是不是该撤退啦。

这是借大妈集体入市表示牛市已到尾声的梗来打趣我,因为我平时的关注点跟财经距离比较远,我都来凑热闹,可见股市的热度。

其实,我接触股市的历史已经很长了。仅就股龄而言,我也可以算是个老股民。

2008年去伦敦念书前,我把几万块钱放在了股票账户里,一整年一次都没看过。回来后发现,整体上还涨了一些,其中有一万多块钱买了某基金,涨幅竟然达到90%多,差点翻番。

然后我就清仓了。

直到2015年,据说牛市又来了,我也开始心痒痒,就又入市了。当时,沪指不到4000点。

买哪只股呢?我完全没有目标。想到在网上看过的一个说法,“牛市会消灭十元股”,于是我就挑了几个股价便宜的,随便买了一下。

牛市里人人都是股神。虽然我挑股票的方法跟大猩猩掷飞镖没有两样,但很快也有了几十个点的盈利。

没几个月,股灾就来了。当时是真没想到,我以为怎么着也会跨过上一次的6124呢,谁知道大盘摸了下5178就垮下来了。

我又是根据什么判断那一轮股市的高点会突破上一次的呢?完全没有理由,蒙的。瞎蒙还特别自信,看到有人说到股市到顶了,也不当回事。

盈利很快就回吐了,开始亏损。我“心理强大”的一面展现了出来,死挺,坚决不割肉。我的理论是,股票上的亏损只是账面上的,是浮亏,割肉离场就是真亏了。只要坚持住,股价总有一天还会涨回来的。

其实我也没有完全死挺,有时候听别人说了某个股票会涨,就来回倒腾。新进的股票怎么回事,那个公司是干嘛的,我都完全不知道,也懒得看。

于是越套越深,然后继续死挺。

我跟我妈说过被套在股市里的事情,她很担心,隔一段时间就问问,让我出来,我就给她讲浮亏不算亏、出来就真亏的道理。

功夫不负有心人,被套了快四年之后,股市又回暖了。去年底,我预见了这个趋势,于是又加了点钱进去,拉低了一下成本。

目前,我的股票账户显示,已经成功解套。

我又跟我妈汇报,说回本了。她又说让我出来,我说不能出来,这才哪到哪,接下来就开始挣钱啦。

以上就是我这个“老股民”迄今为止的炒股史。

像我这样的股民,是挺有代表性的,股市里我这样的啥也不懂的股民大有人在。

市场一旦转好,就会有无数这样的新股民冒出来。近来,月新开户数连创新高,近千万个僵尸账户从冬眠中复苏,这被视作牛市来临的信号或曰证据之一。

这个景象,2015年我已经看过一遍了。我的账户也是上一轮牛市中复苏的僵尸账户之一。

对照一下我自己,我可以想象到这一茬茬新韭菜大概是什么样的。这个群体里的绝大多数,我相信跟我差不多,不懂怎么看基本面,甚至看不懂K线——我是最近这几天查了查,才知道量比、内外盘这些名词是啥意思,但基本面还是不会看。

我也可以很有把握地说,很多新股民的素质还不如我,至少死挺的心理素质不如我。

典型的新韭菜是这样的:看到股市好转,开始动心,犹豫一阵终于下决心入市的时候,水位已经不低了;选股票,要么掷飞镖要么追涨,短时间内账户上也可能会有盈利,于是沾沾自喜;然后就是被套,割肉离场,恶狠狠地对自己说,老子这辈子再碰股票就剁手。

等到下一个牛市周期到来,他们先是拒绝,尔后禁不住诱惑,再次在较高位置进场,然后再次被套,再次割肉。

这种情况是最糟糕的,还不如我这种死挺派。

从2015年死挺到现在的股民,在目前的位置大都解套了。而那些当时选择割肉离场的,可能现在才回来或者才准备回来,满怀雄心壮志地打算大干一番,把失去的东西亲手再拿回来。

大多数股民就是这么炒股的。这和路过赌场进门玩几把在本质上没区别,也是赌博。

在赌场里,也有人赢钱,但赢家毕竟是少数,总是输的多。股市也是如此,一赚二平七亏。

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这话谁都听说过。也有人说,散户不要炒股。但赚钱效应一出来,风险警示就被忘到脑后了,谁还听得进去这种啰嗦?

我无意写篇文章来提示炒股的风险,这没什么意义,根本不需要我再说。我想说的是,我们在面对赌博的时候存在两难,赌博有风险,如果选择回避风险,不参与赌博,风险可能更大。

这乍听起来有点奇怪,但道理不难理解。

金融的功能是把分散在多人手里的零散的闲置资金集中起来,投资于某个项目,通过生产组织的创新和劳动,使投入得到增值;这样一来,生产组织得到发展,社会有了进步,投资于该事业的个人也得到了相应的回报,皆大欢喜。

当然,这是最简单的金融形式,几乎是每个人都会参与的,只要把钱存在银行就是在投资了。

可是这种与实体经济紧密关联的简单金融形式早就被边缘化了,占绝对主体地位的金融活动早已与创造财富的劳动过程脱钩,成了纯粹的“用钱赚钱”的货币游戏。与实体经济脱离的任何投资行为,都不能再视为投资,而是投机。

根据吉登斯在《第三条道路》中的说法,“在全世界每天上万亿计的货币交易中,只有5%涉及到贸易和其他性质的经济交易。其余95%是由投机活动或套利交易构成的。”这已经是好多年前的数据了,当今经济活动中投机的占比可能进一步扩大了。

“货币游戏”的规模越来越大,根源在于货币超发,而货币超发会稀释单位货币的购买力。如何确保手中的钱不贬值呢?唯一的解决办法就变成了参与到投机赌博当中,并祈祷投机收益率不低于货币泡沫的增长速度。

普通百姓要不要加入投机呢?这是一个难题,加入是赌博,不加入的话,可能就得眼看着一部分人的资产在投机中膨胀,而这就意味着自己的财富相对缩水了,所以不加入更是赌博。

我妈跟我说,还是把钱存银行保险,一万块钱一年利息也有二百多呢。她对银行的利率还挺了解,一年期存款的利息可不就2%多一点么?

可是,通胀率是多少呢?数据是浮动的,但肯定高于利率。

我们早就进入负利率时代了,把钱存在银行,只能眼看着贬值,毫无办法。那些不参与投机赌博的安分百姓,是最吃亏的。

我写过一篇文章,题为《货币的分配功能》,分析了这样一个道理:身处偏远的他们是“印票子”这场游戏中最大的受害者,通货膨胀侵蚀着他们辛苦劳动的所得,把钱存银行这种最稳妥的方式其实最不稳妥。

当经济活动整体上被折腾成一场投机赌博的时候,普通百姓真的难办了,因为风险变得无处不在,想规避也规避不了,不赌博反而成了一场必输的赌博。

如果参与赌博,但毫无赌技,那也是要输的。咋办呢?只能锤炼一下赌技了。

顺便跟大家说,我要好好学习一下怎么炒股了。睁大眼睛吧各位,你们即将见证一个股神的诞生



您可能还喜欢:

这轮股市行情能走多远?——一个外行的看法

从楼市到股市:一场历史性的大转换正在进行

挽救市场社会



我在这土地上长大、生活、行走,与她骨肉相连。有一天还会归于她。就这样,我要在她的怀里一路行走,一路歌唱,没有青春,没有衰老。

我的生命上连高天,下接厚土,于行走中,便获得了永生。

行走与歌唱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李北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