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人口结构失衡,降低法定婚龄是一剂对症的药吗?

人口结构老化是制约中国的中长期发展的一个巨大挑战。

2012年是一个分水岭。从当年开始,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16至59周岁)数量越过最高点,开始逐年减少,吃了多年的“人口红利”逐步消失。为了维持劳动年龄人口的数量,延长退休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得已的选择。

根据权威统计数字,2016年,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占比为64.9%,60周岁及以上人口突破了2.4亿人,占比17%。根据联合国的标准,60周岁以上老人占总人口比超过10%的社会,即为老龄化社会。

另据估算,2050年中国的总人口将为13.85亿,届时的劳动人口占比将仅为总人口的半数多一点。这意味着,一个劳动人口要负责供养一个非劳动人口(包括未成年人和老年人),社会抚养比近1:1,很是吓人。

这个估算是按照目前的人口结构变化走势做出的,如果该趋势从现在开始能够得到改变,情况就会有所不同。故而,不少有识之士一直在呼吁采取措施,避免最坏的前景发生。

除了多生孩子,还能有什么能改变上述趋势呢?没有。我们很难想象中国会通过大力吸引移民来解决这个问题,这跟我们的文化不符,绝大多数人接受不了中国成为一个西式移民国家,也接受不了我们自己搞计划生育最终是要给外人腾地方的事实。另外,生育率下降是全球性问题,国外也缺年轻人啊。

如果现阶段中国能出现一个“婴儿潮”,那么十几年后情况就会大有改观,首先是消费能力会提升,刺激经济增长,然后劳动人口也将增加,改善老龄化问题。

是故,国家从2013年开始调整延续多年的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开放“单独二孩”;2015年,又实行全面二孩政策。然而,事与愿违,新出生人口并未如期增长。

2015年,开放全面二孩政策的当年,全国新出生了1655万个婴儿;2016年,这个数字达到1786万,政策仿佛见了效果,但效果远低于砖家的预期。但到了2017年,全国新出生人口数是1723万人,跟2016年比竟然又下降了。

全面二孩政策的出台,效果不明显,于是有人着急了,开始狂支招,建议国家采取这样那样的措施,鼓励人们生孩子。

一种声音是,应该彻底停止计划生育,全面放开生育限制,想生几个就生几个。2018年,人社部主管的《中国人力资源社会保障》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就是《全面放开生育刻不容缓》。陕西省统计局发布的《陕西省2017年人口发展报告》也将“适时全面放开计划生育”作为促进人口均衡发展的若干建议之一提出。这都是带有官方色彩的“吹风”。民间此类声音更是比比皆是。

不过,这个建议显然属于无效那一类的。现在政策允许生两个孩子,很多适龄的夫妇都不肯生第二个,那么有什么理由认为,再改一下政策,允许放开了生,他们就会生了呢?难道有人不想生老二,却想生老三老四?

只有在一种情况下,全面放开生育在理论上才会有点作用:有些家庭有意愿生两个以上的孩子,也有能力养,在生育政策放开后,他们可能会多生。可是,这样的家庭为数极少,猛生也生不出多少出来,对改善人口结构起不到作用;另外,这样的家庭一般都挺有钱的,对这样的家庭而言,生育限制是否全面放开没有什么意义,他们本来也可以通过到国外生孩子等方式规避开政策限制。——像张艺谋那么实在的人真不多,还被罚那么惨,国家应该把罚款退还给老谋子,再发个大奖状给他。

总之,就改善人口结构而言,全面放开生育是一个没什么实质性意义的建议。但我不反对做这个改变。

前不久,人社部携另外八个部门下发了一则旨在“进一步规范招聘行为促进妇女就业”的通知,要求各类用人单位、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在拟定招聘计划、录用人员的过程消除性别歧视,不得询问妇女婚姻情况、不得将妊娠测试列为入职体检项目、不得将限制生育作为录用条件等。

这个通知无疑针对的是二孩政策放开后,女性就业会进一步受到影响的事实,希望借此保证有二胎生育意愿的女性放心地生,不要被就业形势拖了后腿。可是,这也是不会起到实质性作用的,副作用倒是可能有一些。【参看《用词句来反对现实,不能改善女性就业状况》】

这两天,又有一个新的建议被提了出来。在正在北京召开的大会上,贝达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丁列明代表提交了《关于抓紧修改法定结婚年龄及不再鼓励晚婚晚育的建议》,提出应该将婚姻法中关于结婚年龄的规定,“男不得早于二十二周岁,女不得早于二十周岁”改为“男不得早于二十周岁,女不得早于十八周岁”,同时删除“晚婚晚育应予鼓励”

丁董提这个建议的理由是,现行规定主要服务于控制人口过快增长的目的,但我国人口增长势头已经大幅减弱,劳动年龄人口和育龄妇女明显减少,老龄化程度加深。为应对这些重大变化,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的目标也该改了,转向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现行法定结婚年龄及晚婚晚育的规定已与目标不相适应,需修订完善。

这个目的是好的,这我们要肯定。不论该建议是否会被采纳,我们姑且假定,会被采纳,那么它有助于促进生育,进而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吗?

回答这个问题,先要搞清楚现行法定结婚年龄和对晚婚晚育的倡导是否对生育率有抑制作用,反过来说,生育率降低,是否是这些因素导致的。

显然,生育率降低跟这些没有什么关系。一方面,随着社会的发展,高等教育越来越普及(教育产业化的后果暂且不提),大部分适龄人口是要大学的。18岁是什么人生阶段?是上高中三年级的年龄,或者刚刚才上大学。对处于这个年龄阶段的人,在法律上允许结婚有什么意义?在这个年纪,有性经验早就稀松平常,堕胎的也不在少数,但要说结婚生孩子,那还是算了吧,还没玩够呢。

另一方面,对于偏远落后地区不接受(或没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的人群,18岁甚至更早结婚的现象不是没有,而是一直存在,还不少见。这种现象首先是被作为落后来批判的,其次,在现行法律规定下,也没能阻挡得住有些人选择早婚,一般操作方式是,先按民间习俗办了婚礼,到了法定婚龄再补领结婚证。

也就是说,修改婚姻法,把法定婚龄降低,对上述两种情况都没有影响,故而丁代表的建议即便被采纳,也无助于实现它想要实现的目标。这是一个没有价值的建议。

有时候我觉得奇怪,大人物们到底是患上了什么毛病,为什么提的这样那样的建议都那么不接地气,都是啥用也没有的。

不知道丁代表在提这个建议的时候有没有做过调研,如果他做过调研,恰好来问我的话,我会告诉他,还不如按那位咆哮大爷的意思,提议把30岁不结婚列为违法,即把婚姻法对于最低结婚年龄的限制,改为对最高年龄限制,30岁必须结婚。

咆哮大爷的说法,不是真正的街头采访,是有剧本的网剧,大爷的表演痕迹浓重,本意是搞笑。但这个话里面自有它的道理。

如果真有法定最高结婚年龄,那么剩女的问题就被强制消灭掉了;随着剩女被消灭,同时会有大量的光棍被消灭。于是,登记结婚的人会增加,新生育人口也就会增长,促进人口均衡发展的目标也将部分地实现。

到了一定年龄必须结婚,否则就按违法处理,这当然是个荒谬的提议,不可能被采纳。然而,它至少是朝着解决问题、实现目标的方向去的,比无用的废话强得多。跟毫无意义但正确的话相比,有道理的错话更有价值。

我觉得,咆哮大爷的扯淡,比砖家们讲刻舟求剑式的正确的废话不知道高明到哪里去了。


您可能还喜欢:

用词句来反对现实,不能改善女性就业状况

这件事,关乎民族复兴大业的成败,必须要重视了

中国人为什么养不起孩子?



我在这土地上长大、生活、行走,与她骨肉相连。有一天还会归于她。就这样,我要在她的怀里一路行走,一路歌唱,没有青春,没有衰老。

我的生命上连高天,下接厚土,于行走中,便获得了永生。

行走与歌唱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李北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