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物》:港化的国产片,以及港化的中国社会

当下有一部电影《“大”人物》在上映,票房和口碑都还可以。前几日收到读者留言,建议我去看看。一般读者这么说,有两层意思,一是他认为值得看,建议我也看看,二是想看看我对这个片子的评论。

于是,我真的就抽空去看了看。

看电影之前,我被预告带得有点歪,以为这是一部叙事、结构,乃至思想上都有点复杂的片子。结果呢,《“大”人物》仅仅是一部模式化的警匪片而已。有点失望。

《“大”人物》不仅模式化,故事和人物还极为简单化,甚至可以说单薄。

有意思的是,影片的序幕部分很好——在短短几分钟里,讲了一段主人公和他的战友们通力协作,端掉一个制造小额假币的窝点的故事,从叙事、剪接到表演,都很出彩。这让我对整部电影的期待值陡然增高。

然而,这个部分仅仅承担了介绍正面人物(几位刑警)出场的功能,进入正片后,这条线索就彻底没有了。精彩的故事和表演也跟着没有了。

《“大”人物》改编自一部韩国电影《老手》,就是搬用了其故事梗概和人物关系,重新编剧,进行本地化。

所谓本地化,就是在故事中加进去了一些有时代特色的元素,比如强拆、老百姓对学区房的执迷,还有警察在办案之余花时间准备警民一家亲的联欢等等。

《老手》我没有看过,韩国电影也不熟悉,但看《“大”人物》让我想到了香港商业片的套路。

什么套路呢?就是正邪分明,坏人要坏得彻底,好人也要好得纯粹,而且在所有人物中突出正面人物,正面人物中突出英雄人物,在英雄人物中突出主要英雄人物。

《“大”人物》里,正的一面的代表性人物是王千源扮演的刑警孙大圣。

孙大圣让我一下子就联想起了成龙在《警察故事》里塑造的那个陈家驹,他们有很多相像的地方:都忠于警察这个职业,嫉恶如仇;都对在体系内的规则没有兴趣,反感条条框框,有点独行侠的味道,他们的执着成了矫正官僚体系错误的催化因素;身手不凡,一个打十个毫无压力;等等。

矛盾冲突发生在孙大圣和反面人物赵泰之间。赵泰犯了法,被孙大圣盯上了,最后孙大圣和队友们把坏人绳之以法。电影就讲了这么个事。

但赵泰这个人物是电影最大的败笔。

赵泰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是赵氏集团掌门人的私生子,任职集团执行董事。作为大财团的少当家,总得干点正事,有点本事吧?可他偏偏是个废柴,还是个变态。赵泰热爱格斗,随随便便就把陪练的腿给掰断了,此外的爱好就只剩下搞女人和吸毒了。

如果大家还记得星爷电影《百变星君》的话,就会同意我说的——赵泰这个人物简直是在致敬星爷在《百变星君》里演的那个纨绔公子。

可是,《百变星君》是个无厘头风格的电影,《“大”人物》不是;星爷演的纨绔子弟仅仅是一个废柴而已,并没有在家族企业中担任要职。

我觉得可以这样理解《“大”人物》主创们的初衷,他们想制造一个一目了然的善恶对立,赵泰作为邪恶的人格化,要坏得彻底一点,肉眼可见。

可是,主创们犯的最大的错误是,用小痞子的形象来想象大流氓。

把资本的化身与邪恶挂钩,是商业电影的惯用手段,一方面满足观众对豪门的想象,一方面在巩固资本主义文化的同时起到一点批判资本主义的作用。但这不表示编剧就可以瞎编,大财团之所以不同于小地痞,总之是有些理由的,至少在表面上,大流氓还是人模人样的。

电影里的赵泰是什么样的呢?他没有一点正常人的该有的样子。

在孙大圣被引见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好像脑筋短路,拿出一把水枪比比划划,对孙大圣极其无礼;他被孙大圣盯上,是因为一个拆迁户的“意外坠楼”,而事情的发生完全源于赵泰变态的处理方式;后来,在KTV吸毒遇到警察,赵泰鲁莽地采取了亡命徒的办法,驾车逃逸,袭警拒捕。

富二代里有没有这样的废柴呢?应该是有的,电影《老炮儿》里面也呈现了一批此类的富二代官二代。对于废柴,养起来,看着点,让他少惹事就可以了,赵氏集团的掌门人为什么要让这个只会败事的废柴在家族企业里担任要职呢?如果赵泰他爹是这么没脑子的人,就难以理解是他如何建立其赵氏集团这个大财团的。

赵泰这个人物没有一丝一毫的可信度。

以上所说,是在港式警匪片套路内部的分析,《“大”人物》拍得实在是不咋地,首先是编剧没把故事编好。

在此之外,我觉得更有意思的是,中国社会已经发展到了这样一个地步——港式警匪片的套路竟然可以直接被搬过来用了。这表明,我们的社会结构香港化了。

商业电影的套路都是在特定的社会基础上产生的,因此不是可以随便挪用的。没有相应的社会基础,搬过来也会失败。

比如,印度宝莱坞电影也有套路,一言不合就开始又唱又跳。这种套路就没法搬过来用,因为中国社会永远不会变成印度那样,中国人的口味也不可能变得跟印度人一样,这种套路在中国不会有市场。

再比如,科幻电影只有美国人拍得好,也只有美国人拍这种电影全球观众才买账,因为美国最发达。美国科幻大片的套路也很简单,但是中国电影人就是没法学,中国目前还拍不出来像样的科幻片来。

这与实力有关,也有国家在世界上的相对位置有关——中国还不是老大,你讲中国人拯救宇宙的故事,没人吃那套。

但我们不能排除有朝一日中国替代美国成为科幻片的最大生产国。那得到中国全面超越美国的时候。

具体到港式警匪片,那种拍摄套路诞生在香港,首先是因为香港社会有形式主义的法治,形式主义法治有其固有的毛病,普通人对这些毛病非常反感,这样才有了英雄人物(如成龙扮演的陈家驹)不拘一格,打破官僚主义的枷锁,匡扶正义给观众带来的快感;警察得是职业化的警察,不能是人民警察,婆婆妈妈做思想工作远没有警察跟犯罪分子搏斗看得过瘾;还得有大资本,没有大资本就没有反面,没有大资本对人的剥削,就没有观众对反面人物的痛恨。

《警察故事》最初诞生在1980年代中期,那个时代很多人就通过录像带看过,很喜欢。可是,那个时候内地电影人能否将该套路搬过来用,拍内地的警匪片呢?答案是,肯定不行,因为该类型片所需要的所有要素,在当时的内地都找不到对应物,所以拍不了

到了新世纪的头20年快要过完的时候,中国电影人就可以用这个套路拍电影了,有了《“大”人物》这样的作品。虽然片子仔细分析起来有很多毛病,但至少电影总体上可以让观众接受了,大家并不觉得这样的模式是突兀和脱离社会现实的。

而这背后的原因就是:中国社会香港化了,那些我们曾经拒绝、批判的东西,现在已经一应俱全。

想起一位伟人说的话:香港的制度五十年不变,五十年后就更没有变的道理了。

个人深意,今天想想总该明白了吧。

谈得有点发散,大家凑合看看吧。


您可能还喜欢:

假如邓大人到香港走一走

电影中的底层形象,城市中产的工具

灭霸、奥巴马与盖茨——中国人要牢记,“亡国灭种”的危险永远存在



我在这土地上长大、生活、行走,与她骨肉相连。有一天还会归于她。就这样,我要在她的怀里一路行走,一路歌唱,没有青春,没有衰老。

我的生命上连高天,下接厚土,于行走中,便获得了永生。

行走与歌唱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李北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