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权健更大的问题,是西医(粉)的傲慢与蛮横

1

杭州联科美讯生物医药技术有限公司旗下的微信公众号“丁香医生”炮打权健一事火了。

12月25日,“丁香医生”首发了“原创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之后影响迅速发酵,从互联网到传统媒体,一股声讨权健的声势已经形成。

看新闻长知识。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权健”这两个字,虽然有一支中超球队就以“权健”冠名,但我根本不看中超,所有足球都不看,我也没见过火疗馆,不知道权健倒也不奇怪。

“丁香医生”的名号倒是听说过。但一看到“丁香”,我就联想到《刘老根》里面高秀敏扮演的那个角色。

我原本以为,“丁香医生”是一个名叫丁香的医生做的自媒体。看了权健的声明,我才知道,“丁香医生”的注册主体是杭州联科美讯生物医药技术有限公司。

以上对背景的交代跟本文主旨没多大关系,却又必要。因为在一些贱人和婊子看来,当前的政治正确就是打权健,打死为止,除此之外多说任何一句话都是错的,都是拿钱办事。

当然说了也没用,照例会有贱人阴阳怪气。故而这话就当说给明白人听,对于贱婊,抽它们嘴巴就好了。

2

看了一下,《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跟谭秦东“医生”成名的那篇文章《中国神药“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有点神似——都是罗列了一些信息,做出了一个倾向性极强的结论,但是在论据与结论之间,没用建立起逻辑关系。

当然了,“丁香医生”的活儿干得还是比谭秦东“医生”精细得多,至少没有直接大段地搬运别人的文字,而是进行了加工再创作

《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一文之所以戳人,是因为回顾了一个身患重疾的小女孩治疗和死亡的过程。

对这个过程的叙述,该文的资料全部源于《健康时报》于2016年7月26日发表的一篇报道《一起败诉官司背后的绝症女孩》,而且诚实地列出了信息来源。

根据《健康时报》的报道原文,事件的时间轴如下:

2008年8月8日,内蒙古女孩周洋出生。

周洋4岁时,身体出现症状。2012年3月在北京儿童医院诊断,周洋患的是骶尾部恶性生殖细胞瘤,一种少见的小儿恶性肿瘤。

确诊后,开始化疗。之后于2012年8月进行第一次手术,切除了骶尾部的恶性肿瘤。

初次手术后出现感染,直肠穿孔,手术后8天,又做了探查手术和直肠改道。

2012年11月,肿瘤再次复发,再次手术。(3个月内,4岁的周洋进行了4次大手术。按“丁香医生”文章的说法,在北京儿童医院治疗期间,周洋共进行了23次化疗。)

在上央视求助后,2012年12月15日,一个姓王的陌生人找到周洋的父亲周二力,向他介绍了权健。周二力前往天津,见到了权健的老板束昱辉。

2013年1月,周洋开始服用权健公司的产品。

3个月后,肿瘤再次转移。2013年3月6日,周洋重新回到医院,接受化疗,但化疗效果非常不理想,医生不停地换化疗方案。

之后,周家发现权健将周洋作为案例宣传,称“患癌症的4岁内蒙古女孩在权健重获新生”,周家将权健告上法庭,经过一年多的折腾,法庭判周家败诉。

2015年12月12日,周洋去世。

经梳理,可以确认几点:

首先,癌症目前仍是西医(叫现代医学也行)无法攻克的疾病,况且周洋罹患的“骶尾部恶性生殖细胞瘤”是一个少见的恶性癌症,手术加化疗的治疗方式没有任何治愈的把握,乃至可能性。刻薄一点说,这种治疗方法除了加剧患者的痛苦,加重家庭的负担之外,没有更多作用,甚至还可能加快死亡的到来。

其次,从周洋被确诊、开始治疗,到死亡,历时3年9个月,其中周洋服用权健提供的产品的时间只有两个月,在那两个月中,周洋停止了对身体伤害巨大的化疗。

再次,周洋在服用权健产品后,癌症复发。但这是第二次复发,初次手术切除肿瘤3个月后,就已经复发过。

3

事实梳理清楚之后,来看看“丁香医生”是怎么进行再创作的。

《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一文中有诸多暗示加明示的表述,把周洋的死跟服用权健产品挂钩,比如:

2018 年 12 月 12 日,是周洋的三周年忌日。

三年来,周洋的父亲无时无刻不在后悔——他要是让女儿留在北京儿童医院治疗,而不是服用天津权健公司的产品,她是不是还能活着?

它许以千千万万参与者关于健康和财富的梦想,但梦想更像是一场泡影。

在帝国的食物链里,参与者不仅搭上钱财,更有人烧伤、致残,甚至丢了性命

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

如果小周洋还活着,她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呢?

潜台词呼之欲出——周洋因为服用了两个月权健产品而被耽误了治疗,被害死了,如果没有服用权健产品,那么她现在可能还活着。

请注意,“丁香医生”的措辞还是很讲究的,只是说如果不吃权健产品,周洋可能“还活着”,并没有说有可能被治愈——他们清楚地知道,手术加化疗是没有可能治愈小周洋的病的。

4

“丁香医生”文章的立场里有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阴阳怪气,一丝高高在上的冷血气息。

不光在周洋之死上面,在对任何重疾致死事件的评论中,都能发现这种中医黑兼西医粉的傲慢与蛮横。

这种傲慢与蛮横由两种臭不要脸的立场混合而成——

第一,如果一个罹患重疾的人,在治疗的过程中使用了中医的方式(或曰一切非西医的方式),最后死了,那么他就是被中医(非西医)给害死的;如果他严格按照西医的方式治疗,最后也死了,那么他就是该死,是命当如此。

第二,如果一个罹患不治之症的病人,无论使用什么治疗方法最终的结果都是死亡,那么只允许西医把他“治死”,不允许被其他方法“治死”。说更直白点,病人家庭的所有积蓄都只能奉献给西医,不可以用在它处。

这实在是太恶心了,欠大嘴巴子抽。

在对权健的讨伐声浪中,各方都不自觉地嵌入了以上预设的立场。不客气地说,跟权健的问题比,西医(粉)的这种傲慢与蛮横对社会的危害更大。

5

从目前所见的关于权健情况的介绍中,不难看出,这个公司有问题,而且问题还不小。权健所使用的宣传用语脱离了医学的范畴,云山雾罩,其产品很可能是没有什么作用的安慰剂。

这还有待于证实。如果为真,那么说权健是骗子毫无问题。

可是,在癌症治疗上,西医就不是骗子了吗?在明知没有治愈可能的情况下,手术、化疗、放疗,这些手段跟安慰剂难道不是一个性质?一次次手术,一次次化疗,无非是换一个“已经尽力了”的心理安慰而已。

都是骗子,哪种骗子更恶劣呢?

做个假设,让一个身体健康的人去吃权健式的安慰剂,结果会是什么呢?可能什么影响都没有,那东西不治病,但也不要命,其成分也许与馒头相当。但是,让一个健康人去经历一下化疗,结果会是什么?好人也给搞垮了。

同是安慰剂,化疗、放疗可比保健品害处大多了!

“丁香医生”的文章中说了,周家“不忍心看当时才 4 岁的女儿如此痛苦,暂时中断了医院的化疗,让女儿吃了两个多月这家公司的‘抗癌’产品”。

然而,“丁香医生”又拐弯抹角地说,周洋因为吃了两个月的权健产品,中断了西医治疗,才导致了她提早死亡。但权健一样可以说:正是因为吃了两个月没什么副作用的权健,停了两个月的化疗,周洋才多活了一些时间,否则她会更早被医院给“治死”了。

西医的“安慰剂”除了对人的伤害大,还比一般的保健品贵,贵得多的多。

“丁香医生”的文章说,“父亲为了救患有骶尾部恶性生殖细胞瘤的女儿,几乎卖掉了包括房子在内的全部家当。”这还不是全部,周二力夫妇还另外背负了巨额外债,在女儿死后,拼命干活还钱。这是标准的“人财两空”。

在全部花费中,周家被权健“骗”了多少呢?

“丁香医生”文章中说了,“他(周二力)付了 5000 元现金(权健后来辩称是免费赠送),得到了一款紫草体用精油、一款粉末状固体饮料、一袋没有配方说明的中药制剂(束昱辉开的)。”即,周家只被权健“骗”了5000块,跟全部花销比,简直九牛一毛。

都是骗,哪个更狠?在失去爱女这个结果不变的前提下,假设周家被权健之类的保健品一骗到底,可能总共只花几万块。那么这个家庭也不至于陷入彻底的困顿,还有希望继续面对未来的生活!如今呢?可能他们连再生育一个孩子,重建生活的可能都被坑没了。

6

骗子害人,应该打击。但所有的骗子都该打击,大骗子煽动大众打击小骗子,企图实现对诈骗领域的垄断,这是更大的恶

“丁香医生”的文章通篇就是这个意思:只许西医骗,不许别人骗。

如果你被“丁香医生”和别的什么西医粉煽动得脑筋发热,只知道对权健喊打喊杀,那真是图样图森破了。


您可能还喜欢:

从市场的手中拯救医生

有些王八蛋医生,只配去开滴滴——在医疗自媒体联盟大会分论坛上的发言

在医闹问题上,医生有什么责任——兼谈“烧伤宝”

烧伤宝这个婊子不死,就还会有更多的医生因它而死



我在这土地上长大、生活、行走,与她骨肉相连。有一天还会归于她。就这样,我要在她的怀里一路行走,一路歌唱,没有青春,没有衰老。

我的生命上连高天,下接厚土,于行走中,便获得了永生。

行走与歌唱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李北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