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经济”该救吗?马云是这么说的…

12月1日,浙商总会开年会,会长马云在会上做了演讲。网上没有看到演讲的完整版,只有不同媒体剪切出来的几个片段,分别截取了马云在演讲中的一些话。

马云的话里面,包含着站在企业角度的反思,有对“民营企业”的批评。在网上可见的范围内,我把属于这一类的表述单独拎了出来:

了解自己有什么,要什么,放弃什么,自己该学习什么,每年要改进什么。那么多企业股市质押,胡乱投资,我们想过自己的问题没有?每个人有没有自己反思过,你在过去三年做错了什么,导致了你今天这样的结局。不是每个企业都像你这个样子的,我觉得我们需要反思,否则依然会走回老路。……好的时机要把握着做,不好的时机要把握着做。

当一个企业把自己80%的资产都质押出去,拿钱去做与自己主业不一样的东西的时候,你就要想到你的问题已经开始了。我们很少有企业持续越做越大,越做越好,因为我们永远相信赌博,永远相信all in。

在危机关头,能熬过困难,熬过挑战的企业才有抗体,抱怨自己没有遇上好的年代,这样的人永远不可能遇上更好的时代。经过这一轮的洗礼,能够活下来的企业,活下来的浙商,肯定已经不是过去的浙商,一定是未来的浙商。

马云是很会讲话的,以前的演讲大都是脱稿的,但他近来已经开始用讲话稿了,这个演讲就是对着稿子念的。

对着稿子念,表示这些话是经过考虑的,不是随口一说。而且表达上也很有技巧,他说“我们”应该咋样咋样,用自我批评的语气说了批评别人的话。

品一下他的这几句话,能感觉出他是有明确的指向的。指向什么呢?就是目前还在进行着的国家出手救“民营经济”的行动。

“民营经济”是怎么混到需要国家出手救援的地步的呢?马云委婉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对一些不好的现象提出了批评。他的意思是,有些“民营企业”之所以遇到麻烦,是因为赌性太大,质押股票,把大部分资产质押出去,搞盲目扩张,去做跟主业无关的东西,于是种下了今天的危机。

马云的意思还包括,这样的“民营企业家”要反思,反思自己做错了什么,哪些地方应该改进,如果不反思不改正,日后就还会走老路。马云提倡企业要自己找出路,能在困难时期活下来的企业才会更有生命力。

言下之意是,就算国家出手救了,这样的企业保不齐以后还会陷入麻烦,还得需要国家再去救。

马云的这些观点听起来是不是有点耳熟呢?没错,不久前曹德旺也讲过类似的话,也把批评的矛头指向了那些不负责任的“民营企业”。【参考《曹德旺道破“国进民退”真相——原来他们是这样的“自己人”》】

让我们回顾一下曹德旺的说法:

此前一段时期,银行有很多钱,民企跟银行签订一年的贷款合同,拿着这种短期融资去做长期投资,希望能够赚快钱。但这无异于火中取栗,到炭火中取栗子,肯定要被烫到手。等银行贷款到期,企业放出去投资的钱收不回来,资金链断裂,企业陷入困境。据我的了解,出问题的企业中,大部分都是这样的状态。

很少有企业的老板意识到短贷不能拿去做长投。企业家你把企业的股票拿去抵押,抵押了做什么?拿去投资,知道投资有风险吗?企业现在崩盘了,政府拿钱去救,这公平吗?

在政府上下一窝蜂地去救“民营经济”的时候,出来说公道话,指出“民营经济”遇到麻烦的主要原因是他们自己的不负责任的行为,不应该要求国家救援的,竟然是责任感尚存的“民营企业家”,这简直是一种讽刺。

与此同时,各级领导干部在干什么呢?在制定政策,向“民营经济”输血,给“民营企业家”送温暖,忙得可积极了,他们不只是干,还喊着号子干,名言警句频出。

我有过一个比方:上面让他们做一点正事儿,这些领导干部能推就推,能拖就拖,甚至还搞各种小把戏阳奉阴违,用一张图形象地表示,就是这样:

而上头一旦开了个口子允许他们干点儿背离初心的事情,那就不得了了,就撒起欢来了,用一张图表示,是这样:

某主管部门甚至提出,未来三年内,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贷款占新增公司贷款的比例不能低于50%。

很难理解,做出这样的决定,依据是什么呢?银行也是企业,也要考虑风险,银行应该将贷款发放给信用好的企业,而不应该根据所有制性质来划定配额。如曹德旺和马云所言,有些“民营企业”的困境是自己盲目投资、短贷长投导致的,如果这个毛病不改,那么再贷给这种企业款项,不是还要出问题吗?

再出问题怎么办呢?莫非继续增加贷款,继续救援?

我们这个社会有一个怪现象,凡事都以底线最低者的标准为标准。现在央视正在播致敬40周年的纪录片《我们一起走过》,我看了前两集。讲改革上来就先讲当初深圳的“逃港者”,讲小岗那些自私到骨头里的懒蛋,以他们为标准来衡量是否需要改革,怎么改革。这难道不是笑话吗?

在“民营经济”问题,我们可以不去纠结公有制比例是否已经太低了,可以接受现阶段还需要“民营经济”的观点,但制定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政策,至少要以曹德旺、马云等有基本的社会责任感和经营能力的企业家为标准吧?对这样的“民营企业家”,支持一下也就罢了(其实负责任的“民营企业家”根本就不需要国家救援),他们对社会还是有正能量的,但政策为什么要以不负责任的企业家为准来搞兜底呢?

再退一步讲,即便要拯救、支持这样的企业,也应该设置前提,即先帮助他们反思,搞清楚犯了什么错误,并确保改正错误,然后再谈支持。可是,我们根本没有看到这一环。那么,如马云所说,这些企业大概率“未来还会走回老路”。

其实,让不负责任者洗心革面是不大可能的,改掉错误的可能性小,走回老路的可能性大。那么,解决这些企业的危机的最好办法,就是通过兼并重组,更换管理者。对于那些以不负责任的方式把自己玩残了的“民营企业”来说,如果国企愿意出手买下来,就是帮了大忙了,总比倒闭的好。

令人遗憾的是,仅仅是为了跟“国进民退”这个大帽子划清界限,就采用了所谓救援的办法。总是有人说社会主义制度养懒汉,在救“民营经济”的时候,这个指控真地就成立了,社会主义果然养了懒汉,养了“民企”中的懒汉

这种选择是如此的荒腔走板,连马云都看不下去了。


您可能还喜欢:

曹德旺道破“国进民退”真相——原来他们是这样的“自己人”

国家是“民营经济”的男朋友吗?

处庙堂之上者,咋就那么心疼私企老板呢…

潘石屹吐槽“自主创新”理念,抖小聪明闹大笑话



我在这土地上长大、生活、行走,与她骨肉相连。有一天还会归于她。就这样,我要在她的怀里一路行走,一路歌唱,没有青春,没有衰老。

我的生命上连高天,下接厚土,于行走中,便获得了永生。

行走与歌唱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李北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