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说了句大实话,谁的尾巴被踩到了?

最近一段时期,最火的八卦是什么?我觉得是这个——

台湾女星吴某,数年来住在香港的四季酒店(望北楼),玩命地给她的男朋友纪某生孩子,已经连生了三个,还计划生第四个。之所以这么努力,就是为了跟纪某结婚,实现豪门太太的梦想。就在梦想看似要实现的关头,她的男朋友出事了,确切地说,是他男朋友背后的靠山出事了,吴某的豪门梦估计做不下去了。

纪某是什么人呢?一个来自东北的小混混,起初在澳门赌场混,拉内地富豪去赌钱,靠此抽成,后来不知道怎么傍上了大佬,成了大佬的马仔(也有人称之为白手套),生意越做越大,赌场开到了塞班,还在香港金融圈呼风唤雨。

背后的大佬在反腐中倒下了,纪某的“奋斗史”和吴某的豪门梦也被挖了出来,前些天被各种自媒体一遍一遍地念叨。

纪某现在怎么样了,还没听说。十天前,女星还发微博说,要状告针对他们“一家人”长期进行不实报道的无良媒体。

我们深入地发扬一下八卦精神,来讨论一下,明星吴某看上了纪某什么。这个时候最好不要提《大话西游》里面那种“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一类的诡辩,我还是相信,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外表可以是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的理由,但纪某帅吗?他这相貌,顶天算是个中人之姿,靠脸是吃不上饭的。内在美也是魅力的源泉,但纪某有文化、有思想吗?纪某的文化程度只是初中,文化水平估计高不到哪儿去。

纪某这样的人,“良心好不好”呢?这是个搞笑的问题,跟他们那种人谈良心,根本就无从谈起。但纪某肯定是搞到了一些钱,哦,一些太不恰当了,应该是搞到了很多。所以,他才得到了大明星死心塌的爱,为他退出演艺圈,为了他,连名分都不要就生了三个孩子——当然,生孩子最终还是为了要一个名分。

就是这么点破事儿,对吧?

这其中的道理,本来不用说的,谁都知道。群众把这个故事当个瓜来吃吃,吃的时候基本上也没多想,因为根本不需要多想,类似的事情遍地都是。

纪某和吴某的“爱情”,不就是当今世道下男女关系的写照吗?这不就是一个典型样本而已吗?

这种类型的男女关系,发生在遥远的四季酒店也好,发生在大家的身边也好,没有谁觉得奇怪。可是,当有人说了句实话,把这其中的道道点出来的时候,就有人开始做惊诧莫名的表演了。

这才是真正奇怪的现象呢。

这两天俞敏洪惹祸了,就是因为他说了一句关于当今时代男女关系的大实话。在一个什么什么活动上,俞敏洪在谈“评价的方向决定教育的方向”这个观点的时候,以比喻的方式说了如下这段话:

如果中国所有女生找男人的标准,都是这个男人会背唐诗宋词,那全中国的所有男人都会把唐诗宋词背得滚瓜烂熟。如果所有女生的要求都是中国男人要会赚钱,就是要他赚钱至于说他良心好不好我不管,那所有的中国男人都会变成良心不好但是赚钱很多的男人。这正是现代中国女生挑选男人的标准,所以实际上一个国家到底好不好,我们常常说在女性就是这个原因,现在中国是因为女性的堕落导致了整个国家的堕落。

这话有问题吗?没问题啊,实话。当然了,这是口头表达,如果非要扣具体的字眼,那肯定禁不住推敲,可是这样干很无聊。

俞敏洪说“国家的堕落”,就不确切,他在这里讲的应该是社会风气的堕落。

当下的社会风气是否堕落呢?这简直是个送分题,当然是堕落的。全社会都钻到钱眼里去了,我最近写了几篇文章来讨论当前的“礼崩乐坏”。人们普遍反感如今的“笑贫不笑娼”,说起戏子挣的钱比科学家多得多,个个义愤填膺。

社会风气堕落如斯,女性有没有责任?这也是个送分题吧,当然有责任。讲到“妇女能顶半边天”,讲到女性对社会进步的贡献的时候,谁都没意见,到了讨论责任的时候,就把女性撇清,这合适吗?至少在哲学层面都不过关。

俞敏洪讲的女人对男人的选择标准,这是个现实的问题。在雄性和雌性的关系中,雄性总是主动的,但雄性能否求偶成功,则取决于雌性是否同意,所以最终的主动是掌握在雌性一方手中的。这是自然规律,不是一句轻飘飘的男女平等就可以改变的。

网上流传一段特别有趣的视频,一只企鹅跑去偷别的企鹅的石子,结果被当场抓住,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没看过的点开看看吧。

不懂动物世界,就不懂人类社会

在视频中看到啥了?如果你只看到了企鹅的蠢萌,那么你就白看了,企鹅为什么要搬运石子筑巢呢?片子交代的非常清楚,公企鹅要是没有一个漂亮的巢穴,就勾引不到母企鹅,所以公企鹅才忙着找石头子。可是合适筑巢的石子太少了,这才有产生了偷人家石子的犯罪分子。


人类社会不也是如此吗?男人没有房子,就找不到媳妇,就不能有自己的家庭,这相当于公企鹅必须筑巢;房子贵,钱不好挣,为了挣钱很多人就放弃了良心,甚至违法犯罪,这就相当于那只跑去偷人家石子的企鹅的行为。

房价是怎么被吹到那么高的?当然因素是多元的,但丈母娘无疑是其中的一个,不买房子就不能结婚,这才产生了许多缺乏实际支付能力支持的“刚需”,催生了众多的房地产韭菜。这是有公论的。

还有种说法,有几套房子就能娶几房老婆。碰到这种事情,多数人谴责男人道德败坏,可是,如果女性都坚决反对这种现象,抵制这种油腻男性,他们不也就无法得逞了吗?哪个小三、小四是在屠刀下才屈服的,哪个不是飞蛾扑火,主动投怀送抱的?

被打击之后,东莞的色情业不知道怎么样了。东莞遭遇过民工荒,但兴旺时期的东莞色情行业从来没有遇到过小姐荒。那些做皮肉生意的妙龄女性,是被胁迫的,还是主动选择的?

香港有个女性叫梁洛施的,很漂亮,出道没多久,事业正在上升期,就淡出了。干嘛去了呢?给李泽楷生孩子去了。不是谈恋爱,嫁入豪门,就是生孩子。这个工作,简直就是充气娃娃加生育机器的组合,细思恐极,令人发指【女权婊们竟然不谴责这种把女性当生育机器的行径,反而苍蝇般死盯正常家庭的生儿孕女,实在是太TM恶心啦】。但,梁洛施是被胁迫才那么做的吗?

梁洛施的人生路径是多少女性的梦啊。你看看王思聪微博的评论,多少女人喊“老公操我”的?可惜王思聪忙不过来,它们就意淫王思聪。

这都是扎扎实实的现实啊。有一个毒鸡汤段子,说的特别好:坏女人爱有钱男人的钱,好女人爱的是男人因为有钱而生发出来的优雅、自信、豁达……

俞敏洪讲上述那句话,应该跟他个人的经历有关。俞敏洪在北大念书的1980年代,社会价值标准还比较多元,诗人比土豪更受姑娘的欢迎。我记得孔庆东在某篇回忆散文里面说过,他有个同学会写诗,于是总有动机单纯或者动机不纯的女生,跑到他们宿舍找他讨论问题。

后来,世道变了,钱成了单一的价值标准,思想和才华不能货币化,等于白搭。

在这个大转折的过程中,女性扮演了什么角色,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呢?如果说责任都是女性的,那不公允;要说女性没有责任,世道都是男人搞坏的,那也是瞎扯。

俞敏洪的表述是绝对了些,但那是口头表达,抓住大意就好了。

一句实话,激起了千重的反对声浪,站出来发表议论的,清一色批评俞敏洪。这就太奇怪了。

虚伪是最大的堕落。

在抨击俞敏洪的人里面,有代表性的是张雨绮,她也是大明星嘛。可是看到她出来批判,我就想笑,就算别人都有资格表演一下这种虚伪,张雨绮也没有。

就拿张雨绮最近这段婚姻来说吧,八卦新闻都报道了,张雨绮跟富豪袁巴元认识70天后,俩人就结婚了。根据上文罗列的男女相互吸引的要素,袁巴元长的还算可以,但两个多月能互相了解多深呢?足够发现彼此“良心好不好”吗?从离婚的结果上看,答案是不够。

既然如此,张雨绮为啥闪电般地跟袁巴元结婚了呢?还不是“富豪”的身份嘛。

关于他们离婚的原因,八卦新闻说,是因为发现袁巴元用来结婚的别墅是租的,他的“富豪”身份是吹出来的,实际上根本没有什么钱。俩人这才闹翻了,还动了刀子。

当然了,张雨绮可以说,她并不看重男人有没有钱,但男人不应该撒谎,欺骗才是真问题……

最后要帮俞敏洪辩护一句的是,他讲的是相对普遍的现象,大多数女性的选择。事实上,并不是每个女人都是他说的那样,俞敏洪也没有否认有好女人存在的意思。

看下面这个截图,这是我的铁粉,一个没见过面的老朋友。她说,她老公没房没钱,她也嫁了。这就是存在白乌鸦的明证。

更关键的,请注意她的语气。可以看出,她身为女性,并没有觉得俞敏洪“侮辱女性”,没有感觉被冒犯到了。这很正常,在我看来,只要是正经人,都不会感觉被冒犯,反而会认为俞敏洪说的好,对不良现象批评得比较到位。

那么,一句大实话,到底踩到了谁的尾巴,打疼了谁呢?换句话说,是什么人在骂俞敏洪的大实话呢?很简单,这么几类人:

第一,那些堕落的女性,正是它们,找对象的时候只看对方有没有钱,不管良心好不好;

第二,那些丢掉了良心,一门心思搞钱,搞钱是为了搞女人的男性;

第三,跟狗奴一个路数的装13分子,不骂几句俞敏洪歧视女性,不跟着喊几句政治正确的口号就觉得无以显示其进步的那路货色。

俗话说,看破不说破,说破了就有人不爽。俞敏洪说破了,于是就挨骂了。他道歉了,那是他的选择,毕竟他还要在江湖上混。理解。

我不属于以上总结的三类人,于是,我不但认为俞敏洪说的没错,还敢公开说出来。如果你也不属于这三类,那就转发一下咯。

虚伪是最终极的堕落。其他形式的堕落,还有的救,一旦社会性的虚伪形成了,就讳疾忌医了,就没的救了。


您可能还喜欢:

狗奴是低配版洋奴,这是一个需要在发展中解决的问题

近三十年来目睹中国思想文化之“怪”现状(一)

女权婊最2B的之处就是拒绝批评女性——女权主义者都是神经病(11)



我在这土地上长大、生活、行走,与她骨肉相连。有一天还会归于她。就这样,我要在她的怀里一路行走,一路歌唱,没有青春,没有衰老。

我的生命上连高天,下接厚土,于行走中,便获得了永生。

行走与歌唱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李北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