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高铁“占座哥”说几句公道话

近日,高铁占座哥火的不要不要的,满屏都是这个山东二货,此人的各种信息被扒得一清二楚,算是彻底栽了。

这个事情,就社会意义来说,是很小的,比山东寿光的洪涝灾害小得多的多了。可是大众舆论就是这么无聊,揪住这样一个小事不放,渐次演变成了一场狂欢。

以至于,我都有点同情这个人了

其实呢,最近发生在公共交通工具上的不文明行为不少,但被舆论“偏爱”的就是这个占座哥。

比如,在占座事件发生的十天前左右,微博上也传过一个大巴上用手机听歌扰民的视频,当事人是一个看起来60岁左右的老大姐。在别人提醒她的时候,听歌姐还振振有词,态度蛮横。

如果你把类似事件放在一起比较的话,占座哥的行为并不是最恶劣的,甚至可以说是最轻微的。然而,各当事人在舆论上得到的对待大不相同,例如听歌姐的视频被转发了一些,很快就被新的垃圾信息覆盖掉了,被遗忘了;占座哥就不同了,被千万只脚踏住,翻身无望。

为什么会有这个区别?这是个挺无聊但也挺有意思的话题。我也蛮无聊的,想要分析一下无聊的大众是如何无聊的,也可以说无聊的生产机制有些什么特征,以便帮助无聊者理解这个无聊的时代。

我说了,我已经开始同情占座哥了,他确有不对之处,但真不至于被围殴到这个份上。所以,我想为他说几句公道话先。

先说占座这种事情本身。我坐高铁是喜欢选靠窗座位的,便于看风景。相信不少人有这个偏好。同级别的座位虽然价格一样,但可以认为,靠窗座位的实际价值更高,其次是靠过道的,最差的是中间的那个。

最近,我坐高铁就碰到了我自己的靠窗座位被人占了的事情,心里是有点不高兴的。

占我座位的是一个妇女,带了三个孩子,大的十多岁,帮她抱了一个小的,她自己也抱着一个小的。她说因为抱孩子,所以坐在里面方便些,让我坐靠过道的座位。说实话,真没法跟抱着孩子的妇女太计较,否则就成了我的错了,于是皱皱眉头也就算了。

回到占座哥事件。据他本人对媒体讲,当天(21日)他一早7点多上车,当时车上人比较少,他坐错位置了,坐下就睡着了。在下一站,那位女士上来了,他迷迷糊糊地提出要换座位。

让我们带着同情式理解,还原一下当时的情况。

7点多上车,是要起早的,像占座哥这种岁数的人,晚睡很正常,很可能只睡了几个小时就起来赶车了。上车就困了,睡着了,这个时候被叫醒,浑身没劲儿,不想动弹,属于正常的反应。

从视频上看,占座哥说话一幅有气无力的要死的样子,很符合起早赶车的状态。不用问我咋知道的,我也起早赶过火车飞机的好不?

在这种情况下,这位孙博士跟那位我们至今不了解任何情况的女士提议,换个座位坐吧。

注意,占座哥坐在了6F座,那位女士的座位,他自己的座位是5A,差一排,都是靠窗的。

最开始我注意到这个事情的时候,以为占座哥想霸占靠窗座位,非让别人坐靠过道的或者中间的座位,就跟我最近的“遭遇”一样。后来细看了一下,不是。

一个靠窗的座位,换另一个靠窗的座位,是严格的等价交换,这里头没有任何占人便宜的意思。对吧?

这跟持无座票抢占别人座位的行为,是有本质区别的。近几日微博上还流传一个霸占座位的视频,某女买的是无座票,但她以长途车都不对号入座为由,霸占了别人的座位,有座的人只能站着。把这两个事等同,是错误的。


占座哥的行为,跟买了二等座票但强占商务座的行为也有本质不同。有人翻出一段老视频,是一个持二等座票的畏吾儿哥们非要坐商务座,还飞扬跋扈把乘务员都骂哭了的事儿。


网上有些傻逼山东占座哥的题来发挥,说什么我觉得邻居家不错,打算搬他家住了,反正不犯法;还有傻逼说,以后花二等座的钱就可以坐商务座了,反正不犯法。这些货都是出门不带脑子的,对事情本身都不了解清楚就开喷了。

再说回来。占座哥提议换座位,如果那位女士答应了,对该女士的福利没有任何损害,而占座哥不用在疲惫状态下起身了,按照功利主义(自由主义的一个分支)的视角,这是一个社会效用最大化的安排,是符合罗尔斯提出的正义原则的。

占座哥的提议只有在个别情况下,才对那位女士不利。

比如,她有同行者,她们想坐在一起,换座位会导致她们被分开。可是,从视频判断,这位女士应该没有同行者。

再比如,这位女士睡落枕了,脖子只能往一边歪,换到另一侧靠窗的座位,看窗外的风景就会脖子疼。但这种可能性比较小,只是我瞎猜的。

如果没有这些情况,我还真就不理解这位女士为什么不愿意行这个方便,坚持不换座位,又是找列车长又是找乘警的,估计生活中也是个事儿逼。据说,后来这位女士被安排到商务座去了。这么说,她还占了便宜了,花二等座的钱享受了商务座。

后面的事情,占座哥肯定是有错的。人家坚持不换,那就回自己座位去好了,但他选择了放赖。

注意“放赖”和“耍赖”这两个词的区别,耍赖有撒泼的意思,放赖就是放挺,装死。

你去看那段视频,占座哥没有使用任何不文明语言,态度也没有不好,只是一幅带死不活的样子。因为下文还用得到对比,我把视频中的对话誊录了下来:

乘务员:您这种情况我也是第一次见,您什么情况啊,身体不舒服还是怎么了?喝酒喝多啦?

占座哥:没喝酒。

乘务员:没喝酒,那为什么站不起来?

占座哥:不知道。

乘务员:不知道?

占座哥:对啊,我不知道什么原因。

乘务员:你到哪下?北京南啊?

占座哥:对。

乘务员:那你到北京南也站不起来吗?

占座哥:那你就帮我呗。

乘务员:我帮你?我怎么帮?光让你站起来也不行啊,那你走路怎么办啊?

占座哥:找个轮椅呗,那怎么办?

乘务员:找个轮椅?

占座哥:是啊。

乘务员:到站家里有人来接你吗?

占座哥:一会再说吧,现在没有。

乘务员:那我一会找乘警同志过来看看什么情况。

占座哥:好啊。

(有间断)

占座哥:有座位,5A

乘务员:但这个座位是这个女士的。

占座哥:我知道是这位女士的,我的座位在那,她可以去坐啊。

乘务员:你的座她可以去坐,但是也得要经过人家的允许,因为人家买的是这个座。

占座哥:她同意了。

乘务员:您这种特殊情况你也要和人家做商量。

占座哥:商量啊,她同意了刚才。

看到了吧?就算这种放赖行为不对,但就事论事地说,能不对到哪里去呢?人家来连一个不文明的字都没有讲啊。

咱们来对比一下,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以前面说的听歌姐为例,据发帖举报人讲,在长途大巴上,这位老大姐一直拿手机放歌,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把周围人烦得不得了,她忍不住了,提醒了一下,结果还被狠狠地怼了一顿。

听歌姐跟占座哥的区别有两点。第一,听歌姐把手机的声音放很大,这实实在在地打扰了其他人,而占座哥提议等值交换,这对任何人都没有伤害,他是后来开始放赖才制造了麻烦;第二,听歌姐态度蛮横,而占座哥自始至终都没有出口伤人。

我把听歌姐的话也誊录了下来,各位对比一下:

听歌姐:…光明正大。我不自私,我告诉你,记住这一点。有什么(不)可以呢?这不犯法,公共场所,连飞机,哪里哪里都在放。明白这个道理?怕人们寂寞,明白吧?

拍摄人:…您声音小一点行吗?

听歌姐:(指着车厢)放电视,放音乐,怕人们烦得慌。(旁边有人提供耳机)我就不用。别说你了,我什么样的没见过?(停了一会儿)你录这个?别说你这么一个小小的(手机),11个记者采访我我都不怕。

这我跟你说实话,我不犯法,我是中国的一个公民,我有权利听我的音乐。又不是喇叭,又不是什么大的音箱啊,我一个手机放了半音,根本就不算什么,你听我也听,我说实话。

有人说话你还不让人家说啦?这比说话声音还小呢,(听不清)。直播我也不怕我告诉你,我有什么可怕的呢?真是可笑!

说完这些,听歌姐还故意挑衅式地跟着手机唱了起来,手舞足蹈。查了一下,歌名叫做《我的快乐就是想你》——我的快乐就是想你/生命为你跳动/等待再相聚/你是我的宝贝不让你委屈/你是我的最爱无人能代替……

说实话,看了这个视频,把我逗乐了。这个老无赖,还真是个精品老无赖。

跟这位听歌姐比,占座哥都可以称为老实人了。

但为什么舆论对他们的反应不同呢?为什么没有抓住她不放,上纲上线地进行大批判?为什么没有人去人肉听歌姐,挖她的底细?

两厢对比的话,我觉得从耍赖的语言上可能能找到一点线索。听歌姐看起来不像文化程度高的人,但她讲话的水平很高,借用了公知语言,猝不及防地抛出了两个重磅关键词:公民、权利

听歌姐当然是在滥用这些高大上的概念,不过,你要想反驳她,还真不容易。在公共场合用手机听歌,这属不属于应该得到保障的公民权利?

这都够写一篇论文了,没点水平还真干不了这个活。

在听歌姐面前,大多数喷子会止步的。止步的原因,分两种情况:一种是,我靠,这个喷不动啊,太高大上了,张嘴就谈公民谈权利,搞不懂;另一种是,张嘴就谈公民谈权利,这是自己人啊,自己人耍流氓也是对的,为什么要喷?

再看占座哥,虽然是博士生,文化程度高,可是发言就太没有水平了,都是最简单的放赖的话,嘲笑他就要容易得多,完全没有树立起任何抵挡网络喷子的门槛。如果占座哥抛一点“自由交易”、“社会效用最大化”、“罗尔斯原则”、“边沁主义”之类的学术词汇出来,喷子们就会少得多。为啥?喷不动啊。

占座哥看起来就像个有点文化程度的人,但干了没修养的事情,又讲不出有文化含量的话来,这种人最适合拿来发泄情绪了。对喷子而言,连博士都能喷得老老实实的,岂不是显得他们的水平比博士还高?所以喷子会更起劲儿。

随着人肉的进展,占座哥的一篇论文被翻出来了。


看看这关键词:历史唯物主义、中国国情、马克思主义哲学。这,比公民、权利要low多了,这种人不喷,难道留着过年嘛?

占座哥被搞成这样,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好欺负。

上面提到的那个霸占商务座还自称黑社会还辱骂乘务员的畏吾儿兄弟,怎么没有人敢喷敢人肉呢?原因很简单哪,你这边刚扬言要人肉搜索,人家扬言要杀你全家,咋办?是继续啊,还是认怂?总之会很尴尬。

占座哥嘛,就好欺负多了,欺负他安全,不用冒着被杀全家的风险,还显得高尚,何乐而不为呢?

总结一下:占座哥肯定不是什么善类,否则也不会干那种放赖的事情,也不会干那些被人挖出来的格调很低的事。我为他说几句公道话,并没有打算把他说成是好人,我的意思仅仅是:喷子们,你们差不多就行了,这点事情真不至于踏上一万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的。

补充:最新消息,官方处罚决定来了,铁路公安部门对占座哥孙博士处治安罚款200元,铁路客运部门在一定时间内限制其购票。

处罚是应该的,但是其他类似事情呢?为什么没有处罚?难道只是因为喷子们喜欢喷占座哥吗?有关部门被傻狗牵着鼻子走,已经上瘾了,这只是又一个新的事例而已。


您可能还喜欢:

没有医德的“烧伤宝”理应被逐出医生队伍

房租上涨是好事而不是坏事

炒房子与吃狗屎:一则关于房地产的寓言

舆情不等于民意,傻狗狂吠不等于群众的呼声!

行走与歌唱读者社群开通,欢迎加入!



我在这土地上长大、生活、行走,与她骨肉相连。有一天还会归于她。就这样,我要在她的怀里一路行走,一路歌唱,没有青春,没有衰老。

我的生命上连高天,下接厚土,于行走中,便获得了永生。

行走与歌唱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李北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