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房子与吃狗屎:一则关于房地产的寓言

从前,有两位房地产行业的砖家,而且都是坚决看多房地产的砖家,一个叫任痔强,一个叫马胱远。

二人惺惺相惜,经常相约一起散步聊天,畅想房价每平米百万起步的美好未来。到了那时候,任痔强随便卖一个单元的楼房,就能买下整个东京,北京一个小区的房产总价值,就抵得上整个美国了。

每当谈到这里,二人就击掌大笑,连连感慨:大哉我中华!

话说有一天,这二人正溜达呢,遇见了一起因为遛狗不栓绳引发的纠纷,于是停下来看了一会儿,看得连连摇头。

两位专家稍加讨论,达成共识:狗是人类的好朋友,狗就是喜欢找小孩子玩儿,根本不咬人,养狗是先进的文明的生活方式,那些动不动就拿别人不栓狗绳说事儿的人,都是中华田园土鳖。说什么被狗吓着了,无聊,你咋不检讨为啥那么胆小呢?

二人边讨论边连连摇头叹气,唉,启蒙的任务远未完成,你我任重道远啊。

正在这时,路中央赫然出现了一坨狗屎,状若巧克力冰淇淋,好看极了。二人感叹,这必定是纯种的美国狗拉的,中华田园土狗根本拉不出这么好看的屎。

任痔强一时兴起,跟马胱远说,为了表达对养狗不栓绳的支持,你把这坨狗屎吃了吧,也不让你白吃,我给你五千万。

马胱远老湿一想,这事儿干得过,既是一个表达立场的行为艺术,还有钱赚。于是从口袋里掏出勺子,蹲下来就把狗屎吃了。吃完吧嗒吧嗒嘴,嗯,狗粮也是纯进口的,要不拉不出味道这么正的狗屎。

任痔强信守诺言,掏出手机就给马胱远转了五千万。

接着溜达。一边走,任痔强一边回味,开始觉得有点肉疼了,莫名其妙出了五千万,有点不是那么划算啊。

无巧不成书,眼前又出现一坨狗屎。任总灵机一动,又跟马胱远老湿说了,你丫都表达完态度了,我还没表达呢,岂不是显得我不够开明?这样吧,我把这坨狗屎吃了,你也给我五千万,如何?

马胱远正剔牙呢,听任痔强这么说,也不好反对,就同意了。于是,任痔强掏出刀叉,把这坨狗屎给消灭了。然后,马胱远就给任痔强转了五千万。

截止到这里,故事看起来有点眼熟,对吧?

不光大家有熟悉的感觉,两位砖家也慢慢明白过来味儿来了,卧槽,这种二逼事情不是经济学家干的吗?那帮傻逼为了证明狗屎没有白吃,还编了一套贡献了一个亿的GDP的鬼话来自我安慰…

可是,咱们是房地产砖家啊,怎么能跟他们一样low呢,这简直太丢人了!

二人开始头脑风暴,讨论怎么样才能扳回一城,显得不那么low。

不亏是顶级的房地产砖家,那智力不是盖的,不一会儿就讨论出一个完美的方案。

方案是这样的:马胱远追加转账一千万给任痔强,这样一来,任痔强就得到了六千万,相当于挣了一千万;但是马胱远赔了一千万啊,所以游戏不能到此为止,要继续,马胱远接着吃一坨狗屎,然后任痔强再加一千万,付七千万给马胱远,于是马胱远也能挣到钱了;以此类推,循环往复。

不得不说,这个方案的智慧含量实在是太高了,太妙了,一下子把零和的吃狗屎游戏,升华为了双赢的吃狗屎游戏。

于是,二位砖家开始忙忙叨叨地到处找狗屎,然后轮流吃,从艳阳高照忙活到华灯初上,还不肯回家休息。

附近的狗屎很快就被吃完了,他们二位就开着豪车到别的小区找狗屎吃。等到把北京六九城的狗屎都吃完了,就开车出了北京,接着找狗屎吃。

大家可以随意脑补一下这个壮观的劳动场面,非常过瘾的。

也不怪二位砖家忙活得这么起劲,这玩意太他妈挣钱啦!让我们在时间流上截取一个片段,来看看这个买卖有多挣钱吧。

在某一时段内,任痔强吃完一坨狗屎后,收到了马胱远转账的十六亿元人民币。别忘了哦,在最初的最初,任总只投入了五千万就启动了这个游戏,此时此刻,五千万已经变成了十六亿,翻了五番!

接着,马胱远又吃了一坨狗屎,然后收到了任痔强转账的十六亿一千万。马胱远的初始投资其实只有一千万,而这时,一千万已经给他生了十六亿出来了!这是多么吓人的回报率啊。

你想啊,这么挣钱的买卖,干得能不起劲么?两位砖家决定,北京周边的狗屎都吃光了,就向纵深发展,吃遍全中国!

两位砖家轮流吃狗屎,身家打着滚地往上翻。外人看到了,能不羡慕吗,能不模仿吗?所以,有很多很多人争着抢着加入了这个吃狗屎的游戏。【如何加入、游戏规则如何制定等等问题,我们在这里就不讨论。整太复杂了,就不是寓言了。】

挣钱挣得开心,任痔强和马胱远两位砖家便开始做“吃狗屎身家就永远涨”的美梦,所以狗屎也吃得越来越带劲。

但是,吃着吃着,这二位也隐约地感觉到不对头了,因为靠吃狗屎挣钱的这个游戏,最终也是有边界的。

对吃狗屎游戏构成制约的硬约束有两个:第一,吃狗屎吃饱了吃腻了,实在吃不下去了;第二,全国的狗屎都被吃完了,狗拉屎的速度已经赶不上吃屎的速度,为了让狗快点拉屎,把所有的狗都累死了,狗屎资源耗尽。

意识到这一点后,任痔强和马胱远两位砖家开始互相猜疑,提防对方出幺蛾子,都害怕自己成为那个最后买单的终极接盘侠。恐慌情绪开始蔓延。

终于有一天,最后摊牌的时刻还是到来了。任痔强任总吃下了最后一坨狗屎后,马胱远无法接着吃了——马胱远或者是因为吃撑了,实在吃不下了,或者没有狗屎可吃了,这都不重要,总之是吃不成了。

于是,游戏熔断。

在任痔强吃下最后一坨狗屎的时候,按照规则,马胱远应该付给任痔强的钱正好是一百亿。

算总账的话是这样的,如果马胱远履行契约,如数将一百亿付给任痔强,那么任痔强在游戏结束时就挣了九十九亿五千万,而马胱远老湿就要惨亏九十九亿九千万。

马胱远于是不干了,对任痔强说,我根本没有这么多钱的,之前都是不停地通过各种方式融资,才确保了一轮一轮地付钱给你,你任痔强也是一样。如果我把一百亿再付给你,你是发了,但我就得跳楼啦。所以,对不起了,任总,这一百亿我不能给你了,这最后一坨狗屎,您就当白吃了吧。

任痔强当然也不干了,说,这一轮我刚刚付给你九十九亿九千万啊,那些钱我也是加了杠杆的,你他妈的不给我钱,你发财,我就得跳楼。马老湿啊,我要是跳楼也得拉着你一起跳,咱俩同归于尽。

两位砖家于是打起来了,人脑袋打出了狗脑袋。打了一阵发现,谁能弄不死谁,用政治哲学的术语讲,实现了暴力的平衡。咋整呢?不打了,反正也打累了,接着坐下来商量解决方案。

不愧是砖家!没多久就又想出来一个破解困境的妙招,事实上,这也是唯一的一招了——任痔强不是刚刚付给马胱远九十九亿九千万吗?扣掉任痔强最初投入的五千万启动资金,其余部分就是二位砖家一轮一轮各自加上去的,正好每人一半。

简单一算账,马胱远还给任痔强五十亿两千万。然后,账就神奇地平了!二人各自拿钱还债去了。

好消息是,俩人谁都不至于跳楼了。但是,融资是有成本的啊,最后各自一算总账,都特么亏了不少……

时光荏苒,一晃若干年又过去了,任痔强和马胱远这老哥俩已经垂垂老矣。有一天,俩人又相约,坐在一起看夕阳。

聊着聊着,就说起那段荒唐往事。任痔强感到有点惭愧,说,咱哥俩怎么搞的,本来以为找到了发财的好办法,结果最后落了个比经济学家还傻逼的下场,经济学家只是白吃了一坨狗屎,没赔没赚,咱哥俩白白吃了多少坨狗屎,算都算不过来了,最后还赔了钱。狗屎吃的太多,搞得我落下了后遗症,现在看见巧克力冰淇淋就反胃。

马胱远安慰他说,也不要完全否定咱们的吃狗屎事业嘛,虽然最后结局不大好,但咱们哥俩儿都曾经当过亿万富翁啊。

谈到这里,二人又开心地大笑了起来,空气里弥漫着欢乐的气息。

补充几句吧。

这个寓言故事是我编的,用来讽刺什么,大家恐怕早已经看出来了。如果嫌麻烦,只要把吃狗屎替换为炒房子,就明白我要说什么了。

炒房子,本质上跟吃狗屎一样,都是不创造任何价值的活动。

房子作为不动产,其增值是靠整个经济的增长抬起来的。在《房租上涨是好事而不是坏事》中,我分析了房屋租金和房价的关系——经济发展了,人的收入提高了,能负担的房租也随之增加,房价也就随之增加。

房价,相对于经济大势,相对于劳动者的收入,相对于房租,可以有一定的溢价,但不能离谱。离谱了就没有根基,就是泡沫,空中楼阁总是要倒塌的,泡沫总是要破裂的。

在过去的这些年里,买房子的收益来自房产本身的增值,对炒房者来说,租金是根本看不上眼的。如今不同了,房价涨不动了,涨房租又不可行——观察一下社会还有政府的反应吧。这就是泡沫破裂的先声。

中国的房价早就脱离了现实,成了根本不缺房子的人之间相互炒卖的游戏。想一想吧,那些动辄带着几千万去排队抢房子的,哪个是要买了房子来住的?他们早就有不止一套房子了。

这跟任痔强和马胱远轮流吃狗屎的游戏有什么区别呢?

非要说区别,应该说也有,炒房游戏最终熔断的时候,不会通过协商一起回起点,而是一拨人挣钱离场,一拨人跳楼。

早晚要归零的。早认清这点早好。


您可能还喜欢:

房租上涨是好事而不是坏事

中国房地产,一个唯心主义的市场

房地产的末日狂欢

对于“房地产刁民”,政府应该准备一个应对的预案了

在房价问题上,请不要低估政府,也不要高估政府

房地产20年,仁义礼智信全面滑坡

行走与歌唱读者社群开通,欢迎加入!



我在这土地上长大、生活、行走,与她骨肉相连。有一天还会归于她。就这样,我要在她的怀里一路行走,一路歌唱,没有青春,没有衰老。

我的生命上连高天,下接厚土,于行走中,便获得了永生。

行走与歌唱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李北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