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经济带之——武汉武霸郎

瓜友们,晚上好。


上一篇是文史篇,通过对文明的叙述对比,回顾了海洋文明的由来和发展,这一篇,让我们将视线从地中海转到中国的长江流域,看看长江经济带对我国的战略意义,以及各省在该战略框架内的得失利弊。


又是瓜友们喜闻乐见的省份大乱斗了





一、长江连接海洋文明和大河文明


长江和黄河相比,最大的特色和优势,就是航运条件。


黄河水量不稳定,且所处纬度高,冬季结冰无法通航,而长江水量大,全年通航,是黄金水道,长江流域的省份又是经济比较可以的省份,人口多经济交流广泛,且水运的成本最低可至陆运的十分之一,美国玉米运到中国一块钱一斤,运费才几毛一斤。


这些因素让长江成为大动脉,成为当前世界航运价值最大的河流,没有之一。



2019年1,全国铁路货运量累计值达43.18亿吨。


2019年,长江干线货物通过量达29.3亿吨。


长江货运量相当于全国铁路货运量的一半多,这是什么概念?


我们中国人花了数以万亿的金钱,和几十年几代人的时间,建的10万多公里的铁路,费尽移山心力,也就比长江一条江的航运运量多一小半,而长江是大自然留下来的,不花我们一分钱。


而且中国铁路客运长年亏损,全靠中国货运铁路回本,相比下长江的航运真的省心多了。


我们的努力终究不敌大自然的恩赐。

 

这是长江对国内的航运条件,而在对外方面,长江有一个绝佳的入海口上海,全球经济中心的上海,让长江连接了海洋文明。




上图是一张2018年全世界船舶在海洋上的分布图,沿海浅绿色很浓的地方,就是船舶停靠最多的地方,因为有了船舶停靠,就意味着物质财富在这些地方集聚,装卸、交割、结算,于是能有效带动这些地方的经济发展和城市繁荣。而且周边城市也可以利用物流交通便利的优势,大力发展制造业。


只要我们的世界还没有创造出跟海运相比有革命性变革的运输方式,货物就还是会以海运为主。


对内联通11个省6亿人口,对外联通全球海运,这样一看,长江在文明尺度上的战略意义,联通大河文明和海洋文明,就呼之欲出了。


这也是国家层面最热心的东西。


一带一路最早是2013提出的,是为了应对美国的重返亚太的棋高一着,长江经济带最早是2014年提出的,紧随一带一路其后,这两大国家战略互有呼应,互为椅角,达到了1+1大于2的化学反应。


因为长江的全线通航,长江目前可以通航到四川宜宾,万吨巨轮进出重庆已经不是稀奇事。



这是什么概念?


换在北方相当于兰州、西安有了港口。


《中国国家地理》总编单之蔷说的很精辟:,


武汉是一座海洋城市,因为长江到了武汉,就不只是内陆的一条大河,而是内陆向海洋的延伸。”


因为长江的黄金水道,因为长江通过上海融入的全球海运,长江就成了内陆省份向海洋的延伸。


一开始,长江经济带的对外性,内陆省份依托长江水道发展的对外经济,的确是长江经济带一开始的重心。


因为2014年长江经济带战略构想提出的时候,中美还没有贸易战,也没有疫情加速中美脱钩,14年那会主流意见不是中国搞经济内循环,是依然加速开放,是所谓的“超出国际社会预期”的开放。


长江经济带在开放的框架中,就是“点线面”的结合。


上海一点开,上海自贸港落地,以点带线,长江黄金水道价值再增,长江流域的内陆省份成长三角的广阔腹地。


以点带线,以线带面,三者联动,长江经济带内陆省份放飞自我,加入国际大循环,这是最初的长江经济带的侧重点。


想象一下,长江就是世界工厂中国生产线上的传送带一个天然的便宜的高效的传送带,上游的省份造这个,下游的省份接着造那个,通过传送带从上游到下游,到上海出海卖给全球。


如果中国是世界工厂,那长江真的就是世界工厂里最好的生产线传送带。





而长江经济带的各省份产业链的分布,也呈现了高度的配合。


上海:中芯国际、中微半导体、展讯通信、特斯拉

南通:通富微电

无锡:长信科技

合肥:京东方、兆易创新

武汉:华星光电、天马微电子、长江存储、京东方、弘芯半导体,比亚迪

重庆:京东方,吉利新能源汽车

成都:京东方


长江路上,这些应有尽有,换句话说,别的国家都是一个城市在搞产业链,或者至多是一个城市圈在搞产业链,比如美国的五大湖经济圈。



但美国的骄傲五大湖城市群的主导产业链是传统汽车,是夕阳产业,如今五大湖城市群都变成了“锈带”了,而长江经济带的布局是通信、手机、显示屏,半导体,集成电路,是新能源汽车,没有一个是夕阳产业。


别的国家最多画一个圈圈搞产业链,而长江经济带是一条线上带几个圈圈在搞产业链,通过长江这个不要钱的传送带出海征服全球。



这要搞成了,可能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强产业链了,世界工厂太强了。


长江经济带的产业链就是这些,所以“上面有人“的合肥政府能成为近年来最成功的风投,合肥不是站在合肥需要什么产业链来投的,是把合肥放在长江经济带产业链中选择投资的。


而成都为什么铁了心的要投资锤子手机,以至于成都被网民耻笑,没办法,长江线上的各个城市都在搞新产业,成都太急了,就口不择食,连锤子这样的都不放过。


而大本营本来在华南的华为,顺势而为的布局长江经济带城市,也是春江水暖鸭先知。


(未来长江经济带的城市,可能和广东抢华为)


而上海引进特斯拉,真的是绝妙的一笔啊,站在汽车行业看,引进一条鲶鱼加强竞争,站在区域经济上看,更是让上海这条长江经济带的龙头来引领长江新能源汽车产业链。


然而,形势比人强,贸易战来了,新冠来了,中美脱钩来了,之前可以落地却迟迟不见落地的上海自贸港,已经表明了国家对all in 国际大循环的不自信。


(上海自贸港一点不开,长江经济带就做不到以点带线,以线带面)


现在疫情恶化下,全球经济二次探底几乎板上钉钉,这时候长江流域省份依托长江大踏步加入国际大循环的战略优先性就不高了,就已经不是当年的“小甜甜”,而是成为不确定性风险性加大的“牛夫人”,长江经济带的战略内涵随国际形势发生了变化,侧重点也有所改变。


所以岱岱在美国疫情恶化认定中美加速脱钩后,就重新审视改善过自己的一些分析框架,其中一个就是长江经济带的框架,觉得有必要发文下。


毕竟,先生都“纠正”自己了。







国内循环下的武汉武霸郎


过去中国是以国际大循环为主要动脉拉动经济的,未来既然要以国内循环为主,长江经济带是不是就不吃香了呢?


还好,长江经济带本身的硬核实力就决定它战略转向后重要性不变。


一开始的14年中国经济新常态,长江经济带的提出就带有底线思维:


在国家经济下行压力大的情况下,据国家半壁江山的长江经济带能够以多年来高于全国平均2个百分点的速度稳定发展,即使其他地区经济下行压力更大,全国整体的财政、就业、外贸等经济的基本面就能够得到稳定。


那时候中国经济增速年年递减,地方财政窟窿开始显现,而以长江经济带6亿的人口和40%的国内生产总值,只要长江经济带省份稳住发育,全国基本盘就稳。


长江经济带的上线是中国制造征服世界的大杀器,下线是中国稳住国内经济的基本盘。


所以,在国运调转转向国内循环的时候,长江经济带的战略内涵虽然发生了转化,但重要性不会削弱,只会越强。


只不过,之前是侧重国际循环,长三角的江浙皖更吃香点,现在是侧重内部循环,武汉重庆更吃香点。


因为侧重点转向内陆的千万人口底蕴的武汉重庆,才能协调区域经济发展,才能坐大基本盘。


还好长江横跨东西中部三个区域,能有效弥补区域经济平衡,特别是中西部和东部的平衡。


所以,长江经济带的规划中,武汉、重庆是超大城市的定位,而南京、合肥、杭州却只是特大城市的定位。


武汉和重庆分别是长江中游和长江上游绝对的中心轴心,在长江经济带侧重国际大循环的前提下,武汉和重庆的优先不会过于拔高,因为长三角的发展模式已经很成熟了,还有很多空间可以填,但在侧重内循环的前提下,没有哪两座城市的发展能比武汉重庆,更能决定长江经济带内循环的成败了。


今天,我们先看武汉。






武汉“武霸郎”



武汉,不仅是湖北省会,从全国交通地位和经济现状而言,武汉的腹地是广阔的,包括长株潭和环洞庭湖。沟通西北,华北,长三角,海峡西岸,粤港澳,武汉虽然不是直辖市,但在华中地区它的地位与直辖市无二。


而长三角发达的高速交通网络,已经将上海的腹地拓展到安徽西部,南京和杭州等在长三角范围内被需要的层次不可能上升到超大城市的等级。长江中游有武汉,长三角有上海,三极在长江经济带上均衡分布,各自相对有独立腹地,负面干预较少,行政管理更有效率。


因此,武汉是超大城市定位,其他是特大城市定位。


武汉人口占湖北比例为18%,近五分之一


武汉gdp占湖北比例为36%, 为三分之一


武汉财政收入占湖北比例达到了惊人的49%!湖北省级财政基本全部挂在武汉。


故曰:“这不是湖北的武汉,这是武汉的湖北”


武汉


所以,武汉直辖是不可能滴,湖北只有一个武汉蛋黄,武汉直辖,湖北就成了空壳。


同在长三角地界混的合肥,是金龙同志搞起来的,特定时代下的光辉成就,但合肥霸都的名号其实应该让给武汉,因为合肥也就靠做强省会的战略称霸安徽省内,但武汉在上个十年就已经“拳打省内”了,吃掉了十堰的东风,搬走湖北其他省市的家底,新时代武汉不仅“拳打省内”,还“脚踢省外”,是中部真正的武霸郎。


新时代坐大省会战略,是在经济进入新常态,平铺发展已没有足够资源支持和土地的时候(零几年的研究表明,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是最消耗耕地的,耕田红线下中国不走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的道路而采用了坐大省会搞城市群),采用的省会虹吸全省资源后辐射带动全省的战略,但往往事与愿违。


合肥贵州这样的,坐大省会后还有点可能辐射带动全省,毕竟位置正中且高铁网络,自身肚子也有限,可武汉不在湖北中部而偏处东部,湖北地势是南阳盆地+山地围绕,地缘位置注定了武汉辐射能力有限。


南昌坐大对江西也辐射带动不了,南昌太偏北部了,赣州如果不起来,江西就一只翅膀飞,南昌赣州比翼双飞双核驱动,一个抱长三角大腿,一个抱珠三角大腿,是最好的,所以赣州省委常委的位置的确是价值千金。


而且武汉胃口太大,人口千万级加高校资源,土地面积又大又是长江中游的航运中心,多少产业链都吃得下稳的下来,湖北爸爸对有武汉这样能吃的娃,也是亦喜亦忧啊。


武汉港口


好在,湖北在yu时期就不奢望武霸郎辐射带动湖北了,已经定下了多点开花的战略了。


湖北有武汉、宜昌、襄阳这三个国家钦定的省中心城市,特别是襄阳在湖北老书记手里经过了一次“官场血洗”,扫干净屋子再请客的襄阳被被寄予厚望。



“前后6任襄阳书记,共同出席19大,全国都属罕见。”


看到庶出的襄阳被定位省中心城市,而且如此受重视,广西的柳州哭了。


柳州所在的广西,首府是南宁,南宁虽然看起来处于中部,人口面积都适中,但南宁和武汉都是填不满的无底洞,武汉是自身发展上限高,湖北举全省之力都填不满,南宁是自身能力不济,广西全省怎么喂都喂不饱。


这就苦了柳州了。


堂堂的广西工业之光,堂堂的五菱汽车所在地,连一个省委常委的位置都捞不到,别的省要是有柳州这样能自力更生的工业城市,早就当块宝了,柳州这些年不仅完全没有条件像襄阳那般得到省里的精心照顾,还铁路交通卡卡卡,企业厂子搬搬搬,不得不倒贴喂养省会,一路咬着牙发展,可以说,只要广西给柳州一个省委常委的位置,柳州人的底蕴和拼劲绝对能给广西物超所值的回报。


好吧,扯远了,回到武汉。


既然省内对武霸郎开绿灯,武霸郎拳打省内后就开始脚踢省外了。


不说离得武汉近的长沙是彻底熄灭了中部称雄的心,长株潭一体化的发展上线竟然不是长沙,而是看武汉能不能哥俩好拉长株潭一把,长沙还是安心过小确幸的日子吧。


就是南昌九江的昌九一体化都过的不顺意,南昌没有长江的港口,昌九一体化南昌最想要的就是九江的长江港口,没想到长江边上的武汉还想横刀夺爱,想整合长江中游港口群向下游皖苏叫板,而且江西是农业省不是工业省,自然资源输出省的年生成箱量有限,九江港绑定江西发展前景一般,也需要找别的生意做,这下南昌郁闷了:“武汉你吃着碗里的还要看着锅里的,可我碗里的都没有啊!”


其实,历史上九江人还是很牛逼的,江西商帮最牛逼的宋明时代,民风彪悍的九江人在武汉客场作战,垄断了武汉的很多生意,都是九江人和武汉人打架打出来的地盘。


九江人的战力令人印象深刻,上个世纪的时候,九江人足球很是牛逼,很是牛逼,九江人超喜欢足球那时候,有次九江人跑去南昌看九江和南昌的足球比赛,足球比赛后发生了球迷打架冲突,九江人战斗力十足,客场作战在人数少于南昌人的情况下,从球场一路打到火车站,硬是没让南昌人占便宜,最后从火车站安然回九江,给南昌球迷留下了一辈子耻辱的记忆。


九江老表


九江人客场作战 就没输过,宋明时期客场作战武汉,就流行这样的话:“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十个湖北佬抵不过一个九江佬”,讲的就是宋明时代九江人在武汉叱咤风云,后来演变成“十个湖北佬抵不过一个江西老表”,九江人也是为所有江西人脸上贴光了。


这样战斗力彪悍的九江人,当年曾力压武汉的九江人,现在也只能和南昌一起抱着武汉的大腿叫声“大佬手下留情啊”,不得不说,风水轮流转啊。


昌九一体化对武霸郎的喊话


记得郑州还没定位国家中心城市的时候,中原城市群还没出现的时候,武汉有次做了一个发展规划,规划中武汉把郑州拉进了武汉大都市圈的范围,要中原给武汉当经济腹地!


可见武汉的心有多大手有多长。



这让郑州十分的反感,郑州有人隔空对骂:“你武汉手也伸的忒长了吧”,后来郑州在上面直接的关怀下两级跳,被扶正为国家中心城市,中原城市群落地,武汉才彻底死了对中原经济腹地伸手的心。


所以啊,安徽的合肥算什么霸都啊,安徽的瓜友就不要和岱岱诉苦了,你们家的合肥也就“窝里横”,让他出来走几步试试?和南京杭州比划比划?


看看湖北的武霸郎,那才是真正“拳打省内,脚踢省外”的狠角色,长沙南昌才是要宝宝心里苦。



武霸郎


武汉的上限的确很高,武霸郎一直有个和上海齐名的念头,毕竟民国初期是“大上海”和“大武汉”并称的,长江经济带侧重内循环的新时代,武汉的确有追求达成这一愿望的可能,国家也有动力酝酿给疫情后的武汉大礼包,就是武霸郎真的神功大成的话,估计周边的长沙南昌都要佛系了。





今天岱岱回来的晚,今晚就先到这里。


下一篇,在长江经济带侧重内循环的前提下,写哪个地方呢?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吃瓜群众专栏pro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