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副基督教门联,凸显精神扶贫的重要性

贫困户老刘,扶贫干部小周,两个原本互不相识的人,因为精准扶贫工作,到了一起。

 

老刘的身上,几乎集成了这个时代所有的“不幸”。他今年50岁,尽管年龄还不大,却已患癌症6年,做了一次简单的手术,如今勉强续命,孤身一人,没有至亲,没有儿女,茕茕孑立,住在一座半旧瓦房里。

 

本地精准扶贫工作开始后,负责扶贫的干部小周主动请缨,分包了贫困户老刘。在村干部的引领下,走进了老刘家中,和所有的帮扶责任人一样,首先是填写精准帮扶手册,红皮的那种。经过简单的寒暄,互相认识了一下,留下了各自的手机号码保持联系。

自此以后,小周每星期都会去老刘家看望,由于家庭生活的不幸,老刘活在苦闷之中,言谈中不时流露出轻生的念头,抱怨命运对自己的不公。老刘的时候在鞋厂打工,大概是接触有害挥发性物质太多的缘故,早早就患上了职业病,虽然经过简单治疗,保住了小命,但是丧失了劳动能力,没有结过婚,自然也没有完整的家庭,因此有着严重的自卑自弃情绪。

 

老刘的基本生活来源倒是没有太大问题,他家有三亩地,交由他人耕种,每年有一些租金收入,村里又为他办了低保,油盐柴米吃饭穿衣倒是没有问题但是从来不出门,每天窝在家里看一台小电视,也不与他人交流。

 

图片来自于网络

小周的到来,为老刘带来了很多外边的新鲜事儿,老刘也走出了阴暗的小屋,揉着迷糊的双眼,感受着生活的阳光,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交流中,也曾出现了不平和的一幕,小周在为全乡贫困户冬季办理免费送煤球的过程中,把几户生活不能自理的贫困户送到福利中心集中供养。并且也定下规矩,集中供养没有煤球。但是在填帮扶措施的时候,却又不慎写上了送煤球300个。这下老刘不愿意了,说,你对我是真好,但是没送我就是不给你写。气氛略显尴尬,好在小周又抄了一遍,过了一段时间,又找了老刘,老刘算是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 老刘也有自己的小脾气。

 

随着帮扶工作的深入,各项针对贫困户的优惠措施,一道道出台并得到了强有力的落实针对老刘的状况,扶贫工作组制订了十来项量身打造的帮扶措施,包括基本医疗保险、大病保险、大病补充保险、医疗扶贫再保险,免费体检、先诊疗后付费等,可以说再次患病就没有那么难了。老刘沐浴在党的扶贫政策的光辉中,衣食无忧,走在大街上也有了力气。

 

后来小周具体算了一笔账,给老刘的帮扶措施加起来有这么多:(1)为其办理低保,每年2160元。(2)医疗扶贫:办理新农合,每人150元;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每人120元;大病补充保险每人60元;医疗再次报销保险每人100元。(3)企业带贫,每年分红1000元左右。(4)小麦种植保险免费购买,降低种植风险。(6)电费减免,每月减免10度电费。(7)送温暖,每逢节日包括平时看望。(8)土地流转奖补3.3亩,每年660元钱。(9)冬季送其去福利中心集中供养。(10)2017年免费体检两次。(11)2018年元月起,每月低保涨到190元。(12)定期看望,送温暖。

 

在小周的工作体会看来,精准扶贫,确实得民心之举,这是经过实践检验的真理。老刘过去也享受了一些常规的帮扶措施,但是和现在的精准扶贫相比,力度还是很小,只能维持基本生计而现在的精准扶贫措施,让老刘这一类的贫困户,也能够获得国家发展的红利,生活也有了阳光和希望。

 

每到冬天,小周就会把老刘和其他单身老年贫困户送到福利中心,那里窗明几净,有空调、暖气,一天三顿有肉有菜,有护工的精心照料,小周还安排老刘当本乡贫困户的联络人,大家都其乐融融。扶贫工作做到这一步,应该说还是非常有成效的。

 

2018年的春节,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让小周意识到了扶贫工作中精神扶贫的重要性。狗年春节前,小周又一次去老刘家,准备把老刘送到福利中心。却惊讶地发现,在老刘家的家门口,贴上了基督教的门对(就是对联)和春节祥和的气象相比,这幅门对看上起极其刺眼。

 

小周问老刘:你什么时候开始信这个了?老刘:唉呀。我也是最近才信了一些。小周想,先送他去福利中心再说,过了年再说这件事。

 

小周前前后后盘算了一下,之所以老刘会信这个教,是因为精神上出现了空虚。尽管还感谢党和政府,但是思想上出现了杂质,再过一段时间,在所谓“教友”的洗脑下,难免会出现“是主派来的干部来帮助我的”这样的思想,如果这样,对他的精准帮扶就会失去应有的精神意义,党和政府的关怀,在他眼中心中会逐渐地淡化乃至不存在。这是与党争夺民心的要害之事,不得不重视起来。

 

转眼开春阳历3月份,集中供养100天过去了,老刘回到了家,小周也及时作了对接。先入脑入心地讲了各项对贫困户的帮扶政策,又详细询问了本地“地下教会”的组织结构,运行程序。后来又去了几次,和老刘讲了基督教曾经在中国的危害性,讲了义和团反抗洋教渗入中国后来还宣讲了方志敏烈士《我不相信基督教》,在此过程中,老刘切实体会到了党和政府扶贫政策的关怀之到位,他亲身见证了帮扶责任人及时带来各种优惠政策,会帮忙打扫庭院,会代理代办各项跑腿手续,和教会种种虚头巴脑的讲经相比,这实实在在的是在帮助贫困户。

 

又是一年端午节,小周又一次拿着粽子,提前和老刘联系,心里还想着,还要坐什么样的思想工作,才能让老刘把基督教门撕下来想来想去一路走到了老刘家,小周交给了老刘两斤粽子,并说:端午节快乐(城里人讲安康,乡下人没有那么讲究)。老刘脸上又露出了笑容,在小周要离开时,老刘说:“前几天我把这些基督教门对、春联全撕了,不信你看,它们不起啥作用,也不管我死活,也不关心照顾我,我再也不信他们了,我只感谢党!”

 

这件事,让小周明白了这么一个道理,扶贫不仅是物质上要重视,精神扶贫上尤其不能忽视,也对教会体系的“无耻”揽功有了深刻的认识。在全国精准扶贫的工作中,不知道还有多少zongjiao,通过对民众的洗脑,把国家投入的大量资源,当做zongjiao的功劳往教会上揽。扶贫工作是民心工程,千万不能做了“教会”的嫁衣,强化了那些信教群众的信仰。


您可能还喜欢:

“改造二流子”运动,能够给扶贫工作哪些启示?

“我脱不了贫,你们就交不了差”:个别贫困户吃定扶贫干部,怎么破?

全面小康,一个都不能少,但蜷缩在棺材房里的20万香港贫困人口怎么整?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