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粪者”崔永元与中国的“进步时代”

如果崔永元此番在网上发飙,内容不涉及演艺界的阴阳合同问题,那么这就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网上撕逼战而已。围墙群众捧着一块西瓜边看边议论,过些日子也就散了,崔永元本人可能也如他自己所说,等到气顺了,微博一删就拉倒了。

可是,当崔永元把阴阳合同问题捅了出来,性质就不一样了。几天前,我写了一篇文章,指出在这个事情上,别人都还可以继续吃瓜,但税务局不可以,税务部门应该关注,应该介入。(点击阅读

国家税务总局没有辜负我们的期望,昨天(3日)下午终于有所行动了,责令江苏等地的税务机关进行核查(范冰冰的公司注册地在江苏无锡),同时宣布“将在已经部署开展对部分高收入、高风险影视从业人员依法纳税情况进行评估调查的基础上,进一步强化风险防控分析,加大征管力度,依法查处违法违规行为。”

今天(4日)是周一,股市一开盘,影视制作题材的上市公司股价全面下跌。其实市场有心理预期,都知道这个行业禁不起查,动真格地查,肯定会查出问题。

一场风暴刮起来了。但是,力度和深度能达到什么程度,我们还要继续“吃瓜”,拭目以待。

我的期待是,这场风暴要刮得持久,刮得深入,不但要查处理一批个案,同时也应该借此机会,进一步健全税收体制,让税收更大程度低体现公平,体现社会主义的原则。

这个话题热起来之后,尤其是税务机关介入之后,微博上有不少了解情况的人站出来说话——有影视圈内的也有圈外的——表示这种现象大面积存在,而且持续多年了。也就是说,阴阳合同根本不是什么秘密

还有掌握更核心信息的人进一步公开潜规则,比如有娱乐圈纪检委诨名的黄毅清就发微博给税务局支招,他说,以工作室名义签的合同都是可以公开的,没什么好查的,要查就查其母亲的账户,以及其经纪人的账户。

阴阳合同只在娱乐圈存在吗?答案是否定的。

娱乐明星每天轰炸我们的感官,但娱乐圈其实距离普通老百姓很远,他们怎么签阴阳合同,怎么避税逃税,吃瓜群众基本上没有机会接触。但是,我们老百姓对房地产交易领域的阴阳合同肯定熟悉,有买卖房子经历的人太多了,就算自己没买卖过房子,身边亲友也肯定有这样的经历,谁还不知道阴阳合同的猫腻呢?

如此广泛地存在阴阳合同,说明什么?说明“应税未税”的现象严重,说明我们国家的税收收入大量流失。这些流失了的税收,进入了原本就是有钱的人的腰包,进一步加剧了收入的不平等。

低收入人群想逃税,甚至合理避税都不可能,对普通工薪族来说,应缴税费在发工资的时候就由单位代扣了。税收的基本原则是多赚多缴,但事实恰恰相反,挣钱少的人交的多,挣钱多的人反而交的少,因为他们有大把的花样来逃税和避税。这是我们国家税收领域存在的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税基不合理,劳动所得是税收的主要来源,而资本利得则很少缴税,相关税种很多都还没有。房地产税讨论了好多年,终于进入了立法程序,但什么时候出台还不知道,估计还得拖几年。遗产税、赠与税等税种甚至连讨论日程都还没有提上。

财政是国家的神经,是国家治理的基础。十八大三中全会提出,“将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建立一个健全的财政体系,毫无疑问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健全的财政体系的首要环节是国家的汲取能力,即政府从社会获取财政资源的渗透能力。国家汲取能力是至关重要的,缺少了它,国家就不能正常运转,就做不了想做、该做的事情。

最近,安徽六安部分教师要求发放奖金的事情也闹得沸沸扬扬,引起极大关注。舆论的主流是同情教师们的诉求,认为应该提高教师待遇。教师的待遇当然应该提高,很多对社会有贡献的行业都应该提高待遇。我们国家是社会主义国家,还有通过财政转移支付支持落后地区发展的任务,还有扶贫的工作。

政府应该做的事情很多,但这都需要钱。政府的钱从哪里来呢?当然是税收了。如果应该缴税的人大面积逃避纳税责任,还怎么去做应该做的事情呢?而实现了“应税尽税”,我们国家就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故而,打击阴阳合同(不仅是娱乐圈的),打击一切偷税逃税的花样行为,是深化改革的当务之急,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内容。

反过来讲,阴阳合同这种现象作为公开的秘密大面积存在,表明我们国家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还远不够完善,财政体系还存在巨大的短板。

多年来我们已经习惯于把美国当做参照系,凡事都喜欢看看美国是怎么做的。啥都学美国固然是错的,但在税收和财政制度建设上,我们还真的有必要向美国学习。

美国有一句谚语,人生只有两件事无法逃避,死亡(death)和纳税(tax)。在美国,一个人有多少财产,税务局恐怕比他本人更清楚。由于监控体系和执行体系的完善,也由于相对应的处罚力度大,美国的逃税现象是很少的,像我们这里阴阳合同大面积存在的问题,在美国是不可想象的。

美国的相对完善的财政体系也不是天然就有的,而是经过斗争和努力才得来的,它是美国的进步时代的最主要成果之一。

进步时代指1890年代至1920年代之间的这段时间,进步运动的主要目标是消除工业化、城市化、移民以及政治腐败带来的社会问题。

进步脱胎于镀金时代。镀金时代指美国的19世纪后期,时间跨度为1870年代到1900年左右,在那段历史中,美国经济发展迅速,尤其是西部和北部,但同时也乱相横生,遍地贪腐,公共安全事故频发,假冒伪劣现象严重,社会矛盾尖锐。可以说,我们国家过去若干年中出现过的负面现象,但那时候的美国都能找到,有过之而无不及。

危机促进转机的出现,镀金时代的腐朽,催生了进步主义运动和进步时代。在进步时代的几十年里,美国进行了一系列的制度建设,建立了一个高效的现代国家机器。进步时代取得的制度建设成果中,很重要的部分就是财政体系建设。

此前,美国还没有建立起现代预算制度,各种税费叠床架屋,收费和罚款多如牛毛,故而贪赃枉法现象比比皆是。税费收的多,国家财力却不强,这是因为富人有办法不交税、少交税,只能搜刮穷人。

进步时代在财政方面的成果是,在收支两头都建立起了规范的制度,而且能够落地执行。这为美国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如果生硬地套用对照一下的话,改革开放至十八大之间的历史时期,可以喻为中国的“镀金时代”,经济发展快,但负面问题堆积;十八大后则可以视为进入了“进步时代”,开始着手解决积弊,进行深层次的制度建设,奔着建设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方向努力。

中国向我们自己的进步时代迈进的最明显标志是大力度打击贪腐。反腐是整治乱相、收拾民心的起始,但在反腐之外,我们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做——比如建立起真正意义上的现代财政体系,就像美国在进步时代里所做的那样。

进步时代需要的是一场进步主义运动,而一场运动则需要多方面、多种力量的参与。在美国的进步时代,“扒粪者”(muckraker)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们把社会的阴暗面挖出来,放在桌面上,引起公众的关注和愤怒,以此作为推动问题解决的一种方式。

以此对照的话,崔永元一不小心扮演了“扒粪者”的角色。之所以说一不小心,是因为他的本意可能并不是关心税收问题,也不是为现代财政体系的建设贡献力量,他只是跟刘震云、冯小刚、范冰冰等人怄气,想给他们找点不痛快,于是把收到的影视圈的阴阳合同给捅了出来。

但不管怎样,从结果上看,崔永元是做了好事的。我们也没有必要夸大他的功绩,毕竟中国的“进步时代”是在党的领导下开启的,我们叫做深化改革。但深化改革的过程需要解决的问题有很多,一些具体问题要想解决得快解决得好,还是需要一些外在的推动力量的。

比如阴阳合同大面积存在这种事情,我不相信税务部门不知道。知道为什么不管?让我们宽容一些,善意地假设,税务部门可能还没有来得及对此进行治理,或者税务部门也需要一个契机,需要全社会先准备好舆论氛围,以方便工作的部署和推进。如果是这样的话,“扒粪者”崔永元的爆料就起到了助攻的作用。

我们欢迎中国的“进步时代”,希望我们自己的进步主义运动在党的领导下持续深入下去。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给崔永元这样的“扒粪者”以鼓励,发一朵小红花。


您可能还喜欢:

崔永元再发飙:谁都可以吃瓜,唯独税务局不可以

谈谈崔永元

2018,反思是对改革最好的纪念

向打赏的朋友道一声感谢,你们我看到了媒体独立性复兴的可能



我在这土地上长大、生活、行走,与她骨肉相连。有一天还会归于她。就这样,我要在她的怀里一路行走,一路歌唱,没有青春,没有衰老。

我的生命上连高天,下接厚土,于行走中,便获得了永生。

行走与歌唱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李北方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

类似文章